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美人如画 > 第五十六章 孙沫看得见?

第五十六章 孙沫看得见?


  我抓住白布的一角缓缓拉起,我不敢拉的太快,我怕我一拉开看到白布下面盖着的女孩的面孔会崩溃掉,

  但我有不能不揭开这层白布,因为我还抱有希望,希望是白布下面躺着的女孩不是孙沫,

  短短几秒,我的内心就像经历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战一样,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速度时快时慢,

  “雪雪……雪儿啊……”一个大婶的声音传来,

  我楞了一下,朝那个传出声音的人那儿看去,

  只见一个大婶和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那个大婶嘴里不停的喊着雪雪,雪儿,而且哭的特别惨,就像死了亲人一样,

  直到他们跑到我旁边,看到我的时候才露出惊讶的目光,问我是谁,

  我被她这么一问,更楞了,不过我总觉得这个大婶在哪见过,十分眼熟,

  直到她伸出手要去掀起女孩身上的白布时,我看清她手上戴着的镂空镶玉钻手镯,那个手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因为带着这个手镯的大婶就是当初在保长盛家送我礼物的人,也是她害的我被冤枉进了号子,

  “你干什么,”我激动的拉住她的手,不让她掀开女孩身上盖着的白布,

  谁知她挣开我的手,“你是雪雪什么人,”

  “我不知道你说的雪雪是谁,”我说,

  “就是我女儿啊……”她哭着说,并抱住了白布,因为她的拥抱,白布显现出女孩纤弱的体型,

  “她是雪雪,”我问,“你怎么知道她是雪雪,”

  她瞪着我,“那你以为是谁,”

  旁边的警员也愣了,恰好这时另一个警员走了过来,那警员问我身边的警员他怎么在这儿,

  我身边的警员说他是带我来认人的,

  那个带大婶来的警员听了便说这个死者已经确定是刘明雪了,他是从刘明雪背的包里找到的刘明雪的身份证,然后通知家人过来的,

  我听了,心里顿时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落了地一般,轻松了不少,我不再犹豫,立刻揭开了盖在女孩身上的白布,揭开之后,女孩的脸立刻露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这个逝去的女孩果然不是孙沫,

  她紧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特别痛苦,头上还有一块皮都磨破了,似乎那场车祸十分的严重,

  “雪,雪啊,”大婶哭着抱住了刘明雪,

  看到这个大婶中年丧子,我本来应该很高兴才对,之前她害我的,老天全都让她付出代价了,但我却高兴不出来,我不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这个女孩是无辜的,她这么年轻就死掉了,实在是太可怜了,

  想着,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孙沫,你一定不要出事啊,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只见上面的号码是曹军的,于是我立刻接通了,

  “军哥,”我问,

  “小峰,我刚才觉得孙沫会不会是回老家去了,便带着几个兄弟去了客运站,没想到还真打听到了孙沫的消息,”曹军说,

  “啊,她去了客运站,现在在哪里啊,”我问,

  “我问你个事,”曹军说,

  “你问,”我说,

  “你老婆到底是不是瞎子啊,”曹军问,

  “是啊,怎么了,”我问,

  “哎,事情是这样的,我带着兄弟去客运站挨个问买票的,可卖票的都说没见到过瞎子来卖票,我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开车的师傅正好经过准备去小解,他听到我问窗口里卖票的有没有见过瞎子便跟我说他倒是见到一个拿红白相间导盲棍的白衣女孩,”曹军说,“但那个开车的师傅说那女孩看得见,上车什么的都不需要人帮忙自个儿能上去,就是腿有点不方便,”

  我听了,一时有些犹豫,但我觉得那个女孩很有可能是孙沫,因为孙沫的导盲棍就是红白相间的,而且孙沫的腿也很不便,只是她眼睛应该看不见才是,

  “军哥,那你知道那个女孩去哪了吗,”我问,我觉得我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去镇上了,而且就是回你们村必经的镇子,”曹军说,

  “她什么时候回去的,”我问,我心里立刻觉得曹军说的女孩很大可能就是孙沫,我觉得孙沫回家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她除了我,基本上不认识任何人,她也没地方去,只是我之前没想到这一点,以为她会在城里乱跑,现在想想,她应该有很大可能会回家,

  “前天晚上,”曹军说,

  “两天了……”我郁闷道,按照这么算,孙沫应该已经到家了,

  “小峰,要不我帮你去她家看看,”曹军说,

  “不用了军哥,实在是太谢谢你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我说,

  “也行,如果她是回家了,应该不会有事,你等伤好了在回去也行,”曹军说,

  “嗯,军哥,你们辛苦了,等我好了请所有兄弟吃烧烤,”我说,

  “别那么客气,”曹军说,

  “必须的,”我说,“到时候不来就是不给我面子,”

