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狗剩 > 第8章 回家

第8章 回家


  秦含靠着许贝贝昏昏欲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猛地坐了起来,吓了许贝贝一跳。

  ?两张火车票?我是狗啊,不到一米二,为什么要买票?他用爪子拍屏幕,喉咙里只有呜呜的声音。让我说话啊!真是急死狗了。

  许贝贝看着电脑屏幕,上面是交易结果面,赫然两张车票,乘坐人,许贝贝、秦含。

  对啊,秦含已经“死”了,怎么个人信息还能用?可能公安系统还没销户……但是这要是有心人顺藤摸瓜查到了什么……许贝贝心中骂自己太蠢了!还好秦含提醒。当即关了电脑,收拾了背包,牵着狗出门。

  出门前还被那两个黑衣调查员拦了一下,最后再三保证,签了保证书,只是去遛狗,才得以出门。

  一人一狗越走越远,一直溜达到了宁京大学南门。南门是宁大的侧门,外面路两边都是小吃店,这会儿下午的课刚结束,街边熙熙攘攘都是学生,来往的车辆缓缓夹在人流中前行。

  要是牵着泰迪或是哈士奇、萨摩这种颜值高的,许贝贝早就被围上了,可惜她牵的是德国黑背,俗称狼狗,高大威猛,炯炯有神,一看就不是善类,许贝贝几乎是被让出一条路来。

  一辆不起眼的大众停在许贝贝边上,一只手从车子里伸了出来,对她招招手。许贝贝拉开后车门,带着秦含坐了进去。

  “胡哥,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老胡漫不经心道,又问,“去哪儿?”

  “湖南湘潭桃源乡……要是不方便你送我去客运站,我再想办法。”

  “湖南……出行证呢?”老胡头也没回,伸手向身后。

  许贝贝有些局促,低头看着秦含的头顶道:“临时准备走的……胡哥你帮帮我,我被盯上了。”

  “下车。”老胡把车停在路边,不耐烦道:“没有总部的出行证,哪个异女能走了?姐们儿,你也心疼心疼我,我老大不小了,刚结婚有孩子,要是惹恼了上面,我一家三口喝西北风去?”

  秦含抬起头,一双黑眼珠子定定地看着许贝贝。

  许贝贝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会带你走的。她咬了咬嘴唇,又道:“胡哥,这事儿我和莎报备过了,通行证很快就会下来了。你先带我们走……”

  老胡不耐烦地正要打断。

  许贝贝又道:“你儿子还没化形吧?总部那边,你儿子还摇到化形的号吧?要是社区管理的,查到你家养了一只狐狸,你说——”

  老胡一愣,沉默不语。他知道许贝贝一向和总部关系好,今天不想出这一趟远差,想拿规矩治她,不想这看着心善好欺负的许贝贝,也会放狠话。他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开车朝外环去。他没有必要得罪她,处得好些,说不定以后还能帮忙说上话。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许贝贝的话他最好还是听了。

  老胡一家都是狐狸。农村的人往城里跑,山里的妖怪也往城里跑,谁都希望生活好些。老胡这一类妖怪,是被总部招安的,他们也有些手段,因此总部予以他们庇护,助其化形,他们便要在工作上协助异女,保证除暴安良的活动顺利展开。平时他就是个出租车司机,大街小胡同地开,搜集城市角角落落的信息。

  车子里没人说话,秦含趴在座位上,脑袋搁在许贝贝腿上,他心想,许贝贝帮我这么多,我要怎么谢她呢?请她吃一顿狗肉?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我们以前也不熟啊。

  许贝贝眉心有些痛,靠在车窗上休息,昏昏欲睡。

  车子上了高速以后开得飞快,差俩翅膀就能飞了。好在高速上来往车辆多,谁也没注意到,电子监控也探测不到,老胡索性法力全开,恨不得天黑前就赶到桃源乡。

  几千里的路,老胡只花了三四个小时,比高铁还快些,晚上八点多,到了桃源乡入口。老胡嗅了嗅,直说这地儿有古怪,不肯再往里走。

  秦含家住在桃源群山里,离这山口还有二十里山路。二十里说多不多,盘山公路前年就修好了,老胡这速度,一会儿就能到。但任凭许贝贝威逼利诱,老胡再不肯往里送一步,死活要走。

  许贝贝只能让他先走。

  老胡放下两人,关了车门,探头冲许贝贝道:“你小心些,凭老胡我多年的直觉,这山里的东西不是你这个小小异女能惊动得起的,你们人别把自己看太高了!”说罢一踩油门走了。

  扬起得灰呛得许贝贝直咳嗽,断断续续道,就你口硬心软。

  秦含看着月色下的桃源山,山影起伏,一轮孤月小小地挂在两山之间,心中百感交集,沉默无语。他用头蹭了蹭许贝贝,许贝贝蹲下来揉了揉他的耳朵,道:“你带路?”

