爱尚小说网 > 指剑为媒 > 第 三 回 出山探父仇

第 三 回 出山探父仇

  甘布衣道:“这画上之人,俱是武林前辈,当然可以受得你一拜!”

  石承先大步上前,跪倒在地,对着画像,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

  甘布衣指着上坐在正中位置的一位老人,向石承先说道:“孩子,那位身着黄色帛衫,相貌古拙,神情飘逸,面含微笑的老人,就是你的师祖。”

  石承先不自觉的又跪在地上拜了三拜。

  一向玩世不恭,脸上很少消褪笑容的哈哈狂剑甘布衣,此刻竟是沉重严肃的望着石承先,一字一字的说道:“孩子,你心中定然奇怪,为何在你下山之前,为师方始挂出你师祖的遗像来要你拜见么?”

  石承先道:“弟子果然有些不解……”

  甘布衣叹息了一声道:“你记得为师当年竟能一口道破你爹与轩辕豪何以拔剑相向的原因么?”

  石承先道:“弟子记得!”

  甘布衣看着那画上的另外九位老人,说道:“你爹向轩辕豪索取的九大魔功秘笈,就是这九位老人的独门武功绝学!”

  石承先闻言,呆了一呆,脱口道:“他们可就是武林中传说的魔尊?”

  甘布衣道:“不错……”一顿,忽然大为诧异的接道:“孩子,九大魔尊之事,你怎会知晓?”

  石承先道:“弟子是听雷大叔说的。”

  甘布衣沉吟了一会,点头道:“是了,九大魔尊之事为师曾跟你爹谈过一部份,大概你爹向雷刚说过……”

  石承先道:“师父,雷大叔好像所知不多,当弟子向他追问九大魔尊的下落时,他竟答不上来!”

  甘布衣道:“知道九大魔尊下落和他们的事迹之人,滔滔浊世,只有一个半人。”

  石承先听甘布衣说,知道九大魔尊下落,和他们事迹之人,滔滔浊世,只有一个半人,不由怔了一怔,道:“怎会有半个人呢?”

  甘布衣道:“如果一个人只知道这事的一半,自然只可算他是半个人了。”

  石承先笑道:“原来如此,师父,那半个人是谁?”

  甘布衣道:“孩子,你怎地只问那半个人,而不问那知道全般的人是谁呢?”

  石承先道:“弟子已经猜出了那知道全般的人就是师父,所以,弟子觉得不必再问了!”

  甘布衣微微一笑道:“不错,那知道九大魔尊全般结局的人,正是为师!”目光在石承先身上转了几转,忽然长长的吁了一口大气,道:“孩子,那另外的半个人,就是你心中的杀父大仇人轩辕豪。”

  石承先虽是想得出知道全般的人是甘布衣,但他决未—想到那知道其事一半的人,会是八荒魔剑轩辕豪,登时一怔,道:“师父……那轩辕豪可是九大魔尊之一?”

  甘布衣道:“轩辕豪才有多大年纪?他怎会挤身九大魔尊之列?孩子,这九个老人,俱都在三十年前,丧生在你师祖手下了!”

  石承先道:“师祖力诛九大魔尊,应是武林之中降魔卫道的第一等大事啊!为何弟子从来未曾听得先父和雷大叔提过?”

  甘布衣笑意陡告消失,继之而起是一脸沉重之色,低声道:“你师祖虽然独诛九魔尊,但他老人家自己,却也身殉此役之中,天下无人知晓此事,自是不足为怪!”

  石承先道:“师父,你老又怎地知道的呢?”

  甘布衣道:“问的好!孩子,为师正好在你师祖断气之前,赶回山去,方知其中一切!”

  石承先道:“原来如此,只是,弟子有些不解,像师祖这等义举,师父为何不肯昭告武林,反而秘而不宣呢?”

  甘布衣忽然长长一叹道:“这个么?因为你师祖不许为师说出。”

  石承先惑然问道:“为什么?”

  甘布衣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过,为师今日挂出这幅图画,正是要在你下山之前,告诉一件比报那杀父之仇更为重要的大事!”

  石承先骇然一震,道:“什么大事?”

  甘布衣道:“你身为师祖再传弟子,如是你师祖有着生前未能达成的心愿,你是否应该代他完成?”

  石承先沉吟道:“这……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授艺之德,也恩同再造,两者相比,弟子倒是分不出轻重……”言下之意,他似是不认为奉行师祖遗志之事,重过报那杀父之仇。

  甘布衣点了点头,但却反问道:“孩子,你的话虽然不算太错,但如你师祖的这桩心愿,关系到整个武林苍生,你又将何从抉择?”

  石承先脱口道:“公义先于私仇,弟子似是无可选择的了。”

  甘布衣道:“孩子,你能有此一念,为师就放心了。”目光转移到那幅图画,接道:

  “你师祖乃是武林中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才仁侠,只因一念之错,铸下了无涯遗患,九大魔尊虽然同时授首,但九魔的武功,却不幸未能毁去……”

  石承先插口道:“师父,那九魔秘笈,莫非就是这九位老人的武功么?”

  甘布衣道:“不错!”

  石承先恍然大悟的说道:“师父,照你老这么说,那轩辕豪定然是九大魔尊的传人了。”

  甘布衣摇头道:“这可不一定,九大魔尊未死之前,为师就与轩辕豪相识,那八荒魔剑名号,已然在江湖中有了不小的名气,倘是他与九大魔尊有什么关连,不会不知道的!”

  石承先失笑道:“师父,轩辕豪如是别有居心,你老又怎能发现得了,他是否九大魔尊的弟子呢?”

  甘布衣忽然长叹了一声,道:“孩子,为师不把其中道理说出,谅你也不会明白的了。”

  语音一顿,望着那幅巨画出了一会儿神,缓缓说道:“你师祖早在七十年前有鉴于武林魔道之争,绵亘千百余载,从无一日或已,如是侠义道中,出了一位才智双绝之士,则或可维持武林一段小康局面,使得群魔暂时敛迹,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个人的生命,终究有限,三五十年岁月,转眼逝去,那才智之士老去之日,十之八九,就是魔道高手辈出之时,武林浩劫,于焉更厉,是以,你师祖默察先机,竟然想找出一条降魔卫道,一劳永逸的方法,使正邪之间此长彼消的情势,今后永不再见……”

  石承先听得圆睁双目,忍不住插口道:“师祖洞烛先机,雄才大略,想出来的方法,定然行之有效了。”

  甘布衣脸色沉重的叹息道:“不错,师祖的方法,本是可以成功,但因到了最后关头,一念之误,终致功败垂成,反而留下无穷后患。”

  石承先呆了一呆道:“这……错在何处呢?”

  甘布衣道:“孩子,你莫要着急,还是由为师依序说出来吧……”干咳了一声,接道:

  “你师祖有了这等决心以后,便花了二十年时间,踏遍天下穷山恶水,找到了当时魔道之中的九名绝顶高手,一一予以收服,带回这四绝谷中……”

  石承先脱口道:“原来这儿也是师祖的修练之所么?”