  “行,等你好了再说,到时候咱们好好喝一杯,”曹军说,

  “嗯,”我说,

  挂断电话后,我跟警员说了曹军告诉我的事情,我希望他能帮我看看监控,确定一下前天坐车去小镇的女孩是不是孙沫,

  警员觉得麻烦,我立刻拉着他,出去之后我马上买了包好烟,希望他能帮帮忙,我跟他说孙沫是我老婆,我老婆的命很苦,我因为误会了她她才离家出走的,而且孙沫行动不便,眼睛也不大好,所以我很着急,

  警员见我这样,没要我的烟,我见他不要,连忙拆了递给他一支并帮他点上,

  警员叹了口气,总算是答应了我的请求,然后把我带到局子里去了,

  因为客运站的监控是连在局子里的,有时候抓逃犯什么的需要用到,

  警员很快便调出了前天的监控,只是我不知道孙沫是几点钟去买的票,而且摄像头的范围很小,如果快进几秒很可能就会错过一个人,所以我不敢随便快进,警员让我自己看,他还有点别的事情,于是我便自己坐在屏幕前一直看着画面,在心里不断祈祷那个女孩就是孙沫,

  监控是从六点开始播放的,我一直看到十点,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却始终没有看到孙沫的影子,

  就在我犯困,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屏幕上,

  “沫沫,”我激动的叫了出来,

  可让我奇怪的是,画面里的孙沫并没有用导盲棍在地上点,只是把导盲棍当成拐杖再用,

  更让我惊讶的是,孙沫走在排队的人那儿,她就像个正常人一样,前面的人挪了一步,她也跟着往前挪一步,如果她看不见,怎么可能知道前面的人挪了步子,

  之后她买到了票还将票拿在手里看了看,不过满脸都是疑惑的表情,可能是因为不识字吧,但我能确定她能看见票上写的东西,因为她看的时候眉头紧锁,旁边有个男的走过来,她立刻就让开了一步,试想,一个瞎子怎么可能看到前面有人朝自己走过来,瞎子会主动闪身让出位子给别人走吗,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孙沫可以看见,她到底是不是瞎子,难道她以前一直都是装的吗,

  我疑惑不已,心想如果孙沫不是瞎子,那她干嘛要装成瞎子,装成瞎子又有什么好处,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不管孙沫是不是瞎子,她都是我老婆,于是我立刻给她家里打了电话,

  “喂,哪位,”孙委员的声音传来,

  “孙委员,是我,小峰,”我说,

  “哦,小峰啊,怎么了,”他问,

  “孙沫昨天有没有回去,”我问,

  “没有啊,”他说,

  “没有吗,”我问,

  “没有,”他说,

  “那她有没有……”我还没说完,孙委员就打断了我的话,

  他说,“我正在喂猪,你等会再打,”

  “哦,”我说,

  接着电话就被孙委员挂断了,

  他挂断之后我觉得有些奇怪,他怎么没问我孙沫为什么要回去,而且孙沫是他的心肝宝贝,他再怎么也应该问问孙沫最近过的好不好吧,可他都没问,反而很冷淡的挂断了我的电话,

  我觉得他说的话有问题,我甚至可以断定孙沫就在她家,因为她只有在家,孙委员才不会问东问西,而且她可能跟孙委员说过她受了委屈的事情,所以孙委员才会对我如此冷淡,

  想到这里,我决定早点赶回去,去孙沫家亲自道歉然后把孙沫接回来,

  跟警员道谢之后,我便回到医院,晚上我就让护士帮我换了药,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出发,

  护士劝我还是再留在医院休息两天再出院,我宛然拒绝了她的好意,因为我觉得一个人活着,还有很多事情比自己更重要,而孙沫对我来说,比我自己重要得多,没有她,我觉得我连饭都吃不下去,没有她在我身边,我的世界都是残缺的,

  而且我很想快点见到她,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可以看见东西了,如果她能看见,那绝对是一件令我欣慰无比的事情,

  护士无奈,便告诉我出院之后自己怎么给自己换药,我谢谢她后便安心的睡了,

  晚上我睡得很安稳,还做了个梦,梦见我回到村里找到了孙沫,孙沫她告诉我她能看见我,还开心的抱着我,说以后再也不跟我分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换好衣服离开了医院,谁知我刚准备去客运站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是保长青打来的电话,

  我不敢怠慢,只能接通了,

  “一峰,你今天到公司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跟你说,”他说,

  “我……”我犹豫了,我要去找孙沫啊,

  “现在集团要提前上市,这个月月底就要把夜场等娱乐场所全都清盘,”保长青说,“这事儿非常棘手,我希望你能帮我想想办法,”

  我郁闷死了,“好,保总我马上到,”

  说完我只好拦车朝公司赶去,但我心里想的全都是孙沫,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92/3143227.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