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狗剩 > 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无法呼吸……给一点空气、给点……脑袋要炸开来了、、、痛!!

  阴暗的巷子里,秦含垂死挣扎。

  他的旁边站着一个手足无措的女人。秦含伸手抓住她的脚踝,喘息道:“救、救救我!救……”

  女人颤抖着一脚踢开他,跌跌撞撞向着光亮的地方跑去。

  “别、别……”秦含急促地喘息,痛苦地高呼一声,剧烈地颤抖着。忽然,瞳孔所有的光消失了。

  一个死人,眼睛里不会有光。

  或许凌晨,或许上午就会有人发现这具尸体了。晨练的老头,上学的小姑娘,或者卖手抓饼的小摊贩?只要他们往这个巷子里探头看一眼,就会看见一个青年人,躺在冬日冰冷的地上,嘴角的鲜血早已凝固,成了红褐色。而他的眼睛,一动不动。没有光泽,没有焦距,却又似乎是看着身旁一只小小的注射器。

  那针管注射器里还有一些透明的液体,经公安部门技术鉴定科鉴定,正是□□。

  一个面容不俗的青年,为何会在一个不算太偏僻的巷子里注射毒品呢?如果是自愿注射,那为什么注射器上提取不到任何指纹?法医解刨后,发现了死因。正是过量的毒品注射,导致死者心脑血管膨|胀,呼吸系统瘫痪,脑血管大出|血引发脑溢血死亡。公安初步鉴定这是一起刑事案件。

  很快,尸源找到了。死者是宁京大学工业设计系大三在读学生,秦含。

  管法医一边缝合尸体一边叹气道:“多俊的一张脸。”

  薛法医工作年份大,见惯了生死,安慰道:“咱法医把工作做好,还这小伙子一个清白,也算是尽力了。”

  管法医看着人生导师老薛,笑了,道:“是呀,听说这小伙子是桃源乡人,也是我老乡了。从桃源乡那个大山嘎啦里考出来不容易啊!听说他家里只有一个老母,这以后,唉。”

  薛法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会还他一个公道的。”

  管法医:“……老薛,你又不摘手套!!”

  案件进展得很顺利,侦查员们摸排过程中,看了十几个小时的各个街道监控录像,刚确定那个黑暗中女子的身份,案件却被忽然叫停,所有的侦查员全部撤回,专案组解散!

  从山里跑来给儿子收拾遗物的老母亲一夜白头,带回去的不是儿子的沉冤昭雪,而是一个吸食毒品过度致死的理由。她不相信,她一手养大的乖仔是一个瘾君子!是一个让人唾弃、不耻的吸毒犯!

  但有什么办法呢?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宁京大学的校领导闭门不见,学校里不明情况的学生对她指指点点,暗自揣测校草秦含背地里是一个怎样丑恶嘴脸的吸毒者:他带坏过其他同学吗?他有艾滋病吗?怪不得他不接受刘媛媛的表白,是还残存一点良知吗?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世道乱啦!

  秦含的母亲,王丽桦,捧着儿子的骨灰盒踏上归途,心里痛,眼睛里也痛,她流干了这一辈子的眼泪。有领导偷偷摸摸给她钱,她没要。这是儿子的清白和性命换来的,拿了岂不是原谅这些人的罪过?她没读过书,只认得几个字,还是儿子教的。但她心中自有是非公断,不能放弃,坚决上诉!

  不过,她还没跨上去法院的路,就被人截了道,打得鼻青脸肿,躺在马路边上,过路人围着没人敢扶。

  半晌跑来一只疯狗,蹲在她边上,又叼了瓶水,用牙咬开瓶盖,把水淋在王丽桦满是血污的脸上。人群议论起来,这狗太有灵性了!这下惊动了电视台,记者摄像师呼拉超来了一辆车,举着话筒就采访,王丽桦在镜头面前泣不成声:

  “我儿是好孩子,他是被陷害的啊!我想上访,就被打成这样……”记者感动得连连点头,义愤填膺地说道:“老大娘,宁别急,人间自有正义在!警察不管我们管,人民群众管!”