  甘布衣点头道:“孩子,环绕此谷,九处业已封闭的石洞,为师曾一再警告你不许入内,那就是师祖当年用来监禁这九大魔尊的场所!”

  石承先道:“师祖未曾诛杀他们么?”

  甘布衣道:“那已是三十年后的事了,师祖当年把这九大魔道高手收服之后,便要他们住在四绝谷中,专心修练魔功……”

  石承先听得忍不住问道:“师父,师祖这么做用意何在呢?”

  甘布衣道:“以师祖的武功,当日纵是那九人联手,亦难百招不败,但师祖因为有了开创武林万世太平的仁心宏愿,不杀他们,反而要他们在这谷中精研魔功,就是想知道魔功练到极致之时,自己是否尚有克制之力!”

  石承先吁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甘布衣接道:“师祖那时就是住在这栋茅舍之中,监督着他们各自修练一种魔功,起初十年,你师祖是每月查看他们进境一次,十年之后,便改为半月查看一次,十五年之后,你师祖更是每隔五天便去查看一次,到了第二十年的年头,师祖几乎是每隔一天,便去查看一次了。”

  石承先一怔道:“这是何故?”

  甘布衣道:“孩子,此事十分明显,那九大魔尊的魔功,正在与日俱进之中,你师祖为此已甚是担心不过,恰好这一年为师因追杀一名黑道凶徒,误入此谷,承蒙师祖收在门下,留在身边五年……”语音一顿,竟是沉吟了半晌,方始接道:“师祖当日收下为师传以衣钵,本是防患未然的一着闲棋,怎知,怎知……”

  忽然长长一叹,摇头不语。

  石承先道:“师父……你怎的不说下去了?”

  甘布衣忽而纵声大笑道:“师父啊!怎知这一着棋真正有了用途之时,却突然在棋盘上消失,终致闹的满盘皆输,一塌糊涂呢?……”

  长笑声未绝,豆大的热泪,却夺眶而出。

  石承先跟师父相处了七年之久,今天不但是第一次瞧见了师父沉重严肃的脸色,也瞧见了师父长笑嚎哭的狂态,一时之间,倒令他不知说什么才好!只低唤了一声道:“师父……”

  甘布衣举手揉了一揉双目,微微的叹息道:“人算不如天算,孩子,你师祖就是为了怕那九大魔头的魔功练就之后,自己一个不慎,控制不了他们,便会遗下后患,这才收了为师,把一身武功尽情传授,以防不测,结果,谁会料到,师祖死后,为师尚未将九大魔功秘笈寻回,就受了他人暗算。”

  石承先道:“师父,这……弟子认为咎不在你,师祖泉下有知,也不会怪到师父的。”

  甘布衣道:“倘是为师当年能够谨慎一些,也就不会留下这等恶果了,纵是师祖在天之灵不会见怪,为师依然觉着心中不安的很。”

  石承先道:“师父,师祖不是将那九大魔头俱已诛杀了么?”

  甘布衣道:“不错!”

  石承先道:“九大魔尊既是本人已死,那武功秘笈,又怎地会流传出去的呢?”

  甘布衣道:“问的好!此事武林之中,可能只有为师人知道其中原因了……”话音一顿,缓缓的接道:“当年师祖传授了为师一身武功之后,为师便每年下山行道半载,约莫是为师第五次回山之时,甫到山下,便觉出情况有异,容得赶到这茅舍之前,却见你师祖已奄奄一息的躺在丹室之中……”

  石承先脱口道:“师祖莫非也受了别人暗算么?”

  甘布衣摇头道:“不是,师祖是伤在九大魔尊之中的商洛手下。”

  石承先忽然若有所悟的道:“弟子明白了。”

  甘布衣皱眉道:“你明白什么?”

  石承先道:“这九大秘笈必是商洛带出谷去,才会流传于武林之中的了!”

  甘布衣道:“差不多,不过,据师祖说,那商洛也身负重伤,活不到一月之期,是以,这九魔秘笈在商洛手中,也不会保存多久。”

  石承先忽然叫道:“师父,那……轩辕豪会不会就是商洛的弟子?”

  甘布衣道:“不是,为师虽是第一个怀疑轩辕豪可能身怀九魔秘笈之人,但为师却知道那商洛并非是轩辕豪的故旧师长!”

  石承先道:“师父,你怎知道的呢?”

  甘布衣道:“为师回到此谷,眼见你师祖倒卧丹室之中,自是想尽了方法为师祖疗伤,但师祖却不顾自己的伤势,忍痛把一切经过向为师说出以后,就撒手尘寰……”

  石承先道:“师父,那商洛的武功,难道能强过师祖么?”

  甘布衣道:“不可能。”语音一顿,又道:“但师祖曾说,商洛当时确有立即杀死自己的可能,不知他为何又没有下得那等狠心,否则,为师只怕也难以见到师祖的最后一面了!”

  石承先道:“商洛没有说明么?”

  甘布衣道:“你师祖当时的伤势十分沉重,虽在为师拼命以本身真力协助,仍然只能简单的说出一些重要的事情就气绝而逝。”

  石承先道:“师父,这四绝谷中,那时也没有他人么?”

  甘布衣道:“没有,为师回来之时,除了师祖和八位魔尊的尸体之外,就只有一猿一鹫,守在茅舍的外面……”

  石承先道:“师父,这位猿大叔和那只灵鹫,原来是师祖豢养的么?”

  甘布衣道:“孩子,若非师祖那等大才大智的人,谁又能调教得了这等灵禽仙兽呢。”

  长长吁了口气,接道:“那商洛是用‘夺天魔手’击伤了师祖,虽然当时师祖也伤了对方,但商洛的伤势,较之师祖就轻的多了,不过,商洛未再出手,据师祖说,商洛所练的夺天魔手功力,到了极致之时,可以使人由魔入道,由悟生慧,是以,商洛斯时,已然到了功魔人不魔的境界……”

  石承先呆了一呆道:“功魔人不魔?师父,如此说来,师祖可是错杀了这九大魔尊么?”

  甘布衣道:“师祖奄奄一息,要说的事很多,为师怎好多问呢?不过,师祖曾说,错非他一念之差,操之过急,误以为这九大魔功练成之后,自己已无法控制,必将为害武林,迫的不等他们练到极致,就一一予以格杀,也许后果就不会这般严重了。”

  石承先一怔道:“为什么?”

  甘布衣道:“孩子,你师祖一身武功,高出九魔甚多,当日若非是一昼夜之间,力诛八魔,业已筋疲力竭之余,那商洛又怎能伤得师祖?何况,这九魔之中,如是真有三位能像那商洛一般,则师祖等到他们魔功大成之日,无形中,就增加了三位卫道的顶尖高手,试想那剩下的六位魔头,又怎是师祖之敌?”

