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传灯人 > 第十三章 空城计

第十三章 空城计

  却说“毒情仙子李明珠”,眼见“风流教主”僵仆蒲围,不由得芳心剧痛,五内如焚,顿时抱着她的义母,嚎啕痛哭。

  但路春生却比较冷静,伸手一抚教主腕脉,发现对方脉搏还在跳动,但可怕的是,她的体内血气,竟朝反向流动。

  “珠妹别哭,教主还活着哩——。”

  “是……是真……真的吗?”

  “决不骗你,但她已血气逆行,如不立刻施救,不死也成废人……”

  “李明珠”闻言一震,立刻起身道:“要……要……怎么样才能救?”

  路春生身形一旋,就在教主的左边坐下,同时叫“李明珠”坐在她的右侧,然后指点道:“你用右掌心紧贴教主的右掌心,我却紧贴左手,大家同时运力,好把她的血气,推回原来穴道。”

  “是——。”

  “因为这血气逆行,乃教主以毕生功力,硬行逼出来的,我们不仅要施出全付真元,同时要格外仔细!”

  “是,我明白!”

  “李明珠”点头应声后。“俩人各出一手,牢牢贴住教主的掌心,然后屏气凝神,各以无上心法,齐将体内真元推动。”

  要知道——他们自从血液交流以来,不仅气质相同,就连各人心意,也能够不借言语,互相感应,一旦联手运功,立刻融为一体,毫无滞碍。

  约过了半个时辰。

  “风流教主”的血脉,已经反走而停住,然后再流回原来穴道,因此身躯渐软,已有了轻微的呼吸。

  路春生知道危险已过,心情顿时一宽,但那掌心真力,毫不减低,仍旧源源不绝的灌输过去。

  “李明珠”也晓得教主得救了,饶是自己香汗涔涔,也一个劲的推运内功,以求完全奏效。

  “唉——!”“风流教主”终于发出了轻叹声,但在发觉一股奇强内力,运行体内后,竟然一惊而醒,随用骇然眼光一掠两人,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不快快松手!”

  “李明珠”见状,不但不松,反而抓得更紧,激动叫道:“义母千万别动,我们是替你疗伤哩……”

  话声未完,“风流教主”已然反叱道:“废话!我没有什么伤,你们把我多日的苦功,完全糟蹋了!”

  叱声中,教主双臂一弹,就想把他俩人,弹出身畔!

  可是——她僵仆刚醒,内力并不曾完全复原,更何况路春生功力高强,因此连弹几下,竟然纹风不动。

  路春生心下明白,教主误解宝经,执迷不悟,反以为他们从中捣乱,因此忙用温和口吻,好言劝道:“教主别生气,在下可以松手,但你不要强行运力!”

  “风流教主”挣扎不动,但仍不服气的道:“这是什么道理?”

  “只要教主答应刚才这句话,在下可以解释。”

  “好吧,我答应了,你们放手!”教主终于点头依允,路春生和“李明珠”一齐撤掌收功,双方行礼之后,路春生立予解释道:“教主,不是在下妄加阻拦,你可记得我从前讲过,这‘大神宝经’,无人能解,如果妄加揣测胡乱去练的话,必然会走火入魔,自伤身体。”

  “嗯——,这话有之,但你有何证据?”

  “当年敝师兄‘神龙奇侠’,就因误解此经,枉送性命!”

  “可是你亲眼见得?”

  “当然。”

  “你有否看到他练功的情形?”

  “这倒不曾,可是他老人家临死惨状,我却记得!”

  “风流教主”闻言,目芒一闪道:“那可能另有原因,也许你不知道吧?”

  路春生面色一整,道:“师兄亲口对我这样讲的,决不会假!”

  “说不定还有别的,连他老人家也不明白?”

  “不可能!敝师兄功盖武林,岂无自知之明,如果他要不明白,凭你我的功力,更加无法猜测!”

  “风流教主”个性甚强,虽然不敢批评“神龙奇侠”的内功,但仍以不太相信的口吻问道:“除此以外,‘宗主’你还有其他的证据没有?”

  路春生苦劝不听,不由得心中微怒,气冲顶门,但经对方这一问,立刻恍然拍掌道:“不谈敝师兄,就以本人而言,也曾在天山之上,这样试过!”

  “宗主怎洋试法?”

  “我以为‘逆转重楼,乾坤倒立’这两句话,指的是‘血气逆行,真元反走’,就照这个解释试的!”

  “哦——!”风流教主闻言一噤,目芒连眨道:“你试的结果又怎么样?!”

  “我想……跟教主刚才的情形差不多,只是我在昏倒之前,马上停止了!”

  “嗯……,”教主应声之中,随即陷入沉思,约经片刻后,点头承认道:“宗主,我对宝经也是这样解法,并且也照这样练的,所受痛苦,和你所讲也是一样……。”

  “这就对啦——。”

  “可是,我还有另一个看法?”

  “哦,你还有另一个看法?”

  “对!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又说过:‘要习惊人艺,须下苦功夫’,我认为必然要受无边痛苦,才能习成无上奥秘!”

  “哎呀,对了!”路春生听到这句话,忽地高叫出声,如有所悟。

  “风流教主”被他弄得一头玄雾,不禁怀疑地问道:“对了?难道我练得不错?”

  “不,教主还是错了!”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从前总是怀疑,以‘神龙师兄’那样的功力和聪明,怎会,知错不改,一直练到入魔走火,然后才觉悟。”

  “嗯,这跟我的话有何关连?”

  “很简单,他老人家跟教主是同样的想法,越是痛苦,越是不肯放弃,等到实在不行,已经无法解救!”

  “哦……,”风流教主悚然出声,不知不觉中沁出一身冷汗,道:“如此说来,我真是自作聪明,执迷不悟!”

  “现在停止,也不为迟。”

  “可是这解救之恩,我很……很感激。”

  “教主太客气,依在下本来的决心,这‘大神宝经’,根本不想告诉你……”

  话到此间,路春生忽然咽了一口唾液,把下文半途停住。

  因为他并没有把宝经相授,而是“李明珠”私下传的,如果再解释,就会把他俩的秘密揭穿了。

  再说“李明珠”一傍倾听,听到这几句,已然芳心狂震,暗地吃惊,幸好个郎及时打断,她马上接着道:“义母,他是为了感谢你老人家的好意,只好暂时依允。”

  “呵!呵!”风流教主连连应声,满意地答道:“这样说来,我那番好意实在不算什么,倒是难为了‘武林宗主’,可是……,你们两人相处得还好吗……?”

