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悍明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及时雨

第三百一十六章 及时雨

  张鼐盯着拼凑haode书信,脸上不断闪过种种的表情,既是兴奋,又是忐忑。三天苦战下来,损兵折将,结果还寸功未立,心里头早就开锅了。

  这时候好巧不巧的来了一个机会,张鼐怎能不欣喜若狂啊,他最担心的就是城中的明军觉察出不妥,主动拒绝了,那什么迷梦都完蛋了。

  “大人,城里头送来回书了!”

  “快,拿过来!””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张鼐一把从部下手里抢过了书信,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从明天太阳出来开始,一直到太阳落山,城上的士兵都不会攻击他们,任由收拾尸体。在后面还大肆的吹嘘天朝的洪恩,蛮夷小丑要感恩戴德,及早悔悟云云。

  “蠢猪!”看完信之后,张鼐轻轻吐出了这么两个字。

  “来人,给我选出三千精兵听候命令,明天就是我们打破徐州的天赐良机!”

  鞑子军营快速的动员起来,张鼐一门心思的筹划着自己的大计,整整一个晚上,激动地都没有睡觉,天还没亮,张鼐就顶着熊猫眼,一身盔甲,穿戴整齐。

  “大人,依小人之见,还是慎重为好!”

  说话的人叫姚广振,他是一个小吏出身,处事八面玲珑,张鼐把他收为谋士,跟着身边已经五六年了,可谓是言听计从。

  “姚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姚广振笑道:“大人,这次的确是一个机会。但是我以为明军定然会严加防范,贸然去偷袭,未必能够成功。我们应该先消除他们的戒心,总归有一天的时间,您可以从容安排。”

  “姚先生,你说该如何呢?”

  “我们不妨就先去收尸,趁机察看虚实,等到明军戒心松弛了,然后您在亲自出马。一举拿下徐州。这可是天大的功劳,摄政王只要一高兴,肯定会加官进爵。到时候我们这些人也能跟着鸡犬升天啊!”

  “哈哈哈,姚先生,你可真是我的活诸葛啊,就按你说的办!”

  ……

  转眼天光放亮。晨曦之中。一队队的鞑子民夫肩头扛着钩子钳子,还有推着车辆,上面放满了草席。

  这时候在城下有几十个安**的士兵在看守,一见他们都是普通民壮,直接放行。这些人千恩万谢,到了胸墙间的战场上,用钩子勾起一具具的尸体,放在了独轮车上。

  有些将官的尸体还要用席子卷起来。至于普通士兵就像是破布袋子一般,随便的扔在了车上。独轮车装了两三具尸体之后。就要运回去。

  战场上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渐渐的天气热了起来,阳光炙烤,战场的臭气就散发的越来越快。

  尤其是完整的尸体收拾大半,剩下的散碎尸块就更加麻烦。

  有个民夫用钩子钩开了一具尸体,他的脑门都打没了,从脑壳之中掉出了一团蛆虫,不断的蠕动,恶臭的味道直刺鼻孔,就算没有密集恐惧症,看到之后全都头皮发麻,浑身打颤,那个民夫干脆就是躲在了一边,哇哇大吐,恨不得把胆汁都吐了出来。

  整个战场上,比这个还恶心的尸体还有更多,每走一步都要提防脚下的蛆虫,碎尸烂肉更是俯拾皆是。

  鞑子的民壮搬了几个尸体之后,就纷纷大吐,就算是打死,也都不过来了。张鼐只好不断换人,接替他们。

  眼看快到了中午,负责在城下检查的吴焕举终于忍受不住了,他冲着赶来的鞑子民壮说道:“你们都听着,只许收尸,不许干别的,城头可有人盯着,要是敢随便乱看,打烂你们的脑袋,让你们和他们都一样!”

  说完之后,吴焕举带着手下人仓皇而逃,回到了西关,城外的战场上就只剩下鞑子的民夫了。

  张鼐在远处偷偷看着,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姚先生,这下子差不多了吧!”

  “慢着!”姚广振笑道:“大人,城头上还有不少明军呢,千万不要着急,咱们一点点的接近城头,才好打消明军的戒心!”