  石承先恍然道:“不错啊!师祖果然是太心急了些。”

  甘布衣点头一叹道:“实则,师祖也是一片仁慈之心,只是他并未料到魔功也能使人由悟生意而已……”语音微顿,又道:“师祖曾经特别告知为师,那商洛临去之时,曾向师祖说过一句非常重要的话……”

  石承先道:“师父,那商洛说的什么?”

  甘布衣道:“商洛对师祖说,他要你师祖明白,魔道之中,也有那不受魔功影响之人,所以,他明明可以补上一指,取师祖性命于顷刻之际,但他不但没有这么做,反倒喂了你师祖一颗保命灵丹,如非师祖在力诛八魔的巨战之中,业已真元大失,身负数十处暗伤,而致生机全绝,商洛的这一颗灵丹,也不会只能保全师祖延迟了七天的生命了。”

  石承先道:“那商洛果然不似是魔道中的人。”

  甘布衣长叹一声,道:“到了商洛那等武功之人,道与魔之间,相差的就很有限了。”

  石承先也吁了一口气,道:“师父,那商洛呢?你找到他没有?”

  甘布衣道:“没有,你师祖归天以后为师曾察看九大魔尊禁居石室,那八具尸体之中,有六具尸体腹部人皮,已被人切去……”

  石承先吃了一惊,问道:“谁剥了他们的皮?”

  甘布衣道:“当时为师确也想不出这是什么人干的,但等为师查看了另几处洞室以后,为师方始想明白,这是什么人所为!”

  石承先道:“师父,这人是谁?”

  甘布衣道:“商洛。”

  石承先一呆道:“怎会是他?”

  甘布衣道:“九大魔尊的心性好坏,各不相同,他们被师祖拘禁在这四绝谷中,三十年来,每人都练就了一套独特的武功,师祖临终的最后一句遗言,就是要为师察看这九魔是否把他们所练的武功,暗中记录下来,如果发现,就该予以毁去,以免流传武林,被不肖之徒得去,必将酿成大祸,是以为师才去那九间石洞之中查看,结果,发现其中有三间石洞的暗壁,已被人用重掌力毁去一大片,而另外六间未遭毁的石洞中,该洞的主人却又遭人剥去腹部人皮,顿时使为师想及,这九位魔道高手,果真不出师祖所料,暗中将自己修练的魔功,记录了下来,只是由于各人的心性不同,三位能够由悟生慧的魔尊,他们不过把武功刻在洞中暗处石壁之上,而另外六位,则深恐师祖发现以后,对他们不利,竟然将魔功刻在自己的腹部皮肉之上,怎料却因此在死后被人剥了一层皮呢?”

  石承先道:“师父,你怎知道这是商洛所为?”

  甘布衣道:“孩子,四绝谷中只有师祖和商洛两个活人,师祖重伤垂危,哪有毁壁剥皮的功力,所以为师断定是那商洛所为!”

  石承先道:“师父,九魔秘笈如是商洛携出谷去,却又怎会落在轩辕豪手中?而且……

  而且那轩辕豪又将此事公开于武林之中呢?”

  甘布衣忽然哈哈大笑道:“孩子,那轩辕豪怀有九魔秘笈之事,第一个向武林中宣扬的人,就是为师。”

  石承先失声道:“是师父么?”

  甘布衣道:“不错,因为只有为师知道此事!”

  石承先似是大为不解的笑道:“师父,那九魔秘笈不是明明被商洛取走了么?”

  甘布衣道:“孩子,你忘了么?那商洛也伤在师祖手下,难以活过一个月之期啊!”

  石承先道:“不错,弟子果真忽略了!”

  甘布衣道:“为师安顿了师祖的后事,便出谷寻找商洛,想追回那九大魔功的秘笈,但为师花费了几近半年的时间,才在积石山的一座荒谷之中,发现了商洛的踪迹!”

  石承先道:“师祖,那商洛不是活不过一月么?半年之后,他怎会还活在人间?”

  甘布衣大笑道:“谁说他活在人间了?孩子,为师只是发现了他的一块墓碑而已。”

  石承先愣愣的道:“果然死了?”

  甘布衣道:“师祖说他活不过一月,自是不会说错,否则,为师也不会那等急于将他找到的了。”

  石承先颇感失望的道:“师父,商洛既死,那九魔秘笈呢!可是随他殉葬了么?”

  甘布衣道:“当时为师却不知道,这秘笈是否在商洛坟墓之中,但因那墓碑乃是轩辕豪以金刚指力刻石而成,为师第一个想法,就是轩辕豪得到了秘笈!”

  石承先道:“不错,换了弟子,我也会这么想,不过,师父怎知那墓碑是轩辕豪所刻?”

  甘布衣道:“孩子,那墓碑之上一共有十二个字,为师一看就明白了。”

  石承先道:“哪十二个字?”

  甘布衣道:“魔圣商洛之墓,八荒魔剑跪立。”

  石承先道:“原来他具了名在墓石之上啊!”

  甘布衣笑道:“可不是?否则,为师也不会向天下宣布那轩辕豪拥有九魔秘笈了。”

  石承先忽然长叹道:“师父,你为什么要向武林人物公开这等机密的大事呢?如果有人想谋夺秘笈,不是……”

  甘布衣笑道:“孩子,为师发现商洛埋身石碑以后,便费了一年多时日,踏遍天下,寻找八荒魔剑,可是,这小子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了踪影,为师被迫无奈,只好出此下策,想利用那些心怀叵测之人,代为师找出轩辕豪下落。”

  石承先道:“师父可曾找到他?”

  甘布衣道:“找到了,只是……只是……”一连吐出几个只是,却未把话说出。

  石承先道:“师父,莫非那秘笈已被人捷足先登的夺走了?”

  甘布衣摇头道:“不是……”长叹了一声,接道:“为师向武林公开了这桩秘密以后约有半年,果然有人发现轩辕豪隐身在大雪山的一处人迹罕到的绝壑之中,为师大喜之下,立即起身赶往,可是为师由泸定渡过大渡河不久,就出了岔事,迫得为师不得不放弃寻找轩辕豪,回转了四绝谷!”

  石承先瞧着甘布衣脸上的懊丧表情,心中已然明白了一大半,当下接道:“师父,你可是就在那里受了别人的暗算,破去了一身真气?”

  甘布衣黯然点头道:“若非如此,为师怎会置师祖遗命不顾,赶回四绝谷来,孩子,看来这份心愿,是要你代为师去完成的了。”

  石承先道:“师父所命,弟子敢不粉身以赴,只是,师父的仇家是谁?可否一并告知弟子。”

  甘布衣道:“一个女人和一个黄毛丫头……”话音忽然一顿,摇头道:“孩子,这事与你无关,你不必知道的了。”

  石承先抗声道:“师父,弟子为师父报仇,难道也有什么不对么?”

