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悍明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全军向前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全军向前

  一座三丈出头的拱桥,横跨湍急的水流之上,桥面的青石日积月累的冲刷,坑坑洼洼。栏杆上雕刻的石狮子也黑漆漆的一团。齐汉元叼着一根草棍,眼望着桥东的方向,有些焦急,又有些不耐。

  在远处炮声隆隆,大地都跟着颤抖,震波传到了他们的脚下,整个人也跟着心潮澎湃!血液沸腾。

  “头儿,咱们在豫北之战的时候,那可是头等主力。面对着鞑子的火炮,我们也是敢和他们对冲的。怎么到了这一回,却把咱们放在了后面,这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吗?”

  另一个鼓手也说道:“是啊,我听着那边的炮声,至少有打了四轮,有多少鞑子能逃得过去啊,说不定这时候鞑子都被干掉了,我看咱们啊,只能喝西北风,看热闹了!”

  齐汉元吐出了嘴里的草棍,气哼哼的说道:“都别废话了,国公爷派咱们过来守桥,就好好干活,一个个满腹的牢骚,还是不是一个当兵的?”

  “头儿,我们可不是抱怨啊,您能不能和上头请战,把咱们也调上去,别再这里戳着啊!”

  齐汉元的眉头紧皱,说实话他也有这个心思。就在这时候,突然地面上又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震动。

  鼓手又摇了摇头:“哎,光听着他们打炮杀人,我们这心里难受啊!”

  “不对!”

  齐汉元听了两声,突然从地上蹿起来,把耳朵贴在了桥面上,一阵阵的波动从远处传来,他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惊喜。

  “弟兄们,还等着什么,快点准备,鞑子杀来了!”

  一哨士兵,听到了这个消息,全都来了精神,他们火速退入了桥边的阵地上。

  阵地其实就是两排偏厢车,构成了一个八字形,开口对着石桥,便于形成交叉火力。在车厢的前面还堆放了高高的沙袋,保护后面的射击士兵。

  安**在土木工事上面,还是相当用心的,这样一个工事费事不多,防御效果比起铠甲还要好。

  士兵们刚刚在射击孔后面站好,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冲出来一大片骑兵,黑压压的几乎没有尽头,遮天蔽日,像是一大群乌鸦!

  守桥的士兵一见,瞬间心脏也收缩起来。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的对手,鞑子怕是超过了一千人。

  齐汉元手心冒了汗,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

  “弟兄们,到了拿出真本事的时候,谁也不准怂了!”

  鞑子骑兵越来越近,士兵们的喘息也越来越粗重,终于当鞑子的前锋踏上石桥的一瞬间,齐汉元的火铳喷吐着火舌,一枚铅弹准备命中这个鞑子的前胸。

  子弹穿透了鞑子两层铠甲,在后心迸溅出来,制造的伤口竟然有饭碗大小,血肉飞溅而出,这个鞑子嘴角抽搐两下,就摔下战马。

  米尼步枪的威力超乎齐汉元的想象,不过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这种步枪制造起来还太麻烦,只能少量装备,充当狙杀之用。

  实际上主力安**士兵还都装备着火绳枪,只有近卫军和一线精锐才装备了自生火铳,至于大面积装备米尼枪,需要的时间会更惊人。

  不过凭着眼下的火力,也足以和鞑子对拼了。

  汹涌的骑兵冲上来石桥,迎接他们的是一轮一轮的齐射,从偏厢车的后面射出了炽热的子弹,交叉的弹雨变成了死神的镰刀。

  鞑子骑兵纷纷中弹,跌落到了石桥下面,被湍急的水流冲走。

  狭小的石桥,严重制约了骑兵的发挥,反而安**格外的轻松,只要等着鞑子送上门来,他们只管开火就好。

  鞑子一上来就碰得头破血流,负责指挥的梅勒章京郎泰眉头皱成了疙瘩。鞑子并不是傻瓜,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一座石桥。

  这里的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正好是安**中军和右翼之间的一个连接点,只要拿下了这座石桥,就能直插安**后方,甚至捣毁那些致命的大炮。

  鞑子算盘打得叮当响,结果没想到却踢在了铁板上,郎泰顿时吹胡子瞪眼。

  “大清的勇士们,面对着区区明狗,你们都没法冲过去,这是最大的耻辱!”

  疯狂的叫嚣着,他快速找出了一百多名壮硕的士兵,让他们舍弃了战马,各个手持大盾,冲向前去。

  这些盾牌长有一米,宽半米多,厚度也有两三分,最重的能到四十斤。普通人单臂举起来还有难度,这帮家伙竟然也举着盾牌冲锋,可见他们体力之强。

  如此庞大的盾牌显然也有好处,寻常的火铳根本伤不到他们。而且组合在一起,就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这帮凶悍的鞑子举着盾牌,像是一群人肉坦克,疯狂的冲向了石桥。

  啪啪啪!

