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第1027章 猪头太多(万更求订阅)

第1027章 猪头太多(万更求订阅)

  孙家大院的环境不错。

  毕竟是老爷子的休养之地,环境空气都是一流。

  大堂外不远,就是假山流水。

  李东不是真要去卫生间,找个借口出来透透气而已。

  在孙家,他有些压抑。

  孙老爷子强势,孙文华也很强势,因为这是他们的主场。

  在这里,李东话语权不大。

  这也是商人的无奈,哪怕你不怕他,也尽量不要去得罪他。

  人家老前辈是国宝,你不是,所以李东在孙老面前,天然处于劣势。

  李东在木质的走廊上蹲坐了下来,抽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

  跟着来的孙文华见状蹙眉道:“在家老爷子闻不得烟味。”

  李东笑了笑,将烟掐灭,抬头道:“孙主任怎么也出来了?”

  “李东,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小蕊的事,我觉得你应该出力才对。

  早在当初我就说过,你和小蕊不合适。

  可你们没听我的,越纠缠越深,现在小蕊一根筋地要找你。

  你们那个东星娱乐就不应该开,小蕊她母亲也远在京城,管不到她。

  我那个姐夫,你也知道,光知道赚钱了,哪知道怎么管教女儿……”

  “呵呵!”

  李东笑了一声,虽然没说话,可鄙夷之意却是没少。

  胡明会不会管女儿不说,你孙文华还没这个资格说别人。

  孙曼曼什么德行,李东还是有所了解的。

  自大,骄横,刁蛮,连带着作风也不是太好。

  经常和一大堆人混迹到天亮都不回家,男男女女的都有,比小太妹还要小太妹。

  胡小蕊以前也这样,不过她一般不敢彻夜不归,孙曼曼彻夜不归那是常事。

  李东倒不是想打听孙曼曼的情况,有人主动和他说的。

  到了李东这个地步,天南海北的都有朋友人脉。

  大家平时聊聊天,扯扯淡,说一些八卦都是经常的事。

  因为李东以前抽过孙曼曼,人家顺嘴说了一句,李东也就记下了。

  现在孙文华跟他谈育儿经,李东没喷他一脸就是好事。

  孙文华皱眉不已,冷淡道:“李东,难道你真想耽搁小蕊一辈子?

  你能给她未来吗?

  既然给不了她未来,你还偏偏制造阻碍,难道不显得你太自私了吗?”

  孙文华也不是真的白痴,既然强硬的不行,那就说点抒情的。

  他刚说完,李东就面带讥嘲道:“是,孙主任这话说的没错。

  但是,什么叫我制造阻碍?

  难不成,小蕊看不上别人,我非要把她绑起来塞到别人怀里才行?

  胡搅蛮缠,恐怕也就这个逻辑了。

  我凭什么要出力?

  我凭什么要劝小蕊?

  我是小蕊的朋友,又不是你们的朋友,我当然为小蕊着想,难道还非要站在你们这边才有道理?”

  “你!”

  “孙主任,醒醒吧!地球不是围绕你们来转,我李东虽然算不上什么,可不是你们的马前卒。

  你让我当红娘我就要去做?

  你让我劝小蕊,我就要去劝?

  那你让我吃屎,我要不要去?

  扯淡的玩意!

  孙老是前辈,说几句我认了,你跟我说这些,不显得你太无知了吗?”

  李东言语刻薄道:“搁在外面,省委书记也不会跟我说这话。

  我李东是商人没错,可也不是你们家养的狗。

  怎么,想当我的主人,那也要看你吃不吃得消?”

  孙文华勃然大怒,咬牙冷哼道:“李东,你太张狂了!”

