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法道尊 > 第二百二十章 白家傲天

第二百二十章 白家傲天

  “让我来吧。”

  王冲抓住郑三川就要扇下去的手臂,又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退到一旁。

  郑三川沉默了片刻,旋即丢下白少,向一旁走去,他郑家家大业大,虽不知这白家是何方神圣,但敢在道庭出此狂言,必然是他郑家无法得罪的。

  他身后站着郑家,并非孤家寡人,有时候挨了打,也只能忍着,甚至要陪着笑脸。

  白少看到郑三川退到一旁,脸上露出变态般的得意笑容,旋即冲郑三川喝道:“赶紧扶老子起来,老子心情好,或许会饶……”

  啪。

  王冲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脸上,还使劲碾了碾,那张白嫩的面皮当即渗出猩红鲜血。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王冲目光阴戾的盯着五人,想了想,又上前将五人身上的储物道具全部搜了出来。

  五人身家还算丰厚,尤其是那白少,手中竟掌握了三枚储物戒。

  “你敢抢老子的东西?”

  白少眼睛变得通红,满脸羞愤的瞪着王冲。

  他是白家此代唯二的嫡系血脉,向来被家族捧在手里,何曾受过这般欺侮?

  他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恨不得直接死了才好。

  王冲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在白少身上翻弄两下,又从白少的身上剥下一件内甲。

  “极品灵器?身家还挺丰富啊。”

  他嘲弄的将那件带着余温的内甲在白少眼前扬了扬,旋即面色一冷,狞声道:“抢你又如何?现在我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我将你们身上的衣物扒光,吊到坊市门口去。第二条路,直接杀了你们。不知白少想要走那条路?”

  王冲好整以暇的望着地上的白少,眼中露出兴趣盎然的神情。

  这等二世祖,他还是第一次见。

  “你直接杀了我吧!”

  白少捂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像是被欺侮的少妇,眼眸通红,一脸羞愤的盯着王冲。

  “别,道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们这一回吧。”

  白少身后,黑脸修士连忙开口,深怕王冲直接将白少斩杀。

  他们都是白家的附庸,白少要是出了点意外,他们身后的家族也必将被连根拔起。

  “这么说来,你们是想选第二条路?”

  王冲看向那人,眼睛微微眯起。

  “周峰,你住口!”

  白少转过头对那人怒吼,眼中杀意盎然,那人嘴唇蠕动两下,终究不敢继续开口。

  他知道白少是真的生气了,他要是敢再开口,就算这陌生修士饶他们一命,他也活不了。

  白少重新看向王冲,扯着脖子道:“别整那些有的没的,你要是敢杀了老子,老子算你有种。”

  “既如此,我就满足你。”

  王冲眼神一冷,掌心开始吐露剑光。

  郑三川看到这一幕,身上陡然冒出一层冷汗,他感觉到了王冲身上的杀意,王冲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想要杀掉眼前这位白少。

  “完了,闯祸了!”

  他望着那道剑光刺向白少的眉心,脑海中只剩一片空白。

  砰……

  一声轻响,刺向眉心的剑光寸寸碎裂,化作一根根牛毛飞剑。

  下一瞬,一位蓝衣男子瞬间出现在王冲身前,长袖一弗,王冲便如遭重击,瞬间向后飞去。

  “阁下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太皇山杀人,难道不知道道庭的规矩吗?”男子开口,声音冷漠。

  其身上所穿之衣物,赫然归属于执法堂。

  道庭规矩第一条,就是禁止同门相残。

  王冲从地上爬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眯眼笑道:“这位师兄,我只是跟白少开开玩笑,哪里杀人了?师兄可不要给我盖帽子。”

  “你敢动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白少被蓝衣男子扶了起来,他眼中怒火在燃烧,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是白傲天,是中域白家的少主!”

  王冲依旧在笑,他掏了掏耳朵,问蓝衣男子:“师兄,这白家是何方神圣?难道比咱们道庭还厉害不成?”

  蓝衣男子深深的看了眼王冲,对身后的狼狈的四人说道:“你们先送这位师弟回去。”

  四人上前一步,就要带白少离开。

  然而白少直接一巴掌扇在最前面那人脸上,他看向蓝衣男子,指着王冲道:“我要他死。只要你帮我,我就帮你成就元婴!”

  此言一出,蓝衣男子目光一闪,眼神中陡然冒出一道冷光。

  元婴难成,若是其他人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这句话,他或许只会嗤笑一声,不屑一顾。

  但说这句话的却是白家少主白傲天……

  他看向王冲,淡漠道:“同门相残者,死!”

  “我叫王冲,巫林是我师傅,你敢杀我?”

  男子刚刚运起法力,陡然听闻王冲此言。

  王冲眼中露出一丝讥笑,一动不动的看向蓝衣男子,仿佛有恃无恐。

  此人是金丹修士,修为深不可测,他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扯张虎皮。

  “巫林……”

  男子心中一颤,巫林是当代执法堂堂主,元婴后期的真君,整个太皇山谁不是闻之色变?

  若此人真是巫林的徒弟,他只怕还要赔礼道歉!

