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 0419.又白给了(二合一)

0419.又白给了(二合一)

  野兽营地的清晨,宫野桃睁开双眼。

  昨天晚上她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安全屋里混进了恐怖的东西,最后是姜直树救了自己。

  桥豆麻袋。

  姜直树?

  姜直树才是最恐怖的好不好!

  宫野桃起身......没起来。

  也正是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被绑在了床上。

  天光大亮,卧室却拉着窗帘。

  距离窗户不远处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摆着小皮鞭、低温拉住、小球球、好多条龙等等等等。

  “啊!......”

  宫野桃一声尖叫,“姜直树,那个家伙,他把我带回来果然没安好心。”

  “他要欺负我了。”

  “他又要欺负我了,我该怎么办?......”

  话说,黑色桃儿必然是知道这些东西哒。

  她的胆子小,而某人又总是欺负她,所以家中一旦有出现类似道具趋势的时候,她都会在第一时间离家出走。

  当然姜直树摆出这种吓唬她的几率比较大。

  吓唬她也是欺负她的一种,姜直树拿这当作情趣,不过这次不一样。

  因为桃儿躲来修罗城,直树跟着陷落于此,至今未找到出去的办法。

  就凭这个,他便一定会报复桃儿!

  “不行,我不能躺在这儿等死,我得赶紧跑。”

  打定主意,黑色桃儿再次尝试起身。

  “笃笃笃”......

  从楼下传来的脚步声。

  姜直树吃过早餐上楼。

  扫了床上的桃儿一眼,姜直树立刻道:“好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黑色桃儿苦苦地眨眼。

  “哎呦,真的醒了啊。”

  “......”

  “!!!”

  他又骗人。

  “姜直树!......你饶了我好不好?”

  黑色桃儿才没有胆子跟姜大人硬碰硬。

  来到床头,姜直树伸出一根手指,点向桃儿的鼻子尖,“听说你是为了躲一个男人来修罗城的?”

  桃儿各种摇头,“意外,完全是意外,我本来只是想在千鸟居躲着,不知道怎的,就到了这里。”

  说完这句话,桃儿赶忙闭嘴。

  说漏了......

  问题的重点不是修罗城,而是“躲”。

  “好啊,你终于肯说实话了,讨厌我,所以一直躲着我是不是?”

  摇头啊摇头,黑色桃儿说:“不讨厌,不过......”

  “不过什么?”

  看到姜直树手里多了小皮鞭,桃儿不敢说话。

  “今天的规矩改了。”

  姜直树说:“是我让你讲实话的,你老老实实交待既往不咎,敢骗我的话,桌上的东西全是你的。”

  某人非常擅长套路。

  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

  然而事到如今,桃儿也没啥更好的选择。

  “你总是欺负我,我怕你欺负我......”

  小皮鞭真的消失了。

  姜直树捏着她的脸蛋说:“可玩起来的时候,你蛮开心的。”

  “没有,我只是身体不听使唤。”

  口嫌体正直?

  “你是我的男人,我当然不讨厌你,我也知道你就是跟我闹着玩,可我不喜欢你跟我闹,我只想好好的,就像昨天晚上那样,你把我救出来,背我回家。”

  姜直树没忍住笑了,“你自己听听你过不过分,又想让我对你百分百的好,又不让我欺负你,你是我,你能接受吗?”

  “那......”

  黑色桃儿咬着小嘴唇思考了一下,“那一个月一次?”

  “半个月?”

  “一星期,不能再少了!”

  “三天好不好,你总是没完没了,一天的话跟白给没区别。”

  黑色桃儿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把姜直树乐坏了。

  挥挥手,乱七八糟的东西消失,再挥手,桃儿恢复自由身,姜直树说:“逗你的,一开始我的确是觉得欺负你最有趣,后来欺负你,其实是为了防止你恢复全部实力去找大御天报仇。”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大御天早就挂了,她们都走了之后,只剩你才能和我闲聊一下。”

  “我可以让你不记得咱们俩聊的事,她也就不会记得,这样我才敢对你多说几句实话。”

  “当初,把你逼入绝境,要你当宠物的人是我的妈妈,她是为我抓你,为的是让我不那么孤单。所以说,我也不算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受伤太重,必须使用【转生之术】,很多年前你就是我的宠物了。”

  转瞬,宫野桃的发色由黑转蓝。

  “姜!直!树!”

