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抗战之血染山河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出击

第九百八十四章 出击

  冬天的夜里寒风刺骨,即使鬼子穿着厚厚的棉衣也抵挡不住那寒风对皮肉的侵蚀,冻得他们鼻子发青。

  高邮城东的园林区已经被战火摧毁,鬼子清理的杂物后成为了驻军的营地,四周的高墙都架设了铁丝网和机枪,胆敢擅闯者杀无赦。

  探照灯的光束在来回的照射着,此刻在营地内的空地上,黑压压的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鬼子兵,但是却鸦雀无声。

  所有的鬼子兵都穿着厚厚的棉衣,从帽子两侧垂下的搭帘将耳朵护住,让他们看起来不伦不类,但是鬼子兵们那出鞘的刺刀和凌厉的目光却难以掩饰他们那散发的杀意。

  鬼子在夜里密集的集结,最为主要的就是想隐秘的行动,然后给各处疏忽大意的中国部队以雷霆一击。

  鬼子虽然残忍暴戾,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也是一个极善于学习的民族,大规模的兵团作战不适合占领区。

  因为那些神出鬼没的游击队总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等鬼子的部队赶过去的时候,往往都是扑了一个空。

  但是这一次却是不一样,附近地区中国军队的驻地和番号兵力等都已经摸清楚,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围上去,那么就能够获得胜利。

  鬼子佐野太郎在肃杀站在猎猎作响的军旗下,在他的身前是一大片冷森森的钢盔,钢盔在探照灯的光亮下,泛着冷光。

  “报告支队长阁下,第六步兵大队已经集结完毕,请求出击!”

  鬼子大队长平山敬穿着厚厚的呢子大衣,戴着白手套,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在支队长佐野太郎的跟前站定,挺身请示。

  “平山桑,武运昌隆!”少将佐野太郎从旁边的托盘里端起了酒杯,对着大队长平山敬举了起来。

  “大日本帝国万岁!”大队长平山敬举起酒杯,喊完后一扬脖子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的大队长平山敬再次举手向少将支队长佐野太郎敬了一个军礼,这才转身面向自己集结的部队。

  “出击!”大队长平山敬的声音低沉嘶哑,夹杂在呼啸的寒风中传入鬼子兵的耳朵。

  集结在空地上的一千多第六步兵大队的鬼子兵们齐刷刷的转身,然后列着四列纵队开出了营地。

  鬼子的大队长平山敬也翻身上马,很快在一众军官的簇拥下,紧跟着部队出城。

  在这样不平常的夜里,鬼子的支队长佐野太郎先后抵达了几处部队的集结地点,为出征的部队送行。

  这一次他们是全线出击,七个大队的兵力完全展开,除滞留在高邮的炮兵大队外,另外六个大队可谓是倾巢而出。

  而且佐野太郎的野心也很大,那就是想一口吃掉包括苏北游击总队,苏鲁游击总队以及苏鲁副战区司令部在内的十多处目标。

  一旦完成这些作战任务,消灭了这些沦陷区的中国抵抗部队的有生力量,那么他就能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整个江苏,以获得足够的军功再进一步。

  在鬼子的调查情报里,杨凌的苏北总队相对于第89军和拥有八个游击团的苏鲁游击总队来讲,实力并不强。

  因此佐野太郎仅仅派出了一个大队的兵力去攻击杨凌的苏北总队,而他的主力则是集中在泰州和兴化方向,他认为这边才是中国军队的主力部队所在。

  但是鬼子指挥官佐野太郎并不清楚的是,正是因为他的轻视,让他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虽然佐野支队的鬼子兵都是一些补充兵和辎重兵所组成的,但是他们也接受过不短的军事训练,因此在夜间行军依然保持了良好的军纪。

  平山敬率领自己的大队趁黑出了城,然后沿着公路扑向了高邮北部的界首。

  因为情报显示,苏北游击总队的主力就集结在界首地区,而平山敬期待的就是主力的决战。

  大队长平山敬和所有狂傲的鬼子军官都是一样的,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和中国军队打游击战,渴望的是正面的决战。

  因为他们坚信,在正面的主力对决中,拥有足够火力的他们,即使数倍的中国军队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击败,这不仅仅是狂傲,更是对武器装备足够自信。

  但是杨凌自始至终都没想拉出主力和小鬼子进行决战,因为他清楚鬼子的重兵集团的威力,所以他要扬长避短。

  他就是要通过一点点的消耗,蚕食鬼子的有生力量,将鬼子拖垮,拖疲,然后集中力量歼灭,这也是打游击战的精髓,除非脑子生锈了才会拿鸡蛋去和石头碰。

  “报告,前边的道路被支那军挖断了。”平山敬他们出城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尖兵小队就发回了消息。

  大队长平山敬对于界首那是势在必得,听到道路被挖断,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区区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岂能阻挡自己的步伐。

  “大队长,恐怕我们的作战计划已经泄露,是否回撤高邮?”

  一名鬼子参谋听到道路被挖断,隐约有不好的预感,觉得他们出击的情报可能已经泄露了,忧心忡忡的向大队长平山敬请示。

  “不,命令部队从野地里绕过去,向界首全速前进!”大队长平山敬才不管情报是否泄露呢。

  倘若界首的苏北总队知道了消息更好,说不定听到他率领部队北上了,主动的放弃界首呢,那样他就可以不战而胜了。

  要是那个苏北总队不识相的继续留在界首负隅顽抗的话,他不介意将他们全部消灭掉。

  “传令去吧。”看到传令兵在犹豫,平山敬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

  “嗨依!”

  很快鬼子传令兵就将命令传了下去,冒着风寒夜里行军的鬼子纷纷的离开大路,走向了野地里,准备绕过挖断的路。

  可惜的是,鬼子部队绕过野地重新走上公路不到几百米后,他们愤怒的发现,前边的公路又被挖断了。

  “绕过去!”

  尖兵小队长打着手电筒,看着被挖的足足有两米深,四米宽的截断沟,也懒得向大队长请示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下令绕路。

  充当尖兵的鬼子兵们都是精锐,执行力特别的强,当头的一个尖兵小分队十多人旋即离开公路,准备走在前边带路,再次绕过去。

  “啊!”

  可是这次公路旁的不再是硬朗的野地,而是一片稻田,而且稻田里已经注满了水,一个鬼子脚下一滑,直接栽在烂泥里。

  这个鬼子兵的突然尖叫吓得其余鬼子都是如临大敌,纷纷的就地半蹲,背靠背的朝着八个方向防御。

  “小林桑,你没事吧?”鬼子的小分队长打着手电筒朝着路基旁边的水田里喊。

  “没事,田里有水,我滑倒了......”滑倒的鬼子骂骂咧咧的站起来,已经糊满了一身的泥。

看过《抗战之血染山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