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一千三百章 三仙护行

第一千三百章 三仙护行

  战山是一名极为出色的雇佣军首领,以他的修为和能力,已经可以吸引到人投入其门下,开辟一方小势力,一般来说,人族达到涅槃境之后,无论是肉身,还是血脉,都可以有大幅提升,个人魅力也会有较强增长。

  由于战山一直从事的是雇佣军行业,可以说是在刀光剑影中磨炼出来的,身上更是自带一股慑人的杀气,使得他看起来就象一把剑一样,凌厉异常,让人油然而生敬畏之情。

  如果说有谁与他的气质更象一些,那就是李运的小奴綦石了,他领悟的道就是“杀戮之道”,身上凝聚的杀气也不弱于战山,原因却是他一直在小星所创建的模拟战场中修炼,这是一个效率极高的模拟战场,只要他有时间和精力,就可以在里面杀到天昏地暗,而且,由于在大运宫中有时间延长,外界一天,里面是一年,所以,綦石这些年的修为增长极为恐怖,已经修炼到阴阳境后期了,身上的杀气更是形成一层淡淡的红晕,让人看着都有些害怕…

  不过,这种状态说明他还不能做到将杀气内敛,回归自然,所以,在杀戮境界上还比不上战山。

  战山现在已经将这层杀气内敛到体内,从外表来看只是较为冷峻罢了,不过,从他时不时地透出冷冽的眼神来看,简直可以用眼神来杀人,极为厉害。

  从事这个行业日久,战山见识过的人多如牛毛,因此他基本上可以很轻易地看穿一个人,或者判断出他是怎样一个人,不过,今天看到文雨祥手下这帮人之后,他忽然有些迷糊了,因为从这些人身上,他似乎没能看出太多的信息!

  “怎么可能?这些人真的是文雨祥的弟子或雇佣军?”

  战山心中充满了疑惑,在听到文雨祥的话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文雨祥在说谎,因为,以他对雇佣军的熟悉程度,这帮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雇佣军。

  笑话,光看这些人的肤色和形象,就可以立刻判断出来。

  雇佣军一个个都是在杀场中出没,受个伤就象喝水一样平常,所以,他们一个个都是黑不溜秋,好一点的是他这样的古铜色,身上伤痕累累,脸上有几道或大或小的疤痕是他们的光荣标记…

  但眼前这些人一个个肤色美好润泽,连一个小伤口都找不到,可见其生活的环境极好,不可能是在杀场上混的人。

  至于文雨祥还说有些是他的弟子,根据战山的观察,发现这帮人对文雨祥的态度根本就不是弟子对师父的模样,反而还会与他打打闹闹,说笑一番,而文雨祥自己似乎也毫不在意。

  这种情况让战山更加疑惑了,这些人是什么人?修为这么低,竟然可以与散仙文雨祥象兄弟一样相处,而且,他还发现禅机殿的老板金禅子也是如此,对这帮人极为客气,也象普通兄弟一样嘻嘻哈哈的…

  “怪哉,怪哉…还真是有趣,希望不会有什么事吧…”战山心中暗道。

  他这支队伍是柁西度此次出远门就雇佣的,当然负有安全职责,所以在听到那烂陀界的乱象之后,感到自己对局势有些难以控制,才建议柁西度要再雇佣尊者以上的人物来保护,却没想到,柁西度才花了十二块下品灵晶,就请来了两名散仙,这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柁西度雇佣他这支队伍就花了十块下品灵晶。

  现在两名散仙到位,还附带了这么一支有趣的马队,让柁西度的十二块下品灵晶简直就是发挥到了极致,难怪柁西度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然而,这还只是一个惊喜,还有一个惊喜很快就到来,只见远处掠过一道灵光,见到这支马队,“刷”地一下就停了下来,却是一名禅修。

  “咦?这不是智达禅仙吗?!!!”金禅子大声招呼道。

  “阿弥陀佛,施主多日未见,精神更见健旺,真是可喜可贺!”智达唱了个喏。

  “什么?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智达禅仙?!”柁西度感到不淡定了,连忙插道。

  “不知这位施主是…”

  “老夫是柁西度,前日还到穿云寺的穿云大殿去进了香,捐了香火钱,本想去拜会智明大师和你,却被告知两位大师刚刚出门,不知何处去,甚是遗憾啊!”

  “原来如此!看来施主与老衲还是有缘,现在不又遇上了?”智达微笑道。

  “正是,正是!大师这是要到哪里去啊?如果不急,不如坐谈一番如何?”