  “我怎么张狂了?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

  李东可不怕他,嗤之以鼻道:“别跟我来这套,我不吃这套。

  咱俩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以前你就看不起我,同样的,我也看不起你。

  大家互相看不起,那还装模作样的干嘛。

  有些事,咱们心知肚明。

  你想把小蕊卖个好价钱,那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我就算不能给她未来,也不会把她往火坑里推。

  庄凡什么人我不了解,可你看好的人,我一般都不看好,所以我也不用去了解,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

  孙文华都快气炸了,有这么说话的吗?

  是,咱俩是不对付。

  李东说他看不起李东,这也是实情,哪怕到现在,孙文华也觉得这家伙就是个暴发户。

  要是真有涵养,也说不出刚刚那番话。

  可什么叫我看上的人,肯定不是好玩意。

  这次老爷子都看中了,这不是拐弯抹角地连老爷子都给骂了。

  孙文华怒极而笑道:“行,李东,你胆色果然非同一般!外人都叫你大炮,我觉得大炮是委屈你了,就你这素质和胆量,该叫导弹才对!”

  李东不以为意道:“不敢当,孙主任过奖了。”

  孙文华冷哼一声,长长吐了口气,许久才道:“这次请你来,不是和你斗嘴的。

  你我都不是地痞流氓,没必要骂街。

  你不愿意劝小蕊,我们也不勉强你。

  但是有一点,你得做到,以后不许和小蕊再来往!

  东星娱乐那边,你投资了,我也清楚。

  我们和庄家都不希望小蕊继续经营东星娱乐,小蕊在其中投资多少,你还出来多少就行。

  东星娱乐,你拿去,之前的钱就当我们借给你投资了。”

  “呵呵。”

  孙文华冷声道:“这不只是我的意见,也是老爷子的意见,还有,小蕊母亲也是这想法。

  另外,杜家丫头就在屋中,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李东漫不经心道:“过分?没觉得,你要是不高兴,去和沈茜说,跟我说干嘛。”

  “你这是打定主意,赖上我们孙家了?”

  李东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惊讶道:“孙主任,你这话说的,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孙主任了?

  好歹也是孙老的儿子,这话可是很没水准。

  什么叫我赖定孙家了,行,你们孙家这么牛,你去和腾翔那边说,我们的渠道供应取消了,我不占你们便宜。

  另外,东星是小蕊的,跟你们孙家有什么关系?

  你让小蕊撤就撤,问过她的意见吗?

  别再说这些没水准的话了,越说多,我对你越绝望,你明白这种感受吗?

  你们这类人,我见过的多了。

  贾文浩算一个,石广林算一个,卫衡之也算,就连韩雨这些女流之辈,我也算在其内。

  石广林和韩雨,那可都是和我不对付的。

  就算如此,我也没小看过他们,也从不低看他们。

  可孙主任你,啧啧,知天命了吧……”

  李东晃了晃脑袋,虽然没说完,可什么意思都表达的明明白白。

  孙文华这次真要气吐血了,这家伙明显是看不起他,极度看不起。

  他性格原本也没这么极端,可就是看不惯李东。

  就像你平时看一个乞丐,你会无视他,看不起他,又或者心血来潮会同情他。

  然而,当有一天,这个乞丐站在你面前,以上位者的姿态来俯视你,你什么感觉?

  服气吗?

  肯定不服气啊!

  孙文华就是这么看李东的,在他看来,李东就是那个抖起来的乞丐。

  他一直不爽李东,只是以前没爆发而已。

  可最近他心情真的不愉快,女儿不好管教了,老爷子成天骂他,孙月华看不起他,外甥女也不理会他。

  工作上的事情也不顺利,谋求闽南副省长一职,一直都没有答复。

  老爷子也说了,等见过李东再谈。

  在他看来,老爷子的潜在意思,就是说,说服了李东之后,才会出力。

  现在李东油盐不进,他心情能好才怪了。

  可斗嘴,他哪能斗得过市井出身的李东。

  几句话的工夫,他肺都快气炸了。

  出身孙家,身居高位,从小到大,就没人跟他这么说话过,哪怕有人看他不爽,也不会当面跟他说这些。

  现在出了个意外,李东这家伙,丝毫不给面子啊!