  教主并无儿女,把这“毒情仙子李明珠”,看得亲生一般,如今提及上次许婚,她自然关心俩人的情感。

  路李两人闻言,都一齐含笑答道:“教主放心,我们处得非常好。”

  “那么,”对方回首一掠,道:“前次到本教总坛的那位杜姑娘,她又到那里去了呢?”

  路春生不由心头一震,赶忙答道:“杜秋铃被八大门派掳去,现囚‘少林寺’内。”

  “少林寺?”

  “正是!”“那可有点难办,但八大门徒何以要将她囚住?”

  路春生听她一问,随将以往过节,从头细表,说了个一字不漏。

  “风流教主”听完,虽然面带忧容,却慨然说道:“八大门派未免不通情理,我虽然功力有限,少不得也要召集门徒,帮你们把她救出。”

  “那可不必。”路春生坚决摇头,道:“教主目前不宜卷入旋涡,何况‘碧灵魅影’到处在找你,还是让珠妹跟我一道去,也就够了。”教主闻言,双目凝视,充满慈祥的感情,道:“那怎么行,我对你们都不放心,还是……。”

  是字出唇。

  “李明珠”已然接言道:“义母,生哥自有打算,谅必无妨,至于讲到帮忙,他连……连……连一位武林绝顶高手,都坚决拒绝了!”

  “高手?那一位高手?!”

  “李明珠”不防之中,几乎说出“碧灵丑僧”的名号,亏得半途改口,如今教主一逼,只好支唔其词道:“这位前辈不提名姓,连生哥也不晓得哩!”

  “竟有这等怪事么?”

  路春生立刻沉着地点头道:“一点不假,事实确是如此。”

  “如今人心难测,要是敌人奸细就糟了尸“决不是,这位高人帮过我们很多忙,毫无疑问。”

  好吧,”风流教主只好长叹一声,道:“我不去就是,但你们千里而来,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让我代劳吗?”

  路春生应声说道;“正有一事,要烦教主代查。”

  “什么事?”

  “碧灵魅影曾往贵教总坛,不知有无损伤?”

  “这个……,”风流教主略一沉吟道:“我自闭关以来,不许任何人打扰,如有消息,要问‘红绡’,‘黄锦’。”

  “就烦教主一问。”

  “好!”

  教主立刻扭头,扬声唤道:“红绡,黄锦!”

  “婢子们在!”

  “你们进来罢。”

  话声中,“红绡”,“黄锦”立刻飘身而入,肃立教主身前,垂手听命。

  “风流教主”目芒一闪,轻声问道;“本教主总坛有何消息,快快禀告。”

  但那“红绡”,“黄锦”,却将四只明眸,连连眨动,面露为难之色,却不予直接答复。

  教主见状,心念一动道:“你们不必多心,本教主不再练功,有话只管讲。”

  两女侍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就由“红绡”答道:“禀教主,魔教‘碧灵魅影’曾到总坛……”

  讲到坛字教主急忙插言道:“这我知道了,不知护坛弟子,可有伤损?”

  “禀教主,红巾弟子,死了八名,黄巾弟子死者一十五位!”

  “哦!”教主悚然一震道:“我叫她们改装隐伏,轻易不得露面。

  怎么死得如此惨重!”

  “她们已经遵命隐藏,但‘碧灵魅影’诡汁多端,还是被他发现。”

  “那么,受伤又有多少?”

  “没有伤者!”

  “奇怪,难道老魅会对功力不高的女人,也来个杀人灭口?”

  “禀教主,她们不仅是死,而且……而且……,”红绡回禀之中,忽然双颊飞红流下两行珠泪。

  “风流教主”也是女流,见状柳眉一锁,气咻咻的喝道:“而且怎么样?!老实讲!”

  “她们都被老魅奸污?不死的也……也自杀了!”

  “好淫贼!”教主气得一咬牙。目眶中也涌出莹莹珠泪。

  这一来,路春生恍然大悟,真的证实了老魅中毒不死。就因—念淫欲,反倒解除了“情丝蛊”部分威力。

  可是——“李明珠”却不一样,她怔怔然不语不言?状如痴呆,好半晌才喘过一口气来,面如土色的问道:“总坛?被袭的时候,我……我………我的母亲呢?”

  一句话,不亚平地焦雷,把“风流教主”从悲痛中惊醒过来也用惶急的眼光,凝候“红绡”回答。

  那“红绡”强忍伤悲,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她老人家因为移到‘观音庵’中暂住,倒没有碰上惊险。”

  “啊——。”

  李明珠,路春生,和风流教主,几乎同时长嘘有声,三人的心头,都像移去了一块大石!

  且在教主来不及说话前,路春生已经一纵起身,面容恻然的说道:“教主,贵教的不幸,我很歉然,这笔血债,我一定替你讨还,请你安心静养,等在下的消息。”

  “不!这笔债我要亲自去算。”

  “何必……”

  “红绡,黄锦!”教主狂怒之中,猛然打断他的话头,径自发令道:“你们马上下山,召集门徒,把教中八大蛊姑叫来,围捕这老淫棍。”

  “教主,你别忙……”

  路春生二度相劝,但又被对方截住道:“路……路宗主,我已经打定主意,少时毒蛊取来,大家先往‘少林寺’,如果八大门派胆敢为难,也叫他们困死寺内!”

  很显然,“风流教主”急怒之下,已失去平日的冷静,而且就在他们交谈中,“红绡”,“黄锦”亦已悄然飘出,等到路春生发觉,早就去远!

  “怎么办?”路春生奇快的暗忖道:“追她两个已经迟了,反正毒蛊取来,还得要由‘风流教主’指挥,不如守在此地,再作打算……。”心念中,“毒情仙子李明珠”早已双手一攀,拉住她义母的手臂道:“义母!你老人家冷静点,老魅功力不是你我制得住的,专为他培养的‘情丝蛊’,也就出了毛病,如果倾教围捕,恐怕结果更难想象……。”

  “哼——!”

  “而且这些蛊毒,对付老魅不足,对付八大门派倒还有余,万一出事,岂不亲者痛而仇者快,更合了老魅的心计!”

  “嗯,”风流教主怒气稍平,瞠目问道:“依你说,此仇就算罢了?”

  “当然不能作罢。”

  “那该怎么样办?”

  “让生哥和我去办?”

  “让你们?”

  “当然,虽然生哥目前功力还差一点,可是他的希望最大,如果你老人家一出手,不惟无益,连希望都毁掉了。”

  “好吧!”教主再一次忍怒让步道:“看在你和路宗主的份上,我就不去,可是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李明珠美目一眨道:“你老人家还有什么条件?”

  “你们此去‘少林’必有惊险,我在山峰之上,可以看得见,如果是小小误会还罢——如果严重?”

