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美人如画 > 第六十七章 保国东身世之谜

第六十七章 保国东身世之谜


  ?“什么董事长,”我问,

  汪特助似乎发现自己说的太多了,于是端起酒杯跟我碰杯,“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像董事长,哪个公司的,你说的我都想见见了,”我笑道,并跟他碰杯,

  “等清盘的事情结束了,我就带你去见他,”汪特助一饮而尽,

  我也干了,“好,到时候别忘了啊,”

  汪特助笑了笑,突然他盯着我,并朝我靠过来,

  “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我问,

  “不是,你有白头发了啊,”汪特助说,

  “哪有,不是吧,”我说,

  “平时别太操劳,”汪特助说着,伸手就往我头上弄,

  我头皮立刻传来一丝疼痛,

  “帮你拔了,”汪特助笑道,

  “哦,谢谢啊,”我虽然觉得头还有些疼,但还是跟他客气的说了声谢谢,

  只是说过之后,我发现汪特助拔掉我的头发之后并没有扔掉,也没给我看看是不是白头发,他居然直接收到口袋里去了,

  不过我并没有问,因为我看得出他把我的头发放进口袋时十分小心,生怕我发现,我以为他是有这方面的癖好,所以没有捅穿,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汪特助拿走了我的头发,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我才能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小峰,今天玩得很尽兴,我老婆还在家等我,我就不多玩了,”汪特助说着穿上西装就准备走,

  “汪总,还早着呢,要不去洗浴洗浴,”我问,铁力哥给了我一万块钱,现在才花五千,我怕没搞定汪特助,所以想拿剩下的钱请他去找个按摩的小妹给他轻松轻松,

  “今天就不用了,下次吧,”汪特助笑道,“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到的,”

  我看着汪特助,心里悬起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汪总,你到时候可别让我失望啊,事成之后我给你再点个头牌陪你,”

  “好好好,”汪特助笑得非常猥琐,“到时候你不说我也会找你的,”

  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啊,”

  “汪总,等会,我把账结了打车送你回去,”我说,

  “别那么客气,你这时间还没到,你自己还可以玩会,”汪特助说,“行了,下次让你送,”

  “好,那我就不送了,汪总,你路上小心,”我说,

  汪特助点了点头,春风满面的离开了包间,

  其实我一点玩的心思都没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包厢虽然可以玩到六点,但我想早点回去见孙沫,

  于是我喊了门口的服务员过来,打算结账,

  谁知服务员还没进来,我手机就响了,

  一看上面的号码,是保国东打来的,

  “国东啊,”我问,

  “一峰,你在忙吗,”保国东问,

  “不忙,正在KTV玩,”我说,

  “南国那间,”保国东问,

  “夜玫瑰,”我说,

  “自己店不玩,你怎么跑别人场子去了,”保国东问,

  “这儿妞漂亮,客户喜欢,”我说,

  保国东听了,无语了两秒,“那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欸,小东,你找我什么事,”我问,

  “晚上再说吧,你先把客户搞定,”保国东说,

  “已经搞定了,他走了,要不你过来玩玩,我这儿还有两个小时才到点,”我说,其实我是觉得白白浪费两个小时的钱不划算,所以才会喊保国东来,另外,我得知保国东不是保长盛亲生儿子之后对他也有些同情,觉得他有些地方跟我很像,而且他跟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这也算是一种缘分,

  “客户真走了,”保国东问,

  “真走了,你别墨迹了,赶快来,”我说,

  “好,我马上到,”保国东说,

  挂断之后,服务员正好进来了,

  我没让服务员结账,让她给我来一件RIO,服务员听了,便出去了,

  约莫二十分钟保国东才到,他进来之后我给他递了瓶RIO,他二话没说就喝了半瓶,

  “国东,你怎么喝这么急,”我说,

  “一峰,我遇上大事了,”保国东说,

  “什么大事,”我问,

  保国东看着瓶口,紧锁眉头,眼睛也因为皱紧了眉头而眯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才转过头看着我,“一峰,其实我到现在还是不能接受这件事是真的,”

  “到底什么事情啊,”我问,

  虽然我嘴上这么问,但我已经大概猜到保国东想说什么了,他,很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保长盛儿子的事情了,

  “如果我不是保长盛的儿子,你还愿意跟我做兄弟吗,”保国东问,

  我听了,愣了一下,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我,

  只是,我以前虽然确实是因为他是保长盛的儿子才接近他的,但和他接触之后,我发现他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他并没有纨绔子弟的那些恶习,反而很直爽,一是一二是二,从不拐弯抹角,

