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悍明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便民措施

第二百九十六章 便民措施

  干农活既要耐力,又要技巧,偏偏武夫讲究的是爆发力,二十个人,割了三十几亩的田地之后,腰都像折了一样,手上被粗粝的麦秆划破。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周英杰更惨,这孩子挥镰刀的时候,竟然用力过猛,把自己的小腿给砍伤了。

  等到坐下来休息的时候,顿时惹来了大家的一阵狂笑。

  “周大将军,两军阵前,亲冒矢石,听说一点伤都没受过啊?”

  岳破虏急忙说道:“没错,这丫的太好命了,洗澡的时候,细皮嫩肉的,连个疤都没有,人家都说他是赵子龙转世。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的镰刀伤到了,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说让部下们知道,他们会怎么说?”

  “闭嘴吧!”周英杰随手抓起了手里的水囊,砸向了岳破虏。

  正在说笑之间,邹通媳妇送来了熬好的绿豆汤,离着老远,就飘来了一股子香气。

  “小妇人熬了一个多时辰,加了冰糖红枣,熬好之后,又放在了井水里头拔了,各位长官,都尝尝吧,解暑气的!”

  一听这话,大家伙纷纷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拿着大碗,吸溜吸溜的喝了起来。冰凉甘甜的绿豆汤下肚,终于舒服了不少。

  你一碗我一碗,眼看着就见底了,顾振华笑道:“给吴参谋留点吧,要不然他就阵亡了!”

  这时候大家抬头一看,吴凯杰还在地里头艰难的跋涉,这家伙连蛮力都没有,累得只能蹲在地上,一点点的向前爬!

  邹通媳妇看得不好意思,躬身说道:“国公爷,不管怎么说。吴参谋是帮着小妇人干活,您赏一个情面,让小妇人去帮帮他吧。”

  顾振华想了一会儿,微微点头。邹通媳妇急忙跑了过来。把吴凯杰替了下来。吴凯杰总算是连滚带爬。跑到了田埂上。

  二话不说,他捧起木桶。咕嘟咕嘟往肚子里灌绿豆汤。

  周英杰够倒霉的,看到比自己还倒霉的家伙,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吴参谋,你就不惭愧吗?回头看看。人家邹通媳妇是怎么干活的,简直是脚底生风,你一个大老爷们,比不上一个女人,真是丢人!”

  岳破虏也笑道:“国公爷,说起来邹通真有福气,媳妇煮东西的手艺好。下地干活不比男人差,我看啊,该给吴参谋也找一个这样的媳妇,我们好都去闹洞房!”

  在一片大笑声中。吴凯杰躺在了田埂上,像是死狗一般。

  “都别得意,有你们哭的时候!”吴凯杰咬牙切齿,无力的争辩着。

  顾振华反倒没有在乎他们的笑闹,目光一直落在了广阔的田地上面,若有所思。

  “吴凯杰,今年河南耕种了多少田地啊?”

  “3568万亩。”

  “那产量是多少?”

  “今年的年景不错,一亩地平均能产一担多粮食,扣除豫北损失的,还有几处蝗灾,大约能产三千四百万担粮食。”

  岳破虏一听,顿时就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按照当初的规定,农庄产量七成上交,一千万担就是七百万担,三千万,就是两千一百万……我的天啊!”他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

  “国公爷,这,这,不是说咱们能得到两千多万担粮食,能养多少军队啊!”

  一听他的话,其他将领也都瞪圆了眼珠子,一个个不敢置信,反复算了好几遍,似乎没有什么错误。

  “国公爷,我怎么觉得一下子晕晕乎乎的,光是种了一季粮食,咱们就有了扫灭鞑子的本钱了?”

  “做梦吧!”

  就在大家情绪高涨的时候,吴凯杰冷笑道:“这下子你们该承认智商不够了吧,那粮食打下来就能到军前啊?不需要运输啊?不要损耗?按照你们的算法,我们大军直接飘到京城的上空,剿灭鞑子就完了呗,还用这么麻烦?”

  “那,那我们到底能得到多少啊?”

  “要是按照往年大明的税收,一个河南也收不上一百万担,现在有了田庄,或许能到三百万担吧。再多恐怕就为难了!”

  从理论上的两千三百多万担,一下子变成了三百万担,大家伙还是云里雾里的,这天上一脚,地上一脚,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不!”顾振华突然摆了摆手:“我们必须想出更高效的办法,丰产丰收,这种年月,粮食越多,底气越足!”

  顾振华说着叫过来张纤云,说道:“你过去把那边的几个老农叫过来,本爵要问话!”