  铅丸打在了盾牌上面,火星乱飞,结果最多在盾牌上留下了一个凹痕。鞑子一看安**伤不到他们,顿时变得格外兴奋,嗷嗷大叫,冲了上去。

  齐汉元一见也红了眼睛,他一把抓起了一枚手榴弹。快速的点燃,等到火绳烧到了一半的时候,他才猛地将手榴弹掷出。

  他这么干,当然相当危险,现在的火器毕竟不够精确,搞不好会伤到自己,可是他也顾不得了。手榴弹划过优美的弧线,距离鞑子的头顶还有一米多,迅速的爆炸。

  鞑子正面有盾牌,可是头上并没有,飞溅的弹片***了鞑子的脑袋,划破了喉咙。一个高壮的鞑子向前抢了几步,嘭的摔在了石桥上面,在他的脖子后面插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弹片,鲜血不断的涌出!

  其他士兵一见这么攻击有效,纷纷效仿,一时间鞑子的头地上像是打起了炸雷一般,一枚接着一枚的手榴弹炸开,不断有鞑子被干掉,顿时密集的盾阵变得松散起来。

  “还有更好玩的呢,鞑子们,尝尝厉害!”

  说着齐汉元他们抬出了一窝蜂,牧童开口对准了鞑子,伴随着点火,这些火箭迅速的射出。更多的装药给予了火箭强大的动力,比起火铳要凶悍很多,仿佛一枚枚流星,撞在了鞑子的盾牌上面。

  有的火箭穿透了盾牌,直接刺透了鞑子的身躯。还有的虽然没有击穿盾牌,但是强大的劲头已经让鞑子的手臂脱臼,甚至骨折,再也没法紧握盾牌了。

  这时候火铳手再度发威,密集的子弹席卷而来。这些特别挑出来的勇士竟然被干掉了大半,只剩下二三十个,狼狈的逃回。

  郎泰这家伙彻底疯狂了,他紧紧的攥着拳头,亲自上阵,一座区区的石桥,就能难得住大清的勇士么?

  “冲,给我杀光明狗!”

  鞑子汹涌澎湃,不要命一般的涌上来。

  “头儿,咱们手榴弹没了,火,火药也不多了!”

  顿时齐汉元皱着眉头,豪不客气的说道:“不还有刺刀吗,还有这条命!只要有一口气,就不能让鞑子如愿!”

  “对,就是不能让鞑子痛快!”

  就所有人都做好了拼命准备,鞑子再度冲上来,他们越来越近,一直冲到了偏厢车的前面。

  一个手持大斧的鞑子猛地劈向了车厢,劈得木屑横飞。齐汉元看准了机会,就在鞑子落下大斧的时候,他的刺刀精准的刺出,猛地扎进了对方的喉咙,顿时这个壮汉浑身抽搐,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残酷的肉搏,安**的士兵也不断伤亡,齐汉元的胳膊上还挨了一箭,但是他们死战不退。

  “忠烈祠见面!”

  齐汉元用力的刺进了鞑子的肚子,顿时鲜血横流,里面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流淌而出,他浑身的力气也几乎消耗光了。

  突然从远处小跑着冲上来一支人马,足有一个营。他们来的太及时了,就在齐汉元他们即将崩溃的时候,这些人端着火铳,向鞑子喷吐出致命的子弹,顿时像割麦子,鞑子成片的摔倒!

  石桥转危为安,齐汉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赶来救援的正是栾虎,他咧着大嘴笑道:“好小子,挺厉害的嘛!”

  “厉害,差点变成忠烈祠的牌牌了!”

  “哈哈哈,没事,鞑子要倒霉了!国公爷会给你们出气的。”

  栾虎当然不是在吹牛,整个战场上安**已经逐渐占据了主动权。鞑子一连发动了两拨正面冲锋。

  鞑子迎着安**的枪林弹雨,奋勇冲击,不得不说,这些鞑子相当的勇毅,个个悍不畏死。

  但是血肉总归没法和枪炮抗衡,鞑子被打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宽阔的战场上,全都是成堆的尸体,被马蹄踏碎,烂泥一般,混在了一起顾振华在望远镜之中,将鞑子的情况尽收眼底。眼看着博洛再度集中兵力,发动了第三波的攻击。

  顾振华冷笑了一声:“传令,全军向前,该让鞑子尝尝我们的厉害了!”

  随着顾振华的命令,传令兵飞马冲到了马进忠的前面。

  “马将军,国公爷有令,全军向前!”

  “全军向前!”

  ……

  安**一直采取守势,后面的士兵养精蓄锐,正是最巅峰的时候,他们踏着整齐的战鼓,嘹亮的军歌回荡。

  炮声隆隆,在鞑子的队伍中不断的爆炸,掷弹兵将一枚枚的手榴弹投向了鞑子。密集的鞑子队伍变得稀疏,稀疏的鞑子变成尸体。

  “安**,必胜!”

  “安**,必胜!”

  雄浑的吼声,震撼大地!

  铺天盖地的士兵,汹涌的向着鞑子奔去。

看过《悍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