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狼人杀之夜尽天明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金水反水终回头。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金水反水终回头。

  “也是因为我心目当中认的好人牌全部都站边了一张3号玩家,而我心目当中的狼坑牌4,7,12这种牌都站边了8号玩家,相比之下我更想站边3,但是因为7,8,12三张牌太luo了。

  我不想将4号牌直接打死,4,6,10共享最后一个狼坑,我要听过4,6的发言我才知道,我所谓心中的第四狼是谁,但是7,8,12肯定跑不掉。

  你们可以打我是3号玩家的狼同伴,你们可以打我是隐狼,也可以打我是8号玩家的狼同伴,你们随便打,我不关心,我想跟9,11,1,我自己去投一票。

  你们的发言只会让我精确认准我心目当中的四狼,我底牌是一个好人,我想站回3号牌,是因为3确实如11号提醒我的那个人性流一样,在3的眼里永远惧怕三个人,4,7,2。.”

  莫宇浩双手环抱,仔细听着这个人在吹,还别说,这个人认真起来吹牛,旁边这个3号牌似乎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她始终不变的是验两狼2,然后去验4,7,那8号玩家你确实是一个高手,你确实有漏洞,好吗,我宁愿相信8是犯了了错的狼人,过了。”

  邱道鸣这个人的发言十分的老练,看不出来有丝毫的青涩感,并且还让觉得听感还可以,没有攻击性。

  那么每个人其实发言风格可能到最后都形成属于自己的一套,有可能是受到引路人的影响,有可能是自己不断摸索之后形成独特的发言风格。

  那么不管哪一种,只要是能够获取游戏胜利的,那么这种发言风格和打法都值得别人去学习,借鉴。

  3号朱宝呓发言。

  “我太伤心了,那么多人都不选择站我的边,那我想说,11和1是支撑我票型的,那哪怕他们是倒钩狼,我都把他们留在最后。

  那12号攻击我的点就在于我的语速,状态,逻辑都不太好,我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可能有些紧张,来这里是来学习的,但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我的金水站回来了。

  当时他投给8号的时候,我特别难受,我觉得我不受金水信任,那4号我可能还需要听他发言吧,因为警上的时候,我跳预言家之后,他没有马上就死踩我。

  虽然他两轮投票都是上给8的,那5号起跳的时候就是发了一张8号牌查杀的,那我觉得他的行为其实是做低了我预言家的身份的。

  可能很多人还因为这样去认为8号玩家是真预言家,但是5号没有退水,那我觉得5号有可能有信息,那6号小姐姐陶子,我觉得她警上抿到了8号玩家要起跳。

  那我还是想听听发言,因为不站边我的太多了,那7号莫宇浩是我接下来要去验证的,虽然他是最近才冒出来的比较强势的玩家,但是似乎他的水平不低,这一轮出8号,过了。”

  3号牌这一轮的发言虽然有些过于繁杂,但是可能第一次来全国大赛当中,并且也是全程直播的比赛,她可能紧张到言语变形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大家在玩狼人杀的时候,其实很大程度都需要给耐心给新手玩家。

  特别是有时候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试过,不管你拿到什么牌,你只要一发言,你整个人都很紧张,你的言语,逻辑,状态真的很低迷。

  但是你又的的确确只是一个普通村民,然后你发言又支支吾吾的半天崩不出来正确的逻辑的时候,狼人这个时候很有可能将你盘进狼坑。

  因为狼人需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在放逐的时候找到抗推位,确保放逐公投的时候是投出去平民,这样夜晚刀人再准一点,基本这一局就稳妥了。

  4号詹日叶发言。

  警上詹日叶没有选择在3号起跳的时候马上去攻击,那么这一轮4号牌会怎样去评价前置位这一张三号牌呢?

  “我这一轮觉得3号牌聊得还可以,警上投给8号小姐姐的原因很简单,因为3号牌的PK环节,她说我昨天晚上验的牌是2号,并且你想说验4号,首先你要是一个预言家,你晚上的手势一定是一张2号牌的手势,肯定不可能直接指着旁边这个人。”

  这个时候詹日叶选择了用一个面杀环节才会接触到的方式去攻击旁边这个3号玩家。

  众所周知,每个人在面杀的时候比手势肯定在事先会沟通好,不然很有可能就存在一些问题。

  “所以我很难认下来3号是一个预言家,因为我单纯凭借着两个预言家的发言来看,肯定是8比3好,所以说我投了8号。”

  “警下这一轮发言我还没有听到8号发言,我的评价大家记住了,在这个时间点我说出了这一番话,不代表我的立场,这一轮我觉得3号其实聊得还可以,感觉有聊回来的趋势。

  但是却无法掩盖警上她要去验旁边这个2号牌的这个漏洞,那再说一下,我觉得2号这一张牌,有点像一个好人,倒不是说你在警上跟我有眼神的交流,而是你2号牌的犹豫。

  其实我判断2号牌很简单,2号如果一直分不清,那我觉得他是好人,那如果2号邱道鸣很果断,站边很明确,那他就是狼人,因为你看不错队伍。

  所以这一局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并且金水反水之后也回头了,有投票的好行为,那3,5两张牌,我觉得这两张牌做不成两个狼同伴。

  3号起跳预言家之后,5号再起跳干嘛呢,所以他们成立不了两张狼人牌,那我觉得7号牌身份可能不做好,他在警上钓鱼,那在警上就这么几张牌,你在钓哪一张牌?又不是说5号牌这种人在警下。”

  哟,来了,箭弩拔张的气息来了,那么多人终于来一个拍莫宇浩的人来了。

  莫宇浩倒是没有觉得什么感觉,他打我嘛,我就想办法打回去就好了。

  只是,这个人的底牌是不是一张狼人牌呢?这才是值得考虑的一件事情。

  如果是好人认不清打错了,那倒无所谓了,待会发言的时候讲清楚就好,那如果是狼人想为明天的放逐埋下伏笔,那肯定莫宇浩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的。

看过《狼人杀之夜尽天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