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九曲廊桥 3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九曲廊桥 3

  九曲想想也是,留着那些人还要浪费医药费,于是大声问道:“流施主,不如留下一部分人,剩下伤者给还他们如何?”

  “没问题!”

  李运应了一声,把俘虏中的重伤者都扔到九曲禅仙这边。

  “你们马上立下誓言,复原九曲廊桥,并赔偿一笔款项,事成之后,再到曲水寺领回其他人!”九曲禅仙大声道。

  “这…沙影?”高明看向沙影。

  “没问题!”沙影咬咬牙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两人均是散仙,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于是很快发下誓言,答应赔偿曲水寺一笔巨款,再复原九曲廊桥,然后到曲水寺领回人质。

  “再次抱歉!告辞!”

  高明与沙影两人心中哀叹,此次偷鸡不成蚀把米,长年打雁,此次却是被雁啄了,现在重伤在身,只好先带着被放回的门人去疗伤,再来此处复原景观…

  这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文雨祥、智达和九曲看着这里只剩残垣断壁,破木烂石,浊水污迹,面目全非,一时之间心中无比感慨,不断地摇头叹息…

  李运现身出来,说道:“溜走那个已在万里之外,暂时放过他了。”

  一边将一块小空间石交给九曲,其中就是刚才抓到的部分人质。

  “多谢施主!!!”九曲禅仙接过小空间石,衷心说道。

  “大师不必道谢!真是替曲水寺可惜了,如此美景竟在一夜之间消失,让无数人扼腕叹息…”李运说道。

  九曲一怔,从灵戒里拿出一个玉简,说道:“这是九曲廊桥的详细资料,公子看此即可重温它的美景!”

  “多谢大师!”

  看看此地一片乱糟糟,四人可以说兴致全无,于是返回营地,发现篝火已经重新燃了起来,柁西度等人看到大人回归,连忙迎了出来。

  “大人,你总算是回来了!“柁西度大声嚷道,上来就给了李运一个熊抱。

  不过,他抱完之后才发现所有人都在呆呆地看着他,原来九曲禅仙与致和都在,不禁有些尴尬。

  “好了,这里没啥事吧?”李运微笑道。

  “没事!不过,刚才那场灵爆差点把营地摧毁,兄弟们一起努力才保住了!”

  “那就好!现在你不用担心了,那几个觊觎你财宝的人应该不敢再来打劫。”

  “这…太好了!他们要是敢再来打劫,一定让他们被打劫才是!”柁西度揶揄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营地开始了篝火晚会,载歌载舞,热闹的气氛把刚才那股肃杀的氛围也冲淡了,九曲禅仙的心情总算从廊桥被毁的郁闷中稍稍恢复,仔细观察眼前这些人,心中顿时掀起微澜!

  他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所有人的袍服!

  “不是吧?这是什么袍服?居然可以完全隔绝我的神识?!”九曲心中惊讶道。

  很快,他又发现这些人的袍服虽然颜色分为好几种,但款式、做工、材质其实都差不多,而之所以能隔绝神识,却与袍服上不断隐现的光影有关,以他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出这些光影其实是阵法的虚影,而且级别一定还很高,否则是不可能挡住自己的散仙神识的。

  先前他就听到门人致和提供的信息,说是文雨祥、考超凡、柁西度、战山这些人都称呼流风为大人,显然他们都已投入流风门下,而营地里这些人看起来也属于流风的小奴无疑。

  更让他惊奇的是,他发现智达刚才与沙影对战之时,身上也浮现出与文雨祥一样的紫色袍服,难道智达也已投入流风门下?

  如果这是真的,那可是一个大事件!

  因为穿云寺在禅域拥有崇高的地位,如果一名穿云寺的散仙高僧竟投入流风门下,此事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九曲狐疑地盯着智达,从他的相貌、神态、举止各方面去判断,越看越象,越看心中越是笃定,智达有极大可能已经成为流风的小奴了!

  “禅友,为何如此看着老衲?”智达被他盯得有些不习惯,问道。

  “智达,听说最近穿云寺内部纷争不断,你怎么有空跟着流风跑到这里来?莫非是已经投入流风门下了?”九曲单刀直入地问道。

  智达一怔,莫非他看出什么了?

