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剑修路被我走歪了 > 第两百一十四章 那个悔恨啊(在线卑微求推荐票,月票)

第两百一十四章 那个悔恨啊(在线卑微求推荐票,月票)

  不过这些都不关二皇子的事情。

  反正现在他就想看在秋猎的时候,大皇子找的猎手那面对夏极冰的表情。

  反正自己已经在大皇子手中吃了不少的瘪了,这次就换大皇子来吃瘪。

  想到这,二皇子不禁笑出了声。

  “殿下,门客有事情禀报。”

  门外的护卫对着二皇子通报着。

  “让他进来。”

  “是。”

  “拜见殿下。”

  “行了,有话就说,有什么消息。”

  二皇子摆摆手说着,让这个门客感觉说事情。

  “殿下,大皇子刚才吩咐了守城军队,要他们留意一下,修为高,并且还年轻的修士。”

  见二皇子的动作,门客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把事情说出来了。

  “你说真的?”

  “千真万确。”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说着,二皇子就挥挥手,让门客告退。

  当门客退下的时候,二皇子脸上的笑容绷不住了。

  不过作为一个皇子,他也是要面子的,没有放声大笑。

  就在大厅里面无声的狂笑着。

  整个人充满洋溢的喜悦那是藏不住的。

  而在一旁的守卫看着在大厅里面的那笑到脸抽搐的二皇子。

  ‘前辈,二皇子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你刚来没有多久,自然不知道,二皇子经常在大皇子的手上吃瘪。

  今天算是让大皇子吃了一下瘪了,这种事情可不是经常会发生的。

  所以二皇子就这样了。’

  ‘原来如此,那二皇子还真是好可怜啊。’

  ‘谁说不是呢。’

  看着在大厅里面狂笑的二皇子,门口的俩个护卫正在用神识进行交流,在讨论着这可怜的二皇子的事情。

  不过也还好是用神识在交流,要是被二皇子听到了,估计这俩人应该会被扬了。

  而不同于二皇子这边放肆的狂笑。

  大皇子这边就愁眉苦脸很多了。

  不过就大皇子在愁眉苦脸,梁丘雅珺则是悠哉悠哉的在品着茶。

  对于大皇子的愁眉苦脸,梁丘雅珺表现的完全不像一个幕僚该有的样子。

  而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虽然说梁丘雅珺叫大皇子为主上,但是实际上,俩个人就是朋友。

  梁丘雅珺和大皇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梁丘雅珺算是大皇子的陪读。

  只不过梁丘雅珺和普通的陪读不一样,梁丘雅珺不是以当朝臣子子嗣的身份陪读的。

  梁丘雅珺是一个孤儿,被大皇子生母宁妃捡到的孤儿。

  从小就在皇宫里面,和大皇子,二皇子一起长大。

  三人之间的交情也是很深的。

  只不过由于梁丘雅珺是被宁妃捡到的,吃住也是在宁妃宫内的,所以梁丘雅珺和大皇子比较亲近。

  俩人名为君臣,但是实际上算是兄弟。

  所以,梁丘雅珺能跟大皇子进行无限的扯皮,而不用担心什么。

  而且梁丘雅珺能够成为大皇子的幕僚也不是依靠他的智慧的。

  论起智慧,梁丘雅珺和大皇子算是半斤八两,甚至大皇子的智慧可能比起梁丘雅珺更加的高。

  而大皇子叫梁丘雅珺过来也不指望他给自己出什么主意,而是因为他习惯在想事情的时候有一个人在身边陪他说说话。

  而梁丘雅珺无疑就是扮演这个角色。

  在大皇子苦恼到极致的时候,梁丘雅珺也能够悠哉悠哉的在一边摸鱼。

  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梁丘雅珺看着大皇子在那边思考的样子。

  梁丘雅珺莫名的感觉到了罪恶感。

  然后就轻手轻脚的从大厅里面摸出去了。

  对于梁丘雅珺来说,只要不看大皇子那愁眉苦脸的样子,那罪恶感就没有了。

  出去的时候,梁丘雅珺还跟守着在大厅外的护卫比手势,让他们不要出声。

  然后大摇大摆的要直接从大皇子的府邸出去。

  “树一,树二,把梁丘雅珺抓住。”

  好事多磨,梁丘雅珺前脚刚要出院子的时候,大皇子的声音就从大厅里面传来。

  而听到大皇子声音的梁丘雅珺脸色一变,加快速度要跑出去。

  但是可惜,梁丘雅珺还是慢了一步。

  梁丘雅珺的速度就算再快,那因为没有树一和树二的速度快。

  没道理说二皇子的护卫是化神期的修士,而大皇子的护卫不是化神期的修士了。

  俩个化神期的修士面对梁丘雅珺这一个还没有踏入元婴期的修士。

  直接就把梁丘雅珺像拎鸡仔一样的拎到了大厅当中。

  “你们先下去吧。”

  大皇子挥挥手对着树一和树二说着,让他们俩个离开。

  树一和树二怜悯的看了一眼梁丘雅珺之后,就出去继续守门了。

  “你也别想跑了,直到我想到方法或者有符合我要求的修士出现为止,你就都给我待在这里。

  要是你再跑,那我抓你去当我的猎手,让你一个人面对夏极冰自生自灭去。”

  大皇子用最淡定的语气,说着最让梁丘雅珺崩溃的话。

  这明晃晃的就是要把梁丘雅珺当做出气包啊。

  梁丘雅珺心里那个苦啊。

  而且大皇子还真有可能把梁丘雅珺抓去当猎手用。

  一想到自己要面对夏极冰,梁丘雅珺就有点难受了。

  而且秋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的。

  秋猎不止是要比拼打到猎物的多少,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在于猎手之间的对决。

  而且是在夏皇以及当朝各大臣的注视下进行的。

  就算是明知不敌也要直面对手的那种。

  虽然说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通常双方都会把对方打到晕过去为止。

  而且装晕那是不可能的。

  在那么多高修为的修士面前装晕,那你是想都不要想了。

  而且梁丘雅珺到现在的修为都还是金丹期巅峰,距离夏极冰的元婴期修为相距甚远。

  要是大皇子不顾这一次化龙池的奖励,硬是把梁丘雅珺给抓去当猎手。

  那梁丘雅珺也是只能认命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夏极冰给打晕,然后直接抬走。

  也正是因为这样,听到大皇子话的梁丘雅珺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就连逃跑都不敢了。

  就只能在大皇子身边,当一个只会喝茶的狗头军师了。

  梁丘雅珺看着外面那自由的世界,在心里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

看过《剑修路被我走歪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