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隆业坊市 7

第二百八十七章 隆业坊市 7

  “哦?风兄是想再来?”

  “当然,三盘两胜,我还有机会!”风清源冷冷说道,擦擦嘴角的血痕,脸上露出一副拼死的神情。

  “好!那空某就奉陪到底!”

  嗡!

  嗡嗡!

  场中仍清醒的人均是议论纷纷,对这两人的棋艺可以说是叹为观止。

  “真是大开眼界啊!”綦锐长叹道。

  “我怎么感觉象是修炼了一场似的,全身舒畅无比!”苏瑶长舒一口气道。

  “不得了!看他们下棋,我才知道我平时下的棋简直是不堪入目,从此绝了下棋的心…”莲柔仙子婉叹道。

  “哈哈,象我这样的粗人就不是下棋的料,不过,看了他们下棋,我却忽然对下棋来了兴趣,假如能下到他们这样的水平,那也要醉了!”綦锐大笑。

  “綦掌门如果真能下到他们这样的水平,那小妹我肯定成了化神修士!”苏瑶仙子顾盼浅笑。

  “好了,笑话先不谈,他们要开第二局了!不如我们打个赌,看看这局谁能赢如何?”綦锐提议道。

  众人眼睛一亮,顿时来了兴趣,纷纷附和。

  “先说说你支持谁?”苏瑶问道。

  “空空盗。”綦锐说道。

  “如果我也看好他怎么办?”

  “那就赌多少手内可以赢。”

  “好!”

  众人齐声叫道。

  “我赌双方一百五十手内!”苏瑶首先道。

  “我赌双方二百手内!”綦锐道。

  “那…我赌双方二百五十手内!”莲柔仙子笑道。

  华平、沈会、陈仁、熊昌和丁源却不约而同地给出三百手之内的预测。

  “赌注是什么?”苏瑶问道。

  “每人付给胜者一百块上品灵石。”綦锐说道,眼神略略有些闪烁。

  “好,一言为定!”众人击掌下赌。

  ……

  “双方第二局…开始!”施荣在空中大声唱道。

  场中两人已经开始重新落子,对弈起来。

  李运此局换回黑子,一落子就着着领先,主动抢夺实地。

  风清源被李运拖着鼻子走,才落下十几子,就发现局面不对劲。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输得更惨!”

  风清源心中大叫,感觉体内气息再度紊乱,连忙强行运转调息,狂吼着:“拼了!”

  他马上四处挑起战争,将局面搅乱。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面对的是李运,一个脑域开发度达到极端恐怖的百分之六十三的怪物,其运算速度现已达到每秒近九千万次!

  李运每落一子,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步步玄机,深奥无比!

  很快,混乱的局面让风叔又频频陷入长考,脸上神色剧变,身躯微抖,头上长发纷飞竖起,整个人有如一头抖动脑袋的雄狮,不过,这头雄狮现在感觉头脑就快要爆开。

  “春蚕结茧!”

  风清源口中大呼一声,身上灵气运转突然大幅加速,灵压飚升,整个人似乎被一层朦朦莹光笼罩,脸上现出圣洁无比的神光。

  呼!

  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感觉周身舒畅,脑域清明了不少。

  全力启动他的棋之小道,果然让他的棋力有不小的升幅,棋招开始变得绵密紧凑起来,勉强跟上李运的节奏。

  棋局再度启动,看客却惨了。

  噗!

  噗噗!

  噗噗噗!

  场内无数人呕血倒地!

  就连綦锐、苏瑶、莲柔、熊昌、丁源、华平、沈会、陈仁等人也都看得脸色发青,胸口发闷,似乎有一团火快要燃烧起来。

  施荣已不敢再思考,只是用眼角余光扫视两人的大棋盘,在空中的光幕上弹出子位,心头怦怦狂跳,“空空盗…你到底是什么人?!实在太恐怖了…竟然逼得风爷要用出道力?!”

  然而,风清源用出道力之后,只坚持了不到二十手,就感觉已计算不清,丝丝灵力在脑域中杂行乱蹿,思路已然再度紊乱起来…

  他感到有阵阵眩昏袭来,脸上无一点血色,却变成一张金纸,体内灵力似乎开始逆行…

  “哇!哇!”

  风清源口中突然连吐几口灵血,将面前棋盘喷得触目惊心,身子软软倒下,颤悠悠伸出手指,指着李运,“你…你…你是…”

  头一歪,竟彻底昏了过去!

  “天哪!”