  “阿弥陀佛,禅友何出此言?贫僧与流施主乃是好友,在化一百零八界游历时就与他结交,并非是…流施主的小奴。至于贫僧为何会到此处,其实这正是贫僧刚想与你探讨之事。”

  “哦?愿闻其详!”九曲微怔道。

  “我穿云寺最近刚刚肃清了智清挑起的内乱,但他现在潜逃在外,贼心不死,而他的手下更是四散奔逃,成为禅域祸乱之根,再加上智清素与禅域内不少强大的势力有勾结,这些势力现在似乎正开始拧成一股绳,形成暗势力,要对我禅域正道势力进行挑战,因此,贫僧借着此次游历之机,愿代表穿云寺与沿途正道势力结成联盟,共同对付禅域暗势力,不知禅友以为如何?”智达说道。

  “原来如此!老衲正有此意,这股暗势力已经越来越猖獗,甚至对我曲水寺也有所觊觎,本来老衲正想前往穿云寺拜访智明商谈此事,没想到你正是为此事而来,不如先去我曲水寺,待老衲禀明寺中长老,共同商定此事如何?”九曲大声道。

  “甚好!待贫僧与大…流施主商议一下。”

  智达连忙与李运沟通,李运自然立刻答应,这也是此次游历的主要任务之一,不能错失这样的好机会。

  九曲从刚才智达的失语中又对自己的猜测更进一步确认,再看到流风如此支持此事,心中不禁翻起滔天大浪。

  “天哪…流风…竟然收了智达,那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九曲心潮澎湃,再加上流风在刚才一战中所展示出来的惊人能力,让他对流风越来越是高看一线。

  “大人,你有没有发现那些人都有变身的迹象?”致和一旁传音道。

  “变身?哪些人?”

  “就是在烤鱼摊那边的人,还有在跳舞的几人也是。按说以他们的修为,应该都在出窍境之下,还达不到变身的条件,但为何小奴总感觉他们应该已经实现变身了,每个人均是亦雄亦雌的气质,雄俊无比?”致和说道。

  “这…有道理!奇怪,底层之人怎么可能实现变身?这可是典籍上从未记载过之事!但是,如果不是变身,他们又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神态气质?而且,这种变身的质量应该还极高,比你的要高得多!”九曲揶揄道。

  “大人…怎么拿小奴来比?”致和脸色微红道。

  “这有什么?你现在正在修练仙力,磨炼仙躯,我恨不得能让你好好变身呢,可惜老衲道力有限,不能让你实现完美变身,心头微憾…”

  “大人,此事强求不得。不过,小奴发现不仅那些人都有完美变身的征兆,而且祥仙大人、凡仙大人、智达禅仙都是如此,他们的变身效果极好,这应该是流风的道力所为!”致和说道。

  九曲一听,恍然大悟道:“有道理!难怪我此次见到智达,总发现他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具体不同在哪里又说不出来,现在经你一提醒,总算是明白了!难道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智达心甘情愿地投入流风门下么?”

  “大人,你真是被刚才廊桥之事乱了心神!投身为奴应该是因,实现变身应该是果,就算智达知道流风能让自己实现完美变身,但以他的禅道修为,也不可能因为此点就投入他门下,必定是有其他原因让他完全认可流风,才会甘心投入其门下做一名小奴的。”致和提醒道。

  “这…老衲今天是怎么了?连这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好在有你提醒才不致错判。现在看来,一定是流风的确身具独特魅力,连老衲坐在他身边都不知不觉地受其影响,连思考问题都有些不利索了…”九曲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感慨道。

  这时,智达已与李运商量好,说道:“九曲禅友,那我们明早去贵寺拜访,商定结盟事宜如何?”

  “甚好!老衲在此欢迎各位到本寺做客,现在却是需要先行一步回去准备一下,就让老衲的门人致和在此,明早他会带你们过去。”九曲说道。

  “好!有劳禅友了!”智达点头道。

  双方商定下来,九曲留下致和带路,自己则先一步赶回总寺,安排结盟事宜。

  九曲离开营地不远,正想返回曲水寺,神识一扫,却发现远处还有人在进行篝火晚会,心中惊奇,于是过去查看,却发现原来是天机殿和禅机殿之人。

  见到九曲禅仙光临,秀贞、桓宣、禅言和发财等人均纷纷起立欢迎。

  “你们在此做甚?”九曲狐疑道。

  桓宣笑眯眯道:“大师,我们就在这里刻录刚才那场大战啊!真是太厉害了,这样的散仙大战真是让人震撼啊!特别是大师你刚才在笔架岭上的神勇表现令人大开眼界,晚辈真心佩服,佩服…”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