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美人如画 > 第七章 自己的路

第七章 自己的路


  整整一夜,我和孙沫抱在一起,她很温暖,温暖的快要融化掉我,但我知道,我不能停留,她的好我会记在心里,直到我找到亲生父母或是在城里混出个模样,我才会回来,给她一个由我亲手为她建起的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卑微屈从的呆在她家。

  我要让二蛋子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统统低头,我要找回我的尊严。

  第二天早上我刚起床,孙沫就让我拿剪刀给她,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以为她要剪衣服上的线头,便拿给她了。

  谁知孙沫拿到剪刀之后,竟然抿着嘴唇,用力在自己雪白的腿上划开一个两厘米长的口子,我还没反应过来,她腿上的血就涌了出来,滴在床单上了,滴了一会,她才用一块手帕按住伤口,并让我拿了一根绳子把手帕绑住。

  “沫沫,你这是干什么?”我吓傻了,等孙沫止住血我才开口问她。

  她咬着下嘴唇,似乎还是很痛,“我听人说,女人和男人入洞房后,都会流血,如果等会爸妈进来没看见床上有血,他们会怀疑的。”

  “怀疑什么?”我问。

  “怀疑我们什么都没做。”孙沫说。

  我怔住了,“可是如果他们以为我们做过了,以后你可怎么办?”

  “没事,那样我就可以一直等你了。”她说。

  我这才明白孙沫的心思,她是怕她帮我逃走后,她父母以为我们还没有做过那事,会给她再找户人家。

  “沫沫,对不起。”我很愧疚,身为一个男人,我竟然让她为我付出这么多,也就在这一刻,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我一定会回来,此生,绝不辜负孙沫。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不要说对不起,说多了会显得生分。”孙沫说着,起身站了起来。

  她似乎是因为腿受了伤,走路有些不方便,我把她的棍子递给她后,她用棍子点着地,一路走到长椅那儿,坐下后拍了拍旁边的位子,让我过去。

  等我坐好,她倚靠着我的肩膀说,“小峰,其实我很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我叹道。

  就这样,孙沫倚靠着我,坐了好一会儿,我看着她披肩的长发,胳膊都酸了,我也不忍心让她起来。

  直到我肩膀那儿感觉湿湿的,我才伸长脖子看她的脸,原来我肩膀上湿了的地方,是她的眼泪打湿的,她睁着眼流着泪,但模样却很平静。

  “小峰,待会我会跟我爸说让你陪我去你家见你爸妈,如果我爸同意了,到时候出了门你就逃。”孙沫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默默嗯了一声。

  我们就这么依偎,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孙沫的爸爸来敲门,问我们起床没有。

  孙沫答应了一声,她爸便开了锁,进来看我们。

  孙沫的妈妈跟在后面,他们两人进来后,径直走到床旁,孙沫的妈妈看见床上的落红,大喜过望,连忙把床单给收了起来,说要好好收藏,而孙沫的爸爸也很高兴,他走到我旁边,拍着我的肩膀,把我拉到一边。

  他小声跟我说,“小峰,你和沫沫已经成为夫妻了,你已经是个男人了,你明白吗?”

  “嗯。”我回答。

  “说说你的打算吧。”孙沫的爸爸说。

  “我没什么打算,以后好好过日子吧。”我说。

  他听了,点了点头,“你现在已经有责任了,知道吗?”

  “知道。”我说。

  “其实我也不想把你关起来,不过你爸说怕你逃婚,我们才出此下策,希望你不要介怀。”他说,“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也成了一家人,所以以后你想回家就回家,都可以的,但我还是要跟你说清楚,沫沫已经是你的老婆了,你晚上一定要回这里,明白吗?”

  “嗯。”我说。

  他见我很听话,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带着我,要我跟孙沫出去吃早餐。

  我和孙沫跟着他们去了院子里,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吃着热腾腾的馒头和稀饭,孙沫的妈妈特意给我两个鸡蛋,说昨晚肯定折腾累了,要多补补。

  我苦笑着接过鸡蛋,说了声谢谢阿姨。

  谁知孙沫的爸爸听了,拍了拍我的后背,半开玩笑似的问我,“还喊阿姨?”

