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带着冰箱穿到古代嫁病娇首辅 > 第五百六十章 无非都是利用罢了

第五百六十章 无非都是利用罢了


小姑娘很安静很安静的默默流着泪,没有打扰到任何一人。

呃,也不能说是小姑娘,毕竟梳着妇人发髻,是个白面团子一样软和的女子。

不过这不是重点,不管是小姑娘还是已经嫁人的妇人,对于他们主子来说区别不大!

大皇子府上清一色长相妖娆妩媚、身材高挑、身段玲珑有致的美人儿,并且不能哭。

别的男子爱看美人哭,尤其哭的梨花带雨花枝乱颤,但是他们主子尤其不喜,主子只爱看美人儿笑,笑的越妖艳越好。

这位女子,明显每一样都不在主子的喜好上。

“主子,可是她得罪于你?要不要奴才”小管事伸手比了个格杀的手势,低声请示。

凌琏收回视线,看向身旁的下属,桃花眼危险的眯起。

小管事立马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找补:“主子放心,现在人多,奴才不会傻到现在动手,待回了京”

“待回了京如何?”嗤笑声响起,凌琏双眼泛起狠厉的光。

头一次觉得这些下属太过无用。

小管事听这话语气明显不对,心里直打鼓,试探的问:“主子,不是想要她的命?”

“我为何要她的命。”凌琏冷冷的道。

小管事反手重重的扇了自己一耳光,低头请罪:“奴才自作主张,还请主子责罚!”

他不该擅自揣测主子的想法,这是皇室中人最在意的事。

况且他还揣测错了!

“回府自行去惩戒堂领罚。”冷链哼了一声,扬鞭打马,骏马吃痛,撒开蹄子朝京城奔去。

“是!”

后面的数十随从,默不作声的重新跟上。

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高门挺阔的大皇子府,人还未到,早早有等候的小厮迎了上来。

凌琏翻身下马,一甩缰绳,小厮麻利的接住。

另有府上总管跑步上前,凑近了道:“主子,青安公主来了,在茶室等着您。”

凌琏烦闷异常,不耐烦的道:“她来做什么?”

他和这个一母同胞的皇姐没甚感情,好听点说是彼此扶持,难听点就是彼此利用而已。

他也不再是小时候,动不动被她训斥无用的那个孩童!

而今,除了她能利用美貌引冷霄当她驸马这一项用处外,他实在不知道这个愚且蠢的皇姐对他而言有何用处。

总管一向知道自家主子脾气暴躁易怒,只是这次出门办的事,之前飞鸽传书回来不是说办的妥妥的么?

在圣上面前又要立功有赏赐的事,按理说主子应该心情颇好,怎么看神情听语气比以往还烦躁!

“青安公主说、说是为了挑选驸马的事,过来和您商议。”总管不敢擅自猜测主子的心思,如实回禀。

“驸马?挑选?”凌琏脚步不停,径直往茶室走去。

脑中闪过路旁那个哭的安静的小小人儿,他顿时更加心烦意乱。

看他杀人吓成那个惨样都没哭,其他的事有什么好哭的!

“皇弟,你总算回来了!皇姐有事找你,你一定要替皇姐办妥!”青安公主坐在主位椅子上,见凌琏风尘仆仆的回来,没有关心只有直接提要求。

凌琏见主位椅子被占,唇角勾起冷笑,眼底一片冰冷,挑了处离她最远的圈椅,没正行的倚在上面,漫不经心的问:“何事?”

“就是那个杨荣誉,我要他当我的驸马,你去和他说,让他答应!”青安端起茶杯,品了口茶又直直的吐回盖碗中,脸色难看,怒气责骂道:“没长眼吗!茶都冷了还不去换,非要剁了你们的手和脚才知道干活?”

伺候的婢女膝行上前,双手举过头顶,准备接过盖碗。

青安手一松,盖碗跌落下去,茶水准确无误的洒落婢女满脸满头,盖碗则在厚厚的地垫上咕噜噜滚落。

婢女不敢有半点不满,跪爬着过去拾起。

凌琏凌厉的眉头皱起,恶心道:“要耍威风到你自己的宫中!”

婢女感激的回头看向凌琏。

“呦,心疼了?我是你亲皇姐,我处置一个婢女怎么了?今日别说只是一个卑微低下的婢女,就是日后你娶了正室夫人,我这个亲姐给她立规矩也是使得的!”青安扬起下巴,强硬的反驳。

听到正室夫人,凌琏不受控制的想到刚才路边那个哭泣的人儿,冷声:“你敢!”

他低咒了声,真是见了鬼了。

一个站在他对立面只见过两次面的人,且还是嫁过人的。

如何能做他的正室夫人!

“你看我敢不敢。”青安放完话,又有些懊恼。

她此次来是有事相求,况且以后皇弟要是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她更得事事仰仗他。

不能把他得罪狠了。

想清楚后,压下强硬态度,劝道:“一个女人而已,我可是你亲姐姐,世上除了父皇母妃,还有谁比我还亲?

我立个规矩又如何,你的正室能有无数个,但是亲姐却只有我一人。”

凌琏唇角牵起嘲讽的笑,不置一词。

别说她这个亲姐,即便母妃父皇他也不放在眼里心上。

一个看中的是他能继承大统的皇子身份,一个看中的是他的能力,拿来给太子当磨刀石用而已。

无非都是利用罢了,哪有感情在。

“好了,别的不说了,冷霄不行,我要尽快换个人当驸马,免得父皇旨意一下派我去和亲!

我思来想去,杨荣誉勉强可以,他父亲杨昭不正是你手下臣子么,刚好你去说一说,这事就定下了。”青安理所应当的对着远处的凌琏习惯性的下发命令。

凌琏眉头蹙起:“冷霄不行?你试过了?”

青安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想哪去了?我这是挑驸马,又不是挑面首!”

当务之急她得留在京城,以后身为公主,养多少面首都没人敢多言。

但前提是绝不能去和亲!

一旦和亲,哪有自由和权力可言。

凌琏淡淡的应道:“噢,那你说说他如何不行?”

杨昭是他手上最重要的棋子,官位够高财力雄厚办事能力强,当初让皇姐去选冷霄,断了冷霄的仕途就是卖杨昭一个人情,如今冷霄没断仕途,却要断杨昭三子的仕途,呵。

青安皇姐真是无能且无用。


  (https://www.23hh.com/book/86480/86480581/9774224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