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悍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鼓舞人心

第三百二十八章 鼓舞人心

  撞倒洪承畴的正是仆人洪义,当初就是他去通风报信,诓骗老贼。洪承畴根本没有提防这个忠心耿耿的仆人,结果正好着了道。

  他把洪承畴撞倒之后,抢过了老贼的宝剑,防止他自杀。洪承畴顿时红眼了,他可不想落在顾振华的手里啊!

  “快,杀了老夫啊,别让老夫活受罪!”

  洪承畴惊慌的痛叫,他身边的鞑子不知所措,眼看着洪义和他滚在了一起。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你这个畜生,竟敢背叛主人,就不怕千刀万剐吗?”老贼气急败坏的喊道。

  “哼,一个狗汉奸还有脸说背叛,真抬举自己!”

  就在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安**的士兵撞碎了庙门,冲了进来。枪声响成了一片,鞑子接二连三的倒下去。在城市当中,骑兵优势丧尽,就连逃跑的本事都没有。眼看着水兵们像是猛虎一样,冲到了鞑子前面,锐利的三棱刺炸透鞑子的胸膛,一具具的尸体扑倒在地上。

  沈廷扬亲自带着上百个士兵冲向了洪承畴,这个老贼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的!

  洪义和洪承畴还一起扭打,洪承畴一双大手掐在了洪义的脖子上,掐的洪义脸色铁青,几乎闭气。

  “狗奴才,老爷自杀不了,那就先杀了你!”

  沈廷扬顿时飞起一脚,踢在了洪承畴的肩头上,把老贼踢出一丈多远,几个士兵扑上去,压在了洪承畴的身上。几乎把老贼压得断气。

  “哈哈哈,洪承畴,你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沈廷扬笑眯眯的看着他。猫盯着耗子,干柴碰到烈火,目光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

  洪承畴仿佛看到了无数的刀剑,向他刺来,刺得他体无完肤!

  “啊,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啊!”

  到了这个时候。老东西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痛泪横流,鼻涕眼泪混在了一起。别提都丢人了。

  沈廷扬大失所望,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还当多硬气呢,又是一个草包饭桶!”

  厌弃的摆了摆手,几个士兵提着洪承畴。大步流星的到了顾振华的面前。

  “国公爷。洪老贼让我们给抓住了!”

  顾振华饶有兴趣的盯着洪承畴,老家伙不得不说仪表堂堂,浓眉大眼,胡须飘洒,一身的官威,十足的儒雅!

  “哎,可惜了一副好皮囊,洪承畴。本爵的作风你也清楚,如今落到了本爵的手里。你最好老实听话,不然本爵就按照佛门所说的十八层地狱,让你挨个尝一遍。比如第一层的拔舌地狱,你老先生这些年帮着鞑子出了多少害人的主意,用铁钩子,把舌头勾出来,不算过分吧!再有剪刀地狱,用剪刀把你的手指脚趾全都剪下去。凡此种种,洪大学士,不把你折磨到第十八层,本爵是不会收手的!”

  顾振华说的平静,可是听在了洪承畴的耳朵里,不亚于原子弹爆炸,炸得他四分五裂,外焦里嫩!

  “蓟国公,老夫求您了,千万不要折磨老,额不,是小人了,小人肚子里有不少满清的秘密,您想要什么,小人就说什么,只求您能饶恕小人一条性命,小人愿意出家为僧,不问世事,求蓟国公开恩啊!”

  说着老贼跪在了面前,拼命的磕头,好像捣蒜一样。

  “洪承畴,本爵听说当年你投降鞑子的时候,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怎么如今到了本爵的手上,竟然这么乖了呢!我可是要听实话啊!”

  “这……”洪承畴一脸的羞惭,老贼偷眼看了一下顾振华,然后说道:“自然是蓟国公神威盖世,小人钦佩不已,鞑子气数将近,小人迷途知返,浪子回头……”

  “哈哈哈,洪承畴果然是一张巧嘴,来人送去拔舌地狱!”

  “啊,不要啊!”洪承畴吓得面如土色,颤颤哆嗦的说道:“小人无耻,已经死过一次了,就再也不想死第二次了。蓟国公,小人在明清两方,都官居高位,通晓机密,绝不是没用的人啊!蓟国公,你英雄盖世,可是你也要zhidao本朝就要杀功臣的习惯,不说别人,方公十族被斩,于少保匡扶社稷,结果也是身死人手。蓟国公功高盖世,朝廷宵小也早就嫉妒了。小人愿意帮着国公爷出谋划策,运筹帷幄,辅助……”

  洪承畴偷看了一眼顾振华,见他没有表情,他继续说道:“辅助蓟国公,开基立业,重建一朝!”

