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带着冰箱穿到古代嫁病娇首辅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举荐信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举荐信


天公作美,过了遥州到京城的分界线,也就是那道温暖暖冷霄凌遥掉下去的天险之地,天上方才细细碎碎的飘起了雪粒子。

马车里,车厢木板上铺了厚厚的蓬松柔软棉被,周遭也用薄被包裹好,车窗上的窗纱被固定住,透光的同时不会有太多的冷风灌进来。

不经常使用的东西刚出遥州城时已经被温暖暖收进储藏间,车厢里恢复成之前的宽阔整洁。

马车在飘雪的野外,像一个可移动的暖和和小窝,带着一家人奔向下一个目的地。

温暖暖捧着暖手炉,慵懒的倚靠在汤团毛绒绒身上,一颠一颠的马车加上暖呼呼的温度,舒服的让人昏昏欲睡。

凌遥按人数准备的暖手炉,小巧圆润,上面是牡丹繁花纹的罩子,有个可以手提的手柄,外面包着软软细密布料做成的手炉套,不管里面的炭火多旺盛,也不也烫到手。

整个暖手炉玲珑精致,做工很是精细。

冷家四个的是树叶纹,里面燃着经久耐烧无烟无味的顶级银霜炭,在享受这块,出身帝王之家的凌遥做到了极致。

而今温暖暖也跟着沾光,享受一下下。

冷云在临时的简易小木桌上一页一页翻看账本,默默计算出近些年各样物种每年的收成数目和重量,时不时用自制炭笔在旁边铺着的白纸上记下。

泥土路面坑坑洼洼的不平整,经常颠簸起伏,若是昏昏欲睡的温暖暖不小心磕碰到一定会很疼,冷晨将黄杨木盒中的账本一本本拿出放在简易小桌子旁边码放好,准备收起盒子放到离嫂子最远的车门角落。

当拿出最后一本时,看到盒子底部躺着一封信。

遥王爷给京城办地契衙役的信,刚进马车就被嫂子妥当的收进储藏间保存好了啊。

怎么还会有信?

冷云和冷晨都看到了,又看看打瞌睡的自家嫂子,相互对视一眼,极有默契的未吭声,依旧各做各的事。

一直到温暖暖睡醒并醒过神,冷晨轻手轻脚的递上信:“嫂子,还有信,你看。”

温暖暖懵懵的脑袋瓜更加懵了,一头雾水的接过,还在想是不是遥王和王妃忘记放里面的,她是不是不能打开看。

然后见看到信封上写的是暖暖亲启。

原来是特意写给她的!

既然是特意写给她的就好办啦。

立即拆开来看看写的啥呗。

温暖暖刚打开信封,发现竟然还是个信中信——大信封里面套了个小信封。

一头雾水转变成满头雾水,这么神秘做什么?

将小信封掏出,随小信封掉落出来一张纸,一张写了字的纸。

小信封上写的是兄长亲启,并封了蜡,甚是郑重的样子。

温暖暖明白那张写了字的纸才是给她的信,打开一看,和信封封面一样繁体字,只是篇幅颇长,好多复杂的字不认识啊。

温暖暖发挥她连蒙带猜外加只认偏旁部首以及看啥像啥等等十八般武艺,终于看懂了个大概!

“王妃说察觉大弟喜爱武艺,且小小年纪去寒冷荒凉的牧区也不惧不推诿,很有从军的潜力,说大弟若是感兴趣,可以持她亲笔信去华将军府找她的兄长华小将军引荐一下,走武官这个路子。”温暖暖啧啧称奇,这是要开启剧情了么。

好羡慕大弟呀,可以躺赢。

“啊,这么好!”冷云喜上眉梢,双眼亮晶晶的不可思议道。

“二哥很爱武艺也想从军,若能得华小将军引荐去军中历练一番,想必二哥很高兴!”冷晨分析。

“有熟人指点,能少走些弯路。”尤其是位高权重见多识广的熟人,只要愿意真心指点带路,那和自己摸索闯荡无法相比,大弟人生中的贵人要出现了?

温暖暖是极力赞成的,她也想不出有啥好反对的理由。

可,原书中大弟是有自己士兵将士的呀,怎么是去华将军麾下?

是她的到来形成了蝴蝶效应吗?也不知这蝴蝶效应是好还是不好。

温暖暖一愣神的工夫,灵敏的冷云已经掀开车帘和驾车的当事人说明了情况。

冷霄拉了拉缰绳,让两匹马在路旁停下稳住,拍干净身上沾染的雪珠子,带着大弟进了马车。

两个身高体长的人进来后,原本宽阔的马车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不过在寒冷飘雪的冬季,一家人挤在厚厚的垫褥上,感觉更加的暖和。

马车外天气昏暗,北风呼啸,零碎的雪沫飞舞乱钻,而马车内垫褥厚实,手炉暖和,吃食充足多样味美。

冷天壮硕的身躯挡住车门,看着一车子为他前途操心的家人们,心里暖呼呼的,粗犷黑黝脸上憨憨的笑的开怀。

冷霄犹如带着车外的漫天清冷,一双深邃寂静的眼眸看不出其丁点真实想法,很冷静很客观的对着四人说明:“武官有四种途径,其中官员袭荫这一途径大弟没有指望,举用将材这一途径即是遥王妃为大弟选的,这条路子最容易也最难。”

四人盘腿坐着,很认真很认真的听。

武将官员袭荫这一点温暖暖懂,冷家别说十来年前已经没落了,即使不曾没落也不行呀,文官和武官本来就不是一个升职渠道,更别提顶职了。

而举用将材最容易她懂,有个根深蒂固有话语权、权威感的行业大佬引荐举用,肯定事半功倍,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可最难是什么意思?是指想找行业大佬引荐举用这一步无比艰难么,但大弟不用担心了哈,他拿到了推荐信,相当于拿到了入场券。

真是顺风顺水的一帆风顺!

冷霄清凌凌的目光落在软糯糯又有些呆萌迷糊的小脸上,只一眼就知道暖暖肯定又误解了他的意思,不得不讲的再具体些:“难的部分不是起点,而是终点,刚开始有人引荐有人认可确实很有效果,上升很快,但以后不管在哪都会被划分到举荐人这一派。

哪怕举荐人造反,作为划分到他一派的曾经下属,不可避免的会安上造反的罪名,即使查明没有,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帝王或当权者敢用。”


  (https://www.23hh.com/book/86480/86480581/97986552.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