  我愣了,不知道自己哪里喊错了。

  “要喊妈了。”孙沫的妈妈说。

  我这才明白他们的意思,可我还是喊不出口,尴尬的捏着鸡蛋。

  “爸妈,小峰还不习惯,你们给他一点时间吧。”孙沫替我解围。

  “这孩子,刚过一晚上,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孙沫妈妈说。

  好在孙沫爸妈没有太介意,所以后来我还是没有喊他们叫做爸妈。

  饭快吃完,孙沫便跟他爸说她要跟我去一趟我家,说去打个招呼,让我爸妈放心。

  孙沫爸妈听了,相视一眼,想了想,觉得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便没有阻拦,还让我们带点腊鱼过去。

  临行时,孙沫的爸爸要我好生搀扶孙沫,别害她摔了。

  我点头答应后,便提着腊鱼和孙沫出了门。

  离开孙家之后,孙沫没有走远,她怕走远了,她找不着回家的路。

  最后我和她在不远处的拐角处停了下来。

  孙沫没有哭,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快些走,免得耽搁时间长了,遇到变化。

  看着双眼无神的孙沫,我有些不放心她,“沫沫,这儿离你家还有几百米,我还是把你送到门口去吧。”

  “不,我记得路。”孙沫说,“往回左拐走五十多步会有一面墙,然后右拐直走差不多三百步就能到家。”

  我惊讶的看着她,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我走过来的时候一直留心着。”孙沫说,“好了,你快走吧,我自己能回去。”

  “嗯,沫沫,谢谢你。”我说。

  “别说谢谢,夫妻之间不需要太客套,否则会显得生分了。”孙沫说,“最后看我一眼就走吧,记住我的模样,记住这里,记住我在等你,以后一定要回来。”

  “我会的沫沫。”我说着,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会的。”

  “嗯,快些走,别被抓回来了。”孙沫说。

  我擦了擦眼泪,尽量让自己说话的声音保持正常,不让她知道我哭了,“嗯,不论找不找得到我的亲生父母,我都会回来的。”

  说完,我便跑了,一路狂奔。

  我从村子西面走,尽量不走大路,绕了一大圈才到去镇上的大路,路上我拦了个开拖拉机的,给了他十块钱他才答应把我送到离镇上不远的地方。

  我辗转到了镇上,一刻不敢停留就赶到客运站去了,搭上最快发车的一班客车去了城里。

  我没进过城,只听村里的人说城里是如何如何繁华,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黄金遍地。

  等我到了城里,我立刻傻了。

  城里和村里完全不同,无数条街道,无数的行人,无数的车辆,比电视剧里看到的还要繁华,一时间,我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为了填饱肚子,我在路边走了好久,因为不识字,我只能一家一家的看,看里面卖什么,里面的人是不是在吃饭。因为我没进过城,所以我进去的第一家卖吃的的店就把我吓到了,里面卖的是叫什么黄焖鸡米饭的东西来着,一份要十五块,在我的印象里,一瓶一块钱的汽水就贵的吓人了,更何况一份饭就要十五块。

  当时我几乎是在收钱的女孩鄙视的眼光下灰溜溜离开的,后来我又找了几家卖吃的的,终于找到一家卖包子的铺子,花两块钱买了四个馒头,就着一块钱的矿泉水咽了下去。

  虽然我身上有孙沫给我的一千多块钱,但那是我的全部,我不能乱花,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亲生父母,所以我不能在我还没找到之前就把钱花光了。

  后来我去了派出所,想让警察叔叔帮我查查身份,但派出所里面的警员给我做了笔录之后,便告诉我,像我这样的情况,很麻烦。

  虽然全国都有联网走失儿童的信息,但他们不能确认我是哪一个,而且也不能保证联网信息里面就有关于我的资料,因为我的亲生父母如果没有报警,他们也收不到资料。

  他们给我做了笔录后,就让我回去等消息,可我没有手机,最后只好跟他们说好,每隔一段时间我就来问一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

  离开派出所后,我游离在街上,不知道去哪,夜深后,我想找家店住下,可那些店收费贵的离谱,一晚上要一百多块,我根本负担不起。

  最后实在困了,我只好找了个天桥,最在天桥下的墩子旁,用报纸盖着取暖。

  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我想着孙沫,不知道我跑了之后,她一个人回到家里,会不会被她的父母打,我又十分担心我爸知道我跑了,他会不会拿着我按了手印的保证书去告我,让我去坐牢。

  孤身一人睡在天桥下吹着风,我有些想哭,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我默默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已经没有退路了,一切的苦,都要独自承受。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92/3143177.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