  “哈哈哈,哈哈哈!”顾振华仰天大笑,眼泪都几乎出来了。

  “洪承畴,你真是贼心不死啊,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劝我背叛朝廷,也难为你怎么想出来的!”

  “蓟国公,大势不可欺,想当年赵匡胤也并非真要黄袍加身,一切乃是大势所趋。小人如今看得清清楚楚,击败满清鞑虏者,必然是蓟国公,到那时,也就是您和残明决裂之时。一个小皇帝,一群无用的臣子,连鞑虏都比不上,又怎么比蓟国公的超凡绝伦!小人斗胆请蓟国公早作打算,洪承畴愿意竭心尽智,为蓟国公鞍前马后!”

  说完这一通,洪承畴一个头磕在了地上。半晌顾振华都没有声音,老家伙只当他的话说动了顾振华,急忙又补充道:“国公爷若是用小人,五年之内灭鞑子,十年之内登临帝位,一统寰宇,文治武功,千古第一啊!”

  “哈哈哈,洪承畴,你别做白日梦了,本爵是大明的忠臣,又岂会受你的蛊惑。来人!把老贼给我压下去,好生看管,千万别让他死了,本爵还留着他享受十八层地狱的酷刑。”

  洪承畴顿时拼命的挣扎,大声的嚎叫:“蓟国公。不听良言,您可是要吃亏的,小人有经验。有主意,不能不用啊!小人,呜呜呜……”

  有个士兵掏出了一双袜子,塞进了洪承畴的嘴里,一股恶臭直冲脑门,老东西几乎被熏死过去。士兵拖死狗一般,把洪承畴拖了下去。

  战斗也终于快结束了。二千多鞑子被清理一空,顾振华带着得胜之兵,前往了县衙。路上方剑鸣站在了顾振华的后面。

  “国公爷。卑职斗胆思量一下,洪承畴说的未必就是错的,这功高震主啊!”

  顾振华微微一笑:“洪承畴那是为了活命,病急乱投医。本爵要是没有他看得远。又怎么让老贼落网!用他当谋士,我还嫌不吉利呢!”

  方剑鸣顿时笑道:“洪老贼深受崇祯信任,结果大明亡国了,多尔衮又信重洪承畴,结果老贼竟是如此无耻,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的确不值得重用!”

  他们来到了县衙前面,突然猛地一抬头。只见里面火光四起,金蛇狂舞。烧得噼里啪啦乱响。

  顾振华顿时急忙问道:“县衙怎么着火了,还不快去救火!”

  这时候一个一身青衣的老家将跪在了顾振华的面前,痛哭流涕。

  “启禀蓟国公,火是我家老夫人自己点的!”

  “是洪老夫人吗?”

  洪仁点点头,哭道:“老夫人自从听闻儿子投降满清之后,就终日嚎哭,生不如死。今日痛骂逆子,也算是了却了心愿,她老人家无颜活在世上,因此**而死!”

  看着火光,顾振华也摇头叹息:“老夫人是我逼死的啊,让一个母亲来设计自己的儿子,别管洪承畴多么无耻,老夫人都不能忘了母子之情。剑鸣,赶快把火扑灭了,将洪老夫人的尸身安葬在这里吧,建一座祠堂,四时祭奠!”

  “是!”方剑鸣点点头。

  这时候洪妻也牵着儿子的手,走了过来,洪妻万福拜倒。

  “奴家此生也聊无趣味,惟愿青灯辜负,赎去罪孽,只有一点不放心。我儿虽然是汉奸之子,但是和他父亲绝不相同,乃是热血的真男儿,还请国公爷能够大开天恩,让我儿投入军中,杀敌报国,也好挽回洪家忠良之名!”

  顾振华点点头:“洪承畴一人降敌,不必牵连家人。你们能够大义灭亲,帮着朝廷诱敌,已经是一桩大功,本爵都看在眼里,夫人只管放心就是!”

