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快穿之日常佛系 > 第107章谈判

第107章谈判

  总归,有人想要拉扯廖首长下水。但是,又无从下手。更何况,现在一个又首长已经让全国人民都激动了。贫穷的地方,他们认定了,他们没有遇到一个好首长。

  而中部的地区,则是认定了,别人就见不得他们好。同样是种庄稼,那他们可以中部自给自足,怎么到了别的地方,就一个劲的哭穷?

  一点也不想劳作,就想要天上掉馅饼。要是这么着,那他们现在每天也不节省吃饭了,直接都几顿吃完算了。那以后大家都跟着饿死算了。

  反正,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大家谁也不乐意先低头。

  低头就意味着放弃到手的利益,他们又不是傻,怎么能答应呢。

  更何况,这年头,不是他们放弃了,贡献出去了,那就能有好下场的。

  怎么做也是不好,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好下去呢。

  饿的地方,有人埋怨有人也觉得人家说的有道理。要是大家都这么一直下去,那迟早,他们这里也要爆发灾害的。别人背井离乡的时候,他们唏嘘。

  到了他们背井离乡的时候,估计都遇不到又首长那么好的人啦。到时候,他们的日子,可想而知,不仅仅是一般的难过的。

  所以,他们直接要求打欠条。他们整个省份的人民给其他中部的省份打欠条。哪怕这种事情,闻所未闻,但是,他们为了保命,那绝对是要这么做的。

  别人不同意?那他们同意的人才能有粮食。要是不同意的,那就不要叨叨,自己饿着好了。他们为了活命,那也是要努力的。要是不还粮食,那以后这一家子就走吧。

  他们会直接用他们的土地名额,来顶替他吃掉的粮食的。总顾,这一次,谁家也不要想偷接耍滑,想要不劳而获。

  这件事一发生,立刻就爆发了小刚村的事情。原本,以前还是一个导火索,只是他们一个村子带头。后续才慢慢的推广的。

  但是,等那边一爆发,其他地方紧跟着就爆发。大家都赞成,要不是自家的东西,那其他人是不会爱护的。到时候,土地种的都糟蹋了。

  那就算是再过几年分到了他们手里,也是需要养几年的。那与其到时候分,还不如现在分的好。再说了,他们会按时的上交农业税的,一点也不会耽搁的。

  自古,种地就要上交税务的,这点,他们没有一点觉得不对。

  只要有他们自己的土地种,他们只要努力一把,那迟早都是能还回去的。哪怕是还不回去,最少能保住一家老小的命啊。

  外边各种激动各种闹腾,而曹喜儿却是安安稳稳的看书学习。听着外边的消息,她觉得她这算不算改动了历史?不过,这也不该归到她身上,毕竟,真的也是廖首长功劳大。要不然,她就算是再有能耐,那也是没用的。

  而廖首长最喜欢的就是曹喜儿这性子。瞧瞧,他孙子整个人激动的,上蹿下跳,而曹喜儿却稳如泰山,一点也不着急。

  反正,外边的热闹,那也不会是一时半会能停下来的。他们就算是着急,那也是解决不了什么。更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参与进去。只要参与进去了,估计想脱身就难了。

  因为都明白,所以,廖首长才有些看不上自己孙子的上蹿下跳。

  而廖天成则是想要带着曹喜儿,出去溜达一圈。要不然,人家都是热热闹闹的,他们这里安安静静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待在了一个寺庙里呢。