  张鼐又一次按捺住了躁动,手下的民夫将整块的尸体运走,又把散碎的烂肉装在口袋里,装满了一口袋,就立刻搬回去。

  渐渐的他们就接近了城头,双方距离不过一百步,如果安**愿意,可以随时用枪击毙这些民夫,他们收尸的全都战战兢兢,生怕变成了靶子。

  不过令他们惊讶的是安**并没有这么干,相反还格外的客气。有些人在城头和他们打招呼,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甚至还有人用绳索系下竹筐,里面装着清凉的井水。

  “大家伙都喝点吧,你们把尸体搬走啊,我们少受罪了!”

  最开始底下人还不敢喝,渐渐的有人渴的受不了了,也忍不住喝了起来,咕嘟咕嘟,全都喝光了。

  “多谢城头的兄弟了!”

  “哎,大家伙都是一样听命令的,除了我们在城里,你们在城外,咱们没啥不一样的!”

  “是啊,是啊,你们也辛苦了!”

  “你们慢慢收拾吧,我们就先休息了。”

  ……

  双方聊着聊着,城头士兵似乎戒心都放松了,纷纷去休息了,到了傍晚的时候,城头的士兵几乎少了一半。

  “大人,你再给城里头写封信,就说还残存不少尸体,准备连夜清理,晚上味道小,容易出活,请他们准许!”

  张鼐得意的拍了拍大腿,笑道:“姚先生,夜里突袭更好,你这主意太棒了!”

  书信送上去之后,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城头送来了回信,答应了这个要求。张鼐简直忍不住狂笑。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

  他继续让那些民壮老实打扫,不要露出破绽,然后他亲自带领着三千精兵。也装成了民夫,悄然向着城头接近。

  夜半三更,就在人最疲惫的时候,他们终于绕过了层层的胸墙,来到了西关的下面。

  到了这个时候,张鼐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他猛地一挥拳头。顿时一些士兵就跳进了护城河,趟水过去。

  “喂,你们怎么收尸到了城下啊?赶快滚一边去!”

  “城上的兄弟。护城河里也有尸体,你们通融一二啊!”

  这帮人嘴上说着,动作不停,快速的过了护城河。直接冲向了吊桥。砍断了绳索,吊桥轰隆隆的落了下来。

  张鼐的身后还跟着不少推着小车的士兵,他们的车上全都装的是沙土,顷刻之间,沙土全都倒进了护城河,大军踏着沙土,冲到了城根下面。

  “哈哈哈,真是老天助我!”张鼐一声大叫:“快。给我撞开城门。”

  顿时上百个士兵扛着脸盆粗细的原木,向着城门撞去。

  嘭。嘭,嘭!

  哗啦!

  城门倒掉。张鼐一马当先,就冲进了城中,他的部下更是如此,谁也想不到胜利竟然是这么容易!

  “杀啊,冲啊,别放过明狗!”

  这些鞑子全都眼红心热,浑身颤抖,苦恋十年,女神终于露出了笑容,铁树开花,公鸡下蛋,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终于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张鼐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可是他从城门洞冲出来,举目一看,顿时浑身冰凉,一瞬间,血液都凝固了。

  就在他的前面,围着城门口两百米之内,是一圈水泥搭成的胸墙,在胸墙后面火把一个挨着一个,在火光之下,全都是安**的士兵,他们一个个手里握着黑乎乎的火铳,枪口正好对准他们。

  上当了!

  忙活了整整一天,用尽了种种心思,满以为安**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是等到谜底揭开的时候,才蓦然发现,上当的竟然是自己!

  一番辛苦全都白费了,而且从张鼐的脖颈更是涌出了一股凉气。

  “啊,快……”

  跑字还没有喊出来,所有的火铳都响了起来,密集的子弹向着他们袭来。在城头之上,也突然涌出了无数的掷弹兵,他们手里都拿着手榴弹,像是冰雹一样,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将出城的道路全给封死了。

  子弹和弹片在人群之中绽放,几乎没有落空的,不断有鞑子中招到底,变成一具具心有不甘的尸体。

  张鼐这个家伙拼命的向外冲,就在他回头的一刹那,突然浑身一颤,一枚子弹击中了他的肩头,强大的力道一下子把他击落在地上,肩头之上血肉模糊。

  “快,救我啊!”

