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等四季也等你 > 第两百三十章 郁结

第两百三十章 郁结

  “这样可以了吗?我什么都不需要了!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不要了!”

  苏月声嘶力竭地咆哮道,此刻她的内心已然彻底崩溃,眼泪也在一瞬间决堤。她疯狂地一边流着泪一边用力撕碎手中的纸张,仿佛要将心中全部的压抑统统发泄出去。

  发泄一通后,她才发现母亲一直默默地看着自己,已然红了眼睛。

  随即而来一阵深深的愧疚感一瞬间将苏月完全包裹住,此刻的她无法再面对母亲,加上内心已经压抑至极,她只感到一阵胸闷头晕,全身发软。

  “就这样吧...”

  苏月漠然地丢下了这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回到了房间,钻进被子里埋头痛哭。

  难以呼吸的压抑使她头痛欲裂,眼泪像是决了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一股深深的痛楚油然而生。

  自那天之后,苏月仿佛彻底变了个人似的,从早到晚都面无表情,也不再与任何人交流。

  甚至是面对路泽,即便他想尽一切办法逗苏月开心,她也只能偶尔吐出冷冰冰的几个字,接着就是无边的沉默...

  与其说是苏月不愿意开口说话,不如说是她无法开口说话更为准确,而且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那天以后她便陷入了一种压抑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

  虽然在此次情绪爆发之后,薇姐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认识到是自己的行为刺激到了苏月,才会导致她陷入了如今低迷的状态之中,为此薇姐也诚恳地道了歉,并表示以后不会再以这样的方式揣测路泽了。可是即便苏月能够理解自己的母亲,但显然此刻她已无力再摆脱这种低迷状态。

  她每天只吃很少的食物,其余的时间就是坐在沙发上发呆或是打游戏,但是不与任何人对话。父母或是路泽尝试着跟她说话,她也只是微微地点头或是摇头作为回应,眼神呆滞且面无表情,无法自控地陷入黑暗之中...

  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整天不与任何人交流,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面对任何事情...

  对苏月来说最为黑暗的日子莫过于此。

  对于自己的这种状态,苏月自知无法自控,只觉得时常感到胸闷且呼吸困难。有时候眼睛直直地盯着某个方向,即便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都会莫名其妙地流下眼泪,内心的痛苦与压抑感更是无法言喻。

  有时候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憔悴,不见一丝血色,眼神空洞无神,活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一周后,这些症状并无减退的迹象。出于不想再让父母继续为自己担心,苏月答应明天一早和母亲再去拜访一下先前那位熟悉的老中医。

  第二天一大早,苏月穿了件黑色外套,戴了一顶足以遮挡视线与阳光的鸭舌帽,跟着母亲来到了家附近的诊所。

  和上次一样等了一会儿,人已渐渐稀少,老中医叫到了自己的名字。

  搭完脉后,只见老中医若有所思地说道:

  “郁结的情况比较重...上一次你来的时候,我记得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近来估计受到了刺激。”

  “......”

  苏月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郁结加重想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那该怎么办才好?严重到什么程度?”

  薇姐连忙问道,听得出来她的语气中满是愧疚与心疼。

  “脉相不稳,气息乱,这种情况在年轻人里比较少见,但是也不能继续纵容这种情绪,否则容易发展成焦虑症。但现在的情况也没到需要服用药物控制的程度,暂且先观察一下,可以常出去走走,呼吸新鲜空气,也可以做些按摩之类的舒缓经络。”

  走出诊所后,正值午后。

  太阳挂在湛蓝的天空中,耀眼万分。苏月尽量压低帽檐,设法让光线远离自己。

  喜欢躲在黑暗中的人,只是隐藏住了对光明的渴望。或许如此吧。

  “宝贝儿,你有什么想吃的吗?要不中午我们去外面吃个大餐,下午再带你去按摩?”

  显然薇姐极力掩饰住内心的担忧,故作轻松地对苏月说道。

  “不太想吃...”

  “那去外面转转,看看风景?”

  “只想待在家里。”

  “好,那我们改天再出来。”

  “嗯。”

  回到家后,苏月再次坐在沙发的同一位置,呆呆地望着前方。

  “苏月,给你弄点水果?”

  父亲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问道。听得出来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对自己的关切与担忧,但苏月并没有转头看他,不想这么做也毫无力气这么做,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不吃怎么行呀?这几天都吃得这么少。”

  父亲继而担忧地说道。

  “不饿。”

  苏月费力地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来,本来想勉强对父亲挤出一个笑容,但试了试发现完全做不到。

  过了没一会儿,手机响了,是路泽的来电。苏月本不想接,但是怕路泽担心,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

  无力说话。

  “喂?苏月?”

  电话那头路泽的声音显得有些不安。

  “嗯。”

  苏月无力地吐出一个字来。

  “还是不想说话吗?”

  “嗯。”

  “医生怎么说?你这种状态是什么问题导致的?”

  “郁结...”

  “啊...又是郁结...”

  “......”

  “那有给你开了什么药方吗?”

  “没。”

  “那怎么办...?这样下去也不行啊,不能一直陷入这种负面情绪之中,长时间下来身体也会受影响的。”

  “嗯...”

  “知道你现在不想说话,没关系,你听我说就好。”

  路泽以温柔的语气继续对苏月说道: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静养,什么都别去想,关于那些令你父母烦恼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去解决的,你不用再为难下去。你母亲昨天也给我打了电话,这个你应该也清楚,我们直接沟通之后其实效果挺好的,也达成了共识,不会再将压力都放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不用担心,接下去有什么问题我会和你妈妈直接联系的,也不用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嗯。”

  苏月尽力吐出一个字来,纵使此刻她的内心有千言万语,但却无力说出口。

  的确昨晚薇姐主动给路泽打了个电话,两人开诚布公地沟通了一个多小时,效果显然不错。看来与其让苏月夹在中间当一个传话筒,不如让薇姐实实在在地接触路泽这个人,那么对于路泽的为人,想必在多次接触后她自会做出一个判断来。

  “苏月...不着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压抑很难受,我们慢慢来,没有人要求你做什么改变。你只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爱你。”

  “爱..你。”

  苏月用尽全力挤出了两个字来。

  :。:

看过《等四季也等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