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四百章 初见

第四百章 初见

  或许,一直将目光放在暗地里隐藏着的人身上是他的失误,说不定,有人真的那么大胆,反其道而行,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呢?

  陆明溪脸色不变,依旧是那么的散漫,甚至觉得很有道理的点了点头,

  “照你这么说,若是这北魏没有旁的势力,而林少云又是没来的话,他的嫌疑,似乎是最大的。”

  成钰听着笑了笑,看着陆明溪的眼神很是温柔,

  “所以,你不妨就等着我给你的大礼,你我成亲当日,就拿南楚的新帝换上半壁江山,给你做聘礼如何?”

  陆明溪听着摇了摇头,似是很嫌弃,

  “才半壁江山啊?他要娶我,可是说江山为聘呢。”

  半壁,和全部,怎么算都觉得还是全部的好,不划算,不划算。

  成钰听着一笑,道,

  “若你想要,我去帮你尽数拿来也无妨。”

  “打住。”

  陆明溪摆了摆手,看向成钰,一脸认真道,

  “且不说这江山的事情,你说你要娶我,可我连你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在这之前,不如先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成钰看向她,问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嫁给我了?”

  陆明溪微微挑眉,

  “且先不说嫁不嫁,你不知道娶亲有纳吉和问名这一套吗?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说什么嫁不嫁的?”

  成钰听着无声一笑,

  “说到底,还是想要试探我的身份。”

  陆明溪点了点头,

  “的确是让人怀疑,北魏士族盘踞,宗亲迭起,而你又并非出身大族,短短十几年,便是从一个白身成了如今的摄政王,虽说与手段好能力有着一定的关系,但再怎么有能力,也不可能爬的这么快吧。”

  除非,有一股势力,在暗地里将那些束手束脚的东西,全都给抹去了。

  就算是六榜状元,皇帝赏识,可按道理,也不该有这么快,稍有不慎,想他死的人,实在是太多。

  文臣不比武将,她之所以能够在北境快速掌权,其一是因为皇帝的刻意扶持,其二其实也与她师父和卫国公在军中的威望有关。

  没有人拦路,前方只有一个北狄、契丹,自然容易立威掌权。

  而他,言官入仕途,就算是皇帝赏识,可终归也不是那么好走的。

  宗亲士族盘根错节,若无人清扫前路,根本不可能。

  还有近两年来北魏的现状,分明是政治一统,兵强马壮,反观南楚夺嫡之争未平,朝中风云叠起,可成钰却是未有多少南侵动作。

  实在是太反常了,不是吗?

  究竟,有什么在束缚着他?亦或是,他在担心着什么?

  成钰听着一笑,

  “猜的不错,可却是没有确切的证据。”

  “不需要证据。”

  陆明溪摇头,一双眸子看着成钰的眼睛,

  “成钰,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吧,陈望,是你弟弟?”

  “我记得,他祖籍姚城,出身……是前朝陈氏皇族。若如此,那你不该叫成钰,而是……陈钰!”

  成钰默了一会儿,看向陆明溪,

  “不是陈钰,是陈煜,火昱煜。”

  陆明溪听着蹙了蹙眉头,

  “可若是前朝后人,又为什么与那些人搅在一起?”

  成钰笑了笑,

  “因为他们的势力能够帮我啊。”

  “帮你?”

  陆明溪疑问。

  成钰看向她,

  “一个落魄的前陈皇室中人,手中握着祖先留下的最后的筹码,你觉得,他最想要做的是什么?”

  做什么,若无疑问,是想要复国的吧,哪怕他不愿,身后的那些势力和筹码也会不甘的把他推上那么一条路。

  可陆明溪却是摇了摇头,

  “可事到如今,你早就有了与他们对峙的能力,成钰,我不认为,你是一个纠结于前事和什么复国之人。”

  立场不同,为敌数载,但陆明溪不认为成钰是一个看不清局势之人。

  前晋覆亡,实属是皇帝无道,民不聊生,各地起义军迭起,已然是气数已尽。

  复国,简直是无稽之谈,瞎折腾而已。

  可说着,陆明溪愣了愣,心间似是想到什么,瞎折腾?

  她后知后觉的看向成钰,

  “前晋祖先,留下的最后的地牌,就是他们?”

  可……玄门中人,不就是晋国开国皇帝下令驱赶的吗?

  莫非……

  成钰笑了笑,

  “你猜的没错,他们,就是祖先留给我的最后筹码。”

  江湖人,玄门人,看似容易被人忽略,可实则,最有用处。

  陆明溪微微蹙了蹙眉头,

  “不对,不应该……”

  她似是想要再说下去,可成钰却是打断了她,

  “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姓名,是不是,可以安心嫁给我了?”

  陆明溪听着顿了顿,可成钰的面色,却是已然不想要继续说下去了。

  他不想说的事情,怕是谁也套不出来。

  “说话,算话。”

  成钰笑着看着陆明溪道。

  陆明溪笑了笑,应声道,

  “说话算话,我等着你。”

  说着,便是摆了摆手,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成钰看着陆明溪的背影,微微敛了敛眸子,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她说等着,是真的愿意嫁他,还是觉得,就算是她自己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人来搅了这场婚礼?

  连想都不用想,便知道,必然是后者。

  成钰的脑海中忽然想起头一次见到陆明溪的时候,那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子。

  那年,他十七岁。

  那时的陆明溪还年少,不过十三岁左右的年纪,全然不想是闺阁千金的温雅,而是身上带着三分少年人的不羁,潇洒。

  他那时暂住雁鸣楼,圣上刚刚点了状元,还未赐官。

  那日他站在楼上,看着满天繁星和上巳节的烟火迷蒙,忽然一个少女跑了出来,闯入了他的视线。

  状元游街当日,不少女子都丢过香囊,露出羞涩的笑意,并不稀奇,可跑出来明目张胆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弹凤求凰的,还是头一次。

  坐在湖心亭上的少女,略有稚嫩的脸庞之上已然显出倾国之色,意气风发,俊秀的眉间带着三分酒气,三分痞气,可一曲凤求凰却是弹得极好。

  琴声悠扬,携着几分潇洒和不羁,比起不少所谓的才女,都是胜上一筹。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