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狼人杀之夜尽天明 > 第二百四十章 一轮走四人,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第二百四十章 一轮走四人,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全场人都在注视着莫宇浩,弹幕们都在刷屏,都在等待着莫宇浩发言。

  莫宇浩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一轮会怎么样,或者就要看他的发言了。

  来吧,我不接受命运的安排!

  4号玩家发言。

  “4号一张狼人牌发言,那首先你知道谁是链子吗,我感觉我知道了,我们这一局让链子赢算了,不让好人赢,我来先跟你说说为什么。”

  这个时候,面对莫宇浩突然改变的策略,李诗的表情出现了疑惑,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我很气愤,因为这个11号来首验我,那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这种小地方江城来的学员,你别验我,验我是一个狼这得多尴尬是吧。

  那我们狼这一把的策略其实就是所有的狼都不跳预言家,就都不跳,就让那个预言家在那里玩,那我现在接到了查杀了,我特别不开心,其实李诗我觉得我们可以这样,你不觉得现在好人都指着我们干活,有点像是将我们当成奴隶一样。”

  (“狼人永不为奴!”)

  不知道谁突然打了这么一段话,全部弹幕都瞬间懂了,弹幕公屏上满满都是这一局:狼人永不为奴!

  但是莫宇浩没有停止他的优秀的表现。

  “我觉得5跟6两张牌,一定是有一张进了链子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待会就自爆,今晚就将这个11号给砍了,那守卫如果在链子里面,他一定不守他。

  那守卫不在链子里面,可能会去守11号,那起来那就要看女巫了,反正就是女巫和守卫一旦有一个在链子里面的都不会去救他,反正我希望我在这儿跟最后一匹狼说,第二天起来他平安夜,我相信那一匹狼一定会听我的话,因为那个狼就是我的1号!”

  (“狼人真的硬气,这一局真的好看,质量啊!”)

  (“我,狼人,正大光明,从不乞求,苟活!”)

  莫宇浩也不怂了,赣,你来玩玩这一局,来玩玩4号这个位置。

  从警上就一直给怼,从头打到尾,我就觉得离谱,好人还来指挥狼人工作?你是个香蕉棒棒锤??

  1号小姐姐给点出来那一刻,她还有点难以置信,这就出来了?

  “那我们三匹狼就这样出来了!”

  莫宇浩是真的狠人,经过鉴定那种!

  真·无敌·墨鱼!

  (“??????”)

  (“啊哈哈哈哈哈,还有这样的?”)

  全场都笑了,这一局狼人太狠了吧,都是卖队友的行家?三个人不用找,全靠狼人自己卖?

  能不能以后在别的板子也这样?

  “我现在这一把就想让第三方赢,我也想不要让好人牵着我们的鼻子走,你不觉得作为狼很丢人吗,那我们狼出局就出局怎么了。

  谁惹我们,我们就让他们不开心对吧,反正这一把我们就让链子里面的人赢,这一把我肯定是不会让好人赢得,我们也不会跟好人做什么交易,不可能。

  三刀肯定砍到11号的头上,等一下我就自爆,先来一刀,平安夜,再来一刀,那8号吃毒了明天1号自爆,再来一刀,就盯着这个11砍,一句话都不让他说,自爆!”

  天黑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晚上死亡的是11号玩家。

  11号玩家请离场。

  看来真的鬼故事出现了,预言家死亡的那一刻就代表绝对神进入了链子了,现在就要看11号如何抉择了。

  11号思索片刻,决定将警徽飞给1号。

  1号玩家成为警长。

  (“hhh发给狼金水?还有这种操作吗??”)

  (“预言家心态崩了,真的,女巫守卫不救,那就代表他们进入链子了。”)

  从死左或死右开始发言。

  从死右开始发言。

  8号玩家选择自爆!

  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晚上死亡的是5,6,10。

  5号发动技能带走9号小姐姐。

  (“哈哈哈,天秀啊,一家三口就是要齐齐整整的。”)

  (“守卫没有守hhhh,笑死我了,这一把真的是天秀啊。”)

  (“一家三口,一夜暴毙,这是人性的扭曲?”)

  5,6,9,10请离场。

  警长请选择从警左或警右开始发言。

  警长选择从警左,从2号玩家开始发言。

  2号发言:“一瞬间就剩下我们五个了,首先5号一定是猎人走的,那么这个5号他不去崩这个1号,我认为1号是个狼人,4号没有道理在那个时候去掩盖一下,自己的另外一个狼同伴吧。

  而且1号警上发言,我感觉也不太好,所以我们假定1,4,8是三狼,那5号他选择死亡之后,开枪崩走了9,那我认为他没有崩1号,那就证明5号一定在链子里面,并且是吃刀的一张牌。

  可以这么说吧,所以我认为可能是5号跟10号吃刀,然后女巫去把6号给毒了,6号是一张守卫,所以6号死了觉得很惊讶,有这种可能吗。

  再想一下8号最开始,就是8号最开始他第一个去报的4跟8双狼,他把自己的狼人身份报出来,他说一定要让第三方死,那你想想看,他做这个东西有什么收益吗。

  那确实10号是在链子里面,狼刀跟女巫都用过了,我现在唯一想确认就是女巫是不是证婚人,如果你女巫能够说的比较让我信服的话,因为我在前置位,我的信息都是一些未知信息。

  而且我确实是一张平民牌,我所知道的已知信息呢,就只有5号能翻枪,并且翻枪带走了9号而不是1号,所以我认为5号应该是第三方阵营,然后如果5号是第三方阵营的话呢。

  那相信6跟10应该是被毒走的,刀的5,因为如果是5号被毒的话,他是翻不出这一枪的,然后这一轮出1号的话呢,游戏结束,这也是一种可能,对吧。

  那这一轮我觉得怎么样都是出1号的,并且1号警上的发言就不太好,还有一个点比较奇怪的就是11号为什么将警徽给了1号,因为他也不想好人赢了,这不可能啊,他是预言家,他又不在链子里面。

  那应该女巫还没有死,我认为在3,12,7里面。那女巫牌起来之后我就知道怎么站队了,我只能说这一轮大概率会出这一张1号牌,最差的情况就是现在场上还有一个证婚人,明天起来我们再辩一轮,这是我现在的一个心路历程。”

看过《狼人杀之夜尽天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