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狗剩 > 第4章 击杀

第4章 击杀


  第四章击杀嗷呜!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牛奶浴里的美人显得晶莹剔透,宽大的浴室,洁白的瓷砖,一瓶高档红酒,刘媛媛小酌一杯,酒精催熟下,她有些飘飘欲仙,踩在了云朵上面,飘飘荡荡。她懒洋洋拿起手机,拨通了好友安晓熙的电话,让她带两个朋友过来玩,顺便买点吃的,一定要有李记的烧鹅。

  “十分钟,没到的话那辆跑车你就别想了!”听到安晓熙在电话那头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刘媛媛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朱唇轻启,又抿了一口酒,虚掩的浴室门打开了。

  一只狗慢慢走了进来。

  刘媛媛伸手招呼它过来。这是刘元波养在这别墅里看家的德国黑背,毛皮锃亮,四肢灵敏。

  “亨利,过来尝尝。”暗红色的红酒被倒在瓷砖上,像一滩血。

  那只叫亨利的黑背摇摇晃晃走过来,刚开始走得还有点别扭,走到刘媛媛身边的时候,似乎适应了瓷砖的光滑,它歪着头像刚认识刘媛媛一眼,仔细看着她。

  刘媛媛按着它的头去舔那滩红酒,亨利挣扎起来,刘媛媛狠狠地拍亨利的头,亨利“唔——”地一声,脚底打滑闪在一边。

  刘媛媛伸手够不到亨利,气恼地又倒了一杯酒,伸手泼到亨利身上,亨利委屈地呜呜两声,卧在一边,两只黑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主人。

  “真是傻了,跟这么个狗东西生什么气?”刘媛媛伸了个懒腰,缓缓从浴池站了起来,她怜惜地看着自己嫩滑的胳膊,根本没想到那只蠢笨的亨利趁此刻一跃而起,扑到了她背上。

  “啊——”刘媛媛没站稳,摔在浴池里,溅起一大滩水。她惊恐万分地转过头,看到亨利血红的眼睛,惊呼道:“滚开!!疯狗!滚开!”

  亨利张开獠牙大嘴,看准刘媛媛的脖颈,一口咬下去!刘媛媛下意识伸出胳膊阻挡,血液喷涌而出,滴滴答答染红了纯白的牛奶浴液。亨利仿佛疯了一样,疯狂朝着刘媛媛头部颈部撕咬,刘媛媛躺在光滑的浴池里,使不上劲站不起身,狼狈地用胳膊护着脸。尖锐的疼痛让人下意识会回到在母体中的状态,她蜷缩着身体双手抱头,手指护住后脖颈。手指断了几根,脸上、胳膊上、脖子上都是野兽撕咬的伤痕,尖叫不已。

  安晓熙怕刘媛媛收回“借”她的车,很快就到了刘宅,正好遇到回来的刘元波,两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屋,就听见浴室里有刘媛媛的叫喊声。两人冲进去,被眼前一池子血水吓得说不出话来。

  刘元波反应快,冲过去抡起红酒瓶砸亨利,亨利灵巧地闪过,从浴池里跳出来,飞箭般朝着安晓熙扑过去。刘元波拿起另一个瓶子砸,亨利撞开安晓熙,借力弹出去,那玻璃瓶正砸在安晓熙膝盖上,砸得她血肉模糊,瓶子碎了一地。安晓熙没站稳跪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亨利回头,盯着刘元波看了一眼,一闪身从门口窜出了别墅。

  刘元波愣了一秒,草,我是被一只狗嘲讽了吗?!再低头看,浴缸里的女人要死不活地痉挛着。快死,媛媛,你怎么还不死?

  安晓熙叫嚷着:“元波哥,快救媛媛!”

  刘元波擦擦手,用浴巾裹住刘媛媛,抱了出去。耳边刘媛媛气息很弱,喃喃说着:“哥,哥,救、救我……救我……”

  刘元波犹豫了一秒,媛媛,你要是一直像现在这样乖,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安晓熙扶着墙跟来,殷勤道:“元波哥别担心,这附近就有医院,我带你过去。”

  刘媛媛你命不该绝啊,安晓熙偏偏现在在这里。还是顺便把这个碍事的安晓熙一起解决了?

  “元波哥,这边!”刘媛媛坐在车上招手,刘元波慢慢走了过去,把刘媛媛放在后车座上,自己坐到副驾驶座上,扣上了安全带,兜里放着一把开合刀。安晓熙叽叽喳喳根本停不下嘴,絮絮叨叨吵得人头痛。

  “……太吓人了!亨利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是不是被刺激了?还是媛媛也给它……元波哥,还好你也来了,不然我都进不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媛媛被害。”

  刘元波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元波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别担心啊,待会儿大家都过来了。今天媛媛说想要聚聚让我把朋友们都喊过来,这会儿应该都在路上了,哎——别让他们都扑了空,我这就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们一下!”

