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剑修路被我走歪了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腹黑的人

第二百六十四章 腹黑的人

  十九阁老的话也是让林谪茗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因为他说的确实是很有道理的那种。

  因为师祖不是那种人,但是自己的便宜师父确实这种人。

  不得不说这其中的差距有点儿巨大了。

  不过这也无妨,虽然说林谪茗自己没有见识过自己的师祖,自己的师祖也没有见过自己。

  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讨的师祖的欢心。

  毕竟,自己可是特别特别正直的剑修,比起便宜师父来说,道德情操不知道要高上多少了。

  别人怎么看无所谓,但是林谪茗自己是这样自认为的。

  。。。。。。

  秘境当中也不完全是平原,也有着不少的山脉,湖泊之类的。

  毕竟要是完全是个平原,那难免有点单调乏味了。

  十九阁老此行的目的地是刚才那群剑峰阁老感受剑意的不远处。

  是一处山峰,虽然比不上内宗各峰,但是在秘境当中也算是比较大的了。

  和有排名的阁老居住在秘境中央不一样,其余的阁老居住的地方都是随意的。

  只不过人总是喜欢抱团取暖的,所以同一峰出身的阁老也总是喜欢凑一块。

  虽然说也有着想要偏居一偶的存在,但是这种情况还是很少的。

  十九阁老拉着林谪茗,又是一阵瞬移,带着林谪茗到了山峰的中央位置上。

  这里有着不少开辟出来的住所,其中,林焕莱的师父,林谪茗的师祖也是在其中。

  十九阁老辨别一下位置,然后往其中一个住所敲了敲门。

  “老连,是我,你徒孙有事找你。”

  说着,房门打开了。

  一个长的很精神的修士正面对面站在十九阁老和林谪茗的对面。

  这一脸不怒自威的表情,一看就是特别的正直,比林焕莱看着顺眼多了。

  一出来,连飞章就直愣愣的打量着林谪茗。

  对于自己这个徒孙,连飞章自从出关之后就听不少人说起来。

  少年英才,天赋异禀,妖孽少年,大阁老第二,什么的,通通都是传在连飞章的耳朵里面。

  这传着,传着,连飞章也有点信了,而今天一看到林谪茗,连飞章就全信了。

  化神期的修为,剑意第二阶段,关键是听他们说,林谪茗就只有十八岁。

  看着林谪茗,连飞章感觉就像是捡到宝了一样。

  虽然当初他也是这么形容林焕莱的,但是现在,林焕莱是谁?自己一个徒弟而已,不熟,真不熟。

  连飞章没有见过林谪茗,这是第一次见面。

  前面林焕莱收徒的时候,连飞章是在闭关当中,试图想要突破到大乘期去。

  但是很明显,连飞章失败了而且是彻底失败了的那种。

  也正是因为连飞章在闭关,所以对于林焕莱收徒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要不是事后听人提起,连飞章还认为林焕莱现在依旧是没有正行的那一个人。

  不过现在林焕莱一样是没有正行的,这其中的差距不是特别大就是了。

  “麻烦十九阁老了,都进来坐一下吧。”

  说着,连飞章就把门给完全打开了,迎接十九阁老和林谪茗进去了。

  对于自家师祖这形象,林谪茗第一印象就是不怒自威,而且看脸型就知道这个一个正直无私的剑修。

  特别符和外界对于剑修的定义。

  但是要是换成林焕莱在这,他百分百肯定是会‘呸’的一声的。

  因为对于林焕莱来说,连飞章他太熟悉了。

  如果说林焕莱的无耻,赖皮,没脸没皮很大一部分是天生,但是剩下的那一部分就是跟连飞章学的。

  试想一下,当初林焕莱那行走江湖敲黑棍,下黑手所得到的财物都是被连飞章给拿过去的,留给林焕莱的相对于来说那是什么都没有的。

  就相当于林焕莱给连飞章打了白工,然后还要给连飞章被黑锅去。

  最后的最后,还要挨上连飞章的一顿打,表示他已经悔过自新了。

  虽然说连飞章不是什么正直无私的人,但是他至少不像是林焕莱那样,干什么事情都暴露在阳光下。

  连飞章有一些事情可是谁都不知道的,偷偷摸摸的。

  综上所述就是一句话,连飞章也不是什么特别正直的人,或者说是一个腹黑的人。

  不过这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毕竟太过于正直的人,在修仙界,那是活不了太久的。

  不是被坑,就是被坑,或者说还是在被坑的路上。

  在进去里面坐了一会之后,十九阁老就表示要告退了,不打扰林谪茗和连飞章徒孙的相聚了。

  在十九阁老走后,连飞章也是仔细打量打量着林谪茗了。

  毕竟对于自己这个徒孙还是一直没有仔细观看过的。

  虽然说修仙之人都有着一副好皮囊,但是林谪茗这副皮囊未免太过于好了。

  要是放在世俗当中,那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祸国男宠。

  要是遇上女帝当代的国家,林谪茗估计会被榨干的,一滴都不剩的那种。

  整天不是在补肾,就是在去补肾的路上,并且还是扶着围墙的走着的。

  不过,现在林谪茗是修士,而且是一个修为已经是突破到化神期的修士了。

  连飞章所想的,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

  而不止是连飞章在打量着林谪茗,林谪茗也在仔细打量着连飞章。

  毕竟刚才只是粗略的看上一看而已。

  不过和连飞章那肆无忌惮的打量不一样的是,林谪茗只是偷偷观察而已。

  也就是这样,两者之间陷入了一丝丝诡异的沉默。

  “师祖,我这次来是想向您请教一下我修炼剑决时候遇到的困难的。”

  还是林谪茗率先打破了这个诡异的沉默,向着连飞章说出了自己修炼炙羽翼炽时候遇到的难题。

  听着林谪茗讲着问题的连飞章,也是摸着下巴思索着。

  关于林谪茗提出的这个问题来说,连飞章有着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和他的脑海当中的那个感觉是不一样的。

  “你演示一下给我看看。”

  连飞章停下了摸着下巴的手,对着林谪茗说着。

  “是。”

  林谪茗话刚说完,连飞章就抓着林谪茗瞬移离开自己的住所去了。

  :。:

看过《剑修路被我走歪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