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法道尊 > 第十四章 买药

第十四章 买药

  “通体如紫玉,妖艳异常。而且能瞬间操控数十位炼气中期修士……”

  邱无机头颅微抬,目露思忖之色。片刻后,他伸手一招,数团幽蓝色的火焰从几人身上剥离,回到他手上。

  他闭目感应片刻,随即睁开双眼,火焰敛去,他沉声道:“好了,尔等体内的鬼藤种子已经被我剥离,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王明轩等人连忙拜谢:“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邱无机不耐的挥了挥手,转过头对周城辅说道:“周县令,我已经将鬼藤的气息标注,只要他的本体进入县城,我便能将其锁定。不过要是他操控其他修士进入县城,我就无能为力了。”

  周城辅轻舒一口气:“道长已经做得很好了。”

  口中如此说,他的眉宇间还是有些忧愁,鬼藤昨夜才在清江县郊外大开杀戒,完成进阶,如今继续隐藏在清江县附近的可能性极大。

  一旦鬼藤继续出手,对整个清江县来说,无疑是一场极大的灾难。

  邱无机想了想,继续道:“鬼藤已经进阶二阶,吞噬炼气境的修士只能令他境界稳固,想要更进一步,必须去诱捕修为更高的修士。周县令不必太过担心。”

  周城辅苦笑:“但愿和道长说的一样,我清江县只是个小县,可禁不起鬼藤这般摧残。”

  想到一夜之间就死了几十个炼气中后期修士,周城辅就一阵心疼。

  ……

  告别县令和邱无机后,王明轩神情轻松了不少,不过回想鬼藤的恐怖手段,甚至看到鬼藤的种子从自己的身体中被剥离,他就感到一阵后怕。

  幸亏有王冲目睹昨夜整个过程,回来后将真相告诉了他,否则,隐患埋下,如何只怕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堂弟,这次本想带你见见世面,瞬间分点外快,结果世面是见着了,却害你差点落得万劫不复之境,都是为兄的错。”

  王冲心情同样轻松不少,他脸上露出莫名笑容:“没事就好,不过这段时间最好还是莫要离开清江县为妙,我怕鬼藤会在清江县外捕食修士。”

  王明轩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鬼藤进阶成功,现在是二阶灵体,面对一般的筑基修士都能战而胜之,更何况他们一群炼气修士?

  此时,却也只能敬而远之,不仅是他自己,甚至还要约束一众手下,短时间内莫要离开清江县,一切静观其变,待鬼藤彻底消失一段时日再出去。

  “这几日的货船也暂时不走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几日,等风波平息再恢复运行吧。”

  王明轩对身后一群人说道,除了疤叔,一群人脸色大喜,走货日子繁忙,可罕有这般放长假的时候。

  王明轩又对疤叔道:“疤叔,你带他们去货船将琐事收拾一下。”

  “嗯。”

  疤叔平静点头,带着一群人离开。

  王冲目视疤叔等人离去,忽然问道:“这件事要不要通知家族?”

  王明轩道:“那是自然,我正要去通知父亲。对了,七日后有一夜间集会,你记得来找我。”

  王冲目光一动,问道:“什么集会?”

  “清江县年轻一辈的公子小姐们的集会,对修行增益不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王明轩神秘一笑,似乎想给王冲一个惊喜,因而没有言明就离开了。

  “公子小姐们的集会?”

  王冲想到自己江婉儿的生日宴还没参加,又有一个集会要参加,不由心中一颤,只希望不要是一个目的就好。

  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四合院后,王冲。将房门紧闭,目光巡视四方,确定无人监视后,他心念一动,一个巨大的木箱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王冲迫不及待的打开木箱,只见金光扑面,一整箱巴掌大的金砖整齐的摆放在木箱中,拿起一块金砖略一掂量,便知整个木箱中的黄金超过万两!

  又取出一个木箱,打开一看,不是黄金,却是价值相当的珍奇珠宝,龙眼大小的珍珠、各色纯粹的宝石,一看就价值斐然的首饰……

  王冲对珠宝之流十分陌生,因而也无法判断其中价值。

  看着两个木箱,王冲陷入沉思,他现在无疑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空有财富在身,却不能光明正大的使用。

  他现在还是个小人物,这些黄金珠宝都见不得光。

  想了想,王冲模样一变,化作一个相貌暴戾,神情阴冷的中年男子。

  他站在铜镜前,看着铜镜中那位一眼看过去便极为可怕的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相貌天生,有些人看上去就招人喜欢,有些人看上去就像是穷凶极恶之辈,被人畏惧。

  王冲现在的模样,就是那种穷凶极恶的样子,而且是其中最为恐怖的那种。

  一切准备妥当,王冲悄悄从院子后面翻墙而出,在破旧阴暗的小巷中七拐八拐,最后混进人群,朝着清江县最大的药铺走去。

  一路走来,王冲总算知道了自己这种模样的恐怖,他所过之处,不管是武者还是平民老百姓,都会退避三舍,甚至有个正在吃棒棒糖的小女孩看了他一眼后,吓得扔掉了棒棒糖,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好不容易走进药铺,一个迎上来的小厮脸上的笑容还没绽放,双腿就忍不住打颤,原本想要招呼的话更是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王冲看着眼前小厮的涨红着脸,满脸畏惧的神情,不由觉得自己是不是变化的有点过头了。

  “你们掌柜呢?”