  张鼐向着手下拼命的喊道,终于有两个部下赶了过来,这两个人到了张鼐的前面,突然其中一个咬咬牙,挥手对着张鼐就是一刀。

  就在张鼐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冰冷的刀锋划过了他的脖子,人头飞溅出去。这两个家伙抓起了人头,就跪在了地上。

  “小人杀了大汉奸张鼐,求天兵给条活路啊!”

  这两个家伙拼命喊着,周英杰也注意到了他们,顿时冷笑道:“背叛祖宗,也被自己人背叛,真是活该!”

  “大家不要客气,打死所有的汉奸!”

  一声令下,枪声更加密集,张鼐带进了人马几乎死伤一空。这时候一阵马蹄声响,从安**的后面冲来一支骑兵,李国栋跑在了最前面。

  “周团长,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保管不放过一个鞑子!”

  他们像是闪电一般,冲出了城门,张鼐的部下还有不少,他们zhidao城中出了麻烦,但是还不zhidao怎么回事,因此傻愣愣。突然李国栋带着骑兵,像是旋风一样,冲了出来。

  “哈哈哈,张鼐狗汉奸死了,你们也跟着去吧!”

  一道霹雳,在所有中间炸开,顿时这帮人如丧考妣,领头的都死了,他们还能如何,吓得纷纷逃窜。李国栋手里挥着几十斤重的长柄大斧,尾随杀来。

  “孙子们,都去死吧!”

  一斧划过,顿时两颗人头飞了起来,一腔子鲜血溅起老高。李国栋就像是煞神附体,手里头一点不停,大斧来回挥舞,所向无敌。

  骑兵们跟着他,也士气大振,像是一群小老虎一样,追在了溃兵的后面,直接杀向了鞑子的大营。

  本来一场好haode偷袭战,竟然瞬间身份互换,鞑子享受了被突袭的滋味。李国栋他们轻松杀进了大营,一路上砍瓜切菜,所过之处,一地的尸体。

  还有专门的士兵跟着后面放火,群龙无首的鞑子根本无从抵抗偷袭,一霎时他们被杀得狼狈逃窜,整个大营全都被点燃了。

  离着老远只见到一片火海,照亮了半个夜空,蔚为壮观!

  作为这个计划的制定者,吴凯杰正是一步步表现出疏忽,引诱张鼐上当,如今果然一举奏效,他顿时心花怒放!

  “吴参谋,何大人让您过去议论军情。”

  吴凯杰一听,顿时笑道:“来人,把张鼐的脑袋拿来,我这就过去!”

  吴凯杰翻身上马,手下人提着血淋淋的人头,沿着大街,一路飞奔,来到了知府衙门,他迈步走进来,只见里面早就站着不少武将,有些人还受了伤,胳膊绑着绷带,正一脸凄风苦雨。

  黄得功坐在前头,也是面沉似水,他的胳膊也受了箭伤,黑着脸,没人敢和他对视。

  何腾蛟一脸苦瓜相,摇头太叹息:“哎,北关和东关都被鞑子抢去了,损兵折将。下一步鞑子就会攻击主城,诸位都是大明的栋梁之才,一定要拿出破敌之策才成,不然岂不是辜负了朝廷的信任吗!”

  黄得功手下的大将翁之琪不服不忿的说道:“何大人,鞑子火炮犀利,日夜轰击,士兵们已经拼命抵抗,结果仍然战败,非是我们无能,而是朝廷不给我们火炮!”

  “翁将军,食君之禄忠君之忧,到了如今,哪能光是诉苦啊!你看看安**,他们可有叫苦?”

  “安**,说不定他们也被打败了!”

  “闭嘴!”黄得功毫不客气的说道:“自己窝囊,别攀着别人!”

  “哈哈哈,谁说安**打败了啊!”

  众将一听这话,顿时全都抬头,只见吴凯杰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他的手里头还抓着一根小辫子。

  来到众人面前,吴凯杰厌恶的一甩,扔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都看看吧,这就是狗汉奸张鼐的人头,我们刚刚用计,击溃张鼐所部一万余人!”

  在场所有人全都大吃一惊,何腾蛟更是从桌案里面转出来,亲手捡起了人头。

  “当,当真是张鼐?”

  吴凯杰傲然的点点头,顿时大厅之上就热闹起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中秋快乐,对小的来说,依旧是万字更新,和平时没啥两样,写得不好,数量来补。再无耻的祈求一下推荐月票,拜托了……

看过《悍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