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悍明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粮食到手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粮食到手了

  阮大铖本以为有两镇大兵支持他,至少在京城的争斗之中,能压住张缙彦。可是哪里知道这时候冒出了一个沈廷扬,而且还带着大军过来,顿时打了阮大铖一个措手不及。

  “沈大人,你可别忘了水师驻扎在江南,你这么做可没有好处!”

  沈廷扬一点没有害怕,笑着说道:“部堂大人,下官做事一切比陛下的旨意为重,以大明江山为重。况且这一次不是下官要找你的麻烦,而是这些士子读书人,粗鄙武夫的话你不听,读书人的话你总不能不能听!”

  张缙彦一看沈廷扬赶来,也就有了底气,顿时笑道:“阮大人,既然士子们有话说,咱们不妨就好好听听,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嘛。”

  “哼,国朝大事,岂是一帮黄口孺子能够置喙的,张大人,本官还是那句话,你最好及早悬崖勒马,别再一条道跑到黑!”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年轻的士子大步走了出来,二十出头,眉清目秀,鼻梁高挺,小伙子十分精神,浑身上下透着一团刚毅、

  “大人,我等不敢说国朝大事,只是说说这民生小事,难道还不成吗?”

  面对着几百学子,阮大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黑着脸一语不发。这时候张缙彦笑道:“说,不管是什么,本官一定帮你们做主。”

  “多谢大人!”

  这些士子一同躬身行礼,领头的士子更是跪在了张缙彦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启禀大人,学生叫裴恒,已经到了京城两个月有余。就在这两个月之间,京城的粮价从十两一担涨到了十七八两,差不多翻了一倍,百姓怨声载道,就算是一般的殷实人家也承受不起。来到京城的士子更有人不得不每日喝粥度日。江南鱼米之乡。富庶之地。难道真的要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吗?”

  裴恒说完之后,不少的寒门士子也纷纷说话,有的人更是忍不住偷偷擦眼泪,这些天来,他们在京城攒了一肚子的委屈。正好全都哭诉出来。

  阮大铖黑着脸说道:“哭什么,寒窗苦读,谁都不是这么过来的?况且如今正在打仗,有这么多军队要养,粮价上涨也是必然,你们委屈。难道朝廷就不委屈吗?”

  吴凯杰一听,顿时气得须发皆乍,他一步跨到了阮大铖的面前:“阮大人,你说话之前最后好好想想,然后在张嘴,免得贻笑大方。安**在前头拼命不假,可是我们得到的军粮非但没有增加。而且还频频克扣。我可以告诉大家伙,安**能维持到现在,全靠着蓟国公像商人借粮!”

  什么?

  在场的士子顿时炸锅了,前线粮食也不够,后方粮食还不够,那粮食究竟跑到哪里去了!难道能不翼而飞吗?

  “先生,这粮食到底怎么回事啊,哪都没粮,难道大明的百姓都不种地了吗?”

  “农民还在种地,而且今年的收成还比往年要好。只是可惜从上到下,蛀虫硕鼠太多了。他们一个个贪墨无度,窃取国库之粮,甚至囤积居奇。更有,更有人为了暴利。不惜把粮食卖给北方的鞑子,正因为如此,天下人才没有了粮食,如此奸商,如此狗官,要是不除掉,只怕大明的军民人人都要饿死!”

  阮大铖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指着吴凯杰大声的骂道:“你不要信口雌黄,诬陷朝廷命官,本官,本官……”

  阮大铖没等说完,就觉得眼前一黑,一双破布鞋正好狠狠的砸在了阮大铖的脸上。

  出手的正是裴恒,他冲着所有学子说道:“大家听见没有,怪不得前些日子朝臣们攻讦蓟国公,原来他们都给鞑子效力,想要出卖大明江山。陷害良将,抢夺粮食,还有什么事情是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干不出来的!”

  “除奸贼,保社稷!”

  “除奸贼,保社稷!”

  这些士子顿时群情激奋,一个个挥动着拳头,就向着阮大铖冲过来。

  别看明朝的读书人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但是论起打群架的本事,一点不弱。他们嗷嗷喊叫,想着阮大铖就扑了过来。

  阮大铖好歹也是见过大阵仗的,知道面对着这些愣头青,他根本有理说不清,只能转身就跑!

  高杰和刘泽清虽然手里头有兵,可是他们也不敢胡来,要是对这些书生下手,只怕就捅了马蜂窝,更何况一旁还有沈廷扬的水师和东厂锦衣卫的人。他们万般无奈,只能狠狠的跺了跺脚,掩护着阮大铖一起逃跑。

  这帮士子还不依不饶,在后面拼命的追赶,一帮书生追杀盔甲在身的士兵,绝对是一大奇观,吴凯杰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谁再说读书人不能打仗,我第一个就跟他急!”

