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美人如画 > 第二十八章 小妖的温柔

第二十八章 小妖的温柔


  刘小园被我厉声质问后,支支吾吾了半天,捏着裙角不敢说。

  我急了,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又问了她一遍,“快说,孩子,到底是不是保长青的!”

  “我……”刘小园支支吾吾了一句,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其实根本就没有孩子……”

  “没有孩子?”我问,“那那个照片上的小孩是谁的?”

  “是我表姐的。”她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问。

  “其实我回来,是因为之前我卷走的钱用完了,但我又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保长青再给我钱,无奈之下我才想出这样的方法。”她说。

  “我考!”我气死了,“你怎么不早说?”

  “其实我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我这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吗。”她说,“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肯定不会帮我。”

  我捂住额头,感觉自己被耍了,被一个女人给耍了!

  现在她已经承认没有保长青的孩子,那我的计划,就相当于废了!

  登报的故事,如果没有提及刘小园跟保长青有个孩子,其感人程度会小很多,刘小园被同情的几率也会小非常多,因为一个女人带孩子十分不容易,很多人看到那个故事,基本上都是因为刘小园一个人生孩子,然后生了孩子只有没有钱抚养这才想着回来找孩子的亲生父亲要钱,所以别人才会同情。

  而这个故事没有孩子,别人会怎么想?

  你一个女人,把别人给你的彩礼全部卷跑了,没跟人结婚,那你不是骗子啊?现在钱用完了,又想着回来找这个男人要钱了,很多人都会觉得这个女人人品有问题的。

  如果保长青绝地反击,上报纸刊登刘小园并没有孩子,她完全是为了钱才来找他的,那我这个计划就全盘崩溃了。

  “峰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刘小园问。

  “你干的好,真是干的漂亮。”我说,“你连我都骗了啊。”

  “做戏当然要做的逼真。”她说。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突然灵光一闪。

  刚才保长青跟刘小园通电话的时候,保长青让刘小园去做亲子鉴定,只要证明孩子确实是他保长青的,他同意和刘小园结婚,如果证明不是,他会让刘小园好看。

  看来,保长青并没有把握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

  保长青,也处在将信将疑的境地!

  “做的逼真。”我喃喃道,“孩子你能带过来不?”

  “可是孩子不是我和保长青的啊。”她说。

  “做戏就是要做的逼真,你把孩子带来啊!”我说。

  “我……”她支支吾吾道。

  “你放心好了,我会想办法帮你弄到亲子鉴定的!”我说。

  “真的?”刘小园问。

  “现在骑虎难下,硬着头皮也得上,你快点让你表姐把孩子送过来,听见没。”我说。

  “嗯。”刘小园点头。

  接着,她就去给她表姐打电话了。

  之后保长青又打电话过来了,刘小园按照我说的假戏真做,跟保长青周旋到了时间,而我则片刻不敢停留,立刻赶到KTV去了。

  找到铁力哥和军哥之后,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们,他们听了,非常无语。

  我问他们能不能弄到修改过的亲子鉴定,铁力哥十分为难,说这个不好弄。

  我心里一紧,不过铁力哥后来又说,他会想办法的。

  铁力哥和曹军走后,我一个人坐在包房里喝闷酒。

  这份亲子鉴定报告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弄不到,我的计划就全盘崩溃了,而且以后刘小园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但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失败。

  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的少年了,所以我不能失败,失败,不仅表示我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而且,我这段是间请假的次数频繁,搞不好保长青会怀疑我,那时候我再想进入长盛集团就难了。

  “峰哥!”小妖的声音传来。

  果然,小妖穿着鲜艳的连衣裙,踩着闪亮的银光凉高跟进来了。

  我没理她,继续自己喝闷酒。

  “峰哥,今天你是怎么了,怎么一杯接一杯的?”她问,“遇上什么心烦的事情了吗?”

  “当我是朋友,就陪我喝。”我说。

  “好。”小妖二话不说,给自己满上后就干了一杯。

  “你倒是挺爽快的。”我见她喝的这么快,有些不忍。

  “峰哥,我当你是朋友,真的,你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我们这一行有我们的规矩,你跟我说的话我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她说。

  “我跟你说了,也没用。”我说。

  “为什么?”她问。

  “因为你帮不了我。”我苦笑,接着又喝了一杯。

  “峰哥,你说吧,只要我能帮你,我一定赴汤蹈火。”她说。

  “算了吧。”我说。

  我不想她帮我,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罢了。

  其实走上这条道后,我也有些后悔,我觉得我已经变得不是真正的自己了,我每天披着假面具过生活,在外面装出一张扑克脸,可真正的我,并不是那种人。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能像别人一样,过上正常的生活就行。