  “我不能看着你们身陷虎口,可要带人来救!”

  “不,不,这也用不着。”路春生急忙摇手,出声阻止道:“我们有办法进去,就有办法出来,教主决不要露面。”

  “连这也不行嘛?”

  “你若出面,我们前功尽弃。”

  “哈哈哈哈!”风流教主强笑数声道:“年轻人自信太强,都是这个样。好吧,你们放心去罢!……”

  “如若红绡,黄锦回来?”

  “她们是我手下,没有命令不会妄动。”

  “那我谢谢了。”路春生长吁了一口气。心想此行不虚,既救了教主,又将她婉言劝住。

  相逢未久,又届别离。“李明珠”经过一番变化,对她义母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层,不禁依依难舍,洒泪告退。他俩人行礼之后,一个箭步,已到石隙边缘,灵巧的身形再一翻,教主的人影已自杳然,两人重回高岩之上。

  “总算了却一桩心事。”路春生遥望少林,满意的说道:“但可惜另外一件,还嫌美中不足。”

  “李明珠”凝神一忖道:“你有那一件不满足?”

  “我们遇见‘丑僧’前辈的时候,忘了多叮嘱一番。”

  “我想他应该会懂!”李明珠微一思忖道:“反正我们遵守诺言,不失信用就是了。”

  “诺言?”

  “我们答应过不在任何情况下揭露他的身份。”

  “嗯,这我记得,而且一定做到。”

  到字刚完,路春生手势一挥,两人身形同起,如两头大雕一般。飕飕然朝下飘行,径射向“少林大寺”。

  >

  再说他俩人身形如电,片刻工夫,已见“少林寺”飞檐高耸,隐约在望,虽然还没看出人迹?但是路春生却双眉一挑,猛然收步。

  “李明珠”如影随形,也忙将轻功一收,讶然问道:“生哥,你发觉了什么?”

  “还没有。”

  “是呀,走到此间,连‘少林’的暗桩伏哨,也不曾遇见……”

  “虽然没有伏桩,却有一股杀气!”

  “杀气?!”李明珠闻言发凛,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道:“你这一提,涟我也有此感觉。”

  路春生星目如电,遍扫全山,接着:“少林寺明知我们要来,并且八大门派还疑心我和‘碧灵魅影’有勾结,更应该严如戒备才是,如今这样轻松——。”

  “那就大有可疑,对不!”

  “对。”

  “那么我们怎么应付,才能够不上圈套?”

  “嗯………?”路春生想了一想,答道:“咱们来得正大光明,有伏桩也好,没有伏桩也好,反正我们从少林寺正门进去,不管他们怎么办!”

  “这样也好,正门顶多多几个人,纵有埋伏,也不会把正门这条路全部用机关堵住。”

  两人商议已定,随即身形一动,再度前飘,几个转弯后,已经踏上了“少林寺”前山大道。

  却说这“少林寺”,不仅为武林中各门正派,亦且香火繁盛,天下闻名,那五湖四海的香客,无不以一瞻宝刹为快。因此入山大道,建筑得别出心裁,加上天然风景的雄伟真令人入山一步,顿消尘念。但是——当路春生、李明珠走上大路,竟然没遇见朝山拜庙的人,恍惚这瑰丽山景,仅只供两人观赏。

  “如何!”李明珠一看这路前后,不禁失声说道:“果然山中戒备森严,连香客们都阻住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杜秋铃’在这里就行,没有香客更好一点。”

  路春生答话之间,俩人身形似箭,遥见那巍峨古刹,高大山门,仅在数里外。

  不过,他们还看不见一个“少林寺”的僧众。

  整片殿字相连,广院干间的大刹,不但没有人踪,也没有半点音响。

  沉寂!四周都是一片神秘而紧张的沉寂。

  但当他们距庙里许,刚踏上千层石级的第一阶。

  忽听得——“当……嗡……嗡——”地一声。

  那雄沉如雷,而又清劲幽扬的洪钟,竟自百丈有奇的钟楼,突乎其来,奏鸣了第一响!

  “有钟必有人,”路春生马上收住轻功,凝立路中,道:“这钟声显有告警之意,咱们就等着他们好了。”

  了字未落,“当……嗡……嗡……。”

  第二记钟声又到耳边。

  “好吧,”李明珠也认为必有大批高手拥来,伸手摸了下袖内红绫,靠近个郎说道:“这一下必然热闹,你我不可大意!”

  意字刚完,“当……嗡……嗡……。”

  又传出第三记钟声。

  只听那群山齐应,一片回音,当第一响还在峰谷间余音未衰,第二声,第三声又接踵而至。

  于是——这一片此呼彼应,弥漫全山的钟声,不仅打破了沉寂,而且在沉寂中愈见其撼人心魄,产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心理作用!路春生面色庄重,暗地里调元屏息,催运内功。

  “李明珠”何尝不一样,她也是凛然严立,凝神着全付功劲,以备应付空前未见的阵仗。

  可是,他们尽管等,钟声尽管敲。

  偌大的“少林寺”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真使他俩又惊又疑,不知道是应该再等,还是朝内硬闯?

  “当……嗡……嗡……”

  这是第九响钟声了!

  不过——这响之后,不再有另一声。

  所有的仅是余音袅袅,在嵩山群峰之间,荡漾来去。

  路春生感到很意外,随用惊奇的眼光,朝着“李明珠”盯望一眼,“李明珠”的心意,也正和他一样,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一头玄雾。

  钟声,逐渐消失了!

  路春生的目芒寒电,转移到“钟楼”上面,但它也四窗紧闭,密不通风,令人看不透个中玄奥?

  “怪哉?”李明珠沉不住气,首先开言道:“八大门派齐集少林,却没有一个人出头,这未免有些出奇,难道是故布疑阵,或者是……真的跑了……?”

  “跑应该不至于,”路春生微一定神,道:“想必是故作惊人之策,影响你我的心理。”

  “那我们闯?!”“看来只有一闯,但是不可冒失!”

  “该是怎么闯法?”

  “既然钟响,必有敲钟之人,先擒住他再问!”

  字声中,路春生身法一旋,脚踏本门奇奥步法,瞬时至钟楼之下。

  至于“李明珠”,她已然拿定主意寸步不离,也用天山所看来的步数,以一箭之差,紧随个郎足印而至!

  “飕——。”

  “飕——。”

  路春生“龙云初现”,像一道闪电,射上钟楼,“李明珠”纤手轻扯对方衣襟,亦似凌霄一羽,莲足踏上檐际!

  “你出来罢!”

