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那么穆亦漾 > 第326章 暗箭

第326章 暗箭

  放下手中的叉子,杨贞低下头,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型,贴着穆亦漾的耳朵,悄声说着:“我谢谢你的好意。”

  搞什么嘛,这个答案还不如不说。看着穆亦漾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杨贞呵呵地乐:“让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八卦。”

  “还不都是给您带偏的。”

  穆亦漾有点遗憾,没有办法从杨贞嘴里套出爆炸性新闻。她对大卫耸了耸肩:“二大爷害羞,不好意思说他的心上人是谁。”

  闻言,大卫说的有点含糊:“你没问出来?”

  “没有,二大爷的嘴巴比密码锁还严实。”

  “如果他有心上人,迟早会公布。”

  这么一想,大卫说的没错。除非人家不喜欢二大爷,否则,二大爷迟早会将这事说出来,应该不会搞地下情的那套。

  方信悄悄用脚路踢了一下崔因的脚,示意他注意观看杨贞的反应。崔因仔细地打量着,没发现杨贞有说谎的嫌疑。

  他悄声对方信说:“老大真的来第二春?”

  “你说呢?”

  不好说,或许只是随口的一句平常话,或许他那颗老心脏焕发渴爱的信号。待杨贞离开餐桌时,崔因趁机问穆亦漾:“囡囡,最近家里有没有哪个阿姨出入?”

  丫头就住在杨家,对家里人员出入应该了解。

  “陌生的阿姨,我没有见过。”

  “不陌生的阿姨,都有谁?”

  穆亦漾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护士阿姨,保洁阿姨。”

  这些人都不是可疑对象,得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穆亦漾给他们一些提示:“工作的时候,哪位阿姨与二大爷接触最多?或者,明明她与二大爷在工作上没什么联系,可是却经常伴随二大爷左右?”

  工作上没有联系,却经常跟在杨贞身边,呵呵,其中的关系,值得深究。

  两人努力回想着,没发现任何的可疑目标。最终,崔因摇着头说:“你二大爷身边几乎没有女性出现。若说经常陪在他身边出入的女性,只有你这个小娃娃。”

  没想到二大爷这么没有女人缘,穆亦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二大爷虽然离过婚带个娃,可是他年轻有为,家境优越,是好多女生求之不得的钻石王老五。条件这么好的人,身边没只蝴蝶蜜蜂?”

  年轻人说话就是风趣,什么蝴蝶蜜蜂。方信想想都觉得好笑:“你二大爷是柳下惠转世。”

  话音刚落,杨贞的身影又出现在前方拐角处,方信赶紧闭上嘴巴,对穆亦漾使个眼色,想让她继续从杨贞嘴里套出话来。

  成功接收到信号的穆亦漾在杨贞重新回到餐桌上之后,脸上堆起谄媚的笑容:“柳二爷......。”

  方信和崔因两人被呛到了,不停地咳嗽。小丫头要找死,也别扯上他们两人啊。还柳二爷,你干嘛不直接称呼他柳下惠。

  称呼不对劲,杨贞想不明白这个称呼从哪来:“柳二爷?你给二大爷换姓?”

  糟糕,说错话了。穆亦漾赶紧纠正自己不小心犯下的口误:“二大爷,这次出来访问,你有没有带些手信之类的小礼物。礼物不在于贵重,主要在心意。”

  送手信等礼物,他从来没做过这些。杨贞不在乎这些:“家里人不兴这套,你若喜欢,随便带些回去给他们。”

  说他是木头,他还真不会转。穆亦漾把话说白了:“不是送给家里人,而是送给你的心上人。要不,我给你挑一些手信,回去你再送给她。记得不要说手信是别人帮你挑的就好,担保她看了就喜欢。”

  一眼看穿她小心思的杨贞一个弹弓弹在她脑袋上:“得了,小红娘。我现有没有可以送礼物的人。”

  二大爷真不好玩,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穆亦漾不想做屡败屡战的傻事,只能专注于眼前的美食。

