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美人如画 > 第九章 被冤枉

第九章 被冤枉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老板的女儿说着,推了我一把,推的我坐倒在地。

  我看着她不悦的表情,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她见我愣着,向我投来鄙视的眼神,“你是农村来的吧?”

  我听了,点了点头。

  “哼,你知不知道小姐是什么意思啊?就在这里乱喊。”她说。

  “小姐是称呼大户人家女儿的啊,难道还有别的意思吗?”我问。

  “哼哼。”她冷笑,“行吧,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许再喊我小姐了,叫我薇姐。”

  “嗯,薇姐。”我只能答应。

  她见我答应,于是坐到旁边单个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我说,“既然你是我爸请来打杂的,我就不赶你了,但这儿是我家,你得听我的,懂吗?”

  我点了点头,只能答应她。

  “还挺机灵的。”她说着,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示意让我坐下。

  我坐下之后,她又说,“既然懂我说的,那就得听我的,这是我家,我先跟你约法三章。”

  之后她说了,第一,我不许去她的房间,她怕我弄坏她的东西。

  第二,她要我用卫生间注意卫生,别溅的到处都是,说我从农村来的,怕我弄脏了马桶。

  第三,她要我别对她动任何心思!因为我只是个打杂的,跟她不是一个档次,她要我想都别想,免得玷污了她。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我只能忍受,这不是我家,我没资格说不,“我知道了。”

  “行吧,以后别违反了,不然我随时轰你出去。”她说着,起身离开,回那间一直锁着的房间去了。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那间房是她的。

  之后她在家的一天,我不敢违反她的意思,见到她的时候都低着头,用卫生间的时候我也特别小心对准,生怕尿歪了溅在马桶侧或地上。

  可能是因为那段时间她上学,一直住在学校很少回来所以我一周只见到她两天,所以一直相安无事,可谁知,她半个多月后就带着行李回家了,听老板说,她是学美术的,最近要参加考前集训,在外面报了班所以回家住。

  我当时很羡慕,觉得能读书就已经很幸福了,可她还学的美术,会画画,肯定是个才女。

  但很快,我的噩梦就来了,她回家之后,她爸在家时,她会装作乖乖女,白天去集训班上课,晚上她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总会当着她爸的面跟我夹菜,说我干活辛苦应该多吃一点补补身体,她爸看到,总会夸她懂事。

  但她爸不在跟前时,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很坏,她不仅让我端茶倒水,甚至连拿电视机遥控都要我去,她懒得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有一次晚上她说她大姨妈还是小姨妈,反正是个亲戚来了,给我十块钱让我去超市买包卫生巾,我以为她要请那个亲戚吃饭,家里没有纸巾所以要我去买,所以我没多想就去了。

  临走前她跟我说要我买夜用的,我不知道擦嘴还有分白天用和晚上用的,去了超市之后我就问别人哪里有卫生巾卖,超市的营业员指了指一个货架之后便没理我了,我到了那个货架,因为不识字,所以看了半天,始终不知道哪些是白天用的哪些是晚上用的,最后我凭感觉,拿了包蓝色的,因为红色一般都是代表早上嘛,蓝色则是晚上。

  花了十块钱买回去后,我以为她的亲戚已经到了,便四处张望,可一个人都没看见。

  她见我回来,便让我给她把东西拿了过去,她把卫生巾从塑料袋拿出来后看了看,没过几秒便生气了,大声对我吼道,“你它妈是傻子吗!我叫你买夜用的,你给我拿包日用的回来是什么意思?”

  说完,她把那包卫生巾重重的摔在我脸上,卫生巾掉在地上之后,我傻乎乎的捡起来又递给她,“薇姐,对不起,但是这包还是新的,要不我去给你换一个。”

  她听了,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卫生巾,一食指点在我脑门上,戳得我往后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算我倒霉,要不是大姨妈已经来了急着用,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她就去卫生间了。

  当时我懵了,知道自己虽然犯了错买错了,但还是很委屈,觉得就算自己买错了,她也不应该这样对我,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卫生巾是什么……

  那件事还算好的了,最让我郁闷的是,我干满一个月发工资那天,她和她爸还有我一起吃饭,她爸在饭桌上数出一千块给我,还让我好好吃吃饱,她见到了,立刻对她爸说,“小峰在我们这儿干活挺辛苦的,爸,你就给他这么点啊?”