  路春生落脚出手,几乎就在一时间,二指一触楼窗,立闻——“嵫——!”地一声,顿时窗户大启。

  但是——楼中也不见人。

  只见撞钟木杵的长绳,还在悠悠摆动!

  “哼!原来躲了!”路春生心中,不禁浮起一丝冷哂。

  “李明珠”也将柳眉一皱道:“他虽跑了,我们可以追进去。”

  “不……,”

  “为什么不?”

  “这钟楼离地百丈,但面积却不大,说不定就是机关陷阱,正要我们追进去,自投罗网!”

  “我们不去追,他们不出面,难道就这样僵持下去?”

  “嗯——,”路春生星目一转,流露出少年人特有的淘气笑容,但这笑容一现却收,重又归于严肃。

  可是——“李明珠”与他心念相通,美目一动,如有所悟的叫道:“生哥,他们不出来,我倒有一妙计!”

  “什么妙计?”

  “咱们直闯大雄宝殿,再没人出面的话,放一把火烧——。”

  “烧哪里?”

  “烧他的如来三世佛!”

  路春生明知对方是假,但仍故意高声道:“好主意!咱们去——”

  去字未完,身形立转,就要朝下纵落。

  但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身后传来一声“且慢!”

  不惟轻功十足,而且充满了惊恐的怒意。

  路李二人小计得售,马上扭头。

  立见钟楼中,森立着少林掌门“太聪长老”,他此时鼻息咻咻,气得目露寒芒,连脸色都白了。

  “哦,原来是掌门大师,竟然亲自敲钟,未免屈尊,”李明珠少年心性,劈头劈脑,就是一顿讽刺。

  “太聪长老”自知紧张过分,咽了一口唾液,故作冷静道:“姓路的果然到了!”

  路春生脚踏檐际,端然默颤道:“长老囚我同伴,不能不到。”

  “那么,还有一位同伴,怎不一齐露面?”

  “你指的是—一?”

  “碧灵魅影!”

  路春生剑眉一挑,一字一顿道:“我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决非同党。”

  “这样说,本门‘太智’之死,跟你毫无关连?”

  “他死于老魅之手,我当时自身被制,爱莫能助。”

  “对!你当时是被‘太智’制住,但却由“碧灵魅影”救走!

  ……”

  “长老错了,‘碧灵魅影’早一步逃了,救我的另有高人。”

  “他也装做‘太智’模样!”

  “不错。”

  “此人是谁?”

  “这个……。”

  “不必这个那个,只要说得有名有姓,我们自会找他对质!”

  路春生牢记着他对“碧灵丑僧”的诺言,明知道说了出来,可以洗脱嫌疑,但武林信义使他不能直讲。

  因此,他不假思索,脱口答道:“对不起,他的姓名来历,本人却不能说。”

  “哈哈哈哈!”太聪长老怨怒交集的冷笑道:“老衲知道你没有什么可讲,还是干脆一点叫他一道进来罢。”

  长老疑心深重,一再相逼,使得旁观的“李明珠”颇为不满,于是抢先答道:“大掌门不必挤兑,今日拜访贵寺,就只生哥和我两人,再没有第三个!”

  “真的没帮手?”

  “当然没有。”

  “太聪长老”又道:“你们能担保?”

  路李二人几乎同时应声道:“我们敢以人格担保!”

  “好!”太聪长老用怨毒而又怀疑的眼光,盯了他们一眼道:“是真是假,我们等着瞧,早知道只有你们两人……,倒不必如此布置。”

  这句话明是看不起人,路春生不由轻哂一声道:“如此讲来,贵寺这种以实为虚之计,原是对付老魅,而不是对付我。”

  “你!有了‘白衣龙女’在此,谅你不敢莽撞。”

  “本人正为‘杜姑娘’而来,她现在怎么样?”

  “样样都好。”

  “伤势也好?”

  “少林佛珠打穴所伤,我当然治得!”

  “哦——?”路春生对他治伤救穴,早在预料中,但猜不懂的是:“铃妹”既已治愈,为何还有误会?!

  于是——他微微拱手,星目一闪道:“长老替她治伤,特此致谢,但‘杜秋铃’既是好了,她为什么不将当日真情见告呢?”

  “她已经告诉过我们。”

  “那……那……八大门派怎么还不相信我。”

  “就因为她的话,我们更不相信你!”

  “奇怪?!难道她会讲……我的坏话?”

  “她讲的句句都好,只可惜——。”

  “可惜何来?”

  “和你的话不符合!”

  “奇怪?!”路春生饶是聪明,也弄得一头玄雾,猜不透个中奥妙。沉吟中,“太聪长老”冷声讽刺道:“你何必故作不知,反正自己做的,自己明白,用不着装模作样……。”

  “长老,你说话要尊重点!”

  “哈哈哈哈,施主硬要抵赖的话,老衲可以请出‘白衣龙女’,和你对证!”

  “哦——这……这样正好……。”

  “那么你们跟我走!”

  “目的地——?”

  “近得很,就在你们要烧的‘大雄宝殿’!”

  “请长老带路!”

  “当然我带路。”

  “太聪长老”迈步一跨,竟然不走钟楼扶梯,却一步跨到檐际。

  “怎么,长老不走梯楼,难道有什么机关吗?”李明珠心思灵巧,睹状恍然,却故意如此一问。

  “太聪长老”面色不红,坦然答道:“不错,钟楼内面确有一点布置,可惜你们不敢试。”话声中,长老大袖一拂,灰色僧袍鼓风飘扬,就如一头苍鹰,直向地面落去。

  路李二人见状,也将身法一旋,随着长老身后飘纵。

  这一路,穿绕过不少的重楼高阁,佛殿长廊。

  但奇怪的是——饶是少林掌门人已经出面,那八大门派的高弟,仍然一个不见?没经片刻时分。

  他俩走完了静如止水,无声无息的路途,抬头看时,已到门户紧闭的“大雄宝殿”。

  随见“太聪长老”伸手一推,“隆隆”声中,那重而且厚的殿门打开了……。

  这座“大雄宝殿”高广逾常,但若门户关闭,里面就显得很阴暗,如今长老只打开了正门,因此还是阴沉沉的。

  当路李二人进去后,只见长明灯显得格外光亮,照得三世如来全身,华光闪烁,但因宝殿深幽,香烟缭绕,别的地方却看不清楚!

  并且——这大殿除了三人之外,竟亦阒然无人。从那空空的经坛看来,显然所有僧众,早就隐藏了。

  “李明珠”美目流盼,向全殿扫掠数遭,不由轻轻一哂:“长老,少林寺僧众逾干,全部躲了起来,未免对我佛不恭吧!”