  杨贞扫了方信和崔因两人一眼,觉得有必要将他们和囡囡隔开,免得好好的孩子被他们带坏了。这要是换了以前,囡囡有话直说,哪里用得着拐那么多个绕弯。

  第二天上午10点,杨贞一行人,到当地的汽车厂里面参加。穆亦漾和大卫也在参观行列的人群中。

  看着车间生产流水线里的各种模具还有配件,穆亦漾对大卫说:“其实,我最喜欢纯手工制作的轿车。”

  这种轿车有,只是,纯手工打造的汽车,那是麟毛凤角。而且,虽然有些品牌它们是纯手工制作,但是,一些零配件,纯手工是不可能制作出来,还得用机器。

  大卫握着她柔软的小手:“这个世界上,真正纯手工的汽车,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

  令人眼花的生产流水线有规律的流动着,穆亦漾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小到一个螺丝,大到套型。

  大卫看着她全神贯注的样子,比那些在车间里走来走去的工人还要用心。若不是要跟着大队伍行走,穆亦漾真想在那里一待就是一天。

  她的关注,与一列陪同人员不同。别人更多的是跟着领导走,关注点是人而不是物。只有她,两只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生产流水线及框架。

  厂里的一位高级工程师注意到她的目光,看到她对汽车的执着,他干脆来到她向边,细声与她交谈。他惊讶的发现,这位东方女孩不仅会说一口流利的德语,而且对汽车知识颇有了解。

  最让穆亦漾感兴趣的是,有一款正在生产的新款轿车吸引她的兴趣。除去豪华舒适这一贯的风格之外,在技术方面,增加了后轮转动系统,而且第二排的位置可以靠后,座位犹如头等舱一般。

  厂家工程师介绍着:“除了它的外形,它的速度是一大看点。”

  速度啊,我喜欢。穆亦漾脱口而出:“与今年的布加迪威龙相比,谁快。”

  回应她的是,是人家朴实的笑容以及打击自家产品的回答:“它慢。”

  若是销售人员都像你这般老实,你家的汽车怎么卖得出去。穆亦漾莞尔:“你好诚实。”

  “这是事实,我们的产品不会因为我说它快,它就真的能比人家快。”

  大卫觉得,既然妻子如此喜欢:“要不,我们干脆订一辆?”

  穆亦漾笑着说:“我看上的车,你都要送我吗?”

  “只要你喜欢,这间工厂,我也可以买下来送你。”

  在妻子身上花钱,大卫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直走在行列前头的杨贞无意中回头,看到穆亦漾与一个工作人员对着一个模架在那里指指点点,不由得在内心一笑。这丫头,德国之行,唯一让她觉得兴奋的,就是来汽车厂参观。

  离开汽车厂的时候,因为与穆亦漾谈得投机,那个高级工程师特意将自己做的一个小小的汽车模型送给穆亦漾,作为纪念。

  穆亦漾高兴地将汽车捧在手里:“谢谢,艾尔伯。今天,我总算是拥有一辆纯手工制作的轿车。”

  汽车模型是艾尔伯亲手打造,是真正的纯手工制品。艾尔伯很高兴自己送出去的礼物如此受喜爱:“很高兴你喜欢它。”

  离开汽车场,回到车上。穆亦漾拿着模型向杨贞炫耀:“二大爷您看,这是厂里的工程师送我的纯手工轿车。”

  孩子人缘不错,不过短短的两个小时,竟然让对方送上货真价实的纯手工制品,虽然,这手工制品小了一点。

  他看了一眼正坐在前排副驾驶的大卫,开着玩笑:“大卫没说要送你一辆车?”

  神了,二大爷怎么知道?穆亦漾瞪着葡萄眼:“您有顺风耳?”

  傻瓜,某人盯着生产流水线直流口水,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她的心思。更何况宠妻如命的大卫。

  想着家里那三辆豪车,还有自己和家人的车,若是还有其他的车,家里不知道还能不能放下。

  让他头痛的还有杨宗,那小子,看到豪车就想蹭,经常开着太阳红和绯烟红在外面招摇,黑色的老爷车他却嫌弃人家的颜色太旧。

  “囡囡,你的车,以后别让阿宗碰。”

  “为什么,留它们放在那里压箱底?宗哥可没白开我的车,他给我的车加油。”

  除了食物和丈夫不能分享之后,对于自己人,穆亦漾一直都是最大方的那个。她想了一下,猜到杨贞为何不让杨宗开豪车:“二大爷,是不是宗哥开那些车太招摇,给您带来不好影响?”