  孙文华怒发冲冠,这时候,孙曼曼也回来了。

  一看到李东和父亲在走廊说话,孙曼曼顿时激动了。

  因为现在的姿态很微妙!

  李东半蹲在走廊上,孙文华挺着脑袋站在一边,仿佛在俯视李东。

  加上孙文华心中愤怒,脸色冷峻许多,在孙曼曼看来,这是老爸无视李东的姿态。

  而李东呢,蹲在地上画圈圈!

  孙曼曼心中激动的无以言表,你也有今天!

  这个恶魔,从小到大,自己就没吃过那么大的亏。

  被人当面打了耳光,还被威胁着扒光衣服扔出去。

  她几次都想报复回去,可又害怕这家伙。

  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他认怂了,告饶了。

  也不怪父亲不原谅他,毕竟我才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女儿吃了这么大亏,能原谅才怪了!

  尽管天气炎热,孙曼曼却依旧跟吃了冰棒一样,心里爽的不行。

  三两步冲到走廊上,孙曼曼昂着脖子看着李东,又对孙文华道:“爸,怎么什么人都能来我们家了!

  你不知道,消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咱们家什么人都能进呢。”

  李东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孙文华也有些莫名其妙。

  他和李东怼,那是他。

  李东虽然是首富,他也是正厅,也不怯李东。

  而且他年纪比李东大几轮,怼了就怼了,也没什么,李东难道还会为这事报复他?

  更别说,他还怼输了。

  可女儿现在来捣什么乱,李东不敢和他怎么样,可不代表不敢对女儿怎么样。

  皱了皱眉头,孙文华呵斥道:“这事你别管!”

  孙曼曼不服气道:“爸,什么叫我别管,这事本来就和我有关系。

  这家伙打了我耳光,我现在都没脸出去见人了。

  现在别人见了我,都笑话我。

  既然来道歉,那就有点诚意才行!”

  说罢孙曼曼俯视李东道:“李东,你打我的,今天还回来,我们就算了。

  我们孙家也不是得理不饶人,还有,在这道歉不行,你去长安俱乐部,亲自给我道歉……”

  李东张了张嘴,孙文华也瞠目结舌,女儿没做梦吧?

  孙曼曼还在自我意淫,想着李东去俱乐部给自己道歉,到时候看看谁还敢看不起她。

  却没看到,身边两人的表情。

  就在她陷入幻想的时候,李东起身站了起来,看向孙文华干巴巴道:“孙主任,我现在算是服了你们父女了。

  得,我也不说什么了,待会我和老爷子道个别,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

  说着李东又瞥了一眼昂着脑袋的孙曼曼,嘀咕道:“靠,精神分裂!”

  嘀咕完,李东正准备闪人,却不想孙曼曼揪住他的衣服喝道:“你去哪?先和我一起去俱乐部……”

  “孙主任,你再不管,我真不客气了?”

  李东扛不住了,板着脸道:“今天是孙老邀请我来做客,我给孙老面子!

  可现在你们把我的面子当什么了?

  你说的那些话,因为你是小蕊舅舅,我懒得说什么。

  现在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揪着我李东的衣服,让我道歉了?

  再这么弄,我就是打断了她的腿,你们也没话说吧,不行你让我揪你衣服试试?”

  孙文华早就被女儿弄糊涂了,这时候听到李东发火,这才反应过来,对孙曼曼呵斥道:“松手!”

  孙曼曼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手。

  直到这时候,她还搞不清状况。

  孙文华气的肝疼,是真疼,这真是自己的种吗?

  我他么作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个玩意!

  殊不知,在孙老爷子心中,也同样冒出过这句话。

  见孙曼曼松了手,李东才淡淡道:“有病就要去治,没钱我可以支援你们一点。”

  丢下这话,李东直接走人,留下父女俩面面相觑,久久无言。

  ……

  大堂。

  李东一回来,沈茜就看到他衣领褶皱了,微微蹙眉道:“怎么了?”