  王冲皱眉开口。

  他这一皱眉,整个药铺的温度仿佛下降了十几度,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脸上,原本三三两两的私语也顿时消散。

  一个白发老头从不知哪个角落钻了出来,满脸恭敬的迎了上来:“这位大人,不知你找小老二所为何事?”

  这老头就是这间药铺的掌柜,看上去是个人畜无害的寻常老人,实际上却是纵横清江县数十年的枭雄,一身修为足有炼气后期,比王冲不知高了多少。

  老头眼中带着敬畏,他看不透眼前之人的境界,但光是气质就能看出眼前之人并不简单。

  浑身煞气缭绕,眉宇波动就能让人心慌畏惧。

  这等人物,必须要好好招待。

  王冲冷漠的扫了药铺一眼,道:“这些药材,我全都要了。”

  他拿出一张纸,上面记载了《白蛇化龙篇》第一层所需要的全部药材。

  老头接过王冲递来的纸条,细细一看,试探道:“大人,这些药材本药铺中还有不少,不知您要多少?”

  纸条上记载的药材足有数十样之多,而且大部分都是价格昂贵的珍惜药材。

  王冲不答,反手一挥,哗啦啦一堆金砖落在柜台之上,粗略一看,便有数万两之多。

  老头望着金砖,咽了咽口水,仿佛忘记了呼吸。

  这时,王冲冰冷的声音传来:“我全都要了,钱不是问题。这些不够,我再加钱。”

  老头贪婪的看了王冲一眼,这哪是杀神?这分明是大财主啊。

  顿时,他对着身后的一众药铺学徒怒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仓库取货。”

  一众学徒虽然被黄金晃花了眼,但也知道那不是他们能摸到的,倒是勤快一些,促成这笔买卖,老头心情好了,或许会赏赐他们些许碎银。

  在金钱的诱惑下,取药的速度是平常的数倍。

  很快,老头便将三个储物袋交给了王冲,老脸上带着恭维的笑意:“大人,你需要的药材,一共两万两千三百二十四两黄金,老头子做主,零头抹去,就收您两万两黄金。”

  老头心情大好,这次交易,不仅清了药库中积压多年的珍贵药材,而且利润足足有五千两之巨。

  这等交易规模,可谓是数年难见!

  将储物袋交给王冲后,老头亲自上阵,开始清数黄金,片刻后,老头恋恋不舍的将五块金砖还给王冲,道:“大人,这是多余的黄金。”

  王冲面无表情的接过黄金,手掌一翻,黄金已是消失不见。

  老头小心的看向王冲的双手,五指修长,其上没有戒指指环。

  也就是说,并非是储物戒,而是芥子须弥的手段。

  这种手段,早已超出他的想象,一双老眼中不由更加恭敬了。

  老头目视王冲离去,然后消失在人群中,心满意足的哼了个小曲,转身拐进内堂当中。

  “本月每人多加三两碎银。”

  老头淡淡的声音传来,一群药铺学徒脸上更加欢喜了。

  药铺里是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但药铺外可不是。

  一个陌生面孔,挥手就是几十块金砖,身怀巨富独身游荡闹市,怎么可能不招人眼馋?

  几个小混混贪婪的注视着从药铺中走出的王冲,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王冲仿佛没有察觉到紧跟其后的几只小蚂蚁,在人群中走了一会,脚步一拐,已是走进一条阴暗小巷。

  这等小巷阴暗潮湿,加上内部纵横交错,罕有人至,是动手的最佳环境,同时也是最容易摆脱跟踪的地方。

  几个小混混顾不得隐藏身形,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小混混们看着王冲刚好拐了个弯,进入另一小巷,他们拿出藏在身上的匕首,奔跑着追了过去。

  人影仍在不紧不慢的走着,小混混们冷哼一声,大声呵斥道:“站住。”

  人影仿若未闻,依旧慢悠悠的前进。

  一柄匕首从后背扎入,没有熟悉的刺入血肉的感觉,反而像是刺在空气中一样,匕首的主人一阵踉跄,扑在人影身上,然后狠狠的摔在布满青苔的地上。

  几个小混混这时候才发现,这哪是人啊,分明是一件充了气的黑袍……

  “鬼啊!”

看过《法道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