  “你终于肯对我说实话了,你,你们家,一开始就是你们母子算计我,我还傻乎乎地感激你!”

  桃儿的本尊不怕硬碰硬,刚好相反,稻禾·宫野桃最擅长硬碰硬。

  “你你你,你这个混蛋!”

  姜直树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我都想起来了,爸爸为了让我能活,先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我,爸爸死了,但位置这种东西是不能让的。”

  “从此妈妈一人分饰两角,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和任何人接触,并尝试让我做大御天。”

  “两个世界,只有大御天的位置是空出来的,大御天永生不死,理论上说祂的位置永远不会空出来。”

  “祂死我活,刚好弥补上空缺,也附和规则,只可惜,当大御天太难了,因此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宫野桃恶狠狠地说:“你和我讲这些干什么?!”

  姜直树:“告诉你真相,你可以报仇了。”

  “呵,报仇?”

  宫野桃冷笑道:“报什么仇,我能伤害的了你么,你当我是傻子?!”

  “唰”的一下。

  姜直树抽出一柄短匕,“你是伤害不了我,但我能伤害我自己。”

  说着,他便把匕首插向自己的心口。

  “你疯了!”

  桃儿一巴掌将匕首拍飞,“我让你杀自己了么,你是不是傻?!”

  “唔!......”

  宫野桃主动A了上来。

  “我早不知道你的身世,现在怎么可能还不知道?我说你是救了我,就是你救了我,姜直树,我告诉你,是你欠我的,你得拿一辈子补偿我!”

  不多久。

  洋楼二层卧室开始跌跌撞撞。

  早上到中午,中午到晚上,一直持续到后半夜。

  前段,宫野桃可凶猛了,把某人死死压在下面。

  后来她就不行喽,姜直树A级前便能打她好几个,如今A级,又是久别重逢,到最后床都快被撞散架了。

  最后一根尾巴随之消失。

  ……

  宫野桃又被折腾了一宿。

  黑色桃儿走之后,她想得明明白白的,定要趁姜直树犯错的这次机会好好立规矩。

  比如不许不跟她商量就把她扛上床,再比如不许没完没了。

  结果,她又白给了。

  “哼,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下一次了,下次他再想必须征得我的同意。”

  桃儿愤愤地想着。

  天又亮了。

  宫野桃背对躺在床上,她不想见身后的混蛋,昨晚这个混蛋又逼自己说了许多羞耻的话。

  只是......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桃儿伸手往后摸了下,没人。

  “姜直树,睡完了我居然都不肯跟我躺一会儿!”

  穿好了衣服,宫野桃下楼出门,根据黑色桃儿的记忆她已经得知了修罗城的一切,这里是姜直树所建立的野兽营地,姓姜的不在屋里,肯定在营里。

  结果,依旧是没有,宫野桃便将目光投向了营地之外。

  “突突突突突”!......

  隔条街发生了枪战,刚刚发生的。

  又有队伍向野兽营地发起了进攻。

  “久,快把我侄女交出来,不用狡辩,就是你这个混蛋偷走了我的侄女!”

  修罗城排名第五的老虎头驾到,站在车头,双手托着一挺机关枪,高喊道:“久,你现在把我侄女交出来还来得及,不然我今天一定把你的营地踏平!”

  别人不清楚,老虎头自己必然清楚,他的时间不多了。

  一座修罗城,到处都是杀戮,没啥好留恋的,唯一放不下的,也就是他的侄女。

  桃子的性格,不适合在修罗城过活,可惜这座城只能进不能出,他便想着趁最后的时间给侄女多安排几条后路。

  谁能想到,野兽营地的久前天晚上把他的侄女偷走了。

  一处监控拍摄到了盗贼的半张脸,老虎头又花了一天一夜,终于弄清了贼是谁。

  野兽营地、野兽营地,他早该想到,敢抢他漂亮侄女的人只可能来自野兽营地。

  贼确定了,那还用废话吗?