  甘布衣陡然大笑道:“孩子,师父这份深仇,可不想假手他人呢。”

  石承先闻言,顿时怔了半晌。

  他睁眼瞧了师父久久,叫道:“师父,你……莫非要自己亲手诛那害了你的女人么?”

  甘布衣淡淡一笑道:“为师确有此心。”

  石承先喜道:“师父,你那失去的武功,可是已经重新练成了么?”

  甘布衣大笑道:“哪有那么容易?不过,为师已觉出,这三十年绝谷静坐和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涯,使为师能够别循蹊径,重练真气内功,若非这几年要督促你学武,耽搁了下来,可能为师已在一年前出谷去了。”

  石承先一听师父乃是为了自己学武,才耽搁了他的修炼,心中大感不安,忙道:“师父,弟子拖累你了……”

  甘布衣顿时恢复了昔日的豪爽和不羁,笑道:“这是天数,孩子,你别自责不安,早一年,迟一年,对于为师而言,根本无甚关系啊!”

  石承先知道师父说的乃是实话,当下问道:“师父的武功,几时练成?”

  甘布衣道:“多则三年,快则两年,但如三年之中仍然无法练成,则为师也只好死了这条心了。”

  石承先突然肃容下拜道:“师父,弟子有一桩不情之请,不知师父可肯应允?”

  甘布衣道:“什么事?”

  石承先道:“弟子想在谷中侍奉师父两年,等师父武功重新练就之后,再叫弟子下山!”

  甘布衣忽地纵声长笑道,“孩子,你疯了么?”

  石承先一怔道:“弟子……弟子很好啊!”

  甘布衣道:“既然你不曾疯,那就乖乖的在明天出谷,懂么?”

  石承先道:“这……弟子乃是一片真心侍奉师父……”

  甘布衣脸色一板,喝道:“我知道,但为师却希望你在下山之后,先把你师祖的遗志达成,找到那轩辕豪追回九魔秘笈。”

  石承先从未见过甘布衣厉声喝骂,刹那间心头大震,连忙接道:“弟子遵命就是,师父莫要动怒……”

  甘布衣脸色微霁,点了点头道:“这才像话!”语音一顿,又道:“孩子,你此番下山之后,最好先到嵩山少室峰头查看一下,因为就为师这些日子来的思索,越发觉出你爹不是死在轩辕豪手下,否则,就是轩辕豪已然练就了九魔秘笈上的武功……”

  石承先道:“九魔秘笈既在轩辕豪手中,他如是习练秘笈中的魔功,那也不是难事!”

  甘布衣摇头道:“不一定,据为师听你爹来此谈及,那轩辕豪倒是未曾习练魔功,甚至那轩辕豪除了在得到秘笈的那一年略略的看过这九魔秘笈一遍外,你爹说,他此后连那特制用来盛装秘笈的玉匣,都未再打开过一次。”

  石承先道:“这是……我爹说的么?”

  甘布衣道:“正是你爹说的。”

  石承先有些不信的道:“师父,也许那轩辕豪没说实话啊!”

  甘布衣道:“不会,那轩辕豪的为人,你爹知之甚深,他纵然对别人说谎,可决不会对你爹说一句谎话……”

  忽然,甘布衣似是想起了一件大事,低头沉吟了半晌,大声向石承先道:“孩子,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为师竟一直忘了问你啦!”

  石承先道:“什么大事?”

  甘布衣道:“那轩辕豪曾向武林宣布,单打独斗之下,任何人如能胜得了他,他就将九魔秘笈交给胜他之人保管,你爹在少室峰头与他比剑的结局,你知道么?”

  石承先一怔道:“这个……我爹既然死在少室峰头,想必是轩辕豪胜了我爹了。”

  甘布衣白眉皱了皱:“这可是雷刚告诉你的?”

  石承先摇头道:“雷大叔并末说出谁胜谁负……”

  他突然一顿话音,举袖拭泪。

  甘布衣诧异的问道:“孩子,你怎么哭了?”

  石承先道:“师父,弟子想起杀父之仇,心中有些难过……”

  甘布衣叹道:“你爹也是一代仁侠,落得如此下场,实在叫人寒心……”话音一顿,目光在那幅巨画之上一转,接道:“孩子,师祖的遗志,杀父的大仇,这两桩大事,在你而言,正可并作一起去完成,只是,你千万记住,见到雷刚之后,第一件事,问一问当日在少室峰头的残局,究竟是谁胜谁败?”

  石承先道:“弟子记下了!”

  甘布衣微微一笑道:“还有,为师要你在行走江湖之时,遇到女子,应该敬鬼神而远之,千万不能忘记!”

  石承先道:“弟子不会忘记!”

  甘布衣豪爽一笑道:“但愿你真的不会忘记……”

  石承先心忖:师父为何特别交待女人的事呢?想必师父的武功,果真是被女人所毁,所以才耿耿于怀吧!

  他寻思未已,耳中听得师父大声道:“孩子,为师说了半天,可曾对你说过你师祖的名讳么?”

  石承先肃然应道:“师父未曾提过。”

  甘布衣摇头道:“为师果然有些糊涂了。”话音一顿,向着画像抱拳道:“你师祖姓白,法讳无尘,在武林之中,被同道尊为通天叟,孩子,你可要记下了。”

  石承先必恭必敬的应道:“弟子知道了。”

  甘布衣吁了一口气,接道:“孩子,你可以去收拾你的衣衫了,明日一早,为师就命那苍猿领你出谷!”

  石承先忽然觉得心中一酸,两颗热泪夺眶而出,七年耳提面命,呵护教养的师恩,一时之间,全部涌上心头,激动之下,不禁脱口道:“师父,弟子不想下山了!”

  甘布衣只听的哈哈大笑道:“傻孩子,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要守在这儿干吗?”

  石承先道:“弟子想随侍在侧,等师父武功恢复……”

  甘布衣长叹一声,道:“孩子,如果你想师父武功早日恢复,就千万莫要在为师身旁扰我,懂么?”