  围观的十几个群众纷纷响应,大家你捐十块我捐五块,凑够了王丽桦的路费。

  但是很快,王丽桦就被几个孔武有力的保镖一辆豪车送往桃源乡小山村,回老家了。那野狗恋恋不舍摇着尾巴咬着王丽桦的裤腿,被一脖颈后三道褶的保镖抬脚踹飞。王丽桦趴在车窗玻璃上看到那呜呜叫的野狗,眼泪忽然就涌了上来,呜呜哽咽。这一人一狗,境遇困窘得如此相似。

  先不说王丽桦回老家如何,我们跟着这只狗,看看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正发生着什么。

  这是一只皮毛枯黄,身上长疮的癞皮狗,它忍着痛,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或许我们该用“他”,因为“它”的躯体里的灵魂名字叫秦含。

  怎么能甘心不明不白就死了?不甘心。哪怕是一条沟,我也要沉冤昭雪,我要还自己一个清白。

  死亡已经经历一次了,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吗?大不了再死一次,也要一个清白!

  心中的愤怒与悲伤支撑着秦含没有倒下,但是腹中的饥饿让他恢复了理智。垃圾堆的剩菜闻着好香,香味就像长着手,牵着秦含的鼻子,往前走。秦含停在一盒剩饭面前,里面有人吐的骨头、咬下的土豆皮,蘸了汤渍的米饭,闻起来……太香了!秦含闭上眼睛,咽了一口口水,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吃,吃一口,就真的是狗了!”

  艰难地举爪往前走,饿得晕晕乎乎,不知不觉走到一片小餐馆处。这条餐饮街就在宁京大学和华夏理工、华夏外语的交界处,有很多大学生都喜欢来这里开开小灶,秦含以前也常来,这次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这里。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第一次从仰视的角度打量这个地方。

  然后,你猜他看到了什么?室友小周和小周的女朋友,在路边吃大排档。秦含高兴地跑过去,尾巴情不自禁摇了起来。

  “周哥,你看这个狗盯着我们看呢!”小周的女朋友惊奇地说,“你是不是认识这只狗啊?”

  小周看都没看,从盘子了拿了一根没吃过的肉骨头丢了过去,秦含一跃而起,稳稳地接住了,慢慢走到一旁,趴在地上,用两只前腿固定住肉骨头,啃了起来。狗类灵敏的听力让他听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消息。

  “周哥,你今天怎么大方?”

  “发了点小财,让这东西也沾沾光。”

  秦含竖着耳朵,仔细地啃着骨头上的肉。

  “发财你就带我来这儿?你就没想过带我吃顿大餐!”小周女朋友有点生气。

  周超鹏一笑,给女朋友夹了菜,道:“钱我有,但我要小心点花,知道吗?有些事儿,不能暴露在人前。刘媛媛你还记得吧?”

  周超鹏女朋友小兔子一样只吃了一口,问道:“不就是那个家里有钱的臭傻.逼吗?她好像最近都没在学校。”

  “呵,我们宿舍那兄弟的事,绝对和她有关,不然无缘无故,我们宿舍几个,怎么卡上忽然多了一笔钱?做贼心虚。”

  连我的名字都不敢说了吗?秦含躲在一边,继续啃着骨头。

  周超鹏的女朋友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忙问道:“啊?!那、那你们有发现什么吗?前几天是不是还有警察找过……找过你们宿舍的?”

  周超鹏不耐烦道:“问那么多干嘛?”压低声音,不愿旁人听到,说,“就是问那天晚上,谁找那谁出去的,什么时候出去的……有什么是什么,我就那样说了,我能干什么?”

  周超鹏女朋友叹了一口气,看见那条狗吃完骨头了,眼睛还亮晶晶地看着桌子,就夹了一块鸡肉扔了过去,那狗又稳稳地接住了,一边吃一边慢慢走远了。

  “唉,可惜了……”

  “可惜什么?他有我厉害吗?”周超鹏坏笑一声。

  “讨厌,我怎么知道你们谁厉害?你试过啊?”娇羞的声音渐渐隐于闹市中,秦含一步步往前走,目光冷静。

  刘媛媛,你很厉害!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哪怕没有神明,还有我这个冤主!!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88/3142647.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