  诸金丹惊叫一声,都霍然站起,此时,场中能站起的也只有他们了,因为其他人基本上都已昏沉沉,或是干脆躺倒。

  众人脸露震骇之色,口中喃喃,“真是太恐怖了…”

  “天哪!下棋能把一名元婴下成这样,也只有空空盗能做到了!”苏瑶纤手抚着胸口惊叹道。

  “今日之见真是不枉平生!空空盗,我真是要崇拜你了!”綦锐大声道。

  “承让了!多谢各位捧场!有空的话,空某改日再来拜访!”李运站起身来说道,踩着凌尘步,慢慢飞了出去,一路上竟无人上前阻拦!

  场中之人都是带着无比景仰的眼光看着李运远去的背影,心中有如波涛般翻滚着。

  采儿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扶起风清源。

  塞进一颗“玉风露”丹丸,揉揉拍拍一番,风清源悠悠醒了过来,神色有些恍惚。

  “风叔!你没事吧?!”

  “唉…没事,想不到今日会输得如此之惨…”

  风清源长叹,此时的他宁愿自己也昏过去,最好是地上还有条缝,他可以钻进去呆着。

  “空空盗呢?”风清源问道。

  “走了!我们有话在先,不好拦他。再说…也拦不住…”施荣叹道。

  “走…就走吧!那些丢失的物料…就算我头上吧。”风清源颤抖着说道。

  “这…岂不是白白便宜了空空盗?”施荣嗫嚅道。

  圆方斋的人均是面如土色,风清源落败,损失捞不回来,打击实在太大,就算圆方斋实力超强,也付不起如此惨重的代价。

  “风叔…早知道我就不说出来是空空盗帮我下棋的,也好让你免受这次重伤…我…”采儿哭得梨花带雨。

  “风爷,上次在无忧棋院中,看到赤炎下棋受伤,没想到这次受伤的竟然是你…”施荣突然联想起此事。

  綦锐、苏瑶等人看着这一惨景,脸上不禁都有慽慽之色。

  “哈哈,哈哈!”

  风清源忽然狂笑起来,一跃而起。

  惊愕地看着他,脸上露出狐疑之色,难道他受到刺激,脑袋出问题了?!

  “风叔!”“风爷!”

  采儿和施荣同时惊叫。

  “哈哈!没事!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他最后是在教我如何把这些损失给赚回来!”风清源狂笑着说道。

  “什么?!”众人一愕。

  “空空盗…空空盗…真是好样的…”风清源口中喃喃,眼中似有精光闪烁。

  “风爷,你是说…我们可以把损失的钱捞回来?”施荣急问。

  “不错!”

  “这怎么可能?!”

  “哼,你难道忘了,上次在无忧棋院,清元门最后是如何做的?”

  “这…他们最后是将李运与赤炎的棋局制成出售!”施荣眼睛一亮,大声说道。

  “这就对了!你看看这满场倒下之人和狂喷之血,就应该知道今天这两局棋是震古烁今,绝对比上次的要精妙得多,这是棋道上少见的呕血之局,这两个棋谱现在只有我能制作,马上开工,调集一批玉简来,我要制作!”风清源吼道。

  “是,是!风爷稍等!”施荣大喜应道,闪身不见。

  “风叔,这两个棋谱…真的能帮我们把损失都赚回来?”采儿狐疑道。

  “当然!空空盗留下的棋谱,其价值远远超过那些物料的价值!说起来我们还是赚的!”

  “赚的?!”采儿愕然。

  “当然!大夏、大商和大周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着有这样的棋局出现,只要我们做好宣传,推出棋谱,必定有人重金求购!如果传到上界,更会畅销无比!”风清源解释道。

  他口中说着,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他已隐隐约约猜出了空空盗是谁。

  因为,刚才第一盘棋,空空盗的棋风有些变幻无常,让他摸不着头脑,但那样的棋风并未能让他败得那么彻底,那么无助。

  然而,在第二盘棋中,空空盗的棋风却保持一致,从开局就让他感到惊惧不已,很快就全力发动道力,但是,仍然在不到一百二十手就全盘崩溃。

  这样的的棋力,他只在一个地方看到过,那就是上次的无忧棋院,李运所展示的正是这种穷尽所有变化的棋风。

  这样的棋风,没有谁敢去轻易尝试,就算尝试了,也往往很难有所成就。

  然而,空空盗的棋风正是如此,在大夏这么个小地方,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如此天骄之才,所以,风清源心中已暗暗将空空盗与李运挂上了等号。

  正是如此,他才突然反应过来,空空盗第二局如此下,正是想让他联想到赤炎之事,提醒他仿效李运制作出棋谱,捞回那些货物的损失。

  一念及此,风清源来了精神,想到此次事件,包括树荫下的那盘棋在内,空空盗总共留下了三个棋局,如果好好包装和宣传,这三个棋局将会给圆方斋带来无比丰厚的收入。

  作为棋道高手和商会成员,风清源谙知下棋之人的心理,此时手握这三个棋局的棋谱,可以说就拥有了无尽的财富。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