  石承先暗暗一惊,忖道:“如是为了尽我孝心,反倒打扰了师父用功,那我岂不是罪孽深重么?”一念及此,连忙应道:“弟子遵命……”

  强忍着满眶热泪,向那幅巨画拜了三拜,这才依依不舍的退出丹室。

  第二天一早,石承先刚刚睁开眼,就发现师父已然坐在自己床边,一如往日一般,瞧着自己起身。

  石承先激动的不能自已,他觉出甘布衣对他的恩情,几乎已凌驾了父亲。当他在茅舍门前,向师父拜别的刹那,真想痛痛快快的抱着师父大哭一场,可是,他害怕师父骂自己没有出息,只好低着头,忍着泪,连正眼都不敢多瞧甘布衣一眼,一连磕了三个头,转身跟在猿大叔的身后,向谷外行去。

  但甘布衣要他时时小心,多多保重的慈祥叮嘱,和凄怆刺耳,令人心碎的长笑之声,直到他已经攀上了三层悬岩,依旧萦绕在耳中不散。

  他彷佛看到孤独的老人,正在以袖拭泪,仰望着四山积雪,发出了幽幽的长叹。

  如非此刻在远远的悬岩之上,传来了雷刚和秦大姑的欢呼喝叫,他真要掉头奔回四绝谷中去了。

  石承先抬头仰望了百丈外对面悬岩上的义仆夫妇一眼,忽然抱拳向在前领路的苍猿道:

  “猿大叔,你回去照顾师父吧!我认得路了。”

  苍猿低啸了一声,也似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石承先半晌,这才掉头而去,眨眼间,消失在深谷浓雾之中。

  石承先默默的瞧了那居住七年的深谷一眼,但觉一股郁闷之气,横在胸头,忍不住挥动双臂,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但闻声如龙吟,四山回应,历久不绝。

  长啸之声未绝,石承先似已消减了心中的郁闷,双臂一振,沿着那峭壁,宛如兔走鸢飞般的,直向雷刚夫妇之处奔来。

  伫立岩上的一双老仆,可真是把日子记得极准,打昨夜三更起,就眼巴巴的等在悬岩上,但他们发现那飞奔而来的人影,竟然速度快的称奇,二老不禁瞠目相对,怀疑这赶来此处之人,会不会是甘大侠自己?

  敢情在这一双义仆的心目中,小主人还是七年之前的模样,虽然他们也曾想到小主人可能已经长的很高很壮,但却决不会想到小主人能够有着不比当年老主人稍逊的神功身法。

  雷刚长叹道:“娘子,当那灵禽传音之日,甘大侠曾说要我们七年后的今天,来此相候,以那甘大侠的身份,决然不会欺骗咱们……”

  话音未已,耳中忽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呼唤,道:“大叔,大姑,侄儿拜见……”

  雷刚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却见一位身材壮硕,神采飞扬的劲装少年,正单膝着地,跪在自己身后,含笑叩拜。

  两位老仆呆了半晌,怎么看也看不出七年小别,当日的顽童,今日竟长成了这么魁梧的壮汉!

  石承先目睹雷刚和秦大姑发愣的神态,忍不住笑道:“大叔,大姑,你认不出小侄了么?”

  雷刚独臂一挥,仰天大笑道:“老爷啊!老奴终于没有辜负你老的遗言……”

  话音未已,宏亮的笑声,刹那之间变成了嘶哑的低咽,环目之中,老泪纵横,颤抖着伸出独臂,按在石承先肩头,低低的道:“公子,果然是你么?老奴没有眼花啊……”

  石承先激动的应道:“大叔,是我……”

  此刻,秦大姑已然双手拉起了石承先,老泪婆娑的叫道:“公子,可把老身想坏了……”

  石承先连半句话尚未答出,只听得秦大姑一迭连声问道:“公子,你穿的这么少不冷么?

  唉……瞧你长的这么高,老身给你准备的几套衣服可都穿不得了……公子,这几年谁给你煮饭吃?甘大侠待你好吗?公子……这几年你练的什么武功,一定吃了很多苦头啦……”

  雷刚在旁只听得浓眉连皱,叫道:“娘子,你不嫌这些话太罗嗦么?你瞧瞧,要公子怎么回答呢?”

  秦大姑呆了一呆,卟嗤一笑道:“妾身一时高兴得过了头,可真想把七年来要说的话,一下子说光啊!”

  雷刚摇头道:“娘子,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咱们何不先拣要紧的来谈。”

  石承先微微一笑道:“雷大叔,你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说么?”

  雷刚沉痛的长叹一声,道:“公子,老奴果然是有着十分重要之事告知公子……”语言一顿,接道:“那轩辕豪的下落,老奴已查出了一点头绪。”

  石承先陡感心头一震,脱口道:“大叔,那八荒魔剑现在何处?”

  雷刚忽然又摇头,道:“公子,七年之中,老奴几乎踏遍了天下穷山恶水,寻找那轩辕老贼下落,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之人,终于在大雪山中探出了那八荒魔剑踪迹……”

  石承先心中暗道:“师父也是在大雪山中找到了轩辕豪,看来这八荒魔剑的居家之处,一定就在前面的大雪山中了……”

  心念未已,耳中听得雷刚接道:“公子,可惜老奴武功不济,虽然查出了轩辕老贼的隐居之所,可是却无法再进一步,前去探查……”

  石承先道:“为什么?雷大叔,可是那八荒魔剑轩辕豪的庄院戒卫得十分森严么?”

  雷刚道:“不是!”语音顿了一顿,突然仰天一叹道:“公子,老奴若是能够找出轩辕豪的庄院所在,拼了粉身碎骨,也要冲进庄中去了!”

  石承先一怔道:“你没有见到过轩辕豪的庄院所在?”

  雷刚点头道:“公子,老奴无能,尚求公子莫要见怪才是!”

  石承先虽是有些失望,但他想起以前师父哈哈狂剑的武功,在那大雪山依然受了别人暗算,如是雷刚一旦被对方发现,恐怕连性命都难保了,是以,雷刚话音一落,他立即淡淡一笑道:“雷大叔,这事怪你不得,反正来日方长,只要咱们慢慢的探查,不信在那大雪山中,找不出八荒魔剑的下落。”

  雷刚苦笑道:“公子说的是……”

  石承先目光投注在两名老仆身上,瞧了半晌,道:“大叔,大婶,这七年来,你们住在何处?莫不是整天在外奔波,寻找那八荒魔剑么?”

  秦大姑摇动着满头白发,笑道:“公子,老身和雷刚这七年之中,就住在这祁连山下,勤练甘大侠传授的武功。”

  石承先一怔道:“大婶,你们就住在山下么?但大叔却又怎地能到大雪山踩探出轩辕豪的踪迹?”

  秦大姑笑道:“公子,雷刚是打第三年方始每年抽出八个月的时间在外行走,老身可就一直守在山下茅舍,也许老身担心的有些多余,但老身就是不放心离开公子太远啊!”

  石承先微微一笑道:“大婶,侄儿……唉!这些年来,侄儿在四绝谷中,也想念你们的很啊,只是师父督促极严,七年之中,不许我出谷半步,否则,侄儿也许能到山下逛逛,遇到大婶了。”

  秦大姑笑道:“公子,你能有这份心情,老身夫妇可就感激不尽了!”

  雷刚这时忽然笑道:“公子的武功业已大成,不知那甘大侠可有什么交代么?”

  石承先叹道:“师父果然交代我不少事,只是……只是……唉,小侄却不知该不该照师父所说的去做?”

  秦大姑急道:“公子,师父的令谕,你可不能不听从啊!”

  雷刚却皱起浓眉,道:“公子,甘大侠交代的是什么事?只要与公子报仇之事没有抵触,老奴认为公子应该以师命为重!”

  石承先沉吟一阵道:“大叔,小侄想先去嵩山看看!”