  赶跑了阮大铖,这些士子又都来到了张缙彦他们的面前,齐刷刷的跪倒一大片。

  “大人,我们非是吃不起粮食,也不是受不了苦,只是这些贪官奸商,根本不拿大明社稷当回事,我们看着心痛啊!”

  裴恒等人伏在冰冷的地面上,嚎咷痛哭。

  张缙彦的眼圈也忍不住红了起来:“大家拳拳爱国之心,本官都看在眼里。本官也是刚刚从前线回来,为朝廷效力的勇士吃不饱穿不暖,谁还能为大明效力,谁还会保护着万里河山?大明不缺壮士,只是让一帮贪官污吏给糟蹋了,大家放心,本官一定追查到底,绝对不放过一个!”

  张缙彦说完之后,就让手下人急忙取来了一摞账目,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本官现在就去面圣,把他们的罪状大白天下!”

  “好啊,我们跟着大人啊!”

  这些士子紧紧跟随,沈廷扬也带着人保护着,戴莹更是让东厂的人急忙通知小皇帝朱慈烺。

  浩浩荡荡的队伍直奔午朝门。

  “监国,您看这可怎么办啊?”

  一大帮文武大臣聚集在了福王的面前,全都脸色铁青,在所有人面前,还站着几位藩王,他们全都是脸色惨白,浑身瑟瑟发抖。

  “监国,我们受了粮商的礼物不假,可是哪知道他们的勾当啊,这帮家伙竟然,竟然敢把粮食卖给鞑子,这不是在挖咱们的祖坟吗?傻瓜才会干这种事情。”

  “不要说了,你们就是一群傻瓜!”

  朱由菘晃着庞大的身躯,气呼呼的说道:“张缙彦已经抓住了证据,还发动了那些书生跟着摇旗呐喊,再有安**从外相助,这是在逼宫啊,你们难道看不明白吗?”

  潞王这时候站了出来,他本来和福王因为帝位的事情还争抢过,可是到了现在,他们也只能同仇敌忾,站在一个战壕里了。他说道:“监国,张缙彦就是顾振华的一条走狗,存心要扰乱大明的江山,他们有人,咱们就没有吗?本王以为应该给高杰和刘泽清下旨意,让他们铲除张缙彦。”

  “铲除张缙彦容易,可是安**怎么办,他们大举回师,是你们挡得住,还是我能挡得住?”

  “监国,我已经问过了,安**虽然打赢了战斗,可是部队已经半残了,而且顾振华更是夹在了流贼和满清之间,无法动弹,不必担心……”

  潞王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有太监喊道:“首辅大人到!”

  一听马士英来了,这些人都面露喜色,仿佛来了救命稻草一般,马士英老奸巨猾,肯定能有办法。

  “元翁,你可算来了!”

  众人一同迎接马士英,可是一见到马士英的模样,顿时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没几天的时间,马士英鬓边苍白,脸上皱纹堆积,再也没有了神采飞扬的劲头。

  走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将一份六百里加急摔在了众人的面前。

  “顾振华在河南又打了胜仗,听说一举全歼了大顺军十万人马。”

  福王朱由菘三百来斤的大胖子,可是听到了这话,竟然蹿了起来。

  “顾振华他是神仙不成,怎么总能大胜仗啊,而且一下子十万人啊,这谁能相信啊!”

  马士英叹了一口气:“监国,顾振华的本事如何,那四万颗鞑子的脑袋就是明证,咱们不要再争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顾振华仿效前例,让这些流贼也跑到江南,到时候咱们就鸡犬不宁了!”

  “他敢嘛?”

  “有什么不敢的。”

  潞王也说道:“不是说顾振华已经重伤垂危了吗,他怎么还有这个能耐?”

  “哈哈哈,这话就是骗小孩子的,就冲着张缙彦的疯狂劲头,顾振华绝对没事,活得保证比老夫好!”

  众人一听,这下子全都傻眼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小太监撒腿跑进来,扑通就跪在了地上。

  “大,大事不好了,张缙彦带着一帮士子去敲登闻鼓了!”

  当年勤奋的老朱设立登闻鼓,并设有专人管理,一有冤民申诉,皇帝亲自受理,官员如有从中作梗,一律重罚。

  听到了这里,朱由菘哪里还不知道,这是要彻底摊牌了。

  “快去派人,把这些狂徒拦下来!”

  “慢!”马士英摆手拦住,然后说道:“监国,不要在硬抗了,不然事情不可收拾,就真的糟糕了。顾振华不过是要粮食,要银子,给他算了。至于罪责我马士英担着,大明经不起折腾了!”

看过《悍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