  “嘿嘿!”太聪长老凄笑两声,答道:“这样固然不恭,但比让人家放火烧佛,总好一点……”

  路春生闻言,立刻辩解道:“掌门人,李姑娘放火之言,只是激将之计,你不必认真……。”

  “真也罢,假也罢,就算你们真的来烧,谅也烧它不着。”太聪长老讲到这里,瞬地转身,改变话题道:“姓路的,本门‘太智’临死遗言,他自称死于老魅毒手,而救走你的假太智就是仇人……。”

  “不!太智大师是神智不清……”

  “姓路的,人已死了,不准你滥如污辱!”太聪长老怨毒至极的暴叱一声,随又强忍怒火道:“按理说,你串通元恶,残害正人,我八大门派早已经对天盟誓,要用一切的手段对付你,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九大门派,曾经正式承认你做‘武林宗主’,为尊重武林传统,我们九派也要正式废立,否则早不留情尸路春生一听对方说起九大门派,其中自然包括“武当”,想那“烈阳道长”,德劭年高,与“杜秋铃”的父亲是故交,对自己最相信。

  因此——他以为对方急怒之中,把话说错,连忙追问一句道:“长老!你说是九——大——门——派,对吗?”

  “当然对!”

  “那么,武当派‘烈阳道长’也来了?”

  “不错!”

  “他……他也要废除封号?”

  “正是!”

  “这可奇怪……?!”

  “太聪长老”闻言,露出一冷哂道:“立你为‘武林宗主’,都是老道长一手造成的,如今连他也唾弃你,你就该俯首认罪!”

  “哼!”

  路春生被他奚落半天,不由动怒。

  但转念一想,此行目的,一是救人,二是洗清名誉,如果自己也发火,就违背了原来宗旨!

  于是——他长吸了一口气,忍住怒火道:“老道长来了更好,有什么话,我会当面解释。”

  “嘿!嘿!嘿!嘿”太聪长老又一阵怒恨轻蔑的笑声,迈步走近香案,手捻磬锤,朝那大磬之上,轻轻点去。

  “叮——!”

  清幽悦耳的磬声,如一缕天音,响澈全殿。

  就听余音袅袅中,又一记雄沉咳声,路李二人似感灯光微闪,那长明灯下,果然出现了“烈阳道长”。

  久未相逢,老道长显得消瘦清癯,更增了几分老态,就连衣冠之上,也布上了一层尘土。

  路春生一见对方,心中更为惊震,是什么理由使其改变态度?

  为什么一向热诚的老道长,会这样憔悴冷淡。

  路春生上前半步,诚挚地问候道:“道长请了——。”

  “请了!”对方的声音,冷得如严冬霜雪。

  “尊驾此来,难道……难道也是反对在下?”

  “武当派下全都反对。”

  “为什么?前次托你照看‘杜秋铃’的时候,道长还极热心,后来秋妹私下武当,你也曾率众找寻,为什么突然变化?”

  “本道长一向相信你,因此几与八大门派决裂,这次就因为杜姑娘,才找少林寺来,我进寺之时,还曾经为你辩护,但与她一谈,才知道你中途变志,竟跟血海仇人合作了!”

  “不!道长你是误会……,”

  “误会!杜姑娘亲口所言,岂有误会!”

  路春生原想追问他们所谈内容,但转念一想,改变主意道:“既是秋妹所讲,那我们当面可证。”

  “好得很,正要你与她对证,”

  “请道长叫她出来。”

  “用不着出来,你到这佛像后面就可看到。”

  “哦!你们这样放心本人?”

  “当然。”

  “如此虐待一个少女,未免过分……”

  “虐待?”烈阳道长寿眉一轩道:“我们是保护她的安全。”

  “保护——?”

  “她父‘雷霆剑客’,与九大门派大有渊源,看在先人的份上,我们不能够坐视不理。”

  “哦……!”路春生骇噫半声,随即追问道:“你们这种保护手段,杜姑娘也同意吗?”

  “烈阳道长”盯视“太聪长老”一眼,答道:“老实告诉你,杜姑娘还不知道你勾结仇人的事情,她还在等你带她下山,保护手段,是我们大家的主意。”

  “嘿!”路春生一声冷哂,“烈阳道长”面色一红,出言辩道:“反正……反正我们是为她好,你要对质,就过来罢。”

  路春生对入寺以后的一切,早不愉快,但为了“杜秋铃”,不敢冒昧行动,于是他朝“李明珠”递了一个眼色,双双举步,走到佛像后面。

  想这少林大殿三尊如来,高有数丈,佛前的长明灯光,照不到佛像后面,因此路李二人只有运足眼神,仔细去看。

  可是——除“烈阳道长”和“太聪长老”外,像后别无他物,更不必说那“白衣龙女杜秋铃”了?

  “杜姑娘哩?”一指佛下莲台,答道:“正中那一叶莲瓣下面,有个小孔,你们自己去看!”

  “嗯——,”路春生闻言,立刻上前,朝那莲台走去。

  但“李明珠”心切个郎,随而一声惊告道:“慢点!等小妹跟他们交代几句。”

  路春生心知事出有因,脚步一收就等“李明珠”讲话。

  “李明珠”目芒一闪,注定僧道二人,尊重至极的说道:“两位大掌门人,你们身为正门元老,我愿意尊重你们的人格,可是生哥未看之前,有一件事先得讲清楚。”

  “烈阳道长”,“太聪长老”同时应声道:“姑娘有话请讲。”

  “我们此番来寺,不但行为上光明正大,而且全听诸位要求,我相信你们该不会利用这一点,反用机关暗器,乘机加害!”

  “这个……,”烈阳道长独自沉吟,太聪长老却一言不发。

  李明珠何等机伶,立刻轻笑一声,道:“老道长不必作难,这‘少林寺’是由长老所主持,还是请他干脆答一句。”

  “太聪长老”面皮一阵抽搐,掠过一层阴影,并且暗盯了“烈阳道长”一眼,然后答道:“少林寺虽然是我执掌,但九大掌门人,还以‘烈阳道长’为尊,就请道长代表答复。”

  老道长考虑了片时,严肃的表情中,仍然充满正义感,道:“路春生看完之后,想必无活可辩,那时候,我们九位掌门人,还要正式跟他一谈,只要你们不乱来,我们决不用欺骗手段。”

  “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重如山岳!”

  “那就行了,”李明珠这才放心,转朝个郎道:“生哥,我已经讲完,你去看罢。”

  路春生依言走进莲台,果见当中莲瓣,有一点隐约的微光,于是弯下腰来,定睛细看。

  原来——这发光之处,是个铜钱大的圆洞,里面嵌着一片水晶,当他用右眼贴住圆孔,朝下一望时,不由得心神一震,几致惊噫出声!因为他看到了一间雅室。

  明窗静几,不染纤尘。

  除了极为雅洁的椅榻,别无杂物。

  可是,粉壁墙上,却挂着极为熟悉的“五龙金剑”!