  “这…禅域现在颇不平静,除了那烂陀界乱象频生之外,其他各界也是盗匪横生,禅域各大势力有的自顾不暇,有的力有未逮,所以,老衲意欲出外游方,与各大势力多多接触,商谈合作平匪之事…”智达侃侃说道。

  “哇!大师所言极是!简直就是说到老夫的心坎上了!就象老夫这样的游方商人,现在是大受其害啊!多亏大师有如此宏愿,否则我们都不知要怎么办了…”

  金禅子一旁打着眼色提醒道:“柁老弟啊,大师不是要出外游方,与各大势力多多接触吗?我们这一路过去,除了那烂陀界,还要经过妙音界、真水界、无色界、无相界、楞严界,这都是禅域之中较大的界面,正好可以与大师一起过去啊?”

  “对哦!大师,依老夫看,大师不如与我们同往,一路上我们也可以照顾大师的饮食起居,多方便哪!再说,还有金仙大人和祥仙大人一起,你们也可以多多交流,或者一同去拜访那些势力,这多有气派呀!”柁西度反应过来,连忙挽留起智达大师来。

  “大师,既然柁老弟如此盛情,不如就和我们一起过去吧,老夫正有一些禅道上的问题想与大师探讨一下呢!”文雨祥插道。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如此盛情相待,贫僧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智达唱了个喏道。

  哇…

  柁西度一听,简直喜从天降,连忙把智达引到一辆极好的马车上,又命人赶紧端来瓜果斋菜,热情招待!

  他心中狂叫着:“天哪!又多了一名禅仙!禅仙!!发了,发了,大发了!!!”

  柁西度感觉此次出行真是看对了黄历,现在自己这支队伍一下子有三名散仙随行,安全问题已经无需多虑,所以,他立刻下令队伍开拔!

  由战山的雇佣军在前带路,队伍很快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光是马车就有三十多辆,人数接近二百人,柁西度看到此景,心中涌起一片豪情,身体更是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适感和安全感,他的心情很快就转到原先与文雨祥说过的勾搭小年轻的事情上。

  神识一扫,柁西度对文雨祥的手下仔细观察,这一看不打紧,心中顿时感觉不好了!

  “天哪!这些人…怎么个个都如此雄俊?!美得也太离谱了吧?无论勾搭哪一个来玩变身游戏都是一件极美之事…咦?这个看起来似乎很对自己的胃口,就先选他吧…”

  柁西度选中的正是王怀玉,与先前在南叶城被红叶禅尊看中一样,王怀玉这次又杯具地被人看上了…

  此刻他正骑在柁西度的马车附近,忽见柁西度探出头来说道:“小子,老夫这里有点急事,快来帮忙!”

  王怀玉一怔,转头问道:“前辈是说我吗?”

  “不错!就是你!快上来!”

  “这…好!”

  王怀玉略一犹豫,让马自行跟队,自己则跳到柁西度的马车上,掀帘进去。

  马车里面其实是一个小空间,而柁西度的马车空间还特别大,里面有一百来个立方,除了堆放一些物品之外,还有一张玉床,铺着厚厚的毛毯,显得特别舒适。

  “前辈,何事需要晚辈帮忙?”王怀玉狐疑问道。

  “哎,不急不急,先陪老夫喝杯酒,吃吃果子,聊聊天…”

  “这不太好吧?晚辈不能擅离职守,否则祥仙大人责怪下来,晚辈可担当不起!”

  “没事!祥仙大人已同意此事,再说,你们的职责就是保护老夫嘛,老夫现在很无聊,很孤独,很伤心…正需要有人来陪一陪,聊聊天,刚好老夫看你极为顺眼,那这个职责就由你来执行了!”柁西度脸色一点没变地说道。

  “什么?!”王怀玉惊叫一声,似乎已经发现有点不对了。

  由于在南叶城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王怀玉很快发现自己的处境有些麻烦。

  “前辈见谅!”

  他连忙转身,试图冲出马车,却发现马车空间已被阵法锁住,无论如何冲击都无法出去。

  “哈哈,小子,你就别白费力气了!马车阵法没有帅级以上是无法攻破的,你现在根本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别人只会以为你是来帮老夫忙的,所以根本不会来找你,所以嘛,你还是乖乖地陪陪老夫,老夫是不会亏待你的!”柁西度得意地笑。

  王怀玉一听,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有仙袍和小空间,哪用怕这个色色的大叔?

  定了定神,笑道:“哦?不知前辈打算如何厚待晚辈呢?”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