  雷刚不禁一呆道:“先去嵩山么?”

  石承先道:“不错,小侄要先查看一下爹爹丧生之处……”

  秦大姑似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摇头道:“公子,老身以为公子应该先去大雪山看看才是!”

  雷刚道:“公子,老奴……”

  石承先摇了摇头,止住雷刚再说下去,接道:“据师父告知小侄,那轩辕豪的武功,应该是胜不了爹爹……所以,所以,师父说,我爹不是死在轩辕豪剑下。”

  秦大姑陡然脸色大变,顿足切齿道:“公子,那甘大侠当真这么说?”

  石承先道:“小侄想了很久,也觉得师父说的甚有道理,不过,这中间还有几处疑问,师父要我向大叔查证一下,倘是结果正如师父所料,则那轩辕豪就很可能不是小侄的杀父仇人了。”

  雷刚只听的呆呆地发愣。

  但秦大姑却摇头大叫道:“公子,老主人死在轩辕豪手下,乃是雷刚亲眼所看见,这甘大侠远在祁连山,又怎可妄作论断,要替那轩辕豪老贼解说,公子,你师父……”

  显然他正要骂那甘布衣几句,但恰在此时,石承先严厉目光,横扫而来,吓得她硬把到了口边的话咽了回去。

  雷刚也狠狠地瞪了秦大姑一眼,道:“娘子,甘大侠乃是前辈高人,你怎可这等没有遮拦的胡说八道?何况眼下甘大侠更是小主人恩师,不啻是你我夫妇的老主人一般,往后你如是再有不逊之言,纵是甘大侠容得下你,我可却容不下你……”

  秦大姑几曾挨过雷刚责骂?刹那之间,几乎连肺都气炸了似的,伸手就是一掌横击过去,口中怒骂道:“老不死的,你竟敢惹起老娘来了?哼……”

  喝骂之声未已,忽然觉出那击出的右臂,被人凌空拿住,一惊之下,却见石承先笑道:

  “大婶,看在小侄的薄面,莫要跟大叔闹气了……”回头向雷刚一笑,接道:“大叔,快给大婶陪个不是吧!”五指一松,放开了秦大姑的右臂。

  雷刚闻言,皱了皱浓眉,心中虽然不愿认错,但却不忍拂了小主人之意,只好曲肘向秦大姑一揖,道:“娘子就算为夫的那几句话没有说……为夫这厢陪礼……”

  秦大姑却一转身,冷冷哼了声道:“不稀罕!”但她话音甫落,就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回头向石承先道:“公子,老身一时失言,伤及甘大侠,尚求公子莫怪啊!”

  石承先笑道:“大婶纵有对我师父不敬之处,那也是一片护主之心,小侄怎敢见怪呢?”

  语音一顿,看了看天色,接道:“大婶,你跟大叔要不要回到住处收拾一下?咱们也好早一些赶路了!”

  秦大姑笑道:“公子,老身早就拾掇好啦,只等公子这句话呢!”

  石承先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大叔、大婶,咱们还是先去嵩山看看吧!”举步直向那道石门走去!

  雷刚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但他瞧见石承先已然大步自那石门之中向外行去,便忍下来,招呼了秦大姑拾起搁在石门旁边的包裹,随在石承先身后跨出石门。

  三人下得祁连,便在市集之中,选了三匹骏马,沿着陕甘官道,直奔而去。

  一路之上,石承先除了说出些在谷中练武之事,绝口未提轩辕豪一字,秦大姑、雷刚两人虽是觉出有异,但小主人既是不愿说及,他们却也不敢多问,只好暗在心中纳闷不已。

  约莫是离开祁连的第十七天正午,三骑骏马,奔抵了嵩山少室北麓的少林寺前。

  石承先打量了松杉满谷,古木参天的少林古刹一眼,忽然跳下马来,笑道:“大叔,咱们把马匹寄在少林寺中可好?”

  雷刚愣了一愣,跳下马来,笑道:“公子,咱们倘非入寺进香,只怕庙中的和尚,不肯照顾马匹呢!”

  秦大姑这时一手牵着自己的马,另一只手已然接过了石承先的缰绳,闻言瞪眼道:“好哇,我家老主人为了他们武林九大门派,连老命都不惜牺牲在少室峰头,今天小主人来此察看当年老主人丧身的现场,庙里的和尚竟然连帮忙照顾一下马匹都不肯么?老娘倒要瞧瞧这门大派的和尚,讲不讲知恩报义的道理?……”

  说话之间,拉着两匹骏马,大步向山门行去。

  雷刚皱着眉向石承先努了努嘴,石承先立即点头一笑,向秦大姑叫道:“大婶,慢着些……”

  秦大姑应声止步,回头道:“公子有何吩咐?”

  石承先道:“大婶,小侄的身份暂时还不宜张扬出去,这三匹马不如放了吧!”

  秦大姑闻言,大感意外,摇头道:“公子,这马可是花银子买来哟!咱们岂可白白放了生?而且,咱们下山以后,也许还用的到……”

  雷刚忽然一抬手,已将自己的那匹马栓在道旁的树上,笑道:“娘子,咱们就暂时把马匹栓在道旁吧!”

  秦大姑略沉吟道:“也好,只要咱们不耽搁太久,大概也不会有人敢在少林寺前偷马!”

  顿时将那两匹骏马,也系在道旁的林木之中。

  石承先抬头瞧着少林寺后的山峦,道:“大叔,少室主峰,可是在这少林寺后么?”

  雷刚突指右手一片层峦,道:“公子,山门所对,即是少室诸峰。”

  石承先略一打量山势,喝道:“大叔,有劳前头领路,小侄要看看昔年爹爹跟轩辕豪斗剑之处。”

  雷刚道:“老奴遵命!”转身沿着少林寺南侧的溪涧登山而上。

  石承先、秦大姑紧随在雷刚身后,但见三条人影,奔跃于绝壁断岩之间,去势依然快速无比。

  顿饭时光不到,三人已是攀上南峰绝顶。

  雷刚忽然走到峰顶悬岩旁边,指着岩下道:“公子,当年老主人与那八荒魔剑轩辕豪斗剑之处,就在这岩下的摘星台上。”

  石承先大步行了过去,探首下望。只见自己立身之处,直立如削,对面的峰峦亦壁立如剖,两峰之间是一处深壑,却见壑底突起一峰,顶如平台,上丰下锐,仅有一线的山脊,连在自己立身的岩下,当下皱眉道:“那险恶的山势……”话音未已,双臂一振,凌空直向那摘星台跃落。

  秦大姑睹状,刚自叫得一声:“公子小心……”

  只见石承先已停身摘星台上,仰头大喝道:“大叔,你们快下来……”

  雷刚、秦大姑眼见小主人适才飞跃而下的身法,轻快利落,渡此大险,如履平地,不禁相视一笑,暗暗的欢喜,容得石承先大声喝叫,两人立即沿着悬岩,倒翻而下,顺着那一线山脊,缓缓的走上这占地约有十丈方圆的摘星台。

  敢情,这两名老仆可没有那么好的轻功身法,自是不敢凌空向那数十丈以下的平台跃落。

  雷刚走到摘星台中央,睹物思情,不觉神情黯然,泪如泉涌而出。

  石承先却仔细的打量着这片山地良久,突然向雷刚道:“大叔,当日之战,你可也是在这摘星台?”

