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悍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悲情牌

第二百四十六章 悲情牌

  “陛下,这,这消息未必,恐怕,多半,不属实吧!”

  “首辅,这,这是大伴送来的消息。”

  马士英一听,急忙盯着戴莹,吃惊的问道:“戴公公,您是说蓟国公打了胜仗了?”

  “哈哈哈,听首辅的意思,是要蓟国公打败仗才合理吗?”

  身为百官之首,马士英也是威风八面,他把脸沉了下来。

  “戴公公,国家大事,万晓不得啊!”

  戴莹挺着胸脯,冷笑道:“这当然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蓟国公在豫北连战连捷,功勋赫赫。咱家可以告诉诸位,那个背主投敌,泯灭天良的吴三桂已经被蓟国公给生擒活捉了!”

  什么!

  一句话,比起炸雷还要可怕,在场所有人都炸开锅!

  吴三桂何许人?当初手握着关宁军,那可是大明的第一强军,吴三桂投降,对于明廷的打击是无与伦比的。

  各地的武将摸着鼻子比了比,吴三桂能投降,他们还有什么了不起的。可以说吴三桂降清,一度让大明的文武恍惚觉得真的天数丧尽,满清代替大明,是理所当然。

  可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吴三桂竟然战败了,还成了阶下囚,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阮大铖忍不住说道:“戴公公,此等大事怎么能信口雌黄,如果蓟国公真的取得了大胜,怎么他不送来捷报?”

  “没错,只有做了坏事怕人知道,没听说打了胜仗反倒瞒了起来,这简直就是荒唐透顶,我们不信!”袁枢大声的说道。

  戴莹冷笑了一声:“袁大人,别人说此等无知的话。情有可原,可是你曾经在河南待过,蓟国公军威如何,你难道不清楚吗?安**局势忠勇干将。打了多少的胜仗。在场的诸位不清楚吗?咱家就有一点想不明白,你们到底是真糊涂。还是盼着我大明亡国丧邦啊?”

  马士英摆了摆手,沉着脸说道:“戴公公,在场的都是大明的忠臣,自然希望能够打赢。可是这等大事儿戏不得。没有可靠的消息,实在是不能随意下结论啊!”

  “首辅大人这是在质疑咱家消息的来源了,那咱家不妨明说。在河南就有东厂和锦衣卫的番子,这消息是飞鸽传书送来的,真正的捷报或许要等三五天,不过咱家告诉诸位大人,蓟国公确确实实打了前所未有的的大胜仗。在汲县攻防战中。歼灭上万鞑子,吴三桂和豪格分兵攻击沁阳,蓟国公又亲帅大军,一举击溃吴三桂所部。并在清化镇俘虏了吴三桂和满清的贝子尼堪。消灭的鞑子兵至少在三万以上。”

  戴莹说着,躬身向小皇帝朱慈烺施礼,大声说道:“主子万岁爷,朝中出了奸佞之徒,诋毁以为战功赫赫,为了朝廷披肝沥胆的忠臣良将。他们是想让陛下效仿宋高宗,杀了岳飞,制造风波遗憾啊!”

  戴莹说着,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

  “陛下,打仗可不是文人拿着图纸,随便点点画画就行了,那是要拿命拼出来的。说起来从豫北开战,已经有将近两个月了。奴婢听说前线战士吃的东西不够,蓟国公不得不想办法从海外弄到鲸油,本来是做灯油的东西,前线的战士竟要拌着饭吃,为的就是有力气为国尽忠啊。”

  朱慈烺一听,眼圈顿时就红了,急忙说道:“蓟国公也是如此吗?”

  “不能同甘共苦,又何来兵丁效死,又何来前所未有的大胜!奴婢还听说,蓟国公的夫人还亲自探望伤兵,替他们巴扎伤口,喂水送药。新乡当年就是岳爷爷抗金的地方,百姓们拜祭岳王庙,敬天祭祖,慷慨赴死。我大明的江山就是靠着这些忠臣良将用命换来的,到了如今,他们非但得不到朝廷的奖赏,还要受到小人的中伤,就连,就连奴婢也替将士们叫屈啊!”

  以往戴莹给大家的感觉都是阴翳狠辣,谁知这家伙演戏也是一把好手,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诉说着前线的情况。

  朱慈烺听得眼圈通红,忍不住拿袖子沾着眼泪。

  “朕相信,朕全都相信,当初为了打败鞑子,就有士兵提着火药桶,和鞑子同归于尽,朕永远都忘不了他们。蓟国公忠勇无双,天下皆知,你,你们还想怎么样?”

  小皇帝情急之下,喊出了这一句,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样,刺在了在场群臣的心头。

  本来士绅们闹太庙,为了让戏演的逼真,这帮官员就暗中怂恿不少百姓,在外圈围着,制造声势。

  不过老百姓也不是没心的人,当初顾振华进京,送来了一车车的人头,百姓就深知这位国公爷是办实事的,是真能打仗,真能保护百姓的!