  李东看向孙老,笑眯眯道:“没什么,就是曼曼揪着我的衣领要抽我,我也不好说什么。”

  孙老脸色微变,他逼迫李东,那是他的事,他有这个资格。

  可孙女揪着李东的衣领要抽他,这可不是一般的恶劣。

  沈茜同时变色,起身冷冷道:“孙老,我们是尊敬您,才来贵府拜访!

  可李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是,您是前辈,可事情也不能这么做!

  传出去了,以后李东怎么见人?

  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

  这事您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日后谁都能骑在我们脖子上撒野了!”

  李东笑着和稀泥道:“茜茜,别生气,孙老也不知情。

  我倒没什么,不就被人揪着衣领要抽几耳光么,又没真抽。

  对了,曼曼非要我去长安俱乐部给她道歉,哎,当初也是我年轻气盛,这个歉还真要道。

  算了,回头我去长安俱乐部道歉就是了。

  不行的话,登报道歉,上电视台道歉,都可以。

  我李东的脸面才值几个钱,算的了什么。

  你打我左脸,我右脸也得伸出去给您打才行。

  孙老,我话有些多了,实在抱歉,今天这事是我的错。

  茜茜,咱们先走吧,长安俱乐部在哪我还真不知道,你陪我一起去。”

  沈茜阴沉着脸,点头道:“我送你过去,孙家我们惹不起,总有人会给我们主持公道!”

  说罢,两人转身就走。

  孙老此刻脸色变了又变,有心想说几句软话,却是开不了这个口。

  有心想挽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挽留。

  直到两人出了大堂,孙老狠狠一把将手中心爱的紫砂壶砸在地上!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老爷子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那对败家子!

  今天他主动邀请李东,本来占据上风,李东不给个承诺,不容易走,贸然走了,就是不给面子。

  可现在好了,李东走了不说,这要是真去了长安俱乐部道歉。

  那回头,孙家仗势欺人的名声就坐实了。

  当初李东打了孙曼曼,孙家没追究。

  现在过了这么久,孙家忽然发难找茬,甚至要殴打李东,这他么传出去了,丢人现眼到家了。

  不单单是丢人现眼的问题,人家会不会多想?

  孙家这时候忽然发难做什么?

  难道是打李东的主意,逼迫他做什么?

  又或者,孙家打上了远方的主意,准备硬来,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李东可是有很多人作保的,上面的两位都发过话不说,另外还有一大溜的人和李东关系匪浅。

  原本就要倒一个首富,那还算有理有据。

  现在算怎么回事?

  真要传出去了,孙家恐怕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有的是人落井下石。

  想到这些,孙老爷子咬牙喝道:“孙文华,孙曼曼!”

  门外,爷俩早就过来了。

  老爷子一砸紫砂壶,他们就知道不妙。

  此刻,他们还不知道李东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孙老心中的担忧。

  见老爷子发火,两人急忙进了屋,孙文华解释道:“爸,刚刚曼曼也不是故意的……”

  “闭嘴!”

  老爷子怒发冲冠,冷喝道:“备车!”

  “啊?”

  “备车,你耳朵聋了!李东和沈茜要去长安俱乐部给你们道歉,你们舒坦了吗?

  你们高兴了吗?

  我孙振越好强了一辈子,最后却是栽在了你们手中,家门不幸!”

  孙老爷子气得浑身都在颤抖,这事完全闹的出乎他的预料。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打死也不会邀请李东来喝茶。

  都说李东一来京城,总要闯出点事情来。

  以前他不信,现在他信了。

  不是李东要闯事,是猪头太多!

  尤其是自家,都快成笑话了!

  第一次李东扬名,踩的就是孙家!

  :。:

看过《重生之财源滚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