  让我对保国东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对庄兴欢的爱,虽然他可能还不知道庄兴欢已经被陈洋洋玷污过,但我感觉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抛弃庄兴欢,我觉得他是个认死理的人,只要爱上了,就不会放手,这点和我很像,

  “我从来就没有因为你是保长盛的儿子而和你做兄弟,”我说,“我交的是你这个人做兄弟,跟你是谁的儿子,是做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保国东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

  说完,他拿起瓶子直接吹了,我没办法,只能陪他喝,

  “够兄弟,”保国东说,

  我笑了笑,“不过你怎么会不是保长盛的儿子呢,难道你是妈……”

  “不不,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我妈也是无辜的,我不仅和我爸没有血缘关系,和我妈也没有,”他说,

  “这未免也太蹊跷了吧,”我说,“那你是谁的儿子,”

  “我也不知道,”保国东说,“根据我判断,当年我妈生了我之后可能被护士抱错了,”

  我听了,觉得不可思议,“这也太让人……”

  “是啊,我也不信,但是我和他们已经做了亲子鉴定,”保国东说,“现在我爸对我的态度已经完全变了,”

  “你爸对你的态度变了,”我问,“你和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难道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有倒是有,只是……”保国东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我问,

  “只是我爸那么大的家业,他还是不想托付给我这个和他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儿子,”保国东说,

  我叹了口气,“人情淡薄,”

  “其实我不觉得什么,他不愿意给我我没有任何意见,”保国东说,“只是我已经知道他找到了我的亲生父母,他却不肯告诉我他们在哪,”

  “为什么,”我问,

  “他们怕我去认,”保国东说,

  “你打算去认吗,”我问,

  保国东郑重的点了点头,“我打算去认,”

  看着保国东郑重的眼神,我觉得他简直就跟我一样……

  当年我得知自己不是杨父的亲生儿子之后,那种绝望,让我窒息,可保国东的情况跟我不一样,他完全可以不去认,也许他的亲生父母是乡下人,也许只是工薪族,认亲对他来说,就意味着要离开保家那个富贵窝,

  “你爸是不是给你选择了,”我问,因为遇到这种事情,解决的方法只有两种,要么就继续跟着养父母,要么就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两边都要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保长盛绝对不可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喊别人叫爸,

  “嗯,”保国东说,

  “你说出来,我帮你参考参考,”我说,

  “我爸让我继续做他的儿子,以后会让我在长盛集团下面开个子公司独立创业,”保国东说,“他说如果我去认自己的亲生父母,他就要跟我断绝关系,”

  “我劝选第一个,”我说,

  “为什么,”他问,

  “第一个有保障啊,你从小就是富家少爷,万一你的亲生父母是农民,那你怎么办,”我说,

  “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想见见我的亲生父母,”他说,

  “那你有没有想清楚,你是想见见,还是想相认,”我说,“这是有区别的,我相信你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见见他们,你爸会同意的,但是你首先的自己弄清楚自己的想法,”

  保国东听了,愣住了,

  他又开了一瓶,喝了一大口,似乎心里在进行激烈的斗争,

  半晌,他才说,“我还没想清楚,”

  “没事,这种事情千万不能着急,”我说,“这件事我只能帮你参考到这里,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千万不要被任何人的说法左右,但前提是你能够面对自己的选择,选了,就不能后悔,”

  保国东点了点头,“一峰,听了你的话,我感觉茅塞顿开了,”

  “我的话对你有帮助就好,”我说着跟他碰杯,“对了,你跟庄兴欢现在怎么样了,”

  保国东喝了一口,刚才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再一次紧锁起来,

  我看到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她彻底跟我分手了,而且跟陈洋洋在一起了,”保国东说,

  ?“这个该死的陈洋洋,”我骂道,

  “算了,既然欢欢选择了他,我还是会祝福他们的,”保国东说,

  我长叹一声,心想这个保国东,真是太单纯了,

  “如果有机会让庄兴欢回到你身边,你还愿意和她在一起吗,”我问,

  “只是这不太可能了,”保国东说,

  我拍了拍保国东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神,我觉得他的眼神和我有些像,现在知道他不为金钱左右,还想见自己的亲生父母,我觉得他挺值得佩服的,而且我也在心里认定他是我的兄弟了,

  “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我说,而我心里也打定主意一定要帮保国东把庄兴欢抢回来,


  (https://www.23hh.com/book/60/60392/3164025.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