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抗战之血染山河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滁州

第三百二十五章 滁州

  滁州城的各处贴满了各部队收容的告示,那些个被杨凌他们收拢的溃兵走了一半,都循着指示的地点归建去了。

  杨凌对于这些相处不久就要分开的弟兄没有强行挽留,而是笑着欢送他们离开,这让他们大为感动,感谢杨凌一路来的照顾。

  短短的四个月时间,上海和南京两场血战,许多精锐的国民革命军的部队都拼光了,那些个长官对这些活下来的老兵稀罕得紧,巴不得全留自己部队。

  但是杨凌却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将那些要走打弟兄礼送走,这让营长赵文斌大为疑惑。

  “杨兄弟,这可都是枪林弹雨之中滚过来的老兵,你就这么忍心放走了?”

  杨凌笑了笑“强扭的瓜不甜,与其强留下来,不如多个朋友多条路,咱们也算是和他们结了善缘了,以后指不定落难的时候能够帮咱们一把。”

  赵文斌直叹气“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

  刘一刀沿着滁州城的街道整个转悠了一大圈,最后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营长,没有找到咱们部队的收容告示。”

  杨凌他们的游击营原本直属于刘兴的江防集团,后来专隶南京戍卫司令长官部管辖,现在长官们在哪都不知道呢,他们也成了没娘的孩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咱们先找地方住下吧,让弟兄们好好歇歇。”

  从上海到南京一路血战,杨凌他们几乎没有喘口气,现在能够活着抵达滁州已经是莫大的侥幸,既然一时间找不到归属,杨凌倒也不担心,命令秦寿去找住处。

  整个滁州城挤满了难民和溃兵部队,杨凌他们来得晚,最终只是在城南花费了十块大洋让当地居民腾出了两个大院子,这才让留下的两百弟兄找到了落脚的地点。

  那些个抢救回来的伤兵被他们一股脑的送到了第一军医院里,至于后续怎么救治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弟兄们一直精神紧绷着和日军作战,脑袋别在裤腰上谁也不敢大意,现在到了第一军警戒区的滁州城,脑袋里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下来。

  松了弦的弟兄们就像被抽筋拔骨后的烂肉,随便找了地方倒头就睡,杨凌也懒得去安排警戒哨了,目前这里还安全。

  杨凌也疲惫地倒头就睡了,这一觉当真是睡得天昏地暗,无数的噩梦接踵而来,那些浑身浴血打弟兄,那些狰狞的鬼子来回反转,就像在放映一场黑白电影一样,让杨凌大汗淋漓。

  当杨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冬日里的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慢悠悠的爬到了天空,虽然明亮,但是空气之中依然寒冷。

  “做噩梦了吧?”

  张红英坐在杨凌的床前,清洗之后又重新恢复了白皙的面庞,她的声音依然清脆温和,让杨凌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杨凌坐了起来点点头,看着眼眸之中尽是温柔的张红英,关切地问“你没有睡吗?”

  张红英站了起来,笑着说“我比你早醒一会儿,赶快起来吧,我已经给你烧好的热水,先洗个澡。”

  杨凌经过张红英这么一提醒,这才现自己身上的破军装已经散着酸臭味道了,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倒不觉得,此刻却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杨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洗掉了浑身的鲜血和泥土,换上了老百姓的干净衣服,重新变得神清气爽的起来。

  “你们说张姑娘不会喜欢上咱们营长了吧?”

  秦寿懒洋洋的躺在太师椅上晒太阳,看着张红英忙着给杨凌烧水,找衣服,忙得不亦乐乎,好奇地问。

  “那还用问,咱们营长长得一表人才,那个小姑娘见了不喜欢?”刘一刀也跟着起哄。

  老烟枪依旧穿着那身破军装,靠在柱子上砸吧砸吧的抽着旱烟,看着忙碌的张红英,心中暗叹杨凌的福气。

  秦寿羡慕地说“等打完仗,我也让张姑娘给我介绍一个好看的女医护兵,然后娶回家生一大群胖小子。”

  刘一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老秦,你当下猪仔呢,还一大群,那些娇滴滴的女医护兵能看上你这么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别做白日梦了。”

  王胡子也在一旁挪椰“老秦,咱们还是把钱留给那些瑶姐儿吧,指不定哪天就光荣了,能快活一天是一天呐。”

  “去去,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我留个念想还不行吗。”

  “哈哈哈,你那是蛤蟆想吃天鹅肉。”弟兄们哄笑了起来。

  这些死里逃生的弟兄睡过一觉之后又重新变得精神抖擞起来,仿佛不曾经历过那枪林弹雨的血战。

  这些百战老兵们恢复得很快,战场上的事情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打了这些年的仗,他们早就不在乎那些了,能够活下来比什么都强。

  南京战役才初次加入战场的学生兵王子坤独自靠着墙坐着,听着老兵们天南海北的说笑着,始终一言不,心中依然悲痛。

  与他一同参加部队的整个班的同学这一场仗打下来只活下来了十多个,战争的残酷正折磨着这位一心报国的年轻学生。

  杨凌一切收拾妥当,让秦寿用他们营积攒下来的钱去街上购买了大米和一些猪肉回来,为弟兄们做一顿好饭。

  游击营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仗打了不少,缴获倒也颇丰,这些换的钱全丢给财迷秦寿保管,成为了营里的小金库,毕竟仅靠着上边的那点东西,指不定早就饿死了。

  杨凌差人上街打探戍卫司令长官部的消息,虽然知道这南京战败,这戍卫司令部肯定得撤销并入第三战区。

  杨凌他们游击营直属于戍卫司令长官部,现在又是被打残的,划入第三战区十有会被其它的部队吞并,一旦再次拉上战场很有可能就是战场上的炮灰。

  当炮灰这不是杨凌想看到的,所以得提前想办法为游击营的未来谋一条出路,争取能够靠上大一点的靠山。

  撤到滁州的司令长官们已经先后离开了,杨凌他们只是找到了滁州城的溃兵临时收容负责人。

  这溃兵收容负责人倒也不是别人,而是杨凌的老熟人刘明,两人如此场景下相见,让人唏嘘不已。

  “能够活着回来就好。”刘明看到杨凌安然无恙,也是很高兴。

  杨凌也对刘明的帮助表示了感谢“还得感谢刘老哥你让焦明特意传达命令,不然我们也不能活着过江。”

  刘明听到杨凌提起这事就不断的叹息“撤退的太匆忙,许多部队和机关都被堵在了南京城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唉,这是我们司令部的失职啊……”

  “以鬼子的凶残,恐怕他们凶多吉少。”杨凌也好不隐晦的说了实话。

  “唉,这当真成了民族的罪人了。”

  “此事责任不在刘老哥,你也尽力了。”

  两人相对叹息着,对南京一战最后的败退唏嘘不已,不过事情已经生,再多的叹息也是无用。

  “你们部队过来了多少人?”

  “老兄弟还剩下一百多,沿途又收拢了一些其他部队的弟兄,现在还有两百多人,只是目前没有去处。”

看过《抗战之血染山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