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狗剩 > 第2章 相认

第2章 相认


  秦含走在陌生的大街上,陌生的霓虹灯下。从前,他从未从一个这样的角度看过这个城市,如今成为一条四处游荡的癞皮狗,反而看清了这个大都市的人情冷暖,肮脏与洁净。

  秦含不知道这辈子以后该怎么走,找一个有爱心的人,成为他家的宠物?或者被狗贩子抓住,成为桌上的一道热菜?他管不了那么以后的事情,他要报仇!此刻,现在!

  作为当事人,秦含自然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刘媛媛跟他表白过,但是秦含不喜欢她,有什么办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更何况这种大小姐怎么伺候都是错。不想刘媛媛几次三番纠缠失败,从未经历挫折的她怀恨在心,把秦含喊了出去走走。走到那条小巷子的时候,忽然拿出了注射器,将毒品注射进毫无防备的秦含身体里。

  秦含想不明白,这难道就是大小姐的爱?得不到就毁掉吗?秦含此刻的狗脑难以理解刘媛媛的脑回路。他卧在公园的草地上,心里计划着下一步。

  那罪魁祸首刘媛媛呢?让我们把视线拉近到宁京郊区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别墅里,洁白的公主床上,刘媛媛双目无神地不知在想什么。半响,摸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给备注“倩姐”的人。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一定能让他对我死心塌地的吗?”

  对方没有回信。

  刘媛媛气急败坏地咬着牙打电话,恨死了这个怂恿她用毒.品控制秦含的姐们,描绘出一幅不可一世的秦含跪在地上求饶的样子。现在、现在一切都失控了!爸爸也对她失望了,整天只能藏在这个小别墅里,不能出去唱歌、喝酒、美甲、逛街,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爸爸说正在给她办去英国留学的手续,什么嘛?不就是流放吗?

  刘媛媛的气愤可能一点都不必秦含少。

  刘媛媛怒火中烧,一条条微信发了过去。

  “文倩!你这个贱人!

  “贱人!

  “你别以为你就没事!你是主谋!东西是你给我的!

  “要出事儿了,你他妈就死在第一个!

  “贱人!!”

  文倩躺在刘媛媛的哥哥刘元波怀里,给他看刘媛媛发来的微信。刘元波笑笑,删了对话,亲了一下文倩的额头……

  五天后,刘媛媛就会踏上前往异国的飞机,那时候再想报仇,难如登天。秦含还不知道这一切,他想着,要是一条狗去报警,警察会相信吗?他用爪子在草地上尝试着画字,团成一团,没法辨认。想开口说话,一出口就是“汪汪汪!”就像溺水的人,一开口吸进去的就是水,没法开口。

  但是还是尝试一下!秦含站起立,习惯地抖抖身上的浮草,按照记忆里的方向,找到了大学城附近的派出所,也就是最开始接收秦含那件事的派出所。

  很晚了,只有值班室里还亮着灯,秦含跳上窗台,里面只有两个民警,一个在看手机,一个埋头写着东西,很安静。

  秦含悄无声息地跳下来,绕进去院子里。资料室的铁门开了一条缝,里面有人在查资料,秦含钻了进去,里面的人也没有发现。里面的人很快就找到想要的资料,关上灯,锁上门走了。秦含听那人的脚步声走远了,开车走了,这才跳到桌子上,开了电脑。

  有密码。

  秦含在空气中嗅了嗅刚才那个人的味道,又在键盘上仔细嗅了嗅,尾巴轻轻摇了摇,根据气味比较重的按键S、L、Z,123456,大概就是资料室的缩写和数字的组合。秦含伸出狗爪中比较长的那个爪子,试了几次,熟悉的开机声音响起来。

  警察有共享卷宗的内部网络,秦含打开网站,找到了自己的卷宗。案件定型是注射毒品过量的意外事件。卷宗里的内容少得可怜,有一些室友们的笔录,法医的鉴定。秦含心理不禁怀疑,究竟是没发现那些可疑的地方,还是被忽视了?

  秦含当晚睡在了资料室的桌子下面,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稳。早晨,外面的脚步声就把他惊醒了,继而有人开门,有几个人走了进来,听他们交谈,应该是法医。秦含低着头观察着地形,预备窜出去,却忽然听到一个关键词——李智远。

  李智远是秦含上铺的哥们,两人感情不错,以前常一起出去撸串,打球。

  “李智远他来找你了?”问这个话的是管法医。

  薛法医无奈道:“秦含那个案子,疑点重重,谁不知道?但是说压就给压下来了,你没看见老大那天脸色铁青,谁都不敢说话。连老大都敢怒不敢言,就我?”

  管法医拍拍他的肩膀道:“咱该写的还是要写,把证据都留下,天网恢恢,凶手总会被抓.住的!”

