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茅山捉鬼人 > 第3091 寻找真相2

第3091 寻找真相2

  廖政回去就钻进了被窝,一个劲打喷嚏,后来发烧了,叶小木知道他是吓的,都说普通人见到鬼,不死也要掉层皮,叶小木帮廖政买了药,坐在他床边安慰了一阵子,后来室友都回来了,人多了,廖政的情况也好点了,主动提出请大家翻墙出去通宵上网。他想干点什么,来忘记今天发生的事。

  他们走后,叶小木一个人去食堂吃了点东西,便离开学校去了刘老头家。

  “这东西哪来的!”

  刘老头握着叶小木脖子上的挂坠,仔细端详起来,发出惊叹。

  在见面之后,叶小木就把事情从头讲了一遍,当刘老头听到说他被女鬼攻击时,身上出现紫光、将女鬼震飞这一幕,便经验丰富地问他身上是不是戴了什么东西。

  叶小木起先想不起来,后来想起脖子上一直戴着一块玉,便接下来给刘老头看,于是有了上面的一幕。

  “我妈给的吧。我好像小时候就戴着了,这是什么?”

  “鸡血玉!”

  刘老头对着灯光端详着,“里面封着一滴血……”

  “那是血?我一直以为是琥珀什么的。”叶小木挠着头。

  刘老头没听到他说什么,兀自皱着眉头,道:“没理由啊,这上面没符文,按说不是法器,难道光凭一滴血就能御鬼?除非……”

  “除非什么?”叶小木等半天没下文,好奇问道。

  刘老头摇摇头,“不可能,先天灵体,这世上都没几个,你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得到那东西……”

  刘老头放弃了对这东西的研究,又交给叶小木,然后开始分析有关白依苒遇到的情况。

  “听你这么说,她肯定是中邪了,那个女鬼在缠着她,之前是上了她的身,控制她的身体,前往那个小镇……你那女同学没死,有两种可能,其一是那女鬼修为不够,没法直接杀人,连长时间附身都做不到……”

  叶小木打断他,好奇问道:“鬼杀人这么费事的吗,不能直接弄死?”

  刘老头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是你玩的那些游戏?厉鬼杀人,是不太费事,但这世上有多少厉鬼,鬼跟人一样,大部分都是没有普通的没什么修为的鬼,而人有阳气,鬼要吓人,得先消磨他的阳气,因此才会用各种恐怖的形象来吓人,你一害怕,阳气就弱了,他就能上你的身。所以老话说鬼怕恶人,就是这个道理。”

  叶小木听得似有所悟,道:“那假如一个人不怕鬼,鬼就拿他没办法了?”

  “一般是这样,但就算你不怕鬼,你总有怕的东西,就算你什么都不怕,你还有**,有**就有弱点,只有真正无欲无求的圣人,才能抵御一切鬼蜮伎俩。”

  “这样啊,你接着说,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是仇恨太大,故意想要折磨你,因为人怕鬼,所以他们就利用这一点来吓你,折磨你,甚至让你自残。你说的这个女鬼,可能就是这第二种情况,不过一切要等看到了才知道。”

  叶小木道:“那别说没用的了,咱们现在就去吧?”

  刘老头翻白眼道:“你让我去就去啊,我答应帮你没有?”

  叶小木愣住,自己光顾着问他这些,倒忽略了人家还没答应,于是赔笑道:“您老就当是帮我行吧。我这几年可没少帮你干活。”

  “我也没少管你饭吃!”

  刘老头拿出旱烟袋,不急不慢地装了一袋烟,说道:“这女娃子,跟你什么关系,你对象?”

  叶小木赶紧解释就是同学关系。

  “既是同学,你为啥这么热心,不惜得罪恶鬼?”

  叶小木挠着头,“我也说不好,我就是想弄清事情真相,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刘老头望着他的眼神有了点变化,抽了两口烟,道:“走一趟吧。”

  走在路上,刘老头对他说道:“听你之前说的那些,要不是你小子吹牛的,那你胆量还真挺不错,是个当法师的料。”

  “当什么法师,这都什么时代了。”

  “什么时代,也需要有人捉鬼降妖!”

  刘老头感叹地叹了口气,道:“也是啊,修道太辛苦了,又危险,一般人家孩子不是走投无路的,都不愿意干这行。”

  叶小木问道:“那您老人家呢?”

  “我小时候,那可是旧社会,家里孩子多吃不上饭,家里将我舍身在道观里,我在那里长大,自然就当道士了,过去的法师,无外乎这两种,一是我这样家里吃不上饭的,送到寺院道观里,好歹能混口饭吃,就这,过去的寺院还要挑选,资质不合格的不要。还有就是孤儿,无父无母的,从小被师父收养。过去啊,人都苦,不像你们这些孩子,打小就父母宠着……”

  说到这扫了叶小木一眼,见他表情不对,想到他大概是触景生情,道:“你小子打小没爹,也是个苦孩子。”

  叶小木沉默片刻,默然说道:“我倒情愿他死了,或者跟我妈离婚了,至少不再有念想。可现在……万一他哪天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关于自己父亲,他从小就问过妈妈,但妈妈每次回答都是父亲在他小时候去了外地,再也没回来。关于他的一切都不愿多说,连名字也不说。

  长大之后,叶小木觉察到这其中必有缘故,否则没道理对自己隐瞒这么深,他也试探过找雪琪和干妈打听,但她们对这件事都讳若莫深,闭口不谈。

  医院,病房里。

  白依苒躺在病床上,脸上眼睛的位置蒙着白纱布。刘老头站在床边端详片刻,轻轻拿起白依苒的左手,检查了一番,点头道:“阴气入体,这鬼挺厉害啊。”

  白依苒父亲道:“大师,何以见得?”

  “别叫我大师,我就是一方士。”刘老头指着白依苒的手说道:“大凡阴气入体的人,身体会有产生异常,指甲是最好的明证,你看这孩子指甲青的,体内阴气太重了。”

  两人往白依苒手上看去,果然五个指甲全都泛着青色。

看过《茅山捉鬼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