  顾振华一脸的严肃,张纤云也乖乖的跑过去,不得不说,美女就是有特权的,不多时,就有七八个老农走了赶了过来。

  顾振华这些人虽然狼狈,但是浑身的气度还在这里,尤其是那些武将,更是虎背熊腰,器宇轩昂,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这帮老农一下子都傻眼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顾振华微微一笑:“都坐下吧,大家伙就是聊聊家常,不用拘谨。”

  等到大家都做好了,顾振华道:“诸位,不知道你们以往都是怎么交税的,能不能说说?”

  几个老农互相看了看,然后年纪最大的皱着眉头说道:“以往这税千头万绪,有田赋,有丁银,有役钱,还有三饷,平时摊牌多如牛毛。”

  说到这里,老农偷眼看了看顾振华,才接着说道:“自从进入了田庄之后,这些税都没有了,我们这心里头还有些不放心,生怕收获之后,来个一勺烩!”

  吴凯杰急忙说道:“老头,你可别瞎想,安**法度森严,从你们进入田庄的时候,不都定下了规矩吗,怎么可能随便改变啊?”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们心里头不安生啊。就拿当初约定来说,要征收七成的粮食,可是这七成是怎么算?”

  “怎么算不都是七成。还能变成了八成吗?”岳破虏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一人三十亩,少说能产三十担粮食,三成还是九担呢,就算你们敞开肚皮吃。把肚皮都吃爆了。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您有所不知啊!”老农一面的愁苦,五官都拧到了一起。

  “收税总要有个地方吧。以往各家各户收获之后,都要送到粮长那边,然后粮长负责,把粮食运到京城。这一路千里迢迢。人吃马嚼,损耗是多少,交一万担的粮食,我们要准备三五万担。老汉就跟着粮长送过几次粮食。结果又一次赶上了大雨,粮食全都毁了,朝廷就把粮长给咔嚓了!”

  老汉说到这里,把脑袋也垂了下去。

  大明的税收账面看起来低得离谱。但是朱元璋在设计制度的时候,也混账的离谱!这位放小牛出身的皇帝,治国的时候,始终离不开农民的思维。把征收粮食和运送的权力交给了大户,用脚趾头想想,这其中会有多少问题。

  早期有严刑峻法压着,还好一点,到了中后期,整个制度就崩解了,大户不愿意承担粮长的责任,就推给了中等人家,结果沉重的负担,让这些人家快速破产,光是为了运输粮食,多少粮长都死在了路上,就更别提小老百姓了!

  这几个老汉担忧,也是有道理的,安**要是也让他们把粮食送到开封等地,然后按照七成收取,只怕家家户户把所有余粮都拿出来,也不够消耗的。

  吴凯杰皱着眉头说道:“老头,后来不是采用一条鞭法了吗,合并征银,运银子总比粮食轻多了吧!”

  老头急忙把脑袋摇晃的像拨浪鼓一样。

  “别提一条鞭法了,这是十足害人的法,什么都换成银子,我们哪有那么多银子,家家户户都急着卖粮,谷贱伤农啊!还有火耗银,一句话啊,官老爷想要算计我们,随便弄一个法,就能抽筋扒皮……”

  老农叹气着,突然联想到了这几位的身份,他急忙跪在了地上。

  “小老儿不该乱嚼舌根子啊,求您赎罪啊,赎罪啊!”

  老汉急得只抽嘴巴子,顾振华急忙拦住了他。

  “言者无罪,况且你们说的都是正理,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顾振华叹了口气,在物流高度发达的后世,还真没有想到一个交粮的问题,竟然能产生这么大的麻烦,甚至害得老百姓家破人亡!

  顾振华沉思了半晌,然后说道:“你们放心,安**会把税收点放在你们的家门口,绝对不让你们千里跋涉。以二十个农庄为限,选出一个最中间的,道路最便捷的农庄,你们都交到那里,剩下的全都不用管了。以后继续运输,需要劳力,也会按照工钱雇佣,你们以为如何?”

  “哎呀!给大老爷磕头了!您可是青天大老爷啊!”

  几个老农也不顾地上的泥土杂草,砰砰磕头。

  “真是这样,就算交七成,也比原来的负担轻多了啊,家里头这下子能放开肚皮吃馒头面条了!”

  顾振华让人把几个老农搀起来,好好保证了一番,他们千恩万谢的离开,一转身跑得更快,最大的麻烦终于解决了,这下子劲头就更足了。

  顾振华看着老农离开,又转过头对着吴凯杰说道:“给你五天时间,马上设计出一个收粮的方案。在各地尽快设置收粮点。每个县少说也要十个以上,真正做到便民利民。”

  “国公爷,您体恤百姓不假,可是这么多粮食运输,只怕花费太多!”

  “不长进的东西,现在粮食多金贵,你不会想着承包给商人啊,让他们派账房先生,安排马车,咱们这边出屯田官,互相盯着,总而言之,要千方百计减少损耗,减少百姓负担。”

看过《悍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