  薛法医点点头,开了电脑查东西,忽然骂道:“我.草!他.妈的!”管法医一惊,道:“老薛,怎么了?”伸头一看,也禁不住要骂娘。

  “怎么回事?当时秦含的尸检报告不止这些啊?我记得当时死者的指甲里有与他不符合的DNA组织!这里怎么只剩这么点记录?”

  薛法医低声骂了一声,看了看管法医。管法医无言,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两位被世界的无耻震惊的同时,没注意到,一只癞皮狗悄悄走了出去。

  秦含觉得自己想杀人,牙磨得痒。他知道世界有时候无耻,却没想到已经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是一条活生生的命啊!秦含一口血堵在胸口。

  冷静下来,他觉得自己很蠢,应该早就看出来这里面绝对是有动作了。现在怎么办?一条狗?告到最高法院?秦含自己都想笑了。

  或许,复仇的方式不止这一种。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刘媛媛,你千万别走,你等着我啊!

  不知道刘媛媛住在哪里,秦含准备回学校守株待兔。学校里恢复了平静,食堂外的广场上各个社团在搞外场,高音喇叭喊话,同学们和往常一样。秦含跑过时候的时候,有点讨厌自己过度灵敏的鼻子,一溜小跑,跑到女生宿舍3号楼下面,守株待兔。

  女生楼下就是二战时期的火车站台,一对对情侣抱在一起生离死别。单身狗秦含眼观口,鼻观心,守在楼下大门,如老僧入定。除了情侣,门口还有一些穿着睡衣头发蓬松的女生握着手机,四处张望——等外卖的宅女们。

  秦含打量了一下,看到一个熟人,以前社团的许贝贝。这姑娘也一眼看到了了秦含,弯着腰笑眯眯地靠近,小声说:“丑狗狗,你也来等女朋友啊?”

  秦含扭过头,这妹子怎么还是这副神叨叨的模样。

  许贝贝被一只狗鄙视了,撇撇嘴又道:“你待会儿别走啊,我分你一点外卖。”又解释了一句:“我减肥呢。”

  秦含情不自禁开始摇尾巴,又生生停住了——作为一只狗,怎么控制尾巴不乱摇?

  许贝贝没有食言,外卖是茄子鸡盖饭,她把快餐盒盖子放在地上,分了一半饭和菜给了秦含。秦含吃得热烈盈眶,直冲许贝贝摇尾巴。

  女生宿舍楼下经常会有一些流浪猫流浪狗,许贝贝没有觉得奇怪,转身上楼了。

  秦含不敢松懈,卧在绿化带的大树下,盯着来来往往的人,没有看到刘媛媛或者她的那些朋友们。直到晚上十二点门禁,还是一无所获。秦含几乎断了线索,一条狗默默地趴着,也不是很饿,晚上许贝贝也喂他了,就是感觉孤独。他觉得这几天承受的孤独比这辈子所有的加起来还多。没法和人沟通,也没法跟狗沟通。一条狗茫然地想要报仇,却毫无头绪。就算找到刘媛媛又能怎么样呢?咬她?还没咬死她,自己就被打死了吧,这个身体本就不算健壮,加上皮肤病,毛皮间应该是有虱子,很痒。秦含挠了几下,抬头看见一个人飞了过去!

  一个人……飞了过去?

  秦含惊得大喊:“汪!汪汪!”

  那个影子从天上落下来,强劲的风吹乱了秦含的狗毛,“嘘——”。

  秦含睁大了狗眼:许贝贝?!

  我、我脑子不够用了,许贝贝你给我解释一下。

  许贝贝轻声道:“丑狗别叫啊,忘恩负义!我这是匡扶正义呢,你小声点。”

  秦含乖乖地不做声了。

  许贝贝很满意,从包里掏出一个面包,撕开包装袋递给秦含,道:“丑狗,你帮我做件事,我以后天天给你好吃的。你闻闻这个。”说着递过来一只高跟鞋,秦含闻了一下,是刘媛媛的味道!!

  许贝贝又道:“乖,你帮我找找,这女生躲到哪里去了,我有个冤案要找她。愿意的话就摇摇尾巴。”

  秦含几乎可以肯定,许贝贝说的就是自己那件事了,他激动地几乎叫出来,在原地蹦了两下,摇着尾巴点着头。

  许贝贝很满意,转身要走,秦含咬住了她的裤腿。许贝贝蹲下来,摸摸他的头,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一定不能忘记啊!我喜欢的人死了,可能就是这个女生干的,我要查出来。不过这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才找了你,知道吗?”

  秦含点点头。喜欢的人……许贝贝也暗恋我?

  一般情况下,表示愿意,狗习惯性动作是摇尾巴,猫是蹭手,这条狗怎么点头?许贝贝蓦地站起来,一伸手,一道威压直接把秦含摔在地上。

  秦含四条腿贴着地面,呜呜直叫,眼角流出了泪水,呼吸越来越困难。

  许贝贝扯手,面无表情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秦含挣扎着挪到喷泉池旁边,蘸着水慢慢划出两个看不太清的大字团:

  “秦含。”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88/314264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