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剑修路被我走歪了 > 第一百九十八章,翻车车(在线卑微求推荐票,月票)

第一百九十八章,翻车车(在线卑微求推荐票,月票)

  “不,我没有输”

  牧英逸从地上爬起来,用剑拄着,然后看着司博延说着。

  这幅样子活生生就像是一个不服输的小孩。

  不过司博延可没有像当牧英逸的家长的意思。

  “你已经输了,没有必要挣扎了,你眼前这位小兄弟的修为在元婴期,而且还不是刚踏入元婴期,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小兄弟已经踏入元婴期的时间不短了。

  而且,这位小兄弟是位真正的剑修吧”

  说着,司博延看着林谪茗。

  “司城主说笑了”

  林谪茗没有正面应下来,不过这句话也是从侧面间接回应了司博延的话。

  而听见林谪茗这迂回的回答,在一旁观战的人都是一副很震惊的样子。

  实在没有想到,这一场比武招亲可以炸出这种级别的天才。

  都纷纷在议论纷纷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而一旁的牧英逸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在一旁喃喃自语着。

  从小就被自己父亲惯到大的牧英逸怎么可能受到过这种刺激。

  虽然比牧英逸强的人有太多,但是这些人牧英逸都只是听过他们的名字。

  而且也没有遇到他们,牧英逸认为,他们那是还没遇到自己,要是遇到了自己,那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但是今天还没有遇到他们,就先遇到了林谪茗了。

  自己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无法对林谪茗造成伤害,一直都在被格挡。

  而且格挡就算了,自己还一直被击飞。

  这就让牧英逸接受不了了。

  正准备最后给自己挣回一点面子的时候,司博延阻止了自己。

  并且直接点出为什么自己不如林谪茗的原因。

  就这样,这血淋淋的残酷现实,让这个还没有被打击过的年轻人彻底溃败了。

  林谪茗扫了一眼状若疯魔的牧英逸,然后就不在管他了。

  反正只是一个对自己造不成威胁的跳梁小丑罢了。

  而林谪茗现在对于司博延那是极度的不满。

  在牧英逸跳出来找自己麻烦的时候,司博延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下阻止也没有。

  而当牧英逸快要崩溃的时候,跳了出来,表面上是夸奖林谪茗,并为这场战斗分出胜负。

  但是实际上是在阻止林谪茗继续对牧英逸的迫害。

  对于这种又当又立的人,林谪茗反正是没有一丝好感的。

  不过这里是别人的地盘,纵使林谪茗有再多的不满,也是没有办法直接表达出来的。

  甚至林谪茗还需要大方的谅解对方。

  就因为这里是对方的地盘。

  “不,我不相信”

  一声嘶吼从牧英逸那里传来。

  然后林谪茗就感受到一股不弱的剑决气息从牧英逸那里传来。

  对于牧英逸来说是底牌的剑决,却在林谪茗看来只能说是不弱而已。

  这就是差距。

  不过林谪茗也没有等到牧英逸彻底凝聚到这剑决气息成型。

  林谪茗就直接发动剑意,然后把牧英逸手中的剑给攫取过来。

  攫取过来之后,林谪茗也是直接把剑丢在一旁。

  剑被林谪茗准确的丢在一旁的地上,剑身直接插入地面,只留一个剑柄在外面。

  而失去了剑的牧英逸,体内灵气冲突,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而且吐血之后,气息也是萎靡起来了。

  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牧英逸现在才是金丹期的修为,释放剑决的基础都是在那一把剑上。

  剑没了,体内灵气找不到可以宣泄的基础,就直接冲突起来了,这没有把牧英逸体内经脉给冲击断了,只是让他气息萎靡也算是他狗命好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牧英逸看着林谪茗也是充满了怨恨和惊恐当然。

  而林谪茗这种能攫取他人剑的做法也是因为他开启了剑意了。

  拥有了剑意的剑修对那些没有剑意的伪剑修来说是极其克制的。

  直接攫取对方的剑过来。

  不过这个也是有限制的。

  一是对方没有领悟剑意,并且修为低于自己,二是对方的剑没有诞生灵智。

  这种剑意的本能肯定是要有限制的,不然领悟了剑意的剑修肯定是天下无敌了。

  林谪茗这露的一手也是在表达着自己被司博延拦下的不满。

  明明有好几种方式可以解决的,但是林谪茗偏偏选择了对对方伤害最大的那一种。

  不过牧英逸得感谢现在是在堰古城内,要是在别的地方,牧英逸估计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小兄弟,你下手是不是有点太重了”

  本来司博延是不想管这件事的,但是林谪茗当着他面前直接从牧英逸手中攫取剑出来,导致他重伤。

  要是没有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司博延也不打算要管,但是发生在自己眼皮下,而且自己还没有及时阻止,那再不管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而司博延和牧英逸他爹的关系还说的过去,这就让司博延不得不管这件事了。

  “司城主,这件事情要怪谁您应该当然最清楚吧”

  “就算事情源头在英逸身上,但是,小兄弟你下手太狠了,而且是在我这个当伯伯的面”

  “所以,司城主今天是想要把我留下来?”

  林谪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二十九阁老喝灵酒的动作也是停了下来。

  他也是很感兴趣司博延当然回答。

  “不不不,小兄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今天你是这比武招亲的获胜者,按照规矩,你已经是我的女婿了,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听见司博延的话,二十九阁老停顿下来的动作也是恢复了,并且玩味的看向林谪茗。

  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

  而林谪茗这边就有点头疼了。

  要是司博延为了牧英逸强留自己下来,那林谪茗还是有理由反抗和拒绝的。

  但是司博延这次说的是句句有理的,不过林谪茗是不可能就这样妥协的。

  林谪茗向二十九阁老投去求援的眼神。

  但是二十九阁老直接无视林谪茗的眼神,继续一口接一口的喝着灵酒。

  二十九阁老一副看戏的模样让林谪茗彻底麻瓜了。

  现在林谪茗知道了,自己算是翻车了。

  看热闹看到自己身上,吃瓜吃到自己身上。

  :。:

看过《剑修路被我走歪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