  刘元波瞥了她一眼,还有没把这个安晓熙做掉,不然等她们这帮狐朋狗友赶过来,不是正好被抓了一个现行?刘元波庆幸又气愤,一把拍掉她的手机,安晓熙吓得假睫毛都掉了,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开车不要打电话!你要害死我妹妹吗?赶紧去医院!!”刘元波语气阴森森。

  安晓熙心想刘大哥真是一个爱护妹妹的霸道总裁!惧怕之中夹杂着倾慕,连忙点点头,不敢再瞎说话,车子很快开远了。后车座里不断传来刘媛媛的呻|吟,显然很痛苦。刘元波点了一支烟,心中暗笑,要是这刘媛媛真的是被狗给咬死了,死得透透的,那才真是好玩,想想爸爸脸上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安晓熙余光看到刘元波似乎在笑,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她看到了什么?刘元波的车座后面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她下意识以为那是刘元波的尾巴,手忙脚乱地地往后躲。车子失去了控制,一扭头就冲进了绿化带,撞断了的树枝、绿化带的栏杆把那辆价值不菲的跑车刮成了一个丑八怪。安晓熙被撞晕在驾驶位上,安全气囊把她保护得严严实实。

  刘元波没有晕过去,他还清醒着,他的头撞在了车门上,晕晕乎乎,但是脸上胳膊上被断裂的树枝划开了伤痕,流了很多血,刺痛感让他想昏过去都难。真是一场无妄之灾!如果不来别墅这边,刘媛媛就安安静静地被狗咬死了。如果不是坐上这敞篷的跑车,身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刮伤!抽了一半的香烟掉在脚边,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亮着,刘元波恨不得按熄在安晓熙的脸上!他用力拍了拍安晓熙的脸,那个女人迷迷糊糊醒过来,“后座……后座……”

  后座什么?刘元波扭头看着后座,跑车的后座空间小,刘媛媛这会儿昏迷不醒地卡在后车座和前车座之间,夜晚很安静,有蝉鸣,静得有点奇怪。

  从刘元波的车座后飞出一个黑影!

  刘元波觉得眼睛被什么闪了一下,下一秒就看到一只大狗扑在了安晓熙身上,刘元波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闪光竟然是月光下这条恶犬的牙齿!

  安晓熙抽动着两条腿挣扎着,痛苦不堪。刘元波一眼认这是自己养的狗亨利,大声呵斥道:“亨利!滚开!”

  那只叫亨利的狗在安晓熙停车打电话的时候趁机窜上了车,它有着动物的本能,动作轻缓,乃至前车座两个人根本就没发觉,刘媛媛受了重伤失血过多昏了过去,刚好睁开眼,就看到亨利一双嗜血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她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亨利就悄无声息地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刘媛媛彻底两眼一黑。亨利躲在副驾驶的车座后面,这是个隐蔽的场所,它按了按刘媛媛的胸膛,温度一点点开始变凉。它便开始准备伏击安晓熙。如果说刘媛媛是一把杀人的刀,安晓熙不是拿着刀的人,就是刀上的□□,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亨利潜伏得很好,它等待着时机,然而它忘了一样东西——尾巴,因为他原来是没有尾巴的。

  他是谁?

  秦含。

  秦含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间豪华的屋子里面,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短短十分钟,他就彻底适应了这个身体,从这条德国黑背的躯体里面,他下意识就会了这条大犬的动作招式,他知道怎么发力撞击最狠,怎么跑跳距离最远,怎么张嘴一击即中!时间越长,融合越好,他不知道的是,很多动作时那条叫亨利的狗都不会的。亨利是养尊处优的宠物,一些动物的防身进攻的路子,它早就忘了,或者,从来没学到过。而秦含,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不仅很好地融合了这个身体,更是激发了亨利作为一条德国牧羊犬在祖先应对狼群时的本能基因。

  秦含高兴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屋子里好像没人,他探头探脑地观察着,然后,他看到了客厅里刘媛媛的巨幅全家福。天赐良机!当听见浴|室里刘媛媛的声音时,秦含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子里!他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平静,伺机,报仇!”

  “亨利!乖~松口!”刘元波轻声安抚着秦含。秦含脸上,嘴上,身上都是血迹,触目惊心,他死死咬着安晓熙的肩膀,安晓熙两只手不断地捶打,秦含松口又一口咬在安晓熙脖子上,忽然感到下腹一阵冰凉。那是刘元波的开合刀,本来打算用来杀安晓熙的,现在却用来救她。

  “松口!”或许是这条狗狡猾近妖,刘元波竟然下意识用了谈判的方式,他当时没有意识到,事后回想这一幕幕,越想越怪。直到高人解惑,他才懂了,一阵后怕与后悔,后悔当时没尽力一搏,杀了这个祸害。

  秦含的牙齿还没有深入安晓熙脖子。

  要自己的命还是要仇人的命,秦含此刻脑容量不大,但这基本的帐还是会算的,他没有动,而后瞅准时机一跃而开,在地上打了个滚窜入绿化带里面,消失不见了。

  刘元波松了一口气,背上汗水黏湿了衣服,他把半死不活的安晓熙搬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试了试车子,还能开,不慌不忙往医院的方向赶去。

  此刻,在距离帝都一百公里的中原许家,却是慌乱一团。

  许贝贝跪在许家大院里,身旁躺着一条死狗,院子里挨挨挤挤百十号人齐刷刷看着,无一丝声响,许家家主站在主屋内,冰冷的声音似毒蛇咬在许贝贝心上:

  “从此,你许贝贝再也不是我许家人,家谱除名!”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88/3142650.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