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狗剩 > 第10章 猴王

第10章 猴王


  贝贝,活下去。秦含印象中从未叫过她的名字,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要好好活下去,不应该被我这样的不人不鬼的东西拖累。

  他的眼泪被风刮得乱飞,如果早点遇见你,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血脉中嗜杀的狼狗凶性被激起,秦含一边坠落,一边咬上了巨蛇猛冲下来的头。他是个脸盲,第一次见到的人,第二次换了衣服就不认得了,哪怕朝夕相处的人,虽是认得了,若是让他在脑中勾画此人的相貌,他也多半是从无说起。他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认识许贝贝的,是学生会开部门大会的时候吗?还是组织部门素质拓展?

  巨蛇感觉到疼痛,脑袋一甩,秦含被狠狠摔在木道墙壁上,脑袋一阵眩晕,四肢痛得似乎都碎了,巨蛇甩过了他,扭动着向前追赶。秦含长啸一声,落到蛇身上,发疯一样地撕咬。

  血从脑门上,浸透了毛发,流到眼睛上,一片迷蒙,他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咬破了一块蛇鳞,一口獠牙嵌到了蛇身里面,狠狠撕下一块肉来,蛇类冰冷粘稠的血液充满了口腔,他又咬了上去。

  巨蛇痛得翻滚,身体在木道里噼里啪啦乱撞,木道内飞沙走石,石子儿簌簌直滚,它猛地一抽身躯,对着墙壁狠狠一拍,估计那条恶犬被拍成了肉饼,一鼓作气又往前追。

  二号、三号还在往下坠落,木道中的风越来越清新,他们个头比蛇小,一路几乎通畅无阻。可巨蛇一路牟足劲儿追,竟然追了上来,它张开大口得意洋洋正欲一口眼前人吞入腹中,忽热感觉脑门上痛得钻心——秦含一身浴血,四爪如刚,狠狠咬在它脑门上。

  蛇类脑门上的鳞片不比身躯坚硬,秦含危急关头,体内杀意肆虐,一口锋利的牙齿,穿透了它的头盖骨。巨蛇再顾不得那三人,激烈地打滚,木道中地动山摇,秦含被甩来扔去,却仍不敢松口,几次三番撞到石壁之上。

  “噗通”两声巨响,那二人终是出了木道,入水了。巨蛇控制不住,不一会儿也滑落入水中,秦含被甩飞出去,砸到水中,冰凉的湖水争先恐后涌入他的耳朵闭嘴,他忽然没了痛感,一切碎骨之痛消失不见,只感觉到自己的毛发在水中荡漾,舒展。

  他终于想起了,见贝贝的第一眼,在宁京大学校门口,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无袖连衣裙,头发扎得很高,阳光照得她的皮肤晶莹,肩头圆润。阳光热烈照得一切都成了黑白,只有这个姑娘是彩色。

  找了好久的鹅黄色连衣裙,原来就是你啊。

  湖水咕噜咕噜涌入他的肺,他失血过多,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意识越来越浅,仿佛看到有亮光一闪,最后眼前彻底黑了。

  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

  “秦含!”许贝贝惊叫一声,猛地坐起,额头上汗水湿透了头发。

  二号默不作声,递给她一块毛巾,见她魂不守舍地样子,伸手替她擦了汗。许贝贝回过神来,尴尬地笑笑,伸手要接过毛巾,二号轻声道:“好了。”把毛巾放到一边,端起一杯水递给她。

  许贝贝昏睡了一天,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汗,被子都被浸湿了,她这会儿也确实口渴得厉害,接过杯子一口气全喝光了。

  “慢点。”二号的声音低沉磁性,让人耳朵很舒服。

  长得高的人声音都低沉,就像秦含,许贝贝深吸了一口气,问:“它们……找到我的狗了吗?”

  二号摇摇头。

  惜字如金。

  “哎,去!去!”竹门“吱呀”一声,三号钻了进来,把身后那些缠人的小猴子挡在门外,松了口气,他坐下来,身上还是那套迷彩服,脸上倒是洗干净了,露出一双眼睛,精光骇人,一看就是个练家子。门外的小猴子叽叽喳喳闹了一阵,不知又被什么吸引,一窝蜂地下了树屋。猴子最没有耐心了。

  三号趴在竹门的缝儿往外看,看到小猴子都走了才彻底放松了,两腿叉着坐在地上,一抬头看到许贝贝已醒,有气无力打了个招呼,道:“小妹妹,昨晚上谢谢你。”

  昨晚三人坠入水中,蛇口脱险,以为捡回一条命来。二号这人,他不熟,却知道他是做任务最拼命的,不说以前,就说这次,那大湖宽阔非常,两人一身伤,自己游到岸边都吃力,没想到二号还把那丫头也救上来了。他当时就说,要想回去领功封赏,也要有那个命啊!