  看到了今天的阵仗,大家都看明白了,是那些官僚士绅想要攻击蓟国公。他们不光是攻击蓟国公,都把小皇帝气得怒斥了,老百姓的怒火顿时燃烧起来。

  “国公爷干得好,打得漂亮!”

  “不准诋毁蓟国公!”

  “你们这些贪官污吏,想要学秦桧陷害忠良吗?”

  “有人想当秦桧,我们不想当亡国奴,陛下给蓟国公做主啊,给天下百姓留下一条活路吧!”

  成千上万的百姓呼喊,而且人数越来越多,相比之下,那些士绅就变得格外的渺小,想要靠着他们代表民意,简直就是笑话。

  而且这些士绅也不是傻瓜,他们也听到了,原来顾振华在河南又打赢了,还是前所未有的大胜,有些人甚至直接瘫在了地上。

  有的人还在暗骂,上一次就是弄了一帮士绅请愿,结果请来了一堆人头,被大家的嘴都堵上了,不过好在没有死伤。

  可是如今呢?公然攻讦一位朝廷的大功臣,而且对方还手握着大兵,连鞑子都不怕,还会怕他们吗!想到了这里,每个人只觉得脖子冒凉气,四肢无力。提着鼻子一闻,突然一股骚味传来。

  不对啊!没尿裤子啊,怎么这么大味?

  一回头,才看到身旁的一个家伙已经手脚抽搐,直接吓死过去了。

  而此时心里头波澜最大的,就是马士英,说实话马士英和顾振华合作过,知道顾振华不好对付。老马也不想彻底搬到顾振华,毕竟前线也需要一个顶缸的,要是没了顾振华,又有谁能挡得住满清。

  老马想做的不过是限制顾振华势力膨胀,防止武官凌驾到文官之上,也阻止顾振华成长到威胁皇权的地步,这也是他这个首辅的职责。

  可是到了现在,马士英心里彻底凉了,他又犯了一个错误!而且还是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低估了顾振华,想当初东林党炮制童氏案子,污蔑顾振华,结果反手就被人家给彻底碾碎,偌大的东林党,星落云散。

  顾振华的手段之狠辣,马士英是一清二楚。

  结果他老马又犯了同样的错误,没有弄清状况,就想要对顾振华下手,简直就是寿星佬吃砒霜,找死!

  “陛下,微臣以为不能听一面之词,如果胜利了,顾振华为何没有报捷,再有即便是胜利,又如何知道是不是虚报战功,微臣认为,还是应当彻查为先!”御史邹元斌硬着头皮争辩道,他也打定了主意,总之言官有风闻言事的权力,而且说起来清查,来回就是一两个月,中间再拖延一段时间,到时候还不一定出什么变故呢!

  顿时在场的不少官员都跟着唱和,袁枢也说道:“启奏陛下,臣斗胆说一句,顾振华要真是打赢了,那才是危险的!”

  “哦?”戴莹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冷笑道:“怎么,袁大人认为打输了才应该奖赏吗?”

  袁枢没有搭理戴莹,而是继续说道:“陛下,自古以来功高震主,这都不是人臣的福分,臣以为首先应该查清楚,若是蓟国公真的赢了,那不妨招他回京,统筹全局,至于前线,大可以交给其他将领负责。蓟国公要是识大体,是真正的忠臣,他也应该明白这么做的好处!”

  ……

  “打你一巴掌,还要你说打得好!这帮人怎么能强词夺理,自以为是到了这个地步啊?”

  拿着飞鸽传书的消息,吴凯杰这些谋士一个个愤愤不平。

  “国公爷,人善被人欺,马善遭人骑。咱们不能忍着了,您一句话,我们就杀到南京,把这帮贼子都铲平了!”岳破虏大声的说道,其他的武将也都如此。

  “哈哈哈,杀鸡焉用牛刀,本爵对付他们,有太多的主意了!吴凯杰你马上让人,用最快的速度把吴三桂和尼堪的大旗送到南京,另外再把尼堪的人皮送过去。”

  顾振华笑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说本爵激战之中,身负重伤,已经卧床不起了。”

  李济伯忍不住笑道:“这张悲情牌不错,可是国公爷你别忘了,您可是和梅姑娘订了亲事,马上就要办婚礼了,您龙精虎猛的,说自己卧床,谁信啊?”

  顾振华眼珠转了转,猛地一拍大腿,笑着说道:“就这样吧,说本爵结婚是为了冲喜!”

  一句话,在座的好几位都忍不住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一个个是既佩服,又挠头,这位国公爷真是阴损到了极点。

  “国公爷,您是真有主意,那就这么干!”

看过《悍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