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带着冰箱穿到古代嫁病娇首辅 > 第一百零八章 活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第一百零八章 活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温暖暖释然了。

她知道自己是对的,即使重来一次,不管以何种方式,她还是会怼王仕进。

哪怕得罪这个县令之子而受到排挤刁难。

可如今带来的后果不止影响她一人,而是他们五人共同承受的,她不确定在损害了冷霄利益的情况下,冷霄会有如何想法。

有些人,不损害他们利益时什么都好,一旦涉及丁点利益即便不会明说,但那嘴脸也难看的很。

现在她知道了!

也确定了,冷霄的三观人品性格比她认知中还正!

温暖暖后知后觉的想到,她不该问。

冷霄已经用行动证明了。

他主动提出垫后,不就杜绝了心术不正的人再拿这个由头说事吗。

他打断她的话,也是不想她陷入自我否定的情绪里。

他有担当,也很好,比她以为的更好。

眼前郎艳独绝的少年,确实当得起世无其二,不仅仅是外貌上!

“秦老夫子的物品快搬好了,一会将水囊里的补上,就要出发了。”冷霄低下头,深沉双眸里如水流淌,无论神色还是语气不再是对别人那般冷冰冰的模样,而且温和极了。

温暖暖好奇的问:“你这是怕我受委屈了?”

冷霄神色沉了沉,慎重的点头,尔后又追加道:“你别委屈也别气到自己,这些人我会收拾。”

你说的,不能现在,只能等有绝对能力脱身后才行。

温暖暖失笑,“我才不会委屈!”

也没有生气。

宁愿和聪明人打一架,也不和傻瓜论短长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有冷霄这样有担当的,自然也有为了自身利益不顾是非黑白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这些人。

“安啦,是非观念我还是有的,也轻易不会因为别人的言语打压就将过错归结到自己身上。”

那不是遂了坏人的意了嘛。

她才不要!看坏人得意比她亏钱还难受。

她之前只是认为这也损害了冷霄的利益,问了看下他有什么想法而已。

知道他和自己观念相合,当然就放心啦。

冷霄仔仔细细的分辨了会,确认眼前人儿心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遂微微放下心来。

“好。”

这么好的她,和他在一起确实委屈了。

他不仅自私自利,还心地阴暗,和那些人本质上也没有区别。

她坦坦荡荡对人,他却阴狠诡谲的谋求算计。

明知不该,可即使要他死,他也无法放手。

*

太阳渐渐毒辣,空气干燥炎热,两人站在书院前空地的最边缘处,冷霄侧了侧身,挡住火辣辣的阳光,将温暖暖罩在他的影子里。

两匹马悠闲的舔舐着木盆里打来的水。

书院水井里的水也不是很多,三小只拿着水囊和葫芦,排在后面等着补水。

他们家储的水绰绰有余,但别人家连水缸都搬出来了,他们家不去接水显得太不正常。

温暖暖正想和未来权臣大人拉拉家常,增深感情顺带刷拨好感,听一次叮叮叮的美妙提示音。

刚酝酿了下,准备开口,就看到两个穿长衫的学子走了过来。

“冷兄好。”李守正客客气气的作揖行礼。

温暖暖诧异的看了过去。

这是意识到错误,来赔礼道歉了?

知错就改,这速度还蛮快的嘛。

冷霄侧过身,遮挡住温暖暖,面庞清冷无绪,“何事?”

李守正和程子杰相互碰撞了手臂,一副你先说的表情。

冷霄眸色冷淡,不动声色的看在眼底,极有耐心的等着。

两人推搡了下,还是由主导位置的李守正先开口:“是这样的,此去汝州,路途遥远,还望冷兄路上自力更生才好。”

冷霄眸色不动,嗓音平静无波问道:“你我同是一辆马车,我路上需要自力更生,难道你就不用?”

“你、你”没想到原先一向沉默寡言的冷霄会反问,李守正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冷霄的意思是马车大小一样,带的食物数量也基本一样,自己有何资格来让他路上自力更生!?

李守正整理了下思绪,想到反驳的点后,信心大增,心情转好的反驳:“虽然马车数量一样,但家世不同,家底也天壤之别,车厢里的食物如白面和黑面、精米和糙米,如何能比?

而且我可是带了足够的赶考银子,一路上遇到城镇,随时可以补给!我需要自力更生什么?你又如何能和我比?”

“哦,确实不能和你比,至少我的两匹马比你的两匹马高大健壮。”冷霄随意的回了一句。

李守正气急,可偏偏冷霄说的是只要有眼睛就能看到的事实!

还有,他前面说了一大堆,冷霄只挑马来说是什么意思?

他不看中食物?还是他不知道白面比黑面糙饼子好吃多少?

可又不得不围着冷霄说的辩驳:“我这是真金白银买的,你那是山野林中不花银子训服的,根本不一样!”

“我明白了,不费银子的就是好。”冷霄淡淡的接了一句。

如果气愤有等级,李守正现在绝对是最高等级,温暖暖丝毫不怀疑他头顶会冒烟!

冷霄总在李守正说一长串话后,冷冷的接一两句,可正是这无所谓又正中痛点的话语才是真正的呕人。

你超级重视费尽心思,对手毫不在意,换谁谁不气?温暖暖想换作她估计气的跟河豚没差别。

冷霄不是死读书的人啊,双商高的人,抓重点太厉害了。

李守正完全围着冷霄说的辩驳,好歹也要懂得偷换一下概念呀。

这连对手都够不上,不是一个级别。

温暖暖旁边看着都替他急。

程子杰也看出来了,插话强调道:“以前在书院随你占些便宜就算了,那些小恩小惠的我们不在乎。

可如今去汝州,又正值旱灾,自然不能同以往相比,还请冷兄自重。”

身为桐城大户人家,他带了六个人,且全正值壮年,两辆马车装满食物,银两多到吓坏他们!

和冷霄一比,天差地别,自认比李守正适合说这番话。

想来冷霄也无可辩驳了。

本来冷霄家小的小弱的弱,要不是看在秦老夫子面上,他和李兄是绝不会同意和冷霄一同结伴的。

他们更倾向于王仕进,无论是眼前的他有衙役护送还是长远来看他背后的县令大人父亲。

看到何英才和王华两人以为他们在聊天,朝着他们这走过来,等他们稍稍走近后,才扬了扬声意有所指道:“我本不想说的如此直白,有损读书人的斯文,也有损我们同窗之间的情谊,但冷兄刚才说的太不堪,小弟才略说明一二。”

温暖暖一听来劲了,这题她会!

利己主义者她分为两种,一种是汪大娘那样粗鄙的,只要利不要脸,全然不讲道理,只会利用道德和可怜胡搅蛮缠。

这种是最基础的,一眼就能辨别,旁人也不会帮她,很好对付。

另一种就精致多啦,要利也要脸,爱和你讲道理还会偷换概念,将自己合理化的同时又给你泼脏水,典型的当了那啥还要立牌坊。

程子杰妥妥的第二种呐。

她终于碰到一个活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了!


  (https://www.23hh.com/book/86480/86480581/97986667.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