  “这就是‘杜秋铃’的卧室吗?”路春生惊疑之中,眼也不眨,就向身后的“太聪长老”发问。

  “正是!”太聪长老也答得极为简单。

  “那么,人呢?”

  “她不在室内吗?”

  “不在!”

  “想必就在附近,待我叫她出来。”

  “你叫……?”路春生更奇怪了,因为从镜中情形看来,“杜秋铃”是住在某一所禅房内。那房中影像,经过了许多片透明水晶的曲折反射,才射到大雄宝殿,这地方虽然不知何在,但决不是人声叫得应的。

  可是“太聪长老”不慌不忙。瞬然飘近路春生,右手作势,朝下就指!

  路春生恐他暗袭,马上身形一旋。但——“烈阳道长”立刻出声道:“你别怕!太聪道友是指点机关,不用紧张过度。”

  话声中,长老微微弯腰,一指轻按莲瓣,那当中随又打开一个茶盏大的圆孔。然后他对准圆孔,一声唤道:“杜姑娘,有人来访,请进禅房答话。”

  话字刚完,立见倩影一飘,艳如桃李,国色天香的“白衣龙女杜秋铃”,已然闪入房中,圆睁一双杏眼对镜唤道:“是长老叫我吗?”

  路春生一听这久别的声音,不由得心理狂颤,虎目注定镜中人影,连眼皮也不眨动。

  而“太聪长老”却以暗含得意的话声简单答道:“不错,正是老衲。”

  杜秋铃上前一步,长长睫毛连眨,道:“谁来访我呀?是不是生……路春生……?”

  讲到路春生的名字,她的嗓音不禁轻颤。

  “不错,”太聪长老随声答道:“是路施主来了。”

  “哦……,”镜中的杜秋铃,娇躯一震,激动不已道:“长……

  长老,他来了!请你带他来看我……。”

  “反正来了,不急在一时,你们两位谈谈,然后再见。”

  再说两人对话中,路春生只能看见,不能交谈,心中已然不耐。

  而“太聪长老”说完后,立刻身形一动,横移八尺,将那通话石孔,大大方方的让给他讲。

  路春生心中激动,迫不及待,立刻启唇叫道:“秋妹你好——。”

  “我很好!生哥你也好。”

  “很好——。”

  “小妹在此久等,你赶快带我出去,找那血海仇人算帐。”

  “这个……,”路春生回答之中,不禁微一沉吟。

  因为是否能够带她出去,目前尚是问题。就算能,将来行路江湖,时有不便,何况还有个“毒情仙子”!

  心念下,只见对方双目,翘首凝望,他于是咽了一口唾液,避开正题,道:“秋妹,别的先别谈,我有几件要紧的事问你。”

  “嗯——,”

  “头一件,你的伤势真正好了吗?”

  “好了!”

  “是谁替你治的?”

  “太聪长老。”

  “好了之后,你有没有把当日受伤的情形说明?”

  “有,”杜秋铃眨了一下眼睛,继续说道:“我自己也讲过,他们也曾经盘问过我。”

  “他们是指那些人?”

  “嗯——,无非是太聪长老等八大掌门,以后又来了烈阳道长。”

  “奇怪——?”路春生对谈之中,内心称怪道:“既然双方都说清楚了,怎么还把这笔帐算在我的身上?”

  思忖中,又见“杜秋铃”上前两步,面对他这方面,殷殷叫道:“生哥,我要出去,你不要老是讲话,快点进来罢……!”

  路春生一头玄雾,百思不解,但忽地灵机一动,如有所悟道:“秋妹别急,我还有最后一件。”

  “哪一件?”

  “你对他们讲了些什么,如何讲的。”

  “还不是就是当时发生的事,何必再麻烦……。”“就算麻烦,你也对我重讲一遍!”

  “好……好吧!”杜秋铃急于出山,因此委曲的答应下来,然后翘首仰视,似在回忆当时状况:“那天你我俩人,遇上了‘太智大师’,他……他……他……他……”

  “他怎么样?”

  “他找你追问宝经秘诀。”

  “又寸。”

  “你不肯说,正在争论又出现了另一个‘太智大师’,……”

  “也对,那后来的是‘碧灵魅影’冒充。”

  “结果真太智起了怀疑,怀疑你和老魅勾结……。”

  “他为什么怀疑!”,“因为真太智曾和老魅相遇,对方说你已有密谋要分享‘大神宝经’,成为武林中两大霸主。”

  “不错,后来呢!”

  “因为假太智出现,再加上言语不合,真的‘太智大师’暗发佛珠,分击你我三人。结果……结果………。”“结果怎么样!”

  “你中珠倒地。”

  “你呢?”

  “我……我也倒了。”

  “这都不错。”路春生满意的承认。立刻一扭头,面朝身后不远的“太聪长老”和“烈阳道长”道:“杜姑娘说得很清楚,当时是‘太智大师’先下手,而且本人被他佛珠打穴,仆倒在地……。”

  刚说到地字,“太聪长老”已然一声冷叱道:“你且住口,我也没说你杀了他,杀他的本是‘碧灵魅影’……。”

  “当然是,本人虽不能动,却还能听见看见,这是我耳闻目睹的。”

  “可是——,”长老声若冰霜,怨毒至极,一字一顿地反驳道:“你却忽略了一点!”“哪……哪一点?”

  “以上所讲的,并不能证明你和老魅没有勾结!”

  “这……这……。”

  “而且!太智当时因怀疑而伤你,这个嫌疑至今并未洗脱!”

  “可是他——,”

  “他怎么样?”

  “他制住我们之后,老魅露出原形,不但要借他的手杀我,并且还要杀他灭口,结果幸亏……幸亏另一高人出现,才救了大家。”

  “哼!又是那位无名无姓的高人!……。”

  “本来就是。”“他既救了大家,‘太智’何致身死?”

  “这……这只能说是他——那位高人——没料到老魅的歹毒,以致眨眼之下,被他杀人逃脱。”

  “这我知道!”太聪长老不耐烦的叱道:“我们当时也隐约看见一点,可是那位所谓高人,救不了‘太智’却救了你!”

