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美人如画 > 第十章 我没偷东西

第十章 我没偷东西


  “不是!”我坚决道。

  薇姐听了对她爸说,“我觉得他就是,爸,小峰这家伙看起来很老实,但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不怀好意。”

  老板听了,犹豫再三,一时拿不定主意,“小峰应该不会,他跟着我这么长时间,能吃苦人又老实,小薇,你可能是误会了吧。”

  “爸,我没有,上次我洗澡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影闪过,现在想想,肯定是小峰。”小薇说,“爸,小峰他再怎么说也是个男孩,你让他跟我住在一起,我觉得很不舒服,你还是让他出去住吧。”

  小薇这么一说,老板立刻动摇了,“可是小峰他无家可归,如果把他赶走了,他没地方住啊。”

  “爸,你让他回家去吧,大不了多给他几百块钱。”小薇说。

  “老板,不要赶我走,我真的没有对薇姐有任何非分之想,刚才我是……”我想跟老板说清楚,想告诉老板其实刚才是薇姐让我进她的房间的,并不是我偷偷溜进去的。

  可薇姐在我快要说出来的时候大声打断了我,“小峰,平时看你挺老实的,你别以为我爸同情你,你就可以骗我爸,我爸不是傻子!”

  老板听了,面露难色。

  “爸,你是相信自己的女儿还是相信一个外人?”薇姐问。

  老板叹了口气,“小峰,你回家吧。”

  我听了,如遭雷击,老板人很好,但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听信薇姐的话,真的让我走。

  一阵委屈顿时涌上心头,我自从跟了老板,哪一天我没有好好干活?我从来就没有偷懒过,而且对薇姐,我从来都是委曲求全,她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她对我发脾气,我也从来没有还嘴,就连她把卫生巾摔在我脸上,我都没有生气。

  但纵然我如此委曲求全,她却还是要逼我走,就因为我不给她那五百块钱,就因为她踹我被她爸看见,她怕他爸知道真想知道她不是乖乖女的真面目,她竟然不顾我的死活,说我偷看她换衣服,先下手为强,直接把我赶走。

  我几乎是哭着对老板说,“老板,求你别赶走我,我不想回家,他们会打死我的,我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

  “小峰啊,其实不是我不愿意把你留下来。”老板说着,叹了口气,“你现在处于青春期,所以对女孩有些好奇,这些我都懂,我也是从小孩长大的。”

  我听了,以为老板肯给我一个机会。

  谁知老板又接着说,“小薇是我的女儿,我让你走,确实是很自私,但如果你是我,恐怕你也只能这么做,小峰,希望你体谅。”

  老板说完,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钱塞到我的手上,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峰,对不起了。”

  “老板……”我哽咽了。

  眼里含着泪水,我看见薇姐脸上得意的笑容,她赢了,她得逞了,她把我赶走了!

  捏着钱,我什么都没拿,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薇姐的家,离开了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一直走到街上,老板没有再露面,我才相信他是真的要我走,不会喊我回去了。

  我再次如同丧家犬一样,跌跌撞撞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没有居所的我,又回到了天桥那儿,过着早上啃馒头,中午吃一碗面,晚上还是吃一碗面的日子,靠着两千块钱,我熬了两个多月,期间我去了几次派出所,但派出所的回复和之前一样,还是没有查到我亲生父母的信息。

  直到身上仅剩的一百块钱因为吃面而打开,我知道我不能这样等下去了,我得再找一份活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穿的太破烂了,我去的餐馆都以为我是叫花子,把我打发走了,有的餐馆就算要招工,他们问了我的年纪后也把我赶走了,说我还没成年,他们不敢要,怕局子查。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工地招人,搬砖日结一百五,几乎想都没想,我就去了,因为搬砖不需要登记,也不算正式员工,包工头看我能吃苦就让我进了工地,中午和晚上还包两餐饭。

  靠着搬砖的活儿,我总算能在城里继续待下去,而且可以住进工棚,和那些建筑工一起住,虽然工棚十分简陋,但对我一个睡天桥下的人来说,已经很好了。

  在工地上干了几个月,包工头见我能干,便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一直跟着他干,说如果我愿意的话,他可以让我干点别的,当个小头儿。

  我当时听了,当即就答应了,毕竟我没什么文化,包工头却这么看好我,我当然不能拒绝。

  包工头见我答应了,便叫我不要搬砖了,让我先去他弟弟开的装修公司锻炼锻炼,学习一下管理。

  我一听,立刻答应,觉得我干了这么长时间,从小到大吃了这么多苦,总算有出头的日子了。

  之后的日子过得挺艰难的,我没什么管理能力,包工头的弟弟让我去管装修的工人,我管不住,有的时候工期快到了,那些工人懒懒散散的,最卖力的却是我,好在那段时间并没有出什么岔子,装修的活儿都能按时完工,所以我的工资还是很可观的。

