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三十一章 名扬

第三十一章 名扬

  南越士兵为了抢舟回大船,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被大云郡大军的火箭射成了一片火海。

  广阔的港口上浓烟滚滚,火光四起,照亮了天空。

  兵败如山倒!

  “完了,完了!”盈极太子看着眼前的景象,口中喃喃地说着。

  “殿下,快撤!回到海上,还是我们的天下。”阮旦急呼道。

  “有…有道理!快!撤!”盈极精神一振。

  南越船只慌忙变化船队阵形,准备离港,只是现场一片狼籍,许多船只互相阻挡,延缓了退速。

  “怎么后队的船都不动的?还挡住了去路?”盈极气极败坏地问道。

  “这…可能是那些将领没有看到信令。”阮旦立刻又传下命令。

  忽然,后方的船上冒出大批天龙帝国的将士,手中火箭高高举起。

  “射!”一声大喝。

  万箭齐发!

  如火龙般划空而过,落到港口中的船舰上。

  盈极和阮旦看着此般情景,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

  大火整整燃烧了三天三夜。

  硝烟散尽,海港上仍漂浮着许多船舶和士兵的残骸,现场让人不寒而栗。

  城墙上的人看到此情此景,取胜后的兴奋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反而是泛起一股无比幸运的感觉。

  “如果战败的是我们,也许,现在就是别人在为我们打扫战场了!”许多人心中默默想道。

  听潮城的人们,靠自己的努力,守住了家园!

  ……

  万里之外的南越帝国,闻讯之后,立刻暂停了军队的后续行动,全力搜寻落败太子和其他人的下落。

  天龙帝都,则大摆宴席,犒劳三路大军将帅。

  西部边境的西戎帝国,集结的军队由攻势转为守势,以防天龙军的突然进攻。

  原来有点四面楚歌的天龙帝国形势突然好转,赢得了时间,也掌握了主动权。

  ……

  李家小院中,李运正在奋力挥毫,李威则在一旁不断地添加着墨汁。

  写的时间有点长,手太酸,苦笑道:“父亲,就算是要我先写着备货,也不用这么赶吧?”

  “哎,这叫未雨绸缪。你很快就要回听潮学院,为父必须备多点,没钱的时候出手几张就可以换到大把钱了。”李威说道。

  “你可不能低价出手啊,我现在是限量供应,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单价,守住品位。”

  “为父明白。”

  “他们没有去找盈极太子吧?”李运问道。

  “没有,现在你的命令谁人不听?你说别找,他们自然也不会去找。”李威说道。

  “希望纤纤小姐能够不受此次事件的影响,不过,此事过后,她倒是可以不必再留在听潮阁了。”李运沉吟道。

  “不错,也是难为她了。”李威叹道。

  “战争,可以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战争,也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李威点点头。

  ……

  听潮城一条大街上,一个戴着竹笠,低低遮住脸庞的黑脸汉子走进一个当铺,隔了一会出来,在街上买了一袋包子,割了几斤熟肉,又打了几瓶米酒,匆匆拐进一个僻静的胡同。

  胡同很深,还有几个转弯,在尽头处有一座破落的木屋。

  黑脸汉子快步走进木屋,掩上木门。

  “你来了?情况如何?”

  盈极太子一身破烂,头发散乱,看起来好几天没有洗脸了,此时正在床上躺着,看到阮旦进来,起身问道。

  “殿下,末将问过了,云裳公主已不在听潮阁多日,手下的将领也不知去向,恐怕都已经被对方给拔掉了。”阮旦说道。

  “噗!这是什么酒?!”盈极喝了一口米酒,刚一进嘴,就吐了出来。

  “殿下,你将就些吧,现在我们身无分文,又不敢随意出手抢夺,这些还是我当掉贴身玉佩换来的。”阮旦苦闷地说道。

  “唉,想不到我盈极竟会落到如此田地,我…愧对父皇,愧对南越的百姓啊…”

  “殿下,来日方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阮旦劝道。

  “唉,我就想不通,父皇如此周全缜密的一个计划,怎么可能失败?!而且败得如此彻底?!我…”

  盈极太子苦着脸,一口一口地咬着包子。

  “殿下,我刚才在听潮城一个菜馆中,听到周围不少食客在高声谈论,说是此次大战,听潮城的主帅竟是一个比你还小四岁的十岁孩童,叫李运,正是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又指挥得当,才使得我们大军惨败!”

  “什么?十岁孩童?!”盈极惊叫道。

  “是啊,末将本也不信,后来又去了多家酒馆打探消息,发现他们都是在谈论这个李运如何如何厉害。据说,他还是一个大诗人,现在他的一绢签名,价值至少是一块上品玄石,抢还抢不到呢。”

  “大诗人?主帅?这…到底是什么人?”盈极完全怔住了。

  “殿下,据说他是听潮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后代,还是听潮学院历史上首个天级学生,如今他的名字,在听潮城是家喻户晓。”

  “李运…李运!”