  雷刚拭去了老泪,点头道:“老奴就在台上!”

  石承先道:“除轩辕豪之外,还有哪些人在场?”

  雷刚道:“这个……且容老奴想想……”

  沉吟了半晌,接道:“公子,当日除了老主人,轩辕豪和老奴以外,还有各大门派的七位高手在座。”

  石承先目光一亮,道:“哪七位?”

  雷刚道:“武当天虚道长,少林澄因大师,峨嵋伏虎禅寺的元空长老,丐帮醉丐葛文松,以及保定形意门少掌门荆长虹……”语音至此,忽然顿住。

  石承先皱眉道:“还有两位是谁?”

  雷刚摇头道:“公子,那两位是谁,老奴不认识!”

  石承先一怔道:“不是九大门派中人么?”

  雷刚道:“老奴不太明白,不过,就老奴所见,老主人似是跟他们都相熟。”

  石承先低头自语道:“难道会是这两个人么?……”

  秦大姑陡然变色道:“公子,你那两个人可是大有问题么?”

  石承先道:“眼下还不敢说。”语音一顿,忽然向雷刚道:“大叔,有一件事,大叔并未向小侄说明,不知当日比剑的结果,我爹跟轩辕豪可是当场分出了胜败?”

  雷刚突然环目暴睁,恨声道:“公子,老主人已然死在轩辕豪暗算之下,那胜败两字,还提它作甚?”

  显然这位老仆,恨透轩辕豪。

  石承先剑眉一皱,叹了一口气道:“大叔,照你老说法,那是我爹败在轩辕豪的剑下了?”

  雷刚闻言,陡然惨笑道:“公子,那轩辕豪纵然再练十年,只怕也难以在老主人手下讨到好处。”

  石承先一怔道:“大叔,莫非那轩辕豪败了?”

  雷刚道:“不错啊!那轩辕豪当日确是业已落败,只是……只是……这贼人心肠歹毒无比,明明落败,而且败的人人俱知,十分明显,却又暗施毒手,害了老主人性命,公子,你说老奴怎不生气,怎不生恨……”

  石承先脱口道:“大叔,那轩辕豪可曾自认失败了?”

  雷刚愣愣地道:“公子,你一再追问这胜败之事,可是很重要的关键么?”

  石承先道:“很重要。”

  雷刚吁了一口气,道:“那轩辕豪确是自认失败……”

  石承先似是松了一口气,接道:“大叔,据师父说,那轩辕豪如是落败,则他必须将那九魔秘笈交出,不知当日轩辕豪可曾履行承诺,将秘笈交给爹爹?”

  雷刚只听得浓眉暴扬,朗声大声笑道:“公子,老主人既是胜了那八荒魔剑,他当着各大门派高手之前,焉敢再行撒赖?”

  石承先道:“他交出来了?”

  雷刚道:“老主人与那轩辕豪搏斗了五十招不到,一剑刺中了轩辕豪左肩,公子,这一剑如是由老奴出手,只怕轩辕豪早已没有了命在啦!”

  他说话之间,想是正在想象昔日斗场的景象,是以一派豪迈之气,使人可以想见当日乾坤一剑的雄风。

  秦大姑本是在旁静听,此刻不禁皱起了眉头,喝道:“公子问你的话,你怎么老是朝不重要的扯?我说当家的,快找紧要的讲吧!也不瞧瞧公子急成什么样子……”

  那雷刚本是说的豪气大发,正想再替老主人吹嘘一阵,想不到秦大姑兜头浇了他一盆冷水,只好悻悻地道:“娘子,我只是告诉公子,当年老主人何等英雄盖世……”话音顿了顿,发觉秦大姑和石承先都没有接口说话,连忙改口道:“公子,老主人心存忠厚,长剑刺中了轩辕豪左肩之际,想必是心中有些不忍,是以剑势缓了一缓,谁会想到,那轩辕豪却在中剑之后,竟会还刺了老主人一剑呢?虽然轩辕豪一发即收,并且弃剑认输,带伤而遁,但老主人的一条性命,可就在轩辕豪走后不久,死在七大高手的眼前。”

  石承先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低声道:“大叔,那轩辕豪认败以后,可曾把那魔功秘笈留下来?”

  雷刚道:“留下来了。”

  石承先顿时心中一宽,问道:“大叔,那秘笈呢?爹爹死前可曾作了什么交代?”

  雷刚道:“公子,还提那秘笈呢?若非那九魔邪功秘笈,老主人也不会命丧此间了……”

  一片忠义之情,溢于言表。

  石承先可不能不查明这秘笈下落,师命难违,纵然再提此事会引起义仆伤心,但他却仍然问道:“大叔,你可知道那九本秘笈现在何处?”

  雷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及说话,秦大姑已着急的叫道:“公子,那秘笈已害了老爷的性命,这等对我们石家不利之物,就莫要问它的下落了!”

  石承先黯然叹道:“大婶,眼下小侄可不能不过问了。”

  秦大姑一怔道:“公子,这为了什么?”

  石承先道:“师命,父仇,这两者都牵涉在九魔秘笈之中,小侄怎可置之不理?”

  秦大姑一怔道:“甘大侠要你过问的么?真想不到,公子,请恕老身刚才失言啦!”

  石承先道:“大婶乃是一番好意,小侄心中明白!”掉头向雷刚问道:“大叔,那秘笈究竟怎么处置了?”

  雷刚看了看足下所立之处,沉声道:“老主人已将那九本秘笈,当场震毁在摘星台上!”

  石承先听得一惊,忙问道:“真的?”

  雷刚道:“老奴与那七大高手亲眼所见,自然不会错!”

  石承先仰天吁了一口大气,低声道:“爹爹啊,你老人家果然没有白白牺牲……”

  雷刚陡然应声接道:“不错,对整个武林而言,老主人积了何止千万功德?可是……可是……对公子和老奴夫妇而言,岂非是太不公平了么?公子,在老奴的心里,纵然赔上千万条武林人物的生命,也抵不上老主人半条命啊……”说到最后一句,已然忍不住悲伤起来。

  石承先听了雷刚的话,也忍不住热泪盈眶,心如刀绞。

  他既感激老仆夫妇的忠义之情,却又不能不论是非,与他们一般偏激,认为千万条武林人物的生命,也抵不上爹爹一条命,敢情这些年他日日随在甘布衣身侧,不但练就了一身武功,而且也通达不少人情世故,明白了不少是非道理。

  是以,雷刚话音甫落,他立即低沉的转变话锋,接道:“大叔,当日你确瞧见那轩辕豪刺了爹爹一剑么?”