  秦含点点头,又摇尾巴。

  许贝贝抱他在怀里,腾空飞起,越过山峦往深处飞去。她有些心不在焉,心思乱得很,一会儿想起前些天许瑾宝把她逐出家门,一会儿想起调查局黑衣人是不是给自己警告牌了,一会儿又想起中午的那个杀手,他的眼睛亮得像野狗。

  这些原因都不是,究竟是什么让她心慌。

  她搂紧了怀里的狗,沉甸甸的有五六十斤,最终还是要正视心中的口子——是他啊。

  秦含,今日一别,就是永别了。

  她在对的年纪遇到了对的人,却没能在一起。

  以后也不会在一起了。

  放心吧,或许就会遇到更喜欢的人呢。许贝贝安慰自己。

  但是,那也都不是他。她又沮丧了。

  秦含感觉到许贝贝不开心,喉咙里发出安慰的声音,他虽然在安慰,但是整只狗透着一股愉悦的心情,尾巴也几乎要摇起来。要回家了,谁会不开心?

  可是我……连家都没了。许贝贝心头一酸。她眨巴眨巴眼睛,把那两滴差点涌出的眼泪藏回去。又绕过一个山头,到一处谷底,这里挨挨挤挤有十几户人家,有木建的二层小楼,也有半藏在山壁下的岩房。

  秦含昂起脑袋,伸出爪子指向一处石头房。那房子一层三大间,从窗户里透出光。那是他的家,山窝窝里的老石头房。本想着考上了大学,跳出了这大山,以后就在城里安家落户,把妈妈也接出来住。没想到最后,这里才是他的归宿。

  落到院子里,秦含迈步要往屋内走,却又停住了,他拍拍许贝贝的鞋,示意往外。

  许贝贝疑惑,怎么了?

  [我妈过日子节省,怎么会三间屋子全亮着灯?]秦含发现了蹊跷,苦于无法开口,拽着许贝贝的裤腿往外走。一人一狗纠缠之时,屋里的人听到了动静,大门猛地打开,一群人迅猛如洪水将这一人一狗围在了中间,速度快到几乎没看清他们是怎么出来的。

  一圈的枪口对着他俩,许贝贝后背的汗都出来了,她防水防火可不防弹啊。要一把枪对着还能勉力一搏,这好家伙,是要把她打成筛子。

  有人从里屋走出来,听声音像是个中年的男人,“中午才接到电话,没想到你们晚上就到了。”

  这些人全都穿着迷彩装,脸上带着黑面罩,只露出一双双亮得吓人的眼睛。许贝贝先怀疑是不是部.队的,马上又否定了,这些人身上杀气很重,还有一股苗家蛊毒的味道。许贝贝自小与许瑾宝一同被当做许家继承人培养,对这世上各门各宗的手段都有了解。这姐妹俩都有一副比狗还灵敏的鼻子,只闻过一遍,就能记住。苗家蛊虫寄生在人血脉之中,被种了蛊之人,血液的味道与其他人稍有不同,呼出的气息,也有一丝微异。

  秦含贴着许贝贝的腿站着,脑后的毛全都竖了起来,有几把枪也指着他,他进退不得,心中懊恼。一恨自己把许贝贝带入这险境,二恨连累妈妈,不知她身在何处。

  “这个……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许贝贝勉强笑了一下,问那个头儿。

  那人没理她,挥手对手下人道:“把这丫头拷起来,还有这条狗!捆好了丢车上,一号、二号、三号听令,把他俩送到雇主手里,不得出半分闪失,其余人跟我留在此地继续守着!”

  有三人得令,上前把许贝贝反手拷了,狗却不好弄,没有那么小的爪拷,只好用绳子系着,拉到车上,再把绳子拴在车内。

  那头儿原地走了两步,猛地道:“这丫头古怪得很,我亲自送过去。”说罢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赶了原来坐在副驾驶上的去后车厢看着。

  我古怪?你才古怪呢,蒙着面也不嫌喘。一大把年纪搞得跟中二病似的,不理人还自言自语,许贝贝翻了个白眼。这人体内的苗蛊比其他人味道重,就快成熟了,待会儿不用她动手,就有他们受的。

  车子很快就开了,山路颠簸,秦含卧在许贝贝身旁,盯着坐在对面的两人。他心中焦躁不安,思来想去,也只有刘家有理由也有能力,发动这样的阵势来抓人。但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行踪的?我又害了许贝贝一次,这个人情怎么还?这开车的两人如此打扮,过收费口的时候必定有波折,到时我拖住这两人,让许贝贝赶紧逃。

  他心里谋划着,爪子碰碰许贝贝,示意有话要说。

  许贝贝没空理他,她全部的精神力都转到了那副手.铐上,“看”到了手.铐中的精密结构,正聚精会神一点点搞破坏。

  对面两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一人一狗,这么认真,是要去去评“五一劳模”吗?秦含露出一口牙,龇牙咧嘴对两人“嗬嗬”发出恐吓声。一人不动声色打开了手.枪保险,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秦含的眼睛。

  秦含翻了个白眼,转圈坐下,头靠着许贝贝,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那人很是不敢相信自己被一条狗鄙视了,但是他仍旧没说话,把头撇到一边,不看他们。

  秦含笑了一声。

  另一个人终于开口了:“妈.的,这狗成精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头儿听见了,骂一声,道:“建国以后,动物不准成精!”

  这人开了口,车上的氛围就没那么凝重了,开车的犹豫着说道:“队长,这路我们好像走了好几遍了……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

  话音刚落,车子一沉,有东西落在车顶上。车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了,车窗上有东西向下探头,车里的人都看到了一双眼睛,大如海碗。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88/3142654.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