  可曹喜儿就是不乐意出啊,那能咋办?不论廖天成怎么说,曹喜儿就坐着不出去。不过,既然廖天成实在在家里待不住,那就去后边林子好了。

  等全国都提早闹腾了,那说不定他们以后也是要回去。回去了,再想来这个地方,那就是遥远的事情了。所以,曹喜儿想要提早给自己系统储备一些能量。

  只要系统的能量充沛了,那她整个人就算是不睡觉。那都是精神奕奕的。要不然,只要缺少了能量,她就觉得自己萎靡不振的厉害。

  廖天成觉得这样子也可以的,反正,总比留在家里要好很多的啊。他们家现在的位置,也不用他天天都看书学习的。

  曹喜儿要是不学习,他更是喜欢。要不然,曹喜儿有时候说的话,他都听不懂。还非要逼着自己学习,要不然,就怕被人说他不如他媳妇。

  当然,曹喜儿一点也不觉得别人说什么重要。更合适他的路,那就是他感兴趣并能引以为豪的事情。别人说的话,只听听就好了。

  可是,她都没有发现廖天成真的喜欢做什么事情。只能是管人了。不过,这也挺好的啊。以后日子好过了,那就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好了。

  反正,只要他努力了,那有曹喜儿旁边看着,肯定是不会闹腾出来什么不好的事情的。廖天成也觉得曹喜儿说的话有道理。

  毕竟,他是活给自己看的,又不是活给别人的谈资。别人要怎么说,那就怎么得了。要是说的过分了,那他肯定是会出手收拾他们的。

  对于别人的话完全不搭理,也不是他的风格。

  曹喜儿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的。她说的再多了,那就招惹人家讨厌了。曹喜儿觉得这又不是什么必须的事情,哪里值得呢。

  廖首长也就喜欢吃曹喜儿这点,做什么都是引导,而不是强硬的逼迫。

  看看,现在的常城都是他们整个汽车队的技术核心,以后肯定是要有人管理的。这一支单独拎出去,那都是一种收获。可怎么留住常城,才是正事。

  毕竟,他可比曹喜儿消息更灵通的。很多人,已经开始说试验开放。要先开发沿海的城市呢,要是依照这种情况,那迟早,他们都是要回去的。

  曹喜儿觉得,这事情也提前的太多了。她都有些不确定了。但是,再不确定,那也是没事的。很多人,国家给贷款那都是不敢贷款的。

  曹喜儿却是想啊,但是,她年纪不到,人家不会给她贷款的。

  既然被冤枉的人,那是要被送回去的。曹喜儿就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要带着常城一起出去。他们先带沿海,没钱?国家不是给他们借贷吗?

  他们到时候,直接在沿海借贷,然后开始办理自己的厂子就好了。

  常城这么一说,这里跟着常城的人,立刻也要跟着一起去的。毕竟,他们留在这里也米有什么用武之地。要是没有常城的话,他们能做什么呢?

  廖首长却是不高兴的厉害,觉得曹喜儿怎么能这么做呢。反而是曹喜儿反过来要劝说廖首长,毕竟,这是打头阵。他们一直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的。

  这个基地,说不定以后还是会留给其他人来接手的。这里这么荒凉,有事边缘地带,难道他们都要留在这里世世代代的?

  廖首长觉得,这以前也不就是这么生活的吗?那几千年都这么生活,到了他现在就能改变。不过,第一次看到曹喜儿这么欢欢喜喜的,他也不好直接打击。

  但是,既然他们要出去,那人是他们的人,钱他来出好了。

  曹喜儿直接表示,他可以占股的。但是,钱他们是会贷款。毕竟,国家有这个政策,他们要是不接受,那就不好了。

  反而是廖首长觉得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那就奇怪了。执意非要投资,他就是潜意识里觉得是又首长给曹喜儿透漏了什么内幕消息。

  而曹喜儿这妮子吆,现在都要把自己丈夫抛开,自己单独来干?这怎么能行呢。

  廖天成听了自己爷爷和媳妇的争执,第一次生气的厉害。觉得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啊,怎么就在他们两个人嘴里,显得一无是处呢。

  曹喜儿一看到廖天成生气了,赶紧的就跑过去,拽着廖天成说好话,但是,廖天成小屁孩伤心了,一点也不高兴的。

  没有办法,曹喜儿只能是开诚布公的说。

  “爷爷,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这么叫你。其实,我觉得我这么做,也是多方面考虑的。要是你放心的话,那我们可以在沿海再开一家药品开发公司的。”