  红家人安排妥当,顾振华立刻安排人手,昼夜不停的审讯洪承畴,从老贼嘴里把有用的情报都掏出来。

  就在这时候,一份飞鸽传书也到了顾振华的手里,打开看了几眼,顿时就让顾振华眼睛发直。

  “好吗,陆明月这个丫头下手够狠的!”

  顾振华随手将纸条扔给了方剑鸣,他看了一下,也是忍不住赞叹。

  “国公爷,挖了福陵和昭陵,又杀了代善,烧了沈阳城,简直就是一拳打在了满清的心窝上,我看鞑子多半也疼得发疯!”

  顾振华也点点头:“的确如此,我也没想到他们能干得这么大,这受伤的野兽最为危险,鞑子接下来肯定会疯狂的报复,你马上向各处传令,全线加强戒备,我们要和鞑子好好拼一场!”

  “遵命!”

  方剑鸣兴匆匆前去传令,顾振华终于让部下打出了他的旗号,大军雄赳赳,气昂昂,杀向了扬州。

  几乎与此同时,马进忠也率领着一万两千士兵,从湖广南下,一路来到了扬州,他们顺利回师。

  湖广的底子远比河南雄厚,控制了湖广之后,张缙彦按照顾振华的要求,鼓励工商发展,整肃吏治,广兴屯田,短短时间之内,湖广的局面为之一变。

  除了河南之外,安**又多了一个强劲的心脏,这次马进忠带着大军前来,部下可谓是脱胎换骨,精神面貌大为改变。

  “国公爷,万事俱备,就缺一场大战,让弟兄们好好磨练一下了!”

  顾振华十分满意,在这些士兵面前走过,频频点头。

  “马将军,你的确用心了。”

  马进忠挠了挠脑袋,憨笑道:“国公爷,自从zhidao了安**怎么练兵,我们才清楚,敢情以往全都错了,好在是迷途知返。要不然身为军人,不能保家卫国,实在是愧死人了!”

  顾振华笑道:“弟兄们,大家远路而来,本爵也给你们准备了一个礼物,那就是汉奸洪承畴,他刚刚被我们俘虏!”

  “洪承畴?”

  所有士兵都炸锅了,他们早就听教官反复的说过,洪承畴投降鞑子,出卖大明军情,鼓动鞑子入关,罪行罄竹难书,列在六大汉奸的第一位。

  竟然抓到了洪承畴,真是太振奋人心了!

  洪承畴捆得像是粽子,被塞在了一米左右的笼子,蜷缩成了一团,放在了士兵的面前,顿时引来了一阵阵的欢呼,大家都好像忘了疲惫一般。

  “国公爷威武,国公爷威武!”

  “安**,天下无敌!”

  “安**,天下无敌!”

  士兵们从肺腑之中,发出了自己的呐喊,顾振华趁着士兵气势高昂,直接冲向了扬州。

  洪承畴一去未归,博洛早就有些忧心忡忡,结果突然听到报告,有大队人马向着扬州杀来,而且还带着安**的旗号。

  博洛急忙让人去打探,动作神速的安**已经发动了攻击,枪炮像是雨点一样,落到了鞑子的头上。打得他们哭爹喊娘。

  城里的阎应元也是大喜过望,急忙让刘肇基亲自帅兵接应,里应外合之下,杀得鞑子狼狈逃窜,安**轻松杀进了扬州。

  苦战将近一个月的扬州军民终于迎来了援兵,一个个满脸的笑容,到处都是欢呼声,到处都是夹道欢迎的人群。

  “诸位扬州的父老,实不相瞒,在过去的一个月之间,你们奋勇作战,浴血拼杀,本爵全都一清二楚,事实证明,你们都是好样的!”

  顾振华大声的说道:“本爵要告诉大家两件事情,第一就是我们刚刚俘虏了大汉奸洪承畴,老贼恶贯满盈,本爵会把他放在扬州城头,受尽酷刑,告慰那些为了抗击鞑子战死的英灵!”

  “国公爷英明,国公爷,您做得太对了,绝对不能放过狗汉奸!”

  等着大家平静了下来,顾振华又笑道:“乡亲们,还有一事要告诉大家,那就是有一群义民,他们漂洋过海,承购突入了辽东境内,挖了满清鞑子的福陵和昭陵,断了鞑子的龙脉!龙脉啊!鞑子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问鼎中原的机会了,大家只要奋勇作战,就一定能赶走鞑子,重兴中华!”(未完待续……)

看过《悍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