  “长老,他是仓促离开,否则‘杜姑娘’不会落在你们手中。”

  “好一张利口!”长老面露杀机,阴恻驳叱道:“你既然听见看见,难道不知‘太智’临断气前,指明杀人凶手,就是跟你,一起的那个……。”

  “不,本人说过,这是大师神志不清……。”

  “胡说,又是神志不清,满口放——。”

  刚骂出“放”字,“烈阳道长”已然插嘴制止道:“长老,你我出家之人,不可咒骂,还是好好言讲。”

  “太聪长老”不由老睑一红,单掌骈立道:“阿弥陀佛,老衲罪过,这因为路春生一再强辩,所以才动了无名之气。”

  “那何必!你干脆把‘杜姑娘’另一段话讲出来,省得他狡赖!”

  路春生立刻心头一震,大感意外的骇噫道:“哦?!原来她除了别的话……?!”

  “当然还有别的话!”烈阳道长睑色一整,严肃至极,字字说得斩钉切铁。

  但——“太聪长老”却微微一怔,然后冷哂连连道:“跟他说有什么用,何必白费气力。”

  “不”路春生心念潮涌,越发怀疑:“既有话,就该全说,何必藏头露尾!”

  烈阳道长不由一点头道:“这话也还有理——,”

  但刚刚出唇,被“太聪长老”截住,道:“何必呢!反正你我九人共同听见,难道还不作准!”

  缄默的“李明珠”,见状上前两步,词严义正的说道:“长老此言差矣,要讲全讲,不可以留一手!”

  “留了又怎样?”

  路李二人闻言,气得面色大变,但路春生颐全大局,终于忍气道:“你不说也行,本人再问!”

  问字声中,路春生再度转头,想要利用通话圆孔,和“杜秋铃”讲个明白。

  可是——他虽快,“太聪长老”也自不慢。

  在路春生来不及出声前,长老掌缘拍向莲台另一暗钮。

  “啪!啪!”两记金铁响声,分自两孔传来。不仅水晶镜片光彩顿收,连通话孔也由内堵死!

  “你……你……这算什么?!”路春生忿怒的叱问。

  “李明珠”娇靥一整,也冷声问道:“长老,你是否心中有毛病,怎么不让我生哥讲话呢?”

  “嘿嘿嘿嘿!”太聪长老报以一阵干笑道:“让他问毫无用处,何况这少林寺由我作主……。”

  “恐怕由不得你!”路春生双眸一瞪,寒芒毕露!这时,旁立的“烈阳道长”眼光一扫三人,只见大家面色凝重,战机已有一触即发之势,于是,他上前数步,当中一站道:太聪道友,路春生要讲,就让他讲好了——,”

  “不!”太聪长老坚决摇头道:“老衲就是不让!”

  “你不让,他要讲,争斗起来未免——,”

  “未免怎样?”

  “未免太早!”

  “嗯——,”太聪长老冷笑中一哼,道:“依道兄之见呢?”

  “还该等九大门派会齐,全体对质,自然叫他心服。”

  “好吧,”长老面皮一阵**,良久答道:“那么我们‘罗汉堂’论理,道兄谅无异言。”

  “当然。”

  在“烈阳道长”答应后,“太聪长老”森然转头,再向路李二人道:“你们也愿意去吗——?”

  路春生剑眉一轩,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们岂有不去!”

  “好!好!好!”

  长老一字一顿,连说了三个好字,随将身法一旋,大踏步,当前引路而出,“烈阳道长”见状,目芒一闪,扫了路李二人一下,随如电闪云飘,紧跟长老而去!

  再说路李二人,自是一步一趋,钉住一僧一道。

  飘行中,“李明珠”暗递眼色,附耳言道:“生哥,我看这老和尚心中有鬼!”

  “嗯,而且还有恶计!”

  “可是‘烈阳道长’倒不错。”

  “道长极为正直,必是受了欺骗。”

  “他如果受骗,其他掌门人也说不定。”

  “那当然。”

  “可是,你能猜出老和尚的毛病吗?”

  “现在还不能。”

  “我也一样,但看刚才情形,关键就在‘杜姑娘’身上。”

  “嗯,我正是这么想。”

  “如果九大掌门会齐,还不让你们相见呢?”

  “临机应变,必能找出答案……。”

  谈话中,不知不觉已近“罗汉堂”。

  它那特殊的建筑,倒使路春生心中一震!

  因为这“少林寺”中,重楼叠起,惟有这“罗汉堂”,面积奇广,却是一座平房,但见殿高三丈,门窗紧严,就连那些砖瓦,都像是铁铸铜浇,显得出乎寻常的坚固。

  再说那“太聪长老”,当先走上殿阶,大袖一挥,竟然客气的说了声:“路施主请!”

  路春生心知事出有因,一面答应说:“有劳了。”

  同时星眸一瞥,直朝堂中射去。

  原来这座殿,是入寺以来,第一座没关大门的地方!而且烛光憧憧,早有数人在内。

  疑惑中,他与“毒情仙子”并肩而行,几个大步,已然迈入大殿。

  就在那闪闪的灯光下,他们看到了十个座位,座前踏足之处,各点着一枝寸许残烛!

  “诸位请坐!”

  “太聪长老”轻声相让,细如蚊蚋!

  其余大掌门,一个个面容严肃,立按武当“烈阳道长”、青城“宏景真人”、崆峒“文华真人”、终南“庄虚真人”、衡山“铁磷长老”、五台“玉柱长老”、峨眉“法潮长老”、昆仑“紫衣仙翁”

  等次序落座。

  路春生只落得末座相陪,至于“李明珠”因为未曾设座,就抄手而立,站在个郎身后。

  “各位道友!”太聪长老身居主位,目光掠过众人,首先说道:“我九大门派已有协议,现在他来了,请诸位各纾高见!”

  “废!”

  “我们决心已定,马上废!”

  一片废声,喧哗嘈杂,吼得满殿中,回音绕旋,久久不绝。

  这回音,立使路李二人,入耳惊心。

  因为嗡嗡隆隆,是一片金属回声,足证“罗汉堂”铜墙铁壁,连殿顶上的瓦,都是精钢铸成,外涂油漆!

  “这就难怪了!”路春生表情虽淡,心中却思忖道:“难怪太聪和尚连讲话都不敢高声,原来怕我识破……。”

  心念下,却见“烈阳道长”单掌一摇道:“各位别急,路春生还有几句话讲,我们似乎应该让他……”

  “不必!”

  “不必!”

  “用不着!”

  各大掌门都与路春生交手不胜,而且又曾被化装的“碧灵丑僧”,仅以单掌震退,这两层过节,使他们羞愤攻心,一齐反对!

  “道友!”烈阳道长提高嗓音,拍掌喝道:“你我都是一派元首,最年轻的,也有七旬以上。这样闹闹嚷嚷,未免不像话,还是让他讲的好!”