  他这个臭嘴,话音刚落一群猴子哗啦啦围了上来,大大小小看不到尽头,有成百上千只。这些猴子纪律分明,有的上前拉人,有的下河捉蛇。

  那蛇掉下来的时候仿佛受了伤,在河里挣扎了几下便不动弹了,也不知死活,由着猴子们扛上了岸,浩浩荡荡往山里走。二号怀里抱着昏迷不醒的许贝贝,没法还手,被这群猴子推搡着、裹挟着往前。三号他踹飞了几只,奈何猴子太多,没完没了,连推带挤,他就稀里糊涂也被推进了深山。

  这次任务的古怪,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比如驻扎秦家老宅那半个月发生的事,又比如之前那只通了灵性会打牌的巨蛇,但是看到坐在高高石座上抽烟哼歌的大马猴,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扭曲了,脱口而出:“卧槽,美猴王?!”

  猴王从宝座上一跃而下,拽着头顶的树枝,三两下荡到眼前,绕着巨蛇打转。它伸手一拍巨蛇的脑袋,跳到一边。巨蛇有气无力,连信子都吐不出来,猴王仰天大笑三声,跨坐到巨蛇身上,捏紧了拳头狠狠揍了几十下,直打得巨蛇再没了声息。

  二号后退了一步。

  猴王揪过一只小猴子擦了擦手,吩咐众猴把巨蛇扔山沟里去。众猴子里有会说话的,山呼大王威武,还有不会说话的,吱吱呀呀跟着起哄,一时间热闹非凡。

  处理了老对手,猴王把眼睛落到这三个落汤鸡身上,见他们破衣烂衫,无利可图,便大手一挥。猴子们欢呼着七手八脚把他们扛起来,有猴子从树上挂下来,手上捞着绳扣,毛手毛脚往他们脖子里挂。

  这是要吊死他们啊!三号被吊在空中,双手拉住绳索,踹了腿上的猴子,正欲往上爬,又有无数的猴子扑上来,赶不尽杀不绝。

  三号低头找二号,却见那小子还在和猴子大战,只是怀里护着那女的,一身武功施展不开,眼看着脖子上也被套了绳扣,一个提溜也被挂在了树上。

  那女的摔落在地。

  死到临头了!三号大笑三声,嚎道:“二号,你他.妈就是一傻.逼!”

  许贝贝不知被痛醒还是吵醒,扶着脑袋站了起来,“猴子……怎么这么多猴子?”

  猴王这才看清了许贝贝,摸摸头,让围着她的猴子都退下,问道:“小姑娘,你肩膀上是什么?”

  许贝贝衣衫破了不少,肩膀露出一个凤仙花的彩绘刺青,这是异女的标志,这猴子难道认识?这猴子也奇怪,通常通了灵智的只能叫怪,而能够化形的才会说话,才能被称作妖。

  这猴子是什么情况?倒像是强行灌输了能量,才通了灵智。

  猴王凑着许贝贝的肩头仔细看了两眼,尴尬地挤出一个笑,五官挤到了一起,小心翼翼道:“凤仙?”

  许贝贝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猴王连声抱歉,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谄媚道:“贵客!惊扰了贵客!孩儿们,给我把那两位也放下来,好酒好菜伺候着。”

  吊腊肉似的这两位这才被松了绑,揉着肩膀站到许贝贝身后。

  “好了好了,猴王,你也别忙活了,找地方让我们休息吧。”许贝贝受了蛇毒,勉强靠意志力支撑着,不敢漏了怯。

  猴王可惜地咋了咂嘴,亲自送他们去了竹屋。往里走有许多千年老树,其上稀稀拉拉建了几间树屋。进去一看,屋里桌椅床凳一应俱全,看着倒像是人用的尺寸。想来是他们招待客人用的,这就更怪了,看它们对人类的态度,不像是喜欢与人类亲近的。

  猴王长得高壮,两米多的身材,进不去树屋,只送到了门口,又命小的们将山果、果酒奉上,答应许贝贝一定帮她找到狗,又客气了几句才离开。

  只等所有的猴子走光了,将门关上,许贝贝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死过去。直到这会儿,太阳快落山了,才醒过来。

  二号收了许贝贝一天,寸步不离。三号休息够了,白天闲着无聊,出去走了走。

  此处在山坳深处,四处是岩壁,爬也爬不出去,谷底唯一的出口又被一群猴子守着。他往谷底的森林走了走,森林里的腐叶有一米多厚,没有人类活动的踪迹,他爬树上摘了几个果子,一群小猴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跟他又吵又闹,还上手挠他。那些猴子不会说话,叽叽喳喳嚷着,瞪眼龇牙,三号又好气又好笑,偏不想从了这帮猴子的意思,揣着那几个果子往回走,那群猴子一路推推搡搡,竟然也跟了过来。

  直到三号关了树屋的门,这一群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散了。

  许贝贝坐在床上,脸色苍白,她有气无力道:“我中了毒了……你们只是拿人钱财、□□,与我本无仇无怨,我也不害你们,待会儿去一个人,把猴王喊来,我让它送你们出去。”

  二号沉声问:“你呢?”

  许贝贝眼睛也痛,闭上眼道:“怎么,我都快死了,还想带我回去交差?”

  二号急道:“不是!”

  “不是就不是吧……许家不会救我,总部救不了我。”许贝贝软绵绵躺在床上,又道,“若是你们走前,看见我的狗,记得带他出去,放他一马。”

  二号腾地站起,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外走,“去医院。”

  三号拍拍灰站起身,迈腿跟了上去。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88/323418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