  我当时以为她是为我好,想要她爸多发点工资我。

  她爸听了,估计是觉得我平时干活卖力,而且那个月做烧烤挣了不少钱,所以她爸又数了五张给我。

  我拿到钱,心里乐开了花,差点就给他鞠躬了。

  不过等吃完饭,她爸出去散步时,我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她见她爸不在,把我喊到她的房间,让我把那五百块钱给她。

  我听了,当然不肯,虽然钱是她帮我说好话要到的,但那也是我辛苦劳动的报酬,她一张口就要我把那五百给她,换做谁都不会答应。

  谁知她见我不肯把钱给她,竟然直接揪住我的耳朵,拧的我耳朵都快掉了。

  我姐姐以前就经常这样对我,那一刻我有种回到家里的感觉,不知为何,眼泪顿时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见我哭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反而推了我一把,还骂我,“没用的东西,就揪你一下你就哭了,你以为你是什么啊?哭哭哭,哭什么哭!”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只能默默用袖子擦眼泪,有那么一刻,我产生一种姐姐站在我面前的感觉,我感觉接下来,她会踹我肚子,还会让我跪下认错,不然她就要告诉爸妈我偷东西的事情。

  但站在我面前的,并不是姐姐,而是薇姐。

  “别以为装可怜我就不会找你要钱了,你是不肯老实交出来是吧?”她问。

  “薇姐,我需要钱,求你。”我哭着说。

  “需要钱是吧?”她说着,扇了我一巴掌,“这钱是谁给你的?你一个乡巴佬,要不是我爸看你可怜让你在这儿打杂,你能挣到钱?”

  她说完,直接伸手要拿我兜里的钱,我见状,连忙伸手捂住,生怕她抢走了。

  这钱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要存钱去报社打寻人启事,我还要攒钱还给孙沫,而且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找到亲生父母,如果找不到,我总不能灰溜溜的回村吧,所以我得存钱,至少要存够在乡下买一个旧屋子的钱,只有那样,我才能接孙沫和我一起住,才能不被人嘲笑自己是倒插门。

  她见我不肯乖乖把钱拿出来,又给了我一巴掌,“你是要这五百块钱还是想滚蛋?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可以让我爸轰你走?”

  我听了,吓得连忙后退,在城里我无处可去,如果失去了这份工作,我就只能去睡天桥下了,虽然我还有这一千五百块工资,但这些钱根本就撑不了多久,钱花光了,等待我的,只能是回农村去。

  如果我回去,村委他们肯定会打我,说不定会把我打得半死,毕竟我逃过一次,他们肯定会对我严加看管,我以后再想逃就难如登天了。

  “薇姐,求你,我真的很需要钱。”我几乎是恳求的说,“只要你不拿走,以后我可以给你洗衣服,所有的碗都我洗,给你端洗脚水都行,求你了,我真的很需要钱。”

  “给我洗衣服,洗碗还有端洗脚水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那五百是我给你要的,你它妈快点给我!”她拿起一面画板就要扇我,“这是画板,别逼我用这个扇你。”

  看着画板,我真的怕了。

  她见我不回答,扇了我一下,扇的我倒在地上,之后她还用脚踢了我一脚。

  “薇姐,求你别这样对我。”我在地上说。

  薇姐听了,扔下画板,生气的叉着腰,“算你狠!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

  听她这么说,我以为她放过我了,爬起来准备离开她的房间。

  谁知我在离开她房门的时候屁股被她踹了一脚,我没站稳,直接摔出房,摔了个狗吃屎。

  也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我命不好,我被踢出来的一瞬间,正好被薇姐的爸爸看见了,他看见后,吓了一跳,立刻大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老板大声问,“小薇,你干什么踹小峰?”

  我本来想说没事,可谁知薇姐竟然对老板说,“爸,是他偷偷进我房间的,我也不想踹他!”

  “什么?小峰,小薇说的是真的吗?”老板问。

  “我没有。”我立刻辩解。

  谁知薇姐竟然说,“你还狡辩,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说不定你把我房间的东西都偷走了。”

  老板听了,立刻露出严肃的表情,他看着我,严厉道,“小峰,你进去,是不是想偷东西?”

  “我没有。”我说。

  “爸,我记起来了,他刚才偷摸进来的时候,我正要换衣服背对着门,不过我听见脚步声所以回头,没想到一转身就看见小峰鬼鬼祟祟的。”薇姐说着,又添油加醋,“小峰,你该不会是想看我换衣服吧?”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92/314317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