  雷刚道:“老奴瞧见轩辕豪的长剑确是刺中了老主人的左肋下。”

  石承先皱眉道:“大叔,轩辕豪不是认败弃剑,留下九魔秘笈,就带伤离去了么?他怎会伤了爹爹呢?”

  雷刚恨恨的咬牙道:“老主人手下留情,不曾在剑中轩辕豪左肩之时,下那毒手,结果,就在武当天虚道长喝叫八荒魔剑落败之际,轩辕豪竟然抢前一步,运剑刺伤了老主人左肋以后,方始弃剑认输,丢下九魔秘笈而去。”

  石承先全神贯注,几乎是雷刚所说的每个字他都听的非常仔细,待雷刚话音一顿,他立即问道:“大叔,我爹爹在轩辕豪离去之前,可曾觉出自己的伤势,已然无救了么?”

  雷刚略一沉思,摇头道:“这倒没有,不过,公子,当时从老主人中剑,到轩辕豪离去,一共也不过半盏热茶的时光,老主人在取过九魔秘笈,当场用掌力震毁以后,老奴就赶上前去,替老主人治伤,已看出情势不对,前后只也是片刻未到,老主人就溘然仙去了……”

  说到此处,屈膝跪倒在地,独臂伸出指着身前一块青石,泫然说道:“公子,老主人就是咽气在这块青石之上……”

  石承先不禁悲从中来,双膝一跪,扑在那块青石上,痛哭失声。

  霎时间,只见这少室绝顶的摘星台上,悲泣之声,不绝于耳……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光,石承先打悲痛清醒过来,转头瞧去,只见秦大姑已晕厥在青石旁,老仆雷刚则伸着独臂,按在自己后心命门,闭目行功,满脸汗水,湿透了两肩衣衫,原来自己也哭晕了过去,多亏雷刚暗以内力相助,方始清醒了过来。

  石承先不禁长吁了一口大气,低声道:“多谢大叔,小侄醒过来了……”

  雷刚闻言,缓缓睁开双目,缩回独臂,乏力的说道:“公子,山高地寒,快些站起来吧,老奴果然年迈,行功并不算久,不知怎地就觉着有些乏力……”

  石承先一翻身站了起来,说道:“大叔,你赶快调息一下,待小侄救醒大婶,还有几件事要向大叔请教!”

  转身走到秦大姑身旁,探手抓起秦大姑右手,以自己的内力,打掌心传给对方。

  过不了一瞬,秦大姑已然吁气,睁开双眼。

  石承先凄凉的笑道:“大婶,你内腑气血,受了山风所侵,赶快运气调息一会儿,否则就要酿成大害了。”

  秦大姑果是觉得胸头真气,有些不匀,当下点头道:“多谢公子救醒老身……”

  石承先道:“大婶,快些调息吧!”

  话音一落,即走到雷刚身旁,这时雷刚已站起来,低问道:“公子,你还有什么可疑之处要问?”

  石承先道:“大叔,如果照你所说,轩辕豪刺中我爹的一剑,该是不算重创吧?”

  雷刚道:“断了两根肋骨,也不算轻伤。”

  石承先迟疑了一下,道:“大叔,有一句话,小侄不知当说不当说?”

  雷刚道:“公子,如是这话冲着老奴,你就大可不必顾忌了!”

  石承先道:“大叔,你断去一臂,较之断去两根肋骨,就伤势而言,哪一桩较重呢?”

  雷附听得一怔道:“这……公子,你怎么想起这等比较来了?”

  石承先道:“大叔,你只管回答小侄所问就是!”

  雷刚道:“如就练武之人而言,断臂自然要比伤了两根肋骨重些。”

  石承先道:“为什么?”

  雷刚道:“肋骨折断,尚可接好还原,至于断臂么……”忽然语音一顿,若有所悟的低头沉吟道:“奇怪哟!奇怪!”

  石承先瞧出雷刚已然明白,立即接道:“什么事奇怪?”

  雷刚伸出那仅有的右手,抓着秃头,喃喃自语般的说道:“老主人一身功力,何止高出老奴百倍,老奴自断一臂,还如没有事的人一般,老主人被轩辕豪的剑尖削断根肋骨,那又能算得了什么?怎地老主人竟然会因此丧身在这少室绝顶!”

  石承先黯然应道:“大叔,你老不妨再想上一想,当日我爹的伤势,是否只有那一处剑伤?”

  雷刚道:“老奴亲自替老主人裹伤,自然不会遗漏……”话音未已,陡地两眼暴睁,大声道:“公子,莫非那轩辕豪的长剑,淬了巨毒么?”

  石承先愣了一愣,暗道:“这倒也未始不可能,如是那八荒魔剑用的淬毒长剑,休说伤及肋骨,纵然划破一处肌肤,也就足以致人于死命了。”

  但他转念一想,却又觉着有些不合情理,试想,那轩辕豪如果用的是毒剑暗算,他又岂能弃剑而去,留下把柄在七大高手之前?寻思及此,立即问道:“大叔,那轩辕豪的宝剑,不是留在此间么?你查看过没有?”

  雷刚顿足道:“公子,老奴当时已是伤心透顶,更把轩辕豪恨之入骨,哪里还会想到他的宝剑上有没有淬毒呢?”

  石承先道:“那七大高手呢?他们可有留心到这件事?”

  雷刚摇头道:“老奴那时已昏了头……公子,而今想来,老奴真是该死……”

  石承先长长一叹道:“大叔,你莫要自责,不知那支长剑,落在何人手中?”

  雷刚道:“那长剑……老奴记得彷佛由少林长老澄因大师,命令门下执事的弟子,取回寺中去了……”余音未绝,忽地伸手拉住石承先,喝道:“走!”

  石承先顺手一扯,反倒拉住了雷刚,皱眉道:“大叔,你要去哪里?”

  雷刚道:“向少林寺要剑!”

  石承先摇头道:“大叔,咱们似是不必那么急!”

  雷刚一呆,道:“不必急,公子啊,找到了这支剑,就可证明谁是凶手,这杀父之仇,你还不急么?”

  石承先道:“大叔,小侄要找的,仍是真正凶手,是以,必须处处小心……”

  雷刚怔怔道:“向少林查证轩辕豪的剑上有无淬毒,难道会是不小心么?公子,你可把老奴弄迷糊了。”

  石承先因有了师父的明示,心中纵然怀疑八荒魔剑轩辕豪,但他却并未真把轩辕豪看作杀父大仇人,所以他此刻才不会急于想查看那支宝剑,雷刚一旦反问,他立即接口道:“大叔,其实轩辕豪的剑是否淬毒,你应是早已知道才是!”

  雷刚被他说得呆了一呆道:“老奴怎会早已知道?公子,你莫非连老奴也不相信了么?”

看过《指剑为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