  “不是,大家都知道,车是你这个小财神。我只是觉得,你宗哥最近的心有点膨胀。”

  那小子现在春风得意,走路都是飘的。

  穆亦漾觉得自己与杨宗是同病相怜:“我嫁给大卫之后,人人说我嫁了金龟婿。你来了我们家几趟,大家说我们找到大靠山。所有的一切都是外人说的,周围总有那些喜欢捧高踩低、爱说风凉话的人,嘴巴长在别人身上,管得了那么多?”

  自从自己大学毕业之后,她的生活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来以为自己家一穷二白,没想到家里的钱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一辈子;更没想到,自己和两个姐姐在短短几个月内全都结婚成家;最没想到,爸妈竟然在七老八十的时候离婚。

  所以说,人生的计划之类的,全都是空话,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她歪着脑袋,有点想不太明白:“人家都说穷养儿富养女。你说,我爸妈怎么反过来,穷养我。”

  “你爸妈没有穷养你,是你自己不懂事,没有金钱概念。”杨贞又看了一眼前在前排的大卫,“我有时候也想不明白,你家里的字画古董的价值,你也是知道的。为何你竟然还以为家里没钱呢?”

  穆亦漾想都不想,直接拒绝:“对我来说,它们不是钱,那些都是传家宝,要世代相传下去的。”

  这么说来,你的传家宝可不少。谁有幸做了你们家的孩子,那可是投了个好胎。

  参观完汽车厂之后,一行人准备回酒店,打算乘坐晚上的飞机回京城。

  回到酒店之后,刚好在大堂里有当地民俗表演。看到人家穿着民族服装,围着圈跳舞。穆亦漾觉得新鲜,硬是拉着杨贞陪她与大卫在那里观看。

  杨贞不上楼,别人也不可能先上去,都陪他在大堂待着。足足待了二十分钟,表演结束后才回房间。只是,还没等走到电梯那里,只听到“哄”的一声爆炸声响,地面传来微微的晃动。一些平衡感不好的人,当场跌倒在地。

  大卫下意识地将穆亦漾搂进怀里,阿穆鲁氏和大刘等人迅速围过来,将杨贞、穆亦漾和大卫护在中间。

  这声音,好像是楼上爆炸。阿穆鲁氏神氏凝重,他马上用满语提醒穆亦漾:“囡囡,有危险,注意警戒。”

  根据他的初步判断,这个爆炸声,就是杨贞他们住的那层楼。此刻,他吓出一声冷汗。若不是杨贞在一楼大堂里待二十分钟,现在恐怕......。阿穆鲁氏不敢想下去。

  大堂的人群开始奔跑,一片混乱。周围的警卫已经把杨贞一行人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谨防陌生人或不相关人员靠近。

  德国方面的警卫队长带着人跑了过来,用镇定的语气快速地说着:“楼上发生一些意外,我们需要转移。请跟我来。”

  他是不莱梅这边的安保负责人,阿穆鲁氏昨天晚上开始就与他打交道。他点头同意:“好的。”

  阿穆鲁氏把这情况对杨贞说了,等待他的指示。方信靠过来,轻声问着:“您的意思?”