  都是保家害了我,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真的可以在装修公司一直做下去,拿着工资,等存够了钱就把孙沫接到城里住。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退路,我已经选择了这条复仇的道路,我就不能停留。

  曹军对我说过,男人,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

  “峰哥,我知道你跟着铁力哥还有曹军干大事。”她说,“你是个能干的人,但和你相处了这么久,我觉得你把一切包袱都背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太辛苦了。”

  “你不懂。”我说。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她问。

  “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我说,说完,我把最后剩下的一点酒一饮而尽,然后背上包准备离开。

  跌跌撞撞,我走了很远,小妖一直陪着我。

  她一直把我送到家,把我扶到床上才离开,离开时,她用打湿的毛巾盖住我的额头。

  她说,“峰哥,别什么都一个人扛,男人,难人,有时候你要学会放下包袱。”

  她离开后,我摸着额头上的湿毛巾,有些想哭。

  我想孙沫了。

  我真的好想。

  最后泪水打湿了枕头,我才相信自己是真的哭了。

  直到第二天醒来,我才恢复过来,哭过之后,我心里不仅没有轻松半点,反而更加痛苦。

  我暗自鼓励自己,想要不哭,不在悲伤,只有更加坚强的面对一切,想要尽快结束一切,就更加不能因为感情的事情而耽误停留。

  我按时到公司上班,装作镇定,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我看见保长青急匆匆的离开公司。

  跟在保长青的后面,我看见他开车离开便立刻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跟上。

  保长青左拐右拐,最后停在了长盛集团旗下的另一间KTV,而那里我知道,那是张龙的地盘。

  我付了车费后,连忙下车,跟了进去,最后跟到保长青进了包间。

  我假装路过,斜眼往里面瞄了一眼,只见里面除了保长青以外,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一个穿西装的男子,那男子一见到保长青进去,就拿出一个文件给他。

  我不知道那个文件夹里面是什么东西,但看保长青跟那个西装男谈的很认真,我断定,那个文件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怕被保长青看到,跟到这里之后连忙离开了。

  谁知我刚离开不久,刘小园就给我打了电话。

  刘小园说,保长青刚给她打了电话,说要见她,问我该怎么办。

  我联想到那个文件,暗想,难道那个文件跟刘小园有关?

  于是我告诉刘小园,先不要去,跟他约个白天的时间。

  刘小园听了,照做了,他后来又给我打电话,说改约在了第二天上午。

  我听了,觉得太快,但刘小园说保长青现在急切的想要把这件事处理掉,他的名声一天得不到恢复,他就睡不着。

  我无奈,只好答应了刘小园,不过我让刘小园带上设备。

  晚上我连夜让曹军帮我弄来了纽扣耳机和微型麦克风,然后和曹军一起赶到刘小园那里,教她怎么使用,到时候她进去跟保长青谈的时候,我教她怎么说。

  刘小园答应之后,我和曹军晚上便又开了一间住下,方便第二天行动。

  第二天一早,我和曹军就带着那两个兄弟护送刘小园去了保长青说的地方,保长青说的地方是一家非常豪华的咖啡厅,带包间的。

  刘小园进了包间之后,我便和曹军带着另外两个进了对面的包厢。

  打开接收器后,我就听到刘小园和保长青的对话了。

  “刘小园,孩子呢?”保长青问。

  “在来的路上。”刘小园说。

  “是吗?”保长青笑道。

  “是啊。”刘小园坚定到。

  “行了,别装了,你以为随便找个野孩子,我就会信你的了?”保长青说。

  “不信,我带他去做亲子鉴定。”刘小园按照我说的,假戏真做道。

  “行啊,不过我有认识的地方,我们三个一起去,当天就能出结果,你敢去吗?”保长青说。

  刘小园半天没说话。

  我听到保长青的话,也愣了,弄一份修改过的亲子鉴定都这么难了,更何况保长青还指定地方,当面做,这要作假,根本就不可能啊!

  “先拖住他,答应他。”我说,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这样了,我的想法是,到时候扯个理由说孩子晕车什么的,来不了,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谁知刘小园按照我说的,答应了保长青后,保长青竟然猛地用力拍响桌子,然后拿出什么东西摔在了刘小园的面前,打骂道,“装的挺像的啊,只可惜,你挑错了人!”

  “这……这是什么?”刘小园问。

  “你自己看吧!”保长青厉声道。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92/314319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