  “那个公司里,你们出人出钱。而你们要是想要投资我们这个公司,那也可以的。你们只能是占股,而且是小股。毕竟,事情发生这么多变化的。”

  “万一,有一天,天成哥看到更漂亮的女孩子,更是会哄着他开心,他变心了,那我咋办?我一无依靠二无父母护着,我只能是吃哑巴亏的。”

  “可是,我手里要是有个依仗,那我也不会那么害怕了。”

  廖首长仔细的看着曹喜儿,就想要看着和熊孩子是玩心眼,还是真心的。

  半响,“你怎么就能保证,你开汽车公司,就一定能赚呢?你前期都贷款,你觉得合适吗?你要是手里什么也没有,人家就能给你贷款?”

  “有的,我手里有一些钱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有这个胆子的。”曹喜儿也是认真的回答,毕竟,她每次给人家换药材,人家给的东西也都不赖的。

  这点,廖首长也是知道的。但是,那个时候,也就以为曹喜儿是小女孩心性,对漂亮的首饰什么的感兴趣。毕竟,她之前就是hi开首饰店铺的。

  不过,现在这么一看,他就觉得他还是小瞧了曹喜儿。但是,仔细一想,觉得经过这一次的浩劫,任何人和人之间,不信任那也是能理解的。

  要是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曹喜儿也算是真的看的开了。

  “不过,你现在是担心我孙子变心。那我给你保证,我孙子不会变心。变心了,那我放你走。而且,你们这个汽车公司的股份,我直接给你。”

  “哪怕是再开一家药材公司,那里面也户有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要是天成对不起你,那到时候,也给你。这个我都会白纸黑字的写给你的。”

  曹喜儿听着廖首长这话,就不会是完了的节奏,那就继续听听下文。

  “可是,要不是我孙子闹腾,而是你想要抛弃我孙子,那你手里的这些股份。药材公司的,就不给你了。你们汽车公司的,我们占据百分之十,到时候,增加到百分之十五,你让出来五个百分点。你看可以吗?”

  曹喜儿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爷爷,你是不是想多了,自古只有男的出轨的,你还听到过女的出轨?哎呀,不过,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完全是同意的。”

  廖首长听了曹喜儿的话,气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胡说,我才不会出轨呢,你一个女娃子家家的,怎么就能想到这些呢。”廖天成一直都是躲在门口听着呢,现在气的赶紧的跑进来反驳。

  “哎呀,书上这种事情还少?我都找出来多少给你看过了吧。到时候,那我不哭鼻子都没有地方哭啊?哎呀,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了。”

  廖首长都不想听了,这熊孩子又能想到什么啊。看着那眼神,一点男女之情都不懂,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指望能和她谈感情?哎吆、、、、、、

  “那就是咱们结婚了,肯定是要有孩子的。但是,我不想孩子以后也没有爹妈的,到时候,你可以看,我也可以看。但是,一定要放到我手底下养大。”

  “当然,我养大他,主要是怕他学坏了,或者没有本事还懒得要死。到时候,连一口给自己赚饭的本事没有。那就是害了他,不是对他好了。”

  “所以,跟着我吧。最少,我会教育他,让他现有本事才行的。哎呀,等他能扛起整个公司的时候,我就把公司给了他。毕竟,他是我孩子啊,中不能骗了我啊。”

  “呵呵、、、、、、”

  曹喜儿听了廖首长的笑声,又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把话说满了。

  “哎呀,要不然,就是我手头到时候,没有死的时候啊,给他一大笔钱,他自己去创业。等我死了,那我手里的都给他吧。要不然,我也不放心啊。”

  “哈哈、、、、、、”这一次,廖首长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了。

  :。:

看过《快穿之日常佛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