  之前他心里还有点埋怨穆亦漾拖着杨贞在大堂看表演,可是现在,他不再有这种想法。若不是她的临时起意,说不定,现在大家都完蛋。

  崔因也走了过来,向杨贞汇报:“和我们一起过来的企业家都不住这家酒店,他们应该都没事。”

  除了囡囡和大卫这对夫妻之外,所有的企业家都安排在隔壁的酒店。

  见贵宾不为所动,保罗内心着急,再次提出要求:“情况紧急,我们需要马上转移。”

  杨贞决定听从警卫人员的安排:“阿穆,按他们说的做。”

  幸好,转移地点离这里不远,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能到达。警鸣响起,一路呼啸着向另一家酒店驶去。

  坐着这辆加长防弹车,穆亦漾悄声跟杨贞说起民:“二大爷,刚才上车的时候,我望了一眼,发现我们住的那层楼着火。”

  看来,这是一起针对自己的袭击。杨贞仔细地打量着她以及坐在她旁边的大卫:“你俩没事吧。”

  “没事。”穆亦漾摸着大卫下巴的胡渣,“大卫,你还好吗?”

  “我很好。不用担心。”

  到了新的安置酒店,穆亦漾和大卫在杨贞套房里的卧室里休息,杨贞则与崔因和方信等人在客厅里商量对策。

  他的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全是警卫。重要外宾在他们的地盘在遭到袭击,令所有的警卫都提高了警惕,不敢大意,全部打起十二分精神,警防意外发生。

  穆亦漾透过窗帘的空隙,向窗外望去。楼下的人群明显的突然增多,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五个便衣警卫。大卫一把将她拉离窗边:“窗口这个位置是最危险的。”

  “都这个时候,哪有安全的地方。”

  她拉着大卫坐在床上,脸上有一点担忧:“你说这次事件,是内忧还是外患?”

  大卫搂着她一起躺在床上,安抚着:“我觉得,内忧的可能性大一点。”

  夫妻两人心有灵犀啊,穆亦漾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不明白,警卫这么森严,检查如此彻底,炸弹是怎么放进去的。”

  自己的妻子变成福尔摩斯啦,大卫突然觉得,妻子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天使,你果然是爸爸经常说的,受到老祖宗保佑的人。”

  这事可千万不能告诉爸妈,他们会担心的。穆亦漾一再地强调:“大卫,这事要守口如瓶,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遵命,我的天使。”

  穆亦漾突然又觉得有点抱歉:“如果不是陪我,你也不会遇到这些事情。”

  “说什么呢,幸好我在你身边,要不然,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大卫轻轻地捏了一下穆亦漾的鼻子,“有你的地方就有我。再说,我可是有天使保护的人,完全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危险。”

  俏皮话逗得穆亦漾呵呵一笑,她轻轻一拳捶在大卫的胸口:“贫嘴。”

  与卧室里的轻松不一样,客厅的气氛特别沉重。

  方信第一个提议着:“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我们改航班。”

  “不行。”崔因第一个反对,“第一次失手之后,鼠辈不敢轻易行动第二次。冒然改变路线,安保方面非常不利。”

  他们如今人在国外,安保措施本来就受限,更何况还得依靠他人的保护。鼠辈的第一次得手,已经充分说明一个问题。安保方面已经被渗透,德国这边肯定有内鬼。

  没想到,鼠辈的胆这么大,竟然想在国外动手。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想到,小丫头一个任性举动就破坏他们的全盘计划。

  杨贞倾向于崔因的意见:“什么都不用改变。你们跟那边联系,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之后,让我们的人回去收拾收拾。”

  “我们一直在这里待到去机场?”

  “是的,你去确认和我一起来出访的企业家的安全,我们准时出发机场。”

  看来,鼠辈们开始坐立不安,慢慢开始有了动作。还别说,这次的他,差点着了别人的道。

  方信点头,走到偏厅打电话。崔因试探着:“家里那边,要不要加强防备。”

  自己之前还说过,暗箭难防,果然乌鸦嘴,暗箭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彼此心知肚明的事,不用多此一举。一切照旧。”

  杨贞想了一下,交代着:“回去之后,将我大哥调回来,他的工作,由刘维去顶替。”

  交代完这一切之后,杨贞带着阿穆鲁氏来到卧室,轻轻敲了敲门,看到给他开门的人是大卫。走进房间之后,他有点愕然。

  原来,穆亦漾正倦在床上睡得正香,没有因为刚才的爆炸事件而受到惊吓。这孩子,心倒是宽。

  :。:

看过《那么穆亦漾》的书友还喜欢