  这番话,如同雪水浇背,当头一棒!

  使得七大掌门,立刻面红耳赤,回复冷静,但那七对恩怨交集的眼神,仍似烈火一般,刺人心腑!路春生感动的盯了老道长一下,沉声发话道:“本人的话很简单,而且不是直接要问诸位,……,”

  “你要问谁?”衡山“铁磷长老”立予喝问!“我要问‘白衣龙女杜秋铃’……。”

  “哦,原来是‘杜姑娘’。”

  一提到“杜秋铃”,各大掌门同时表情一松,显见“雷霆剑客杜天威”的交情,未被各派忘记。

  但是——“太聪长老”却不一样,他仍然阴森森的,马上反对,可是话却婉转多了:“各位,路春生已与‘杜姑娘’谈了很多,我怕‘杜姑娘’感情用事,上他圈套,所以不让他们继续讲,可是——,杜姑娘的话,大家都亲耳听过,因此我以主人身份,请诸位仔细考虑,她讲的可有不对。”

  “没有!”

  “绝无可疑,字字可靠……。”

  众人又一阵暴雷似的吼声,路春生不慌不忙,双手一摇,压住对方道:“且慢!你们都听过,本人却没听过,既要用这番话来判裁我,怎能够含糊笼统,不加说明呢!”

  “这个……。”

  七位掌门人先后动容,眼光集中于“太聪长老”,长老却将睑一偏,眼光又盯住“烈阳道长。”

  老道长一触对方眼神,看出长老之意,是不要他多费唇舌,但心念之间,似乎当年景象,齐现目前——:他仿佛又回到了“蓉山古刹”一般。

  “神龙奇侠”的坟墓,土迹犹新!

  “大魔星围住路春生,恨他烧去“大神宝经”,欲施毒手。

  喝住群魔的是自己。以路春生习武为睹的也是自己,代替九大门派承认他做“武林宗主”的,也是自己。

  路春生坚决习武,苦苦劝他的更是自己!

  想来想去,若非自己出主意,路春生可能因毒而死,也可能还是个文弱书生,不管如何,决无今天这一切。

  因此——“烈阳道长”面色连变,心念如潮,良心上很觉得过不去,结果他打破了缄默,坦然说道;“路施主,‘杜姑娘’的话很简单,她当时受伤倒地,后来也能够听见看见,所以知道一切!”

  “哦!”路春生骇而又骇,连双手都发颤:“她……她……她还能听见看见嘛?!”

  “不错!”

  “她知……知道了什么?!”

  “那化装成‘太智’的‘碧灵魅影’,杀了大师,然后对你说话,说是天大秘密,幸未泄漏,另一个也是老魅的同党,意在乱人耳目……。”

  “胡说!胡说!”路春生一听这片谎话,火上三焦,只气得虎目寒电骇人,连声狂吼!

  “吼什么尸太聪长老瞬地起身,冷声讽刺道:“看你这付样子,分明是做贼心虚等于承认!”

  “嘿!嘿嘿嘿嘿!”路春生怒到极点,发出一串杀机如潮的笑声:“大和尚这一提,本人倒真明白了!”

  “明白何来?”

  “杜姑娘当日昏迷,明明一直没醒过,这是你心怀叵测,故意制造出来的谎话!”

  “磔磔磔磔!”长老报以一阵笑声,面朝众人道:“如何,这小于无理可喻,还是动手……。”

  手字出唇,烈阳道长趁大家还未发招,立刻拦住,道:“我也有一句话……”

  “太聪长老”银眉一立,大不耐烦道:“道兄一句又一句,太也噜嗦!”

  老道长也将面色一扳,道:“道兄,你别忘我还是九派之长!”

  “你……。”

  长老正要反唇相讥,但其余各位掌门人,不愿同室操戈,忙不迭的劝道:“两位都别冲动,还是让‘烈阳道兄’说一句!”

  老道长趁此机会,马上说道:“今日要定是非,只有请出‘杜姑娘’当面对质!”

  “那不必!”

  又是一个反对声,使得大家同时注目。

  可是——这声音不出自“太聪长老”,反出自路春生口内!

  “你……你倒不愿意?”烈阳道长简直不敢相信。

  路春生随予答复道:“不是不相信,而是没有用处……。”

  “理由是——?”

  “她定被‘太聪和尚’,用特殊手法混乱了记忆……。”

  “放屁!”长老气得老睑火红,一声打断话头,反朝大众吼道:“我是少林掌门,我跟你们有几十年交情,你们认为我会做这种事吗……?”怒吼中,路春生也在喝道:你当然会……。”

  但几十年交情是事实,因此连“烈阳道长”在内,大家都不听他,齐听长老诉说道:“……你们如果相信路春生,就去帮他,如果相信我,就照原定的暗号行事!”

  对方所讲的暗号,路李二人,当然不知。

  只见烛火摇摇中,各大掌门,都已站起,似是一场剧斗的先兆。

  “道长!”路春生情知不妙,只想拉住“烈阳”再说,因此他一纵起身,手一圈,疾如闪电,直向对方伸去。

  可是“烈阳道长”也被长老的话打动,正在考虑中,以为路春生暗出快招,反倒一撤身,向旁闪去。

  这一闪,正在椅前残烛,一撞而熄。

  熄烛正是他们的暗号,只见“太聪长老?和七大掌门,同时足尖一蹴,九枝烛光,顿时全黑,并且那无形真劲,把路春生面前残烛,也连带吹灭了。

  “呼——呼——呼——!”

  紧接着,是一股猛烈无俦,空前罕见的掌力,就如怒海惊涛一般,直劈向路李二人立身之处。

  “砰!砰!砰!”

  他俩人百忙之际,迭出猛招。总算连档带让,将这记致命招势解脱。并且吸气蓄功,准备迎接下一式。

  可是——对方竟又不抢攻,一阵飕飕的风声,九大掌门早如鬼魅飘游,趁着浓黑,反朝后面射去!

  “钉住他!”路春生沉声一喝,急忙赶上,惜因错过先机,终于慢了一步。

  等他俩追进中殿,对方早已射入后殿。

  “轰隆!轰隆!”

  巨响如雷,山摇地震。

  前有钢门顶住去路,后面钢门堵住前殿,他们竟陷在浓黑无边的绝地!

  “没关系,我带着有火种,”李明珠娇声微颤,伸手入怀,取出了江湖道所用的火筒。

  但火星刚闪,还未点燃。四下里“卡!卡!”连声,一片金铁机簧转动,如潮而起,快躲——!”李明珠手一软,突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把手中火筒都丢掉了……?!

看过《传灯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