  十六岁的我,把存下来的一万多块钱全部存到卡里,只盼着快点存够两万,回村子买一间旧屋子,把孙沫接过去一起住。

  可谁知也就在十六岁,我生日的那一天,出了大事。

  那天包工头的弟弟,也就是我当时的老板,他接到一家大户的订单,要在早上十点之前去大户人家的别墅里装二十几个轨道灯,除此之外还要在院子里布置是个投射灯,说是那家大户老板要为儿子办生日派对用。

  我当时好羡慕,因为那天也是我的生日,从小,我爸妈就不怎么重视我,从来不给我过生日,每次姐姐过生日,我都好羡慕,因为那天有蛋糕可以吃。

  而直到现在,我生日的当天,却还要去给别人家装灯。

  我带着两个工人去了那家大户家,筒灯什么的都是货车提前送过去的,我们去只负责安装,进那家大户的门,我们连大户的主人都没见到,接我们进去的是一个大婶,听她说,她是那里管事的。

  我们跟着她进去后,她就告诉我们安装的地方。

  我跟那两个工人说了,这家大户要我们在十点之前搞好,为了抢速度,只好一个人负责装室内的,另一个人负责装外面的,我负责从旁协助,这样效率也高一些。

  那两个工人听了,便开始干活,我则在旁边帮忙递东西。

  我们干了一会,外边送蛋糕的来了,那蛋糕很大,足足有五层,蛋糕送进来后从我们旁边用推车推了过去,去了厨房。

  我看着蛋糕,咽了咽口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蛋糕,姐姐过生日吃的蛋糕只有一层,而且不是很大,直径和篮球差不多吧。而现在,大户人家的蛋糕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那蛋糕最下面一层足足有张开手环抱起来那么大了,这是我做梦都没想过的。

  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送酒的,送烟的,但我都没有在意了,我想的只是早点把活干完走人。

  “生日快乐。”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转身看了看她,只见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婶,她穿的很阔,拎的包都是鳄鱼皮的。

  我诧异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今天过生日的。

  “这是送你的礼物。”她说着递给我一个用闪亮反光的纸包好的盒子,我接过后,她又上下打量了我一遍说,“和你爸真像啊。”

  “什么?”我诧异道,心想她难道见过我爸?

  难道她认识我?

  我刚想追问,她却被一个中年女子喊走了,两人立刻寒暄起来。

  我不好意思打断她们的对话,只好继续干活,把那个闪亮反光纸包装的礼物放到工具箱里去了,我打算干完活再去问她。

  等灯全部装好后,那两个工人提着工具箱先走了,而我则要等大户家管事的人签了单子给钱才能走。

  我等啊等,却一直没见到之前带我们进来的那个管事的大婶,而时间也已经到中午了,进来参加派对的人越来越多,直到差不多到齐了,外面的灯全部亮了起来,在林荫下格外耀眼。

  之后就响起生日快乐的歌,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穿着昂贵的衣服直接从院子那边走了进来。

  我从屋内的窗户往外面看,只见已经被拖到外面的蛋糕侧面上写着,祝:保国东十六岁生日快乐。

  我暗叹,他竟然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真是巧了。

  那个保国东走到蛋糕前,宾客立刻众星捧月围了过去。

  我看不下去,便找了个沙发坐下,打算等会儿再找管事的签字。

  谁知,没过一会,几个保安就冲了过来,嘴里还喊着,就是他!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但他们却一点都不手下留情,把我往一个屋子里拉。

  正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路过,看见保安拉我,便问,“怎么回事?”

  “保总,抓住一个小偷。”一个保安说。

  “小偷?”保总问。

  “嗯,保总,您看怎么处理?”保安问。

  “你们看着办吧。”保总说完,便走了。

  我见状立刻大喊,“我不是小偷,我不是小偷!”

  那几个保安把我关进去后,立刻对我拳打脚踢,“把东西拿出来!”

  “我没偷东西!”我抱着头大喊。

  谁知我越是这样,他们打的越凶,直到打到我不再吭声,他们才停手。

  他们把我的上衣脱了还不够,最后连短裤都脱了,他们没找到东西,才放开我。

  我本以为这样事情就结束了,我的清白也证明了,可谁知,之前给我闪亮反光纸包着礼物的大婶进来了,她竟然指着我说,是我拿了那东西,说东西就在我身上。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92/3143180.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