  但……元婴大道就在眼前,若是错过,他会更加悔恨。

  他眼中露出一丝挣扎,旋即拿出一张讯符开始传音。

  “帮我杀了他,得罪我白家的下场,你能承受的了吗?”

  白傲天盯着身旁的蓝衣男子,声音陡然一冷。

  王冲则始终在冷笑,显得有恃无恐。

  男子静默不言,直到……手中的讯符传来声音。

  “我刚问了巫前辈,他的确收了个叫王冲的徒弟。怎么,他得罪你了?”

  王冲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讯符被男子收入储物戒,他扫了眼白傲天等人,道:“你五人枉顾道庭规矩,在此寻衅滋事,跟我上执法堂走一遭吧。”

  白傲天身后四人脸色大变,白傲天脸色铁青,他盯着男子,威胁道:“你可想清楚了,我白家老祖是化神大修士,你得罪的起吗?”

  男子神情自若,目光愈发冷漠:“你威胁我的话语我会向执法堂巫前辈一一禀明,此事自有巫前辈向你白家讨个说法。还有……”

  他一指点在白傲天的肚子上,使得白傲天身子一弓,脸色猛地变得煞白,这才声音阴冷的说道:“这是道庭,可不是你白家所在的白乌国,你白家再如何势大,也管不到道庭的执法堂。”

  白傲天一脸怨毒,还要开口,但男子已是长袖一挥,瞬间将他连同身后四人一并收入长袖当中。

  王冲眯眼看着这一幕,忽然笑道:“师兄秉公执法,实乃我辈楷模。”

  “咳咳。”

  男子微咳两下,然后一脸正色道:“我会将此事上禀执法堂好,会给师弟一个满意的交代。”

  “那师弟在此先谢过师兄了。”

  王冲咧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一旁的郑三川也是悄悄松了口气,此事因他而起,不想白家竟如此势大,甚至牵扯到化神大修士,所幸,一切安然解决了。

  男子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拿出一枚指环扔给王冲。

  王冲接过指环,打量两眼后眼眸陡然一亮,这指环虽不起眼,却是一件货真价实的极品灵器。

  男子看着把玩着指环的王冲,轻笑道:“以前用的一件小玩意,就当刚刚误会师弟的赔礼,还忘师弟莫要见怪。”

  “师兄也是执法心切,我能理解。”

  王冲摆了摆手,美滋滋将指环收了起来。

  郑三川在一旁有些担忧的问道:“这位师兄,那白傲天……白家不会对我们身后的家族出手吧?”

  他还是有点担心。

  化神大修士啊,他郑家只是一个金丹小家族,化神修士随便吹吹风,立刻就有千万人来灭了他郑家。

  男子笑道:“无妨,王师弟是巫林前辈的徒弟,这件事我也会上禀巫前辈,有巫前辈出马,那白家必会选择息事宁人。”

  “如此就好。”

  郑三川松了口气,旋即一脸感激的看向王冲。

  王冲道:“这次多谢师兄了,还不知师兄名讳?”

  “师兄俗名姓张,道号元和,师弟称张王师兄或是元和师兄皆可。”

  元和一脸温和,他拿出一枚讯符递给王冲,道:“这是师兄的讯符,师兄虽然只有金丹后期,但身为执法堂弟子,稍许权利还是有的。师弟以后有需要,尽管通知师兄便是。”

  “那师弟就不客气了。”

  王冲收下讯符,看着元和化作遁光远去,直至消失在天边,这才回过头,看向身边的郑三川。

  郑三川面上有些尴尬,他沉默一会,道:“白家……”

  王冲如此羞辱白傲天,白傲天此人就是个二世祖,必然睚眦必报,王冲以后的日子,只怕会不好过。

  王冲无所谓的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没事,这是道庭,白家的触手还影响不到道庭。”

  郑三川松了口气,旋即又问:“道玄师弟,那巫林前辈……真是你先人?”

  他心中痒痒,在计算积分的时候,巫林就已明目张胆的照料过王冲,那时就有人猜测王冲是巫林的血脉后人。

  王冲一愣,转瞬笑道:“你猜。”

  郑三川有点懵,却见王冲已是拾级而上,向青篱峰走去,他连忙跟了上去。

  ……

  如此同时,姜青脸色铁青的坐在元稹的洞府中,浑身法力被禁锢,竟是动弹不得。

  元稹坐一旁,悠然饮茶的同时说道:“这件事你莫要插手,那擒下你朋友的人是白家人,白家老祖是化神修士,你朋友撞上人家,只能算他倒霉了。”

  他抿了口茶,又道:“你放心,那白傲天就算如何恣意,也不敢在道庭杀人,你那朋友安全无虞。”

  ……

  告别郑三川后,王冲回到自己的洞府中,他盘膝而坐,脸色同样不好看。

  “是你搞的鬼?”

  他拿出那团金光,金光上浮现出血蛮神的面容,声音虚弱道:“嘿嘿,我是为你好,那白傲天肆意妄为,心思歹毒。对付这等人,只有狠狠的将其治一治,让他知道你的疯狂,让他知道你的狠戾,如此一来,他才会畏惧你啊。”

看过《法道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