  盈极太子口中喃喃,手不自觉地狠狠握着,都快挤出血了。

  “殿下,现在不宜冲动,我们还是想办法尽快返回南越,以后再图复仇之举。”阮旦赶紧说道。

  盈极冷静下来,问道:“现在可有办法离开?”

  “西路和南路都已封死,恐怕只有绕道东昌帝国,再乘船回南越了。”阮旦思索道。

  “看来只有如此了!你把我的贴身玉佩也拿去卖了吧,凑点钱做路费,不够了以后路上再想办法。”盈极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玉佩,递给了阮旦。

  “这…好,末将马上去办!”

  “以后不要叫我殿下了,免得被人认出来。”

  “是,殿下!”

  ……

  听潮学院李运的院落中,他正在努力的修炼玄功。

  “主人,你为什么要放过盈极太子?”小星问道。

  “因为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你不知道这是在放虎归山吗?”

  “嘻嘻,有时候,多几只虎也不见得是坏事,会逼着自己多努力呢。”

  “这…主人尽快突破吧,玄功修炼上去,自然什么都不用怕了。”

  李运微微一笑,掏出两块中品玄石,继续快速吸收起来。

  回到听潮学院已有半个月,李运只是躲在自己的院子中默默修炼,除了想提升之外,就是想让外界对他的传说逐渐淡化。

  只不过这次实在是搞得有点大,他的声名不仅在听潮城家喻户晓,甚至已经慢慢扩大到整个南方,天龙帝都,各个邻国。

  许多势力都在自己关注的名册上加了一个名字:李运。

  ……

  天龙帝都的一处大型楼阁中,有一个宽阔的房间,此时正有一名青衣老者闭目沉思着。

  他看起来鹤发童颜,面色红润。

  房间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物品,有的看似是星空图,有的是某种仪式的工具,有的却只是简单的竹签。

  眼前的桌面上就有一副竹签,老者缓缓地做完某种仪式,拿起竹筒轻轻地摇动其中的竹签,隔了一会,从中抽出了一支竹签。

  “咦!这支竹签怎么是空的?!”老者惊呼起来。

  老者刚才明明是放了一副完整的竹签进筒,但是抽出来的却是一支空竹签,这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沉思片刻,他仔细地检查了每一支竹签,确保不是空的,然后再次完成一次占卜的仪式。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从竹筒中再次轻轻地抽出一支竹签。

  “啊?!又是空的?!有鬼!”

  他吓得将竹筒打翻在地,快速离开了房间。

  ……

  帝都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一名年轻的紫袍男子端坐上位,下方左右各坐着一名老者,一个黑衣,一个红衣。再下方还有多位看似是将领模样的人陪着。

  此刻殿里正在举行一个宴会,桌上摆满了山珍野味,几名舞女在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为众人助兴。

  “三殿下,此次围猎,满载而归,倒是让我们大饱口福了!”下方一位将领大声说道。

  “孙将军说的是,这打来的野味,我们自己烤着吃太过素淡,只有经过大厨的手,才能显出它的美味。”年轻男子说道。

  “三殿下此次一去半月,可曾听说了南方听潮城一战?”孙将军问道。

  “哈哈!如此重大的战役,我岂能未闻?想不到南越竟敢图谋我天龙南方要港,幸好大风郡、大雨郡和大云郡三路大军及时出动,众将帅奋力抗敌,这才将南越军全歼于海上!此战真是大振我天龙军威!来,大家随我干了此杯,以表庆贺!”三殿下举起酒杯,与众人遥碰后一饮而尽。

  孙将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三殿下此言虽是,但末将查到的情报却另有隐情。”

  三殿下一怔,连忙问道:“什么隐情?孙将军可否明言?”

  “殿下,此次听潮城之战,主持作战的并非那三路大军的主帅,而是一名叫李运的十岁孩童!”

  “什么?!竟有此等内情?怎么军报上写的全是那三路大军的功劳?”

  三殿下愕然,黑衣老者和红衣老者本来一直端坐着面无表情,此时闻言也不禁抬起头来。

  “殿下,军报上的内容几乎忽略了听潮城所有人的功劳,突出了三路大军的功劳,这是现在天龙军队的一贯作风。然而,事实上是这个李运提前破坏了西戎人在听潮城筹划了十几年之久的一个大局,铲除了混进城里的危险分子,挽救了被血蚊寄生的失踪百姓,避免了一场可怕的瘟疫。接着,又是他布下天罗地网,指挥三路大军和全城百姓,将南越近二十万大军困于海上,围而歼之!”

  ……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