  老虎头召集全员,赶来混乱区域,今儿他们家侄女少一根汗毛,他也要将姓久的碎尸万段!

  另一边。

  也就是野兽营地的一边,久大人仍未出现。

  久大人前天晚上背回来一个女人不是什么秘密,那个女人漂亮,非常漂亮,比大家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要漂亮。

  原来她就是虎头社的大小姐。

  久大人的实力恐怖如斯,所以哪怕老虎头上门,出来迎战的营地成员依旧不慌。

  重点是久大人去哪儿了。

  “早上我好像看到大人出门了。”

  “具体点?”

  “久大人出去办事,我哪里敢问?”

  “那老虎头的侄女呢?”

  “应该还在楼上。”

  东条胜男说:“一木奎,你和黑羽去看看,把人带来。”

  久大人与老虎头侄女的关系外人不清楚,但有一点,那位大小姐绝不是被强迫的。

  如此,只要她出面,一场战斗说不定就能被叫停。

  虽然在野兽营地,未经允许上楼是重罪。

  野兽营地,伟大的久大人永远第一,再往下本该是最元老一木奎,由于大姐黑羽的加入,黑羽在的时候一木奎便成了第三梯队。

  久大人第一,第二梯队的老大分别是东条胜男和黑羽。

  上次被姜直树教训之后,两人收敛许多,暗地里的针锋相对少不了。

  “东条胜男,你什么意思?”

  黑羽瞬间暴走,“你让我上楼找人,是让我去送死对不对,一木奎,去通知英子,把那个大小姐带过来!”

  火拼已开始,野兽营地的兵力明显不如虎头社。

  不仅如此,火力方面虎头社也稳压野兽营地。

  毕竟“久大人”是修罗城的新人,建立野兽营地的时间不过一个月,而虎头社已在修罗城屹立五年之久,比拼整体的战斗力,野兽营地根本没可能赢。

  “突突突突突突”!......

  枪声、爆炸声接连不断。

  远远的,东条胜男看到,虎头社的大炮正在校准角度。

  “一木奎,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快带她走!”

  东条胜男当然不是简单的赶黑羽走,他们被包围了,这个时候无论谁撤退都需要一个理由。

  以黑羽的性格,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定要血拼到底。

  血拼到底的都是傻子,在修罗城保命最重要,活着才有可能找到出城的大门。

  墨镜男一木奎听懂了,双手抓住黑羽说:“大姐,听他的,咱们留在这儿没用。”

  “我不走!”

  黑羽喊道:“要走也是他走,废物、怂货,我宁愿死也不会抛弃自己的女人!”

  “砰”!

  一记手刀,东条胜男把黑羽打晕了过去。

  “当初是我错了......”

  东条胜男喃喃地道,随后再次命令一木奎,“带她走!”

  黑羽的全名——东条黑羽。

  两人在同一天来到修罗城,生前他们是一对夫妻,一起生一起死,从另一个角度看也算是还行。

  得知了修罗城的规则,两人有些绝望。

  想要活下去就得杀人,这完全有悖于他们的三观。

  东条胜男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得活下去,一开始我们只需要保护自己,过了一个月......我来杀人,你是我老婆,我有义务养活你,杀人所犯下的罪孽就让我一个人来背负好了。”

  丈夫是不会抛弃妻子的,就算是在修罗城。

  就这样,他们熬过了担惊受怕的第一个月,东条胜男也如他承诺的那样杀了人。

  后来他们又明白了,仅凭两人很难活得长,东条胜男便以一枚灵魂碎片为代价与妻子一同加入了社团。

  他们终于拥有了队友,社团有社团的规矩,只要按照规矩行事,他们的生活必将越来越好。

  直到有一天,东条胜男被首领叫去。

  他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社员,单独面见首领不一定是好事。

  果不其然,社团老大看上了黑羽,要东条胜男放弃黑羽。

  首领许诺给东条胜男升职加薪,女人嘛,在修罗城没那么重要,命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命的时候,枪口距离东条胜男的脑门儿不足1公分。

  回到自己的房间,东条胜男赶走了黑羽。

看过《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