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九十三章 问理

第九十三章 问理

  苏萱眸中闪着几分戾气,颇有几分将事情闹大的意味。

  就算是今日她折在这里,也要德妃再无翻身余地,让皇帝知道他后宫的妃子,将手伸的多远,多长!

  她说着便往外走,却是被陆明溪拉住,“鱼死网破?今日不是时机!”

  陆明溪看着她的眼睛道,

  “就算是德妃败露,失了皇帝之心,但也闹了太后寿宴,皇帝脸上无光。就算今日意识到,来日也未尝不会秋后算账。”

  “这一笔若是记在心里,莫说是苏姐姐,就算是苏大人亦会受到影响,不如先忍下这口气,暗里透露,让皇帝知道今日之事,反而会觉得愧对苏氏一门。”

  前者看似申冤,实则埋下后患无穷,而后者看似忍气吞声,但只要是皇帝知道了,也没什么不可以,反倒得到的好处更多。

  对于后宫之事,她不懂,但对于帝王心术,却实在是明白太多。

  只要皇帝知道今日知道,知道他当初随意的一个意向,让两个重臣之女无辜收到这么多明刀暗箭,必然会出手安抚,亦有可能不在继续打两人的主意。

  而更重要的是,让他知道他后宫之中这些妃嫔,一个个为争权夺利不择手段,甚至插手前朝,皇帝必然发怒。

  而德妃之流,也必将受到惩罚。

  陆明溪如此说,苏萱自然也是明白了这道理,只是红着眼睛,手上的鲜血依旧还在流着,

  “可如此场景,还能如何退?”

  承认她与这齐王私相授受吗?

  陆明溪敛了敛眸子,走到窗边,向下扫了一眼,而后抓起齐王胳膊,

  “我带他离开!”

  如今这幅境况,若是被这样发现,莫说是苏萱,连带着她跟陆明澜也是说不清楚!

  走廊里的脚步声逼近,是昭宁公主拖不住了。

  陆明澜看向陆明溪陆明溪对着她一笑,没有再给两人开口的机会,抓住齐王的手臂,便是带着他从阁楼上一跃而下。

  至于脑袋上还在流血的齐王,更是半点话语权也没有。

  陆明溪与齐王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而后一刻,苏夫人一行人出现在房门口。

  看着遍地的狼藉和自己女儿满手的鲜血,面色当即大变,

  “萱儿,你这.....是怎么了?”

  苏夫人三两步冲到屋里,门外的德妃看着她的反应嘴角微不可查的一勾,也抬脚迈了进来,边走边道,

  “苏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晚宴都不见人影,可是让苏夫人好找。”

  听着德妃说的话,昭宁公主恨不得一鞭子打过去。

  德妃并不理会昭宁,只是嘴角带着笑意,走在最前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室内的状况。

  可当她真正看到室内状况的时候,脸色却是一僵,遍地狼藉不错,但狼狈的却不是想象中的两人。

  本该在海棠林的陆明澜此刻正扶着苏萱,而本该....本该衣衫不整的苏萱满手鲜血,手心里还握着半截花瓶,碎瓷片扎在手心,一片血肉模糊。

  她眸色赤红,似有还有几分没来得及掩下的惊色,上好的江南烟雨青瓷瓶碎了满地,而地上,亦是染着丝丝血意。

  德妃眸子微眯,到了此种境地,自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计划已然尽数被打破,只是没想到,这苏萱性子竟是如此的刚烈。

  昭宁看着这一幕亦是微微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

  “苏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怎的还打碎了太后公里的烟雨青瓷,整个晚宴不见身影,竟是在这里,还弄成这么一副模样?”

  德妃眸色扫过房屋四周,在那窗户旁看到点点的血迹,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

  看来这齐王也全然不是傻子,还知道跑,只是这么长时间了,这两人.......

  德妃眸中带着思量,只是她此话一出,苏萱却是冷冷一笑,敛去了心中的惊色,半点也没给这位宫里的娘娘面子,径直道,

  “臣女也想知道为何自己会在这里,方才荣三小姐落水,不少贵女都被带过去梳洗整理,唯独臣女被宫女引到这里,刚刚走进来便是被反锁在了屋子里,臣女唤了好些声也无人搭理,臣女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总共也是宫里待了这么多年的,既然敢在今日如此猖狂的出手,德妃自然也是有着两把刷子,当即摆出一副惊讶之色,道,

  “竟还有这等事,苏小姐可看清楚了,那宫女生的模样如何,本宫定当禀告裴贵妃,,要她给你做主。”

  这是见计划失败开始往旁人身上推了,谁让她裴贵妃掌的是六宫凤印。

  可昭宁公主可还在这里,自己不赞同母亲做法是一回事,可德妃想要祸水东引又是一回事,当即便是冷冷一笑道,

  “德妃娘娘说的倒是轻巧,母妃今日在安阳殿,方才众贵女落水也是德妃娘娘代为处置的,怎的这时候却是推三阻四了。”

  德妃听着温婉一笑,并不在意昭宁所说,绵里藏针道,

  “这里是寿康宫,太后的住处,方才本宫不过是问了两句,怎的成了本宫的麻烦,昭宁,平日里蛮横些也就罢了,今日太后大寿,你也要闹吗?”

  这言下之意,到是颇有几分息事宁人的意味了。

  可苏萱哪能如此把亏给咽下,只是轻轻一笑,对着德妃一礼,

  “太后寿宴,臣女自然不能坏风景,只是我苏家虽非什么显贵人家,但也断断没有被宫里小宫女胡乱捉弄的道理。”

  她一字一句决口不提宫中妃子,反而在小宫女上下手。

  苏家是高门,但总归也高不过皇帝,在宫中自然是要步步小心,对着这些娘娘们毕恭毕敬,可对上一个小宫女,却还是有追罪的资格的。

  她苏萱是苏家嫡女,断断没有在宫中被一个小宫女欺负的道理,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到皇帝那里,也是理直气壮的!

  苏夫人听着自家女儿如此说,亦是对着德妃一礼,

  “小女说的不错,德妃娘娘,臣妇今日是来给太后贺寿的,但未想到竟会出了这等事,还请娘娘给个交代。”

  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看着这一地狼藉,自是知道女儿受了委屈,而回想起方才德妃的神情,苏夫人自是发现了猫腻。

  苏夫人生了三子一女,属苏萱最得苏阁老欢喜,也最像她夫君,这唯一的女儿,